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00 两难全3

  咸丰的亲征让得到消息的所有天军将士都兴奋莫名,每一个天军将士都期望着能杀死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最高统治者,然后就能回家过上太平,不愁吃穿的“好日子”了。被罗大纲掀起的美妙幻想刺激着天军士兵忘记生死的冲向死亡。没有人顾及自己的生命,哪怕就在那看似就在眼前的美好生活前死去,至少自己的家人可以从此远离战争,远离饥寒交迫,过上无忧无虑的日子。
  “突突突。砰砰砰。轰轰轰。!”步枪声,马克沁重机枪声,各种口径的大炮声音在天军发起冲峰的一刻在新军大营之中响起,随即传遍了整座大营,然后便是整个镇江的上空。
  舍生忘死的冲击,麻木无情的列杀,不管是进攻的一方还是防守的一方,都浑然忘却了那带着狰狞笑容,挥舞着优却寒光光闪的死神正分分秒秒的收割着平凡而执著的生命。
  突突怪叫的重机他的响声,像一锤锤重重击打在罗双纲心中的千斤大锤,让几乎陷入疯狂的的他渐渐清醒,渐渐沉前,最后变成了麻木。由于想不打草惊蛇,此次来偷袭新军大营的天军并没有多少骑兵跟来。最开始罗大纲便收集了全军所有的战马组成了一支近三百余人的骑兵冲击队,在几乎抱着死志之下疯狂的冲向新军大营的大门口。然而这支全军最精锐的冲击波,却也是新军最照顾的对像,几乎前门口守卫的十几挺重机枪的子弹全部波洒到了这支冲击骑队之上,在如同大海上卷起的惊涛骇浪般汹涌而来的机枪子弹面前,三百人的骑兵冲出队,仅仅向分种之内便如同丢进大海的一块小石子一样消失在众多盲目冲峰的天军之中。
  没有人能靠近到新军大营的边上,哪怕是大营的拒马桩之外也没有。整座新军大营那比起镇江城墙来如同溥纸一般的防御力,此时却像是铜墙铁壁一般死死挡在天军冲峰的道路之上,哪怕最勇敢的天军战士也无法越雷池半步。急急赶来配合的天军水兵二千余人只不过是一杯清水一样,在稍稍振奋了一下毫无办法的冲峰天军的气势之后,也像倒进雄雄燃烧的烈火当中一样,化作一股尘烟消失在这个喧嚣的夜晚。
  “杀啊,杀。”
  “砰!”
  当形单影支的罗大纲在最后一名防护在他周围的亲兵身中数十弹,不甘地倒在前进的道路上的时候,双眼无神,麻木了的罗大纲仍独自高举着毫无用处的,却沾满鲜血的战刀,高喊着口号,大步地向前迈着。那鲜红夺目的血液全部都是身旁的亲卫战死时喷涌而出的热血,一滴滴沾染上去的。
  悔恨交加,原本以为那个在北京城左拥右抱的大清皇帝不过只是一位胆小如鼠,懦弱无能的这个庞大腐朽的王朝的昏君,却没想到这位昏君却有如此觉悟,连在尽占优势之下,也没有轻意疏,整整五千余跟随自己从西征战场上刚刚洗脱硝烟战火的天军精锐,就这样在这个毫不起眼的夜色之下,全军覆没了。同生共死的战友都在黄泉路上看着自己,自己这个带着他们走向死亡之路的统帅有什么面目在活在这个世界之上。冲吧,哪怕只是前进一步,他罗大纲也不会给那些生死与共的战友们丢脸。
  一发带着刺耳的尖锐之声呼啸而来的子弹,托起罗大纲威猛沉重的身躯倒向后方。奔涌面出的鲜血瞬间染红了他干净而朴的战袍。当死神的镰刀就要向他挥起的时候,倔强的男人拼着最后的力气,奋力一扑高扬的战刀始都没有放下,高昂的头颅倔强地朝着前方,静静倒下。
  水陆两军,共七千余人的天军镇江守军在仅仅半个时辰里,在响彻大地的枪炮声中最终归于尘土。原本就兵力溥弱的镇江防御力降到了最低点。血肉之躯与钢铁的碰撞,既将勇猛如温侯吕布一样,依然只然不甘心的倒下吧。
  “皇上,如今镇江城内不过女兵三千,如何能抵挡我五万精锐之师?莫若卑职今夜便带着大军杀进城去吧?”聂士成跃跃欲试地道。没想到在实力远远弱于自己的时候,发贼仍然胆敢向新军发起夜袭,毫无悬念的一战,让聂士成的信心倍增。拥有如此战力的人马,即使是遇上洋人,也无可抵挡吧。聂士成殷切地注视着咸丰的面膀。
  微凉的夜风带着浓重的血腥气息向咸丰迎面扑来,第一次见识如修罗地狱一般的血腥战场的咸丰,强忍着欲吐的刺激,强自镇定了一下心神。巨大的枪炮之声响彻云宵之后,竟是如此的死寂一般让人沉闷难当。他甚至在那死寂之中还难听到那受伤未死去的天军将士还在大营之外,呻吟痛呼的声音。深深吸了一口带着浓重血腥气的冰冷空气,咸丰不理会聂士成的殷切目光,淡淡地道:“打扫战场,传军医抢救伤员。”
  “皇上,机不可失呀!”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聂士成仍倔强地道。如此好的时机,皇上怎么可能轻言不顾呢,三千女兵能算得什么,既使有坚固的镇江城墙,只要大军一轮炮弹下去,再坚固的城墙也挡不住气势哪虹的新军的脚步吧。
  “公亭啊,难道忘了朕白天对你说的话了吗?不论天国的百姓还是我大清的百姓,他们都是朕的子民啊,是我华夏的子民啊!”曾一心渴望的炮火纷飞的战场的咸丰此次却没有一丝胜利的喜悦,略带沉痛的低声道,“何况那只是三千原本骄弱的帼国女,公亭于心何忍耶?”
  “可是皇上成大事者不居小节,一将功成万骨枯,况皇上乎!”虽然有一些明白咸丰的话,但是早已成为一个绝对的军人的聂士成还是坚持着自己的主见。战场之上最忌妇人之仁,皇上如此心软,实让聂士成心中担忧不已。
  咸丰顿了一下,既而轻轻摇了摇头,聂士成的话他如何不知道,只是要他向三千女兵下手,他实在不忍心。何况此次进攻镇江不过是第一步目的在于振慑洪秀全的西征与北伐两师,让心慌的洪秀全撤回两面的实力,减轻曾国藩,左宗棠与李鸿章的压力。
  “镇江已不足为虑,我们攻镇江的目的不在于歼灭天军,而在于减少李大人的他们的压力。用兵之道攻心为上,保国为上,攻城死战为下。明日公亭着人向苏三娘劝降吧,若不成再来计较。通知张宗禹着他的第四师明日不用再参加镇江的进攻之战了,镇江既下,南京城的洪秀全必定惊慌,派兵来援。让张师长先攻下丹徒等镇江外围城镇,以应对天军的反扑之势。“咸丰略微镇定了一下,才缓缓地道。挥挥令聂士成退下之后,才无力地回到帐中。
  战争永远是男人的游戏,因为战场上没有同情与仁慈。仁慈的统帅是对自己与信任自己的将士兵的不负责任。作为军人永远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打倒面前所有的敌人,毫不留情地打倒!失败的一方永远没有人会去同情他,因为历史只会衷情胜利者。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是战场永远不变的准则。试想当年的四年内战,胜利的不毛大大,而是蒋某人,我们今也许就不会喝GC主义好这样的歌了。
  咸丰心中无比明白聂士成的心思,甚至少年时的咸丰那曾经倾向军国主义的极端思想比起聂士成来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那毕境只是一个少年轻狂而无知的热血情怀的产物。当真正见识过战场上那无与伦比的血腥与屠杀之后,咸丰的心中却是无法释怀的心痛,更别提向那三千个原本应该是养深闺人不知的天军女兵下毒手了。
  短断的屠杀之后,沉寂的夜死一般沉静,只有营外搬动战死的天军尸体与寻找伤员的新军士兵忙碌的身影与受伤者呻吟的声音。七千天军儿郎层层叠叠战死在新军大营之外,几乎没有向后倒下的。统帅罗大纲的尸体被找到的时候,咸丰亲自将他死也不闭上的双眼轻轻抹下。
  他们没有错,这七千天军儿郎没有错。也许如今的罗大纲也不免陷入天国的权力斗争当中,但是无可厚非的是当初追随洪秀全在金田起义的几千太平军将士都是怀着替天行道,为天下老百姓打江山,让贫困的百姓过上好日子的理想在战斗的。错的只是那些为自己的欲望而忘却了目标的那些天国高层。
  陷入半殖民地与半封建社会的大清王朝的天空,在列强极力的强迫之下,在腐烂的散发着恶臭的政府官僚压迫之下,已经如同被夜色笼罩的大地一样黑暗。谁能说那些舍生忘死在战场上拼杀的天军将士有错呢。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