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16 绝不让步2

  咸丰揉了揉太阳穴,缓解一下这几日来的疲劳。这些天他一直在准备着与洋人的一战,基本都没怎么睡觉。他终于知道原来当一个皇帝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了,至少不像电视上演的那样,凡事只要一句话,臣子们便会将事情办得妥妥贴贴的。
  “皇上,俄国大使,普提雅婷求见!”图先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外面轻轻走了进来,轻轻回道。
  “哦,这英法联军还没见到,倒是跑来这个不相干的红毛子,嘿嘿,普提雅婷?招他进来吧。”咸丰停下动作,大马金刀地坐下道。
  不一会一外高大,年纪不过三十岁的宗发洋人被图先领进了门来。虽然他表现得十分恭敬,但是咸丰不是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丝轻蔑与一丝狡猾的神色。咸丰不经意地轻笑了一下,对历史有些了解的咸丰当然知道普提雅婷这个时候来见自己为的是什么。他也当然不会相信这个看似恭敬有礼的俄国鬼子之后说出来的什么调停中国与英法两国战争什么狗屁论调。
  “大俄罗斯帝国向尊敬的清国皇帝陛下至敬。本人仅代表帝国沙皇陛下问好!”普提雅婷非常优雅地向咸丰鞠躬道。
  “大使先生现在不与巴夏礼和葛罗在一起,跑到天津来见朕有什么话说吗?”咸丰不客气地道。既而打断了普提雅婷将开始的一翻华美的陈词接着道,“朕看大使先生是来为大清与英法两国调停的吧?”
  普提雅婷心里一惊,不解地看着咸丰,他不明白为什么咸丰会知道他此行的目的,事实上虽然他打的是给三国调停的大旗,其实全部都是为了自己着想。他才没有那个好心为三国真的来真的趟这趟浑水。先不说俄英法三国正在克里米亚大动干戈,就是沙皇交给他从中国割取中国东北大片领土的任务就已经十分艰巨的了。要不是看着英法对中国用兵,给自己带来了好处,他真希望,三国能大战个不死不休。
  “呃,陛下英明,我们都是爱好和平的国家。大俄罗斯帝国与贵国友好已久,不希望看到我们的朋友受到战争的危害。尊敬的陛下,只要您答应给出一些小小的条件,鄙国愿意代为向英法两从中调停,让战争化于无形。”虽然心惊,但是普提雅婷还是很平静地向咸丰道。
  “哦,那贵国希望朕给出什么样的条件,才能答应帮助大清调停呢。哦,让朕想想,是不是想让朕割让大清的东北领土呢,大使先生?”咸丰最后的那句大使先生,根本就是没有一点表情可言,而且冷冰冰的。
  “是的,尊敬的陛下。东北那片地方不过是一些荒芜的土地,对于您来说根本不值一提。”普提雅婷,没有意识到咸丰即将爆发的怒火,依旧不紧不慢地道。
  咸丰突然“砰”的一声拍案而起,怒目而视,剑指着高傲的普提雅婷。门外守卫的士兵听到响声瞬间便涌进了大堂之内,纷纷抽刀将普提雅婷围在当中。
  强制扼住心中怒气,望着人群中强自镇定,却骨子透着轻蔑神色的普提雅婷。咸丰冷哼了一声,摆手挥退了围住个普提雅婷的天津绿营官兵。虽然看不惯普提雅婷那高傲的神态,但是咸丰不得不承认,他需要的就是洋人这种对待中国的高姿态。只有洋人越轻视自己,越能够麻痹联军。
  咸丰带着冷笑开口道:“那让贵使能保证说服英法两国息止干戈?”话一出口,一帝侍立着的图先首先一振。他不明白一向对洋人强势的皇上在万事具备的情况下怎么突然向洋服软了。但是碍于普提雅婷在场的关系,他只是表不改色地一直侍立着。
  “是的,尊敬的陛下。大俄罗斯帝国与一直都保持着友关系,相信看在沙皇陛下的面子上,只要陛下肯微微作出一下让步,英法两国也不会对皇上穷追到底的。”看到咸丰服软了,普提雅婷内心一喜,想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马上就可以达到了。这次回国必将赢得沙皇尼古拉一世巨大奖赏和政治上的远大前程,普提雅婷强压下内心的狂喜,神色更加高傲起来。想到刚才被上百兵丁拿着明晃晃的大刀抵着,普提雅婷也是冷汗直流的。必竟不清楚当时咸丰心底的想法,弄不好政治资本没捞,倒搞得“英年早逝”可划不来。
  咸丰听了普提雅婷的话,心里暗骂一声狗屁。英法俄要是友好,那克里米亚那几十万正在大战的三国士兵是在过家家吗?不过看普提雅婷信誓旦旦的样子,不知道就里的人还真能给他说动了去。
  要不是咸丰早知道俄国根本没有调停中英法三国战争想法,而是暗里添油加醋的历史,还真会相信普提雅婷的鬼话。必竟现在并不是向英法开战的最佳时机,何况现在到来的只不过是英法两国的先头部队,更大的灾难还在后头。
  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咸丰不露声色地装出一副窃喜的样子道:“那有劳贵使前去询问下英法两国,看需要什么样的停战条件他们才会退兵呢?”
  没有看到咸丰眼中闪过的神色,普提雅婷信以为真,顿时豪气大发,一副这差事舍我其谁的样子道:“愿意为陛下效劳!”
  咸丰也不跟普提雅婷多说,点了下头示意图先送客便不再理这个傲漫的俄国老毛子了。带着满心的欢喜,普提雅婷昂首阔步踏上了和英法联军汇合的路程,当然他不是去像英法为中国调停,而是如历史上一样去添油加醋的。虽然没觉察到咸丰心底里的那丝怒气,但是从咸丰一开始的表现看来,对于英法的强迫,清廷并不会轻易答应英法那些苛刻的要求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督促英法加大对清国逼迫。
  带着一丝轻蔑的笑,普提雅婷并没有看到天津城的另一面那数万整装待发的新军士兵。要不然他一定会为此行再次重新做出估量的。送走了普提雅婷,图先急急忙忙便回到了天子行辕之内,面对着一脸高深漠测的咸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皇上,咱们都准备妥当,为什么还要向洋人让步?”
  看了一眼不解的图先,咸丰笑道:“图先啊,这洋人一直都看不起咱大清。但并不傻子,如果这次朕不把这几千洋鬼子全留在咱大清,那等待我们的就是不今天的大好局面了。朕就是要让洋人继续轻视我们,到时候朕再雷霆一击,让这群傲慢的杂毛猪作不出反应就成了咱大清的阶下囚。”
  图先恍然大悟,觉着皇上果然英明之至。只是他没有看到咸丰私下里咬牙切齿地喃喃着:“想要让老子让步,绝不可能!”
  普提雅婷果然哪咸丰所料想的一样,在联军舰队快天达天津之时便与英法联军汇合了。在联军舰队旗舰的指挥仓内,普提雅婷极尽言辞将咸丰如何无视英法两国的要求,如何准备与联军决一死战,炫染的有声有色。而实际上他什么都没看到,因为他的双眼一直都着天上的。
  “清国皇帝还说只要两国士兵敢踏上北京的土地,就让贵国有去无回呢。”见巴夏礼与葛罗还有一丝疑惑之色,普提雅婷连忙济出激将法的法宝。
  果然一向傲慢而又脾气暴燥的葛罗当时便跳起三尺之高,口中夹带着哩语,极不绅士高声叫喊道:“这群该死的辫子猪,我一定要让英勇的法兰西士兵狠狠地教训一下这群猪罗。”
  “请注您的绅士风度,大使先生,我们都是文明的绅士。这次的战争看起确实不同往年。我们已经损失上千名勇敢的士兵了。这次我们不达目的势不罢休,一定要教训一下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野蛮人。”还算理智的英国大使巴夏礼,用他那自以为绅士的剑桥英语慢慢地说道。虽然这次来向中国开战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失,可是一向欺压中国人习惯了的他依旧不把中国人看在眼,对于他来说,普提雅婷口中所说的咸丰的表现,只不过是他至今以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而已。
  怀着这种心里,联军舰队再次起拔并于次日到达了天津大沽口。一向以文明人与爱好和平人士自称的联军自然一开始便向大沽口清军炮台守军下达了劝降的文书,要求大沽口清军炮台在二十四小时之内献出炮台向联军投降。
  由于在给联军一个中国人还是那种不堪一击的错觉,咸丰并没有向大沽口炮台的守军下达任何指令。在接到联军劝降文书的第一时间,清军大沽口炮守将便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虽然晚清清军一向给人一种只知道欺软怕硬的形象,但并不代表所有的清军都是怕死鬼。大沽炮台守将溜走之后,炮台副将便接管了大沽口炮军,并稳定了军心,摆出一副势与炮台共存亡的架势。不过因为清军一向被洋人打怕了,这名副将并不敢第一个向联军舰队开炮。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