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01 两难全4

  受伤未死的天军士兵被抬到了新军的医务处进行抢治,只是还没有引进新式西医与新式医疗设备的新军医务处仍然沿袭了旧式,这些被钢铁重伤的天军受员能有多少能逃过一劫已经不是咸丰能考虑与控制得了的了。落后的军队医疗体治,是咸丰急于解决的又一难题。
  战死的人,被一堆堆丢进了一个个巨大的坑中,没有华丽的坟包,没有墓碑,这君为了生活而奋起反击****的平凡战士,也许不久之前还在田间辛苦的劳作农民而已。
  简单仪式之后,咸丰静静地回到了自己的营帐,没有一丝丝的喜悦,而然既使再无法正视这一切,咸丰也不无法不顾及自己手下的五万新军将士,奖功罚过是少不了的。这一切咸丰都交给了聂士成去处理了。
  不同于咸丰的落莫,第一次上战场便消灭了敌军的主力的新军将士的欢悦之情却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大营里到处充斥着胜过后士兵欢呼之声,就连军官也无法抑制地在一起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刚刚那场血腥的胜利。
  响彻云宵的枪炮之声无可避免地传到了离战场不过五里地远的镇江城内。激烈的响声仿佛在一遍又一遍传达着今夜天军偷袭计划的失败。坚忍而固执的娇弱身躯在转过身之下,无力的倒下。苏三娘知道偷袭的失败意味着什么?镇江完了,天国呢?
  自小出生农家的苏三娘不像那些大家闺秀一般,被养在深闺之中。有一身好武艺的她同样有着与男人一样的侠义心肠。十几岁的便嫁与拥有商人身分作掩护的天地会成员苏三,自此别人都称其为苏三娘。
  好景不长,苏三被卑鄙无耻的同行杀害,悲愤的苏三娘向天地会求助,得到500人的援助的苏三娘不几日便将凶家一家杀尽自此开始了劫富济贫的戎马生涯,道光三十年,洪秀全策划金田起义,原本对大清黑暗极力抗击的苏三娘率领2000余手下参加入的天地会,成为天军中名声不下于洪轩娇的女将。
  黑夜是短暂的,不管阳光的到将意味什么,人们总是对光明抱着期待。上帝给我们一双黑色的眼睛,却让我们永不停息的寻找光明。
  悲愤交加的苏三娘,气血攻心之下晕倒倒在城墙楼之上。这让原本风声鹤唳的镇江雪上加霜。清晨当第一屡阳光出现在城墙头之上的时候,已经失去男兵守护的镇江城墙上顶着寒风矗立的天军女兵惊慌的发现,整座镇江城被清军团团包围住了。惊慌失措的女兵头领,简单地吩了一下有些惊慌的姐妹便急急向苏三娘报告去了。
  咸丰依旧穿着那身没有军衔的灰色军服,骑在高大的白色战马上,一遍遍巡视着作好准备攻城的新军将士。经过一夜的苦苦挣扎,咸丰的面上终于有了一丝释然的神色。这让跟在他身边的聂士成暗自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皇上都已准备好了,是不是马上攻城?”一路走完,聂士成再次迫不及待地向咸丰询问着。张宗禹已经带着四师天刚亮的时候张宗禹已经带着四师出发了,原本两个师就在暗中叫劲,聂士成怎么也有点着急上火,偏偏这个万岁爷就是不急。
  “先不急,着人向守军劝降吧!”咸丰不理聂士成的急于求战的心理,淡淡地道。虽然能对昨晚释怀,但是毕竟城上的守军可是三千娇滴滴的娘子军呀。
  聂士成无奈,只得领命退下吩咐人手举着白旗去向天军劝降。苏三娘坚难得支撑着身体随着手下来到城的时候,正好看见清军阵列中一名士兵正举着白旗。骑着战马快速朝着城墙跑过来,弄不清况的苏三娘制止了一名想要射杀来敌的女兵之后,双眼眼冷冷地注视着那名清军。
  “皇上有令,镇江天军主力已灭,尔等不过闺阁女子,圣仁慈,若尔等愿降,圣上一律不与追究。”那名劝降的新军士兵骄傲地扬着,高声地宣读的由咸丰向聂士成下达的命令。
  等了半天,苏三娘却等来清军要求自己投降的可笑劝话,不由冷笑一声:“回去告诉你们的狗皇帝,我天军将士,不分男女都不怕死,叫他洗干净等本将军去取他的狗头吧。”说完不理愤怒的新军士兵,转头向矗立在城墙之上的,身躯有些单溥的战友姐妹们,面容沉静地高声道:“罗大人已经用生命悍卫了天国的荣誉,现在论到我们了,姐妹们你们怕不怕?”新军的强大,苏三娘曾从罗大纲处听到过一些,望着那些同自己起生死与共过的姐妹,苏三娘心中涌起一股淡淡的歉意,毕意自己的这个决定无异于拉上了这些姐妹同自己一起覆灭,但是为了天国的将来,什么都值得。
  “保卫天国,誓死追随将军.”苏三娘的坚决让原本有些慌意的女兵有了一些主意,城头上响起一片娇喝之声。女子清脆而坚决的声暗像春天的鸟儿一般,只是虽动听,却那么无力。
  望着带着怒气策马奔回阵中的新军士兵,苏三娘冰冷而锐利的双眼,搜寻着咸丰的身影,她期待着能够用自己异于常的惊人臂力,一箭射穿那个猪狗不如的大清皇帝的胸膛,为那些战死的天国兄弟们报仇。
  不出意料的答案,让咸丰有一种轻微的怒气。如此坚决又何苦来呢?难道洪秀全那些骗人的把戏真得那你们可以忘记死亡吗?奕宁啊奕宁,看看你做的好事吧,就连那娇弱的女子都宁死也不想再回归朝廷的怀抱了。坚持已经没用处了,咸丰无力地扯过马头,静静地往阵中走去,心中波涛汹涌澎湃。一个名将的功名是用无数尸骨与鲜红夺目的血液堆砌起来的,那一个崛起的帝国呢?要用多少尸骨与鲜血来铸就?自从自己选择承担起民族的重任的那天起,是不是就注定自己将要双手沾满鲜血?罢,既然她们认为自己是对的,那就让她们为了自己心中的抱负付出该有的代价吧!
  前进的步伐不需要也不允许任何的置疑,任伤挡在中国崛起道路上的障碍,哪怕是对方认为正确的障碍,咸丰也要毫不留情地将他们一一拨除。沉睡的雄狮忘却这个世界太久了,既然无法让他自己清醒过来,那就用极端的方式让他觉醒吧。留给中国的时间不多了,西方如火如荼的工业革命既将接近尾声,再不抓紧时间迎头追赶,灾难必将再次光临中国的大地之上。如果要背负冷血的骂名,我也再所不惜。
  正当聂士成以为咸丰仍旧执著于那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妇人之仁时,咸丰背转过去的步伐终于停下,轻轻扬起的手却坚决而冰冷地挥下:“开始吧!”冰冷的没有一丝犹豫声音。
  聂士成身体微微一震,既而眼中有些狂热。皇上终于想通了吧,战争永远不会同情弱者,哪怕对方是女人也是一样。真正的统帅该是铁血无情的,不管对敌还是对已。兴奋的应了一声,聂士成急忙下去发号施令了。
  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与阳谋都是可笑的儿戏。新军没有如往常一样掘起长长的战壕,步兵根没有想要上去的意思,沉重的大炮被一门门搬到了阵前,随着聂士成的一声令下,早已较好标尽的大小口径大炮,吐出一阵阵轻烟,带着策耳尖叫的炮弹便奔向了城楼。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