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98 两难全1

  随着刘铭传的脚步,咸丰终于置身在了新淮军的大营之入。阵阵口令与呼喝之声,整齐而严肃。咸丰仿佛又回到了在丰台大营的生活之中一样,心中无比欣慰。一旁的刘铭传极力的向咸丰介绍着部下的训练情况与装备情况,欢悦之情溢于表达,显然刘铭传对于新的淮军相当有信心,时不时地表达着期待与天军的再次一战,来雪洗曾经的战败耻辱。
  “刘将军的部下都是好样的。现在的气势确实有了,只是不知道到了战场会怎么样。不知道刘将军有没有再与陈玉诚,李秀成一战的信心?”阅览完淮军的阵容与训练,咸丰突然眼带置疑地道。新淮军虽然气势与武卫军相差无几了,但毕竟还是初次成军,没有受过实战考念。既然实战上较比天军差了一些,就得激一激这群新兵蛋子,激起他的争胜之心。两军相逢勇者胜!
  果然,刘铭传见咸丰对淮军还有滞疑,抬头挺胸地上前面,坚定不移地道:“淮军再出,必血战雪耻,以报皇恩!”身后原本是淮军系统的众将校同样不服气地高声附和起刘铭传来。
  目的达到,咸丰报以无人能明白的微笑按下群情激愤的众将道:“既诸位将军有此决心,朕心甚慰。如今发贼猖狂,袭占皖省,各位都是淮北男儿,可有信心与李大人一同打回家乡去?救乡人于水火之中?
  “打回家乡,救民水火。”群情顿时被咸丰的一句调起,激情飞扬。咸丰满意地点头,向李鸿章投已赞赏的目光。淮军终于成军,李鸿章居功至伟。
  安抚下群情激昂的众将,咸丰便当场封李鸿章为安微巡抚率领新淮军一师两万余人开往庐州。牵制陈玉诚与李秀的北伐之军,而咸丰自己则另有想法。扬州与长江重镇镇江隔江相望,更是天军东进道路上的一个重要据点。镇江就像一把双刃剑,在天军手中则江浙苏闵尽在天军的威胁之下,如在清军手中则天军都城天京日夜都要提防清军沿江而上,威胁天京。看到这一点的咸丰决定改变起初先清除安微天军的打算,而是起尽起新军四师与五师先攻占镇江,以此威胁天京,这样就不愁洪秀全不急,安微之危自解。做好这个打算,咸丰便令还未怎么上过战场的淮军调往安微,好收复失地,之后便可让僧格林沁进驻扬州为两路大军压后
  咸丰对于陈玉诚与李秀成是很重视的,两位太平天军晚期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年轻将领感到爱惜又感到顾及。如果没有什么重大情况出现,咸丰希望能将他两人收归己用,以状大刚刚发展起来的新军。与李鸿章整整商议了一天,不敢掉以轻心的李鸿章与咸丰两决定由淮军孤军突出与天军周旋调动陈玉诚与李秀成的注意力,便于咸丰率军渡江击镇江之战。
  四月初九,两军整装待发。喇喇的东风略带着春日不舍的寒意撕扯着武卫军与新淮的旗帜,呼啦啦地作响,扬州城外巨大的空地上密密麻麻却又排列齐整的两军将士形容肃穆地等待着咸丰的一声令下,便要下山猛虎涌向天军。
  李鸿章与两天前急急率部赶到的僧格林沁双双陪在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咸丰同样形容肃穆地正视着正前方。喇喇寒风如同古战场上的喊杀之场凄美而凌利,带着大自然之刃扫过每一个矗立在空地上等待开拨的将士,微微的疼痛似乎在提醒着这群即将奔赴战场的男儿将要面对将是那血与火的残酷空间。
  “皇上,您真的决定要亲自出击镇江吗?如此乱臣贼子何需皇上万金之躯亲自出手啊皇上,奴才愿亲提一旅替皇上踏平镇江直捣贼巢!”坐在战马之上的僧格林沁感受着喇喇寒风,突然忍不住向咸丰发言道。两年的战场生涯,已将他那作为一名皇亲国戚之时的骄躁抹平,取而代之的沉稳冷静。自领军以来,僧格林沁几首乎豪无败绩却越来越感到战场的残酷与险恶。也越来越对跟自己用一线血源关系的这位大清国的国主深深地感到敬佩,就是这位面色有略微苍白瘦弱的皇帝亲手打造了武卫军这支百战百胜的强大存在。
  咸丰双眼微微扫过僧格林沁,面上没有一丝感情的变动。这位满清的最后一位猛将终于在自己的努力之下蜕变成了一名合格的现代战争的将领,虽然对僧格林沁的劝说无动于衷,但是咸丰心中对僧格林沁的变化是真心地感到高兴。
  “战场是血腥的,战场也是残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们都是我大清的好儿郎,为了大清的江山安宁,为了百姓的安宁,去战斗吧!”轻轻回望了一眼好心的僧格林沁,咸丰便扬起那骄傲的头,向着驻足在寒风之中的数万即将出征的将士平淡地喊着。没有波澜的起伏,只是几句话,便道尽此时咸丰心中所有的感怀。咸丰终于要真正面对那血腥的战场了。除了一丝期待,他竟感觉不到任何的心境变化。那小时候时时期盼着热血沸的昂扬战场,略有一丝军国主义思想的咸丰是多么期待能有一天能像一名真正的战士一样冲杀在战场之上啊,哪怕只一名微不足道的小卒,只能嘶喊着冲峰的口号,冲峰陷阵他也是那么的期待。终于到了这一刻了,他反而感到心中一片宁静,没有一丝波澜的起伏。
  “保家为国,守土安民。保家为国,守土安民!”空地上响起了激扬的口号之场,那一个个平凡而坚定的面孔只能这样的方式回答着咸丰的训示。虽平凡却激情万丈。
  “出发!”咸丰此时真如高傲的统帅,骄傲地扬起马鞭,冷然一指。
  咸丰三年的春天就这样在坚定的新军步伐中悄悄地结束了。李鸿章率领两万余新淮军由大将刘铭传为统帅出扬州直接转道向北直扑高邮。直接漠视了近在咫尺的滁州城。高邮并没有太多的天军把守,刘铭传几乎是昂首挺胸的排着整齐的队列开进高邮城的。收复高邮的李鸿章一路高歌猛进迅速抢占庐州周边的城池,将天军一一赶进了庐州。
  而另一路,咸丰率五万新军在扬州南面的八里镇与潘阳湖清军水师取齐浩浩荡荡跨过长江天险,进军镇江重镇。潘阳湖清军水师这两年可谓被天军水师打得只敢龟缩在港口之内不敢与天军对战,然而这次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潘阳湖清军水师可是全军出动,冒着全军覆灭的危险,死死挡在咸丰的前面,确保咸丰的队伍顺利平安的渡过长江。咸丰可不是别人,那可是大清的天子,谁有那个胆子敢略开一点小差,要是咸丰有个什么不好,他们这群水师官兵就别回去,一个个直接跳进长江喂鱼得了。
  天军对于咸丰的南下也不是不知道,只是原本也跟咸丰做出的打算一样,觉得咸丰没有理由冒险,独自率军攻打天军的重镇镇江。最多的估计也是咸丰会先收复安微全境再依次南下。没想到咸丰却来个声东击西,两路齐的战略,将天军的原先计划全面打乱。洪秀全听说咸丰皇帝亲自南来,气势汹汹,早已被秦淮风月磨去了斗志的洪秀全连忙手忙脚乱的将刚刚派去增援陈玉诚的罗大纲调往镇江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