117 绝不让步3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次日清晨,在和煦的海风之中,没得到清军炮台投降消息的联军舰队悍然向大沽口炮台打响了第一炮。随即炮台清军顽强反击。没有援军,没有弹药补给,炮台上近名清军士兵势死悍卫着祖国的尊严。
  联军舰队一轮齐几乎就会将整个大沽口炮台全部覆盖,而清军那些老掉牙的土炮,打不远不说,威力更是比联军舰队的舰炮相差不止一点半点。虽是如此,炮台守军仍顽强的在那名副将的带领之下,顽强地反击着。在副将打出最后一枚炮弹之后,一艘联军舰队的小型炮艇在遭受了无数炮弹洗礼之后,摇摇晃晃葬身在了中国的海底。而副将换来的便是一枚巨大的舰炮炮弹在他身边开花。带着不甘,副将缓缓地倒下了。
  是役大沽口清军炮台再次将联军紧急从广州,香港调过来支援的几艘炮艇打沉打伤,联军士兵再次阵亡了近五百人。如此,一路北来,联军从安南,印度调来并汇合了香港与租界驻军共七千余人已伤亡了近两千余人。用两千余人的代价,联军终于踏上了通往大清国都的大门。
  在踏上大沽口炮台之后,映入眼帘的是炮台上横七竖八的清军炮台守军的尸体。饶是英国人与法国人不可一世惯了,也被眼前的一幕所振惊。假惺惺联军在岸上集结之后,向天空开枪至意,并向他们的上帝祷告,好像如此,他便可让那炮上阵亡了近千名势死不退的清军安息,可以更心安理得的践踏中国的土地。
  作了一翻假惺惺的敬礼致意之后,联军便兵分两路向天津进发。舰队由白河而上从水路开往北京,陆军便沿着官道一直向天津城杀来。普提雅婷再次勇往直前,自告奋勇地充当起“和事佬”的角色,先一步打马来向咸丰“逼宫”。
  在普提雅婷看来,大沽口炮台已经失守了,咸丰的国都北京,就只余下天津这最后一道防线了。普提雅婷不相信咸丰敢拿着大清的首都开玩笑。联军虽然自大惯了,但还没有傻到认为凭着这区区五千余人便可以将大清国都拿下。毕竟北京不比别的地方,那可是一国之都。如果到时候引起中国全民愤怒,清军从四面八方杀来,那数百万的大军,就算只拿口淹也会将联军淹死,就算只拿石头砸,也能将那向艘战舰砸沉。这也是联军为什么一直肯让咸丰请和的原因。
  一路上,兴奋难当的普提雅婷根本没有见到一个中国老百姓,所经过的村庄早已人去楼空。这让普提雅婷更有理由相信,现在的大清国还是以前那个任列强揉搓的东亚病夫,对此行的信心更大了。只是一直眼望天空的普提雅婷还是没有发现在路过一个通往天津城的必经之路上,早已经埋伏下了数万大军,正虎视眈眈地注视着他。
  大摇大摆,再次回到天津的普提雅婷,再次受到了天津大小官员的礼待。在被暂时安置在临时的驿官内后,普提雅婷就被告之咸丰皇帝现在很忙,来不及招见他。带着一丝胜利者的傲慢,普提雅婷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大战在即,兵临城下,任谁也会感到恐惧的,天津城里忙乱一片,普提雅婷也是能理解的。他不在乎咸丰什么时候招见他,等待的越久,他也许便能从大清这个古老而富饶的土地拮取更多的好处。
  普提雅婷在等到,等着大清国的皇帝带着慌乱不知所措的官员们来求自己,到那时候,他能想见这群迂腐的黄种人痛哭流涕向自己哀求的样子。普提雅婷在天津静静等候了两天,却一直不见有慌乱大清官员来向他通报任何消息。仿佛已经被世人遗忘了一样,没有一个来理睬他。
  渐渐觉察到事有蹊跷的普提雅婷,再也无法忍受了。他决定要主动去见见那位不太文明的大清国皇帝了。联军就快开到天津城下了,到时候如果那群傲慢到骨子里的英法佬把清国皇帝逼急了,他不敢保证那个一脸冷淡的大清国皇帝会做什么样的举止来。毕竟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的,何况这个一直以天朝上国自居的古老国度。双方要是撕破了脸皮,怕也就没他普提雅婷什么事了吧。
  刚刚迈出大门,普提雅婷便被两个一脸冷漠的大兵给拦了回来。他惊奇的发现,守卫在自己门外的清军再不那些穿着土不拉机,形容萧索,手拿大刀长矛的士兵了,出现在他眼前是是两个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大兵。手中拿的家伙普提雅婷是不会陌生的,大俄罗斯帝国的士兵们正在更换这种新式的步枪。
  说起来,普提雅婷受到的“待遇”绝对是高规格的,在天津城内,队了新军将校与咸丰之外,怕也只有普提雅婷才能享受到有新军士兵守卫的待遇了。在洋人里面更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了。
  大清什么时候有了这样装备精良的军队了?普提雅婷想不到,想想在俄罗斯,由于农奴经济的制约,沙俄政府表面上看起来风光无限,可是底里了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弱国。除了军事上要比大清强在很多,其余的都不怎么样,由其是地处偏寒之地的大俄罗斯,经济上要远远比英法差上不止一点半点。因此在欧洲大换装的时候,俄罗斯才开始缓慢地进着新式装备的更换。这不是上笔小数字的经费。
  普提雅婷疑惑了一会,突然想到这两个无礼的大兵拦住自己的去路,顿时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高声用俄文抗议道:“我是大俄罗斯的使节,我要见你们的皇上!”
  “..”回答他的一阵沉默,两个名新军士兵在拦回他之后,便再不多鸟他一下,回到岗位在持枪立正。
  “我是大使,是来帮住你们的皇上调停纠纷的,你们不能拦我!”突然想到在中国没几个人能听懂俄语,便换用中文再次向门口的大兵抗议。同时再次伸出脚要走出去。
  “皇上很忙,没空!”一名新军很恼火地向普提雅婷冷然道。同时另一名新军士兵见普提雅婷再次迈出脚来,顿时不客气的给了这个不听话的小杂毛一枪托。将普提雅婷砸了一个啷呛。这两上个新军是被上级硬性命令来看守普提雅婷的。原本看到别的兄弟们一个个意气风发上战场杀洋鬼子去了,自己则被调来看守一个小杂毛,早就一肚子怒气了,现在普提雅婷还一脸的可爱神色,顿时找到一个发泄口,当然不会客气了。
  普提雅婷终于知道发生什么了事情了,大清国皇帝骗了自己了,他根本就没有要停战的意思,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骗局。想到双方即将大战一场,自己这个无缘无故被牵扯进来的人今有什么样的下场,他心中便如同掉进冰洞里一般。
  咸丰确实很忙。在分配的各各方面的任务之后,想到列强舰队的厉害,咸丰便坐不住了,不顾图先与天津大小官员以及各新军将校的极力反对,硬是亲自随着前去伏击联军舰队的炮兵军团去到了白河附近。
  望着滔滔不绝的白河河水一路东去,那相对于大型舰队来说并不大的白河河道,咸丰心中充满期待与担忧。只从书上知道列强舰队的如何如何厉害的咸丰并不知道联军舰队到底厉害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他只是拿着单筒的望远镜远远地观望着无处正在忙碌着疯狂构建炮兵掩体的新军炮兵们。出于安全的考虑,也是对图先作出的妥协,咸丰被安排一座远离阵地,而又能将战场尽收眼底的小山头之上。咸丰不知道此次的安排是对是错,他不能再去考虑这次新军会有怎么样的损失了,既使战到最后一人,咸丰也要把联军的舰队送去见龙王。此时的态势就像一支射出去的利箭,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幸好,咸丰手里还有一张王牌足够给联军舰队一个不小的惊喜,这让咸丰稍稍不安的心,打上了一针强心济。
  已经过去两天时间了,依然没有联军的任何消。咸丰心里虽然充满了期,但是他去又希望着联军能够晚些,再晚些才到达,这样可以给伏击的炮兵们更充足的时间去将并不太坚固的掩体,修建的坚固再坚固些。在这种矛盾心里的刺激之下,咸丰就这样艰难得度过了两天时间。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