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06 帼国刺客2

  小屋里听到刀疤汉子这样说,众人只得又安静下来,一时都没有说话,场面有些冷淡。突然灯光一摇,一名全身劲装短打人穿窗而入,迅风一般来到众人围坐的桌边,拿起桌上陈旧的白瓷茶壶倒了一杯冷水,一口喝下,便有些急喘喘吁吁地坐了下来,略微粉红的俏脸,预示着她刚才经历了一段激烈的运动。妙曼的身姿,被紧身短打的黑色劲装包裹着,将玲珑的身姿的狐线漂亮的程出来。来人便是众人口中的大小姐——周秀英。
  “大小姐.”轻轻的齐声招呼,众汉子全部都站起身来迎接这位胆色过人的红颜帼国。敬重程度不亚于男子。
  周秀英不声不响,只轻轻扬起轻柔的小手示意众人坐下,一脸冷漠中带着化不开的浓浓仇恨,一时咬牙切齿地道:“狗皇帝过两天便要起拔去上海了,大家按计划行事,埋伏在衙门外,等那狗皇帝出来便下杀手,为战死的弟兄姐妹们报仇。”
  “好,我们马上去办,其实不用大小姐吩咐,属下们早就安排安好了,保证叫那不知死活的狗皇帝,来得去不得。”关子一听说周秀英要行动了马上跃跃欲试地站起来回道。脸上那抹笑意出奇地诡异。
  “大小姐,狗皇帝身边都是洋枪队守着,这样草率行事,我怕不能一举成事。这可是只有一次机会的机会了,狗皇帝遇刺之后想再要刺杀他怕是不可能了,大小姐看是不是.”冷俊清秀的汉子,长长眉头轻轻皱起,略带担忧地说道。
  “秀才,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等狗皇帝去了上海,那里有几万大军,我们更没有机会。这次就算我们全部死在这里,我也割下狗皇帝的项目人头祭奠战死的弟兄们。”周秀英果断打断了叫长长眉毛的冷俊青年沉声说道。她何偿不知道洋枪队的厉害,攻上海时英桂那三千洋枪队几乎砥得上那数万大军的攻势,打得起义军头都抬不起来。现如今虽然也有两千多洋枪队,但是只有咸丰一人,且小刀会逃到这里还没有人知道,出奇不意之下,周秀英觉得胜算很大。
  “刀疤,你明天便伏在这小楼上,等形势天始混乱的时候放箭,一举拿下狗皇帝。”周秀英想了想接着向那名刀疤汉子道。
  刀疤汉子没有做声,只冷冷地点了点头做回应。在众人之中,只这个被叫做刀疤的汉子箭法如神,百步穿杨,死在人手下的清军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出逃的路上也是他一路因面开花杀出一条血路,众人才得以脱身。
  “就这么决定了,大家各自行动,我再去探探狗皇帝的行踪!”不等众人作出反应,妙漫的身躯已经再次穿窗而去了。小屋再次回复一片昏暗,留下一群摩拳擦掌的汉子。
  大战后略微显得冷清的大街之上,咸丰化成一名俊雅的公子哥模样,肆意游在走在大街小巷之中。上海已尼收复了,他要去上海去看看情况,准备一下对付英法联军的事情。多日努力终于让镇江开始有些生气,他想再看看新政实行的力度,才能放心地离开。
  图先也化妆成一个老管家模样,永远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默默跟在咸丰的身后,双眼却四处的打量着周围的形势。自打咸丰四处巡视之后,图先就没有一天睡过好觉,生怕一不留神,在这战乱之后的镇江突然杀出一群发贼的余党,那他就万死难辞其疚了。
  稀稀拉拉的人群,偶尔一声小贩的叫卖声,不时有一队神色严肃的新军排着整齐的队列在大街上巡视而过。一切都都让咸丰感到安慰。虽然镇江还是有些萧条,但是环境已经安定下来了,百姓的生活秩序开始如常了。欢欣之余,咸丰开始挥去心头的沉重感,一身轻松地浏览起这座历史名城来了,却没有发现身后偶尔交头接耳的几个汉子,神色诡异地不远不近地跟在他的身后。或者他根本就是将他们忽略了。
  “狗皇帝,拿命来!”一声娇斥,一名身姿妙漫的女子,一袭黑色劲装突然间从街道旁一间房梁上跃身而下,直奔咸丰而来。
  原本街道两边“留连”于小贩之前的数十个男子同时随着那女子发一声喊,纷纷抽出暗藏在身边的短刃将咸丰与图先重重包围起来。
  来人正是周秀英。不知道是那战死的父样在天有灵还是冥冥之中咸丰就该死了。原本常常身边带着或多或少的亲卫军的咸丰今却只是只身一人带着个了随从从衙门里出来了。得到这个好消息的周秀英大喜之下,决定改变策略,一直暗中跟踪着咸丰两人来到这处有些偏僻的小巷之中才从暗处突然发起攻击。
  情势在众小刀会看来,实在是十拿九稳了,这么之人,如果连个手无负鸡之力的皇帝也不能拿下,那就不用活了。冲在最前的周秀英几乎都激动得想叫出声来,寒光闪闪的知刀奔着看似呆站头的咸丰的胸口没有一刻迟疑而去。
  “护架!”图先尖锐的怪嗓音在周秀英距离咸丰还有十几步的时候响起。要不是咸丰固执得站在地里不动,他早已拉上咸丰逃之夭夭了,虽然早有布置,但是这样险恶的形势让他心中冷汗直下。生怕咸丰有什么闪失,喊完之后,也顾不什么一把抱住咸丰的身子挡在身后,惊慌地望着直直杀来的周秀英。
  图先的怪嗓音好似一声旱天雷,轰然一声击打在周秀英的心头,原本不顾一切奔向咸丰的短刀迟疑了下,只此一下,她便失去了一击必中的机会。原本清冷的小巷四周涌出了一大队的手持枪械的黑衣人。身着灰色军装的新军士兵随后而来,从身后将咸丰包裹在其中。
  小刀会的众人惊呆了,犀利的攻势瞬间凝固了下来。不敢想信地呆望着一样呆若木鸡的周秀英身上,说不出话来。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计划如此机密,不可能咸丰会有如此周秘的安排。然道上到真的丢弃了天地会了吗?周秀英无力地放下手,泫然欲泣地想着。一颗清凉的泪一珠划过那清秀俊美的面膀。她失败了吗?不,好像突然被电击中一般,原本梨花带雨的面膀瞬间变得坚毅起来,这带一丝感表的再次冲向咸丰。
  害怕乱枪伤害到咸丰的新军与神秘的黑衣人,只到同样冲向受周秀英激励起斗志的小刀会成员。刺刀与短刃招架着,这还是新军第一次与敌人面对面地拼刺吧,咸丰不为所动的想着。那张忏弱中带着刚强,娇柔中带着仇恨的秀美面膀让咸丰心中感到暗然与悲凉。
  周立春的女儿吗?多好的女子,想必周立春在天之灵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好女儿也会感到欣慰吧,可是为什么她还要如此不智地投进这样必死的境地之中呀?既然都死里逃生出来了,为什么不找个安稳的地方,平平静静地过完这一生?
  短兵相接的场面有些混乱,图先因为要接住周秀英要刺来的那柄短刀,也离开了咸丰的身边,与周秀英抱在了一起,只是他没有看到周秀英那脸上诡异而冰冷的笑脸是那么的令人毛骨悚然。根本没有在乎图先的拼抢,只是冷冷地望着人群中孤立的咸丰的身影——狗皇帝,你死定了。
  几乎同时,一枚峰利的短箭带着隐默在呼喊声中的破风之声,穿着人群,直奔站立人群之中不动的咸丰的胸口而去。百发百种,神箭穿杨。
  “皇上!”图先压下周秀英手中刀的那一刻同进发现了那枚悄无声息的冷箭正奔着自己的主子而去,可是速度太快了,他想奔过去替咸丰挡下那一箭却无能为力。
  “哧”的一声,咸丰的身子像随风的叶子一般向后倒去。一击而中,四周的小刀会成员见到这一幕不约而同的兴奋地发一声喊开始四散撤出战斗,唯有周秀英一个人仿佛定住了一般,任双方从自己身边穿过,清秀冷俊的俏脸上再次泪流满面,肆意地笑着,疯狂而凄美。
  受到咸丰被击冷箭击中的刺激,新军再不顾及其它,枪声终于响起,既使第一时间从战斗中撤出去的小刀会成员也无法躲过愤怒的新军带着怒火的子弹。唯有一直矗立不动的周秀英一直都没有人去理他,任她在空荡的场地上肆意而凄凉地笑着或者哭着。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