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十年之约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些时候总有些事情是上天注定的,你可以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有些时候你不得不惊叹上天实在是一个喜玩刺激的赌鬼。因为生命中总有些不可思意的事情发生在一些人的身上,比如一枚小小的铜钱,虽然不起眼,有时候却成为你救命的稻草。
  周秀英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过来的,也不知道醒来之后所处的地方是天界还是修罗地狱。一双秋眸因为失去了生机而变得死气沉沉,清秀姣好的俏脸无比的苍白,大仇得报,她却无法高兴的起来,甚至比起还未报得大仇时候更加痛苦,更加绝望。就像原本暗淡的生命之中有一盏明灯指示着自己,却被自己一手打破,整个生命都失去了方向,迷茫而不知所措。
  打量了一个周围的环境,她不禁有些奇怪。不是幽暗的大牵,没有骇人听闻的刑具,相反得这里是一间明亮而光鲜的厢房,房间的布置虽然简单却很精致。在原本的心里,刺杀当今天子,自己应该早已经被愤怒的官兵碎尸万断了才对,至少也应该是被关押在暗无天日的大牵里受尽酷刑的折磨,可是眼前的一切让她无所适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最让她不明白是的,明明天衣无缝的刺杀行动怎么会变成那样。
  “吱呀”一声,厢房的木门慢慢打开,沉静在沉思中的周秀英仿如惊弓之鸟一般,迅速跳起,一支手快速摸向腰间,想去取随身携带的短刃。无奈摸了一阵才想起身上根本没有任何武器。迅间由慌乱转变成冷静的她,摆出一路功夫的起手势,一双秋眸死死盯着打开的房门,随时准备作出反应。
  当周秀英看见一个人从房门之外走进来的时候,她宁愿自己已经随着那些战死的弟兄们一起死去多时,或者被人刺瞎了双眼也好,她惊诧莫名的望着来人,一张因诧异而张开的樱唇轻轻颤抖着,心中仿佛吃进了一只活生生的苍蝇一样一难受。
  来人似乎早已想到了周秀英这样的表现,并不惊奇,只是带着一抹轻轻的微笑望着她,慢慢走到她的面前站定。此时的周秀英早已没有一那刺杀的冷艳。娇艳的嘴唇有些干涩而苍白,一把青丝无章的披在身后,让人有种将一朵姣艳的鲜踩了一脚之后的罪恶感。来人望着眼前的周秀英,眼中轻轻而快速地闪过一丝怜惜,平静地道:“看到我,大小姐是不是很惊讶?”
  周秀英没有回话,起手势慢慢收起来,似乎知道即使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将眼前这人打倒,虽然她知道其实只要自己随意几招便可将他拿下。呆是拿下又如何,自己根本没有机会杀死。但是眼中渐渐回复的神彩却是很明显,就像在茫茫大海行进了无数天,即将绝望的那一刻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大陆的一样。那双原本苍凉的秋眸开使因为仇恨而变得冷艳而灵动起来。既而她好似想到什么一样,不可思意地围着来人打了个转,嘴里轻轻喃喃着什么,时而摇头,时而玉手紧握,似是在埋怨上天的不公。
  来人没有因为周秀英的沉默而发怒,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之后便正色起来道:“刀疤死了!”
  原本一意沉默的周秀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全身一震,冷艳的秋眸之中射出点点寒芒,妙曼的娇躯因愤怒而轻轻颤抖着,一指忏指笔直地指向来人,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是自杀的,因为你!”来人没有任何表情地道。他甚到不怕眼前这个骠悍的江南姑娘一时愤怒将自己置于死地,因为他是大清天子,因为他刚刚死过一次。平静的话语,虽然波澜不惊,却再次让周秀英受到震荡,艳冷的双眸开始泛起白雾,圆润的双肩开始轻轻抖动。
  一直以来,周秀英都知道那个脸上有一条狰狞刀疤的男人对自己衷情一片,只是因为那块狰狞的刀疤将他与周秀英隔阂两个世界之中。他从不对她说起什么,只是她所说的命令,哪怕是叫他去送死,他也从不皱一下眉头。
  以周秀英的聪慧,当然能明白刀疤对自己的心意,只是一直被父亲的仇恨压抑着,她从不向任何透露出自己心中的感受。咸丰口所说的“因为你”这句话,周秀英瞬间便明白那个痴情的汉子肯定是因为看到自己被官兵抓住,难逃一死,便自杀来追随自己。那原本因为愧疚的心现在更加沉痛。
  “你怎么不死,你原本应该死了的!”压抑的情绪瞬间爆发,周秀英几乎歇斯底里地向咸丰吼道。这也是她最想知道的答案,从咸丰走近房门的那一刻起,她就想知道那原本被刀疤冷箭射中胸口的狗皇帝为什么还能站在这里跟她说话。
  “想知道?”咸丰不理会有些失去理智的周秀英,轻笑着摇了摇头,之后便平静静从心口摸出一个小纸包来,黄色而朴素的小三角形状,有些墨迹。只是中间去一个明显的不合时宜的洞。
  咸丰望着疑惑的周秀英笑着将那个枚三角形的护身符轻轻地找开,眼中满是柔情。似乎看到了那个永远含情脉的眸子,那双既使开心也轻轻蹙起的柳叶眉,那个现在为他怀着身孕的忏弱身影。这枚朴素的三角形护身符就是慈安发去一晚上没有睡,在佛堂里诚心求来的,在咸丰离宫的那天送给他的。
  黄纸尽去,露出一枚圆润去有些陈旧的青铜钱来。铜钱的中心有些凹陷。咸丰现在是多么地感谢慈安的柔情,不是因为她的柔情,为自己打造这一枚朴素的护身符,也许咸丰真的就一命乌乎了。
  周秀英似是见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狂声娇笑着,委迷地坐倒在地上。笑声虽然大,却没有一丝的笑意。她不能相信,那枚小小的铜钱就是救了眼前这个让自己恨之入骨的狗皇帝幸运护身符,她宁愿相信咸丰未死是因为穿了传说中刀箭不入的金丝软甲的原因。这样至少她还可以埋怨狗皇帝卑鄙无耻,但是现在她不得不说这是天意。天都不让这个天杀的狗皇帝死吗?
  “朕明白姑娘的苦衷。令尊与众多的小刀会的战死,朕也不想看到。但这都是他们自己选择的道路,想要有收获,就得要有付出。虽然他们是为了广大的受苦百姓也不能避免!朕虽犯过很多错,但朕正在改过,正为天下百姓谋福利。朕不怪你们要推翻朕,但是不管是太平天国还是你们小刀会都严重影响到了朕的脚步,更那群虎视眈眈的西洋列强看到了有机可趁的机会。”咸丰没有看着因为绝望的周秀英喃喃道,像是对自己说,也像是对周秀英说。
  “狡辩!”周秀英再次回复冷艳之色站起身,冷冷望向咸丰道。
  “姑娘信也好,不信也好,朕不需要别人理解。朕之所以不杀姑娘是想跟姑娘订个十年之约。”咸丰双眼突然靠近周秀英正色道,“等朕走了之后,自会放了姑娘。只姑娘这十年之内不向朕寻仇,朝廷也不会对姑娘怎么样。十年之后,如果朕还是置天下于不顾的昏,姑娘只需一句话朕便立即自绝于姑娘面前。如何?”
  周秀英没有回话,嘴角牵起一丝置疑的冷笑。没谁会相信一个天子会跟他一个钦犯订什么狗屁十年之,更不会相信咸丰会真像他所说的只要自己一句话便会自杀在自己面前。
  咸丰转过背,丝毫不怕周秀英从背后偷袭他,自顾自地走向房门,淡淡道:“姑娘可以不信。朕是真命天子,金口御言,今后姑娘想怎么样做,自随姑娘自己心意。但是十年之约内姑娘再被朕抓住,”顿了一直,咸丰冷然地回过身,不带一丝感表色彩地接道,“朕便会毫不留情地杀了你。”再不理惊呆在房中的周秀英,便出了房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