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08 利益才是王道1

108 利益才是王道1


  对于周秀英,咸丰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怜惜之意。但是咸丰知道自己不是什么狗屁的真命天子,他救不了世上所有的人。治理乱世的中国,不能有妇人之仁,他知道,十年之约只是他向这个可怜的冷艳女人作出的补偿,这是唯一的一次,绝无仅有的一次。也许外人看来很幼稚,但咸丰总算心里要好过一些了。
  迈出厢房的大门,咸丰看到一脸不可思意神色的图先静静侍立在门外,不禁暗叹一口气。这个老太监为了自己****不少心吧。完全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因为身体的残缺而致心理变态。这个老太监仿佛将自己当做了是他的儿子一样,事事都在为自己着想。
  “查清楚了吗?”咸丰第一次柔声地向图先问道。这次刺杀事件来得可疑。虽然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可是咸丰的行踪只有新军与一些官府重要人员才知道,而且抓住周秀英的时候,士兵在她和身上搜到一张咸丰的画像。惟妙惟肖,是谁对咸丰如此了解。这让咸丰有种阴谋袭上心头的感觉。
  周秀英所谓的天衣无缝的刺杀行动,早已在天机处的掌握之中了。更何况那些前来探查咸丰官砥的小刀会探子还有三个死在天机处的手上。咸丰之所以单人独骑游荡到那个偏僻的小巷之中,自然是早已安排的,只不过是为了不引起太大我恐慌而用得一招引蛇出洞而已。只是不知道暗中还有一名神箭手,咸丰差点把命交待在了那自以为得计的小聪明上了。
  咸丰与周秀英的十年之约,图先听得一清二楚。对于他来说,一个皇帝跟一个刺杀皇帝的钦犯订什么约定实在难以想像。本想暗中提示咸丰,却被咸丰的一句话打断了,恭恭敬敬随在咸丰身后,正色道:“此事怕与京里的某个人有关系,只是老奴还未有查到有价值的东西。今后皇帝再不可如昨天一般,亲涉险地了。不然老奴就算被皇上赐死,也要拦住皇上。”
  “呵呵,朕答应你便是了。你传旨下去吧,明日便起程去上海。”咸丰有些愧色地向图先笑笑道,既而又自言自语,带着些许不屑的味道道,“也该去会会那些杂毛洋鬼子了。呵呵.”
  一颗棋子的命运通常在失去利用价值的时候都将只有被抛弃的结果,这是一般人的想法。而对于有些来说,既使是失去利用价值的棋子,也许有一天也会成为别一场角逐的主角,重新奂发出神彩。
  世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聪用总能想到一些不可思意令人费解的招式来利用每一样资源,尽量不使其浪费掉。可中国有句俗语叫做,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智者毕竟也是人不是神,上帝还有打盹的时候呢。
  对于咸丰将周秀英这颗极度危险的不定时炸弹放弃,图先心中有着重重的的疑惑,这不该是一个帝王应该有的。而看起来,咸丰似乎对于放走周秀英还有着些许愧疚之意,这更让图先不解了。但是作为咸丰的亲随,这么多年来他明白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为什么要放了周秀英,而且还玩味地跟她订下十年之约,这可笑而荒唐的决定不仅仅是图先一人感到不解的。而咸丰心里固然对周秀英这个可怜的秀美女子有着一分同情与怜惜,很大程度上,却是对她的愧疚之情,因为咸丰放了她的很大一个原因是,这位可怜的姑娘再次成为别人的棋子,咸丰的棋子。
  整个刺杀过程中,小刀会这群残余成员都是一枚别人摆好的棋子,而刺杀的失败令周秀英成了一枚毫无意义,甚至于已经威胁到操控这枚棋子的幕后之人,周秀英这枚棋子已经成为了一枚无用的败招了,既使咸丰没杀她,他相信不久的将来,这个可怜女子也会被幕后指使者除去。
  咸丰要做的就是尺力保证周秀英的安全,引出幕后指使者,就这么简单而已。画蛇添足从来就是一个不好的成语。
  七月的时候咸丰带着一个连的近卫军从镇江坐船顺流而下前往上海,长江上清军水师虽然还是无法占据优势,但是由于镇江失陷造成的一系连锁反应,天军水师再不能直接威胁镇江以下的长江水域了。
  张宗禹与聂士成的进展因为洪秀全的收缩兵力,受到一定的阻挡在恢复了江南大大部分旧营的时候便停下了脚步。新军不比八旗兵与绿营官兵,新军的补给需从北方艰难的运来,而新军的消耗却又是骇人听闻的。这一点爆露出了新军后方的补弱点。
  西线上的曾国藩经过一轮又一轮的猛烈进攻,依旧拿石达开毫无办法。自石达开开始有退兵迹以后,曾国藩就搞不清楚石达开到底想干什么。江面上时不时游荡的天军水师战船像一枚毒刺一样扎在曾国藩的心上,别提有多难受了。可无奈的是,湘军水师虽然看似强大,却一次又一次地被石达开蹂捏,狼狈不堪。
  左宗棠因为害怕刚刚组建起来的楚军在九江城下受到太大的伤亡而暂缓了对九江的攻击,集中全力将东西其余各地一一收复之后便向聂士成等人靠拢,意图恢复全部原来的江南大营的局势。
  天军几乎各条占线上都处于被动防守与溃退之中,这让洪秀全几乎要崩溃了。而最让洪杨两个坐卧不安的是,石达开磨棱两可的意向,不同的是前者由怒而怕,而后者却是无比期待。
  唯一让洪秀全放心的是对于他绝对忠的陈玉诚与李秀成这支强大的天军精锐,死死扼制着李鸿章的进攻态势,不然的话,天京早已经在淮军的威胁之下了。而为了换救这越来越危险的糟糕形势,陈李两人对钉在天国节骨眼上的扬州城发动了一次暗袭,虽然暗袭并没有成功,相反还损失了上千人。但是这唯一方的主动出击一定种度上缓解了天军各条战线上的恐慌。
  七月的江风,已经有些寒冷刺骨了,咸丰一个人拿起单筒的望远镜站在甲板上眺望着水天相接的远方,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这时的江面上几乎没有任何东西可看。咸丰面无表情的放下了望远镜。这次去上海的路上,咸丰见识到了洋人的贷船在江面上横冲直撞的蛮横,而作为这条生命之河的主人的中国贷船与渔船却像是外人一样,慌忙地给洋船让路,这一幕令咸丰看了可笑又可悲。
  行了不几时,突然江面上便有一支大形的贷船队伍出现在咸丰的视野里,不一会便与咸丰所坐的战船擦肩而过。那相当于清军水师主力战船一般大小的贷船,虽然没有挂任何国家的旗帜,但咸丰知道这队船队不是中国的。因为从南下以来,咸丰就没看到过中国人里面有这样的大船。
  咸丰眉头皱了一下,虽然这几天看了不少洋船,但是由于战争的原因,洋人贷船很少会出现在镇江附近,既使有也不过是形单影只的小型号贷船。此时这一队如此庞大的贷船队伍让咸丰感到有些难以理解。看着再次消失在眼帘的洋人贷船队伍,咸丰皱着眉头沉思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释然一笑,不再理会。
  顺流而下的咸丰并没几天便到达了大清最重要的港口城市之一,上海。得到咸丰御亲临消息的英桂已经带领着附近的大小官员们在长江巷口上等候着咸丰的到来了。在几条战船护送之下,咸丰终于安全地到达了上海了。
  大清国的皇帝陛下亲临上海,这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几乎牵动着中国和列强以及租界的各国移民的心。这座大清早早接触到西方文明与工商业冲击的巷口小城,如今的繁华程度与内陆的许多大城市都要更好。
  虽然经过了小刀会的战争,这座小城却很快地恢复了原先的生气,百姓们旧按着原先的轨迹生活着。咸丰的到来让这个小小而繁华无比的小城顿时翻起了天,百姓们几乎挤满了街头想要一睹天子的风彩,这给英桂的保安工作造成无与伦比的麻烦。他不得不出动三千新参与了维持治的行动。这一行动让两位自发前来迎接咸丰大架的洋人大吃了一惊了。
  当三千新军踏着整齐的步伐,小跑着进入街道的进修,站在人群当中英美两代表几乎要以为是不是英桂将他们两国的驻上海军调来维持治安了,因为在他们的脑海之中,中国是没有如此纪律严明,训练有素的军队的,何况这三千人都是清一色的洋枪。虽然有清军消灭了一千来英美联军的记录,但一来带队的少校战死在那场偷袭之中,二来,两国打心底里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败在了这个落后的腐朽王朝的手上。
  不管怎么样,当咸丰的带着亲卫队出现在人群当中的时候,两位英美代表不得不相信他们真得看到了一支能与自己的军队相比的中国的军队。骑在马上的咸丰制止了一大群官员的叩拜行礼只是微微示意了一下便率领官兵们快速离开了拥挤的人群向衙门走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