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92 御架亲征1

  翻译的一翻话马上得到了回应,清军不但不会投降,而且依旧让怀特马上撤退。这让怀特吃了一惊,清军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顽固了。无奈之下怀特只好下达了进攻的命令。一排排整齐的队伍在军乐声中,踏着整齐的步伐向新军大营开进。由于根本看不起清军,联军根本没有带任何重武器。
  “啪”的一声,新军大营里响起了第一枪,揭开了中外对战的第一枪。顿时营内枪声四起,“突突突”的马克沁重机枪的声响,像亡灵之曲一样收割着联军的生命,然而联军似乎不知道死亡是怎么回一样的,依旧按着军乐之声一步步前进着,被枪打倒的空缺后面马上有人上前补充,但是换来的却是更多的空缺。
  新军在营方的枪声惊动了所有清军大营,所有人都不知道新军大营发生了什么事情,唯有英桂得到了联军进攻的消息,顿时英桂感到眼前一黑,世界都像要离他远去一样。千防万防英桂作出所有努力防得就是这一幕,但是上天好像根本听不到他的祈求一样,堂而皇之地发生在他的眼前。
  1854年3月,一个寒风肆虐的夜晚,由英美组成的联军偷袭了清军大营。之前的安排是联军击溃上海当前的一个清军大营为警告,之后驱赶上海海关之内的中国官员,强行接收海关,然而由于怀特的大意和对清军的一向看不起,那夜联军走错了路,鬼使神差的选择了新军大营。两千余联军在一轮新军的打击之下,一千余人倒在了前进的路上,联军还没来得及开上一枪,好不容易从振惊之中回过神来的怀特上蔚下达了撤退命令之后,仓惶地逃回了上海租界之内,怀特上蔚从此一生之中都活上那个可怕夜晚,恶梦之中他时常看到死神挥舞着寒光闪闪的死神之刃向他索命。
  联军的偷袭失败了,在英桂胆颤心惊了一天之后,出奇地英桂没有收到任何列强的抗议与恫吓,洋人似乎一夜之间死光了。这让英桂大感意外。没有了洋人的制肘,英桂终于决定向小刀会发起致命一击,数万大军全军出动,猛攻上海。
  与此同时在中国的南部大省广东,英国人大使管内,英法美俄四国大使会聚一堂,正在商量着针对着中国的阴谋。
  挥退来报的天机处探子,咸丰无力地坐回椅上。英美联军袭击了英桂的新军大营损兵则将而回。咸丰心里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气急,但是事已发生,回天无力,他现在只得眼睁睁等着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到来。
  不,不是眼睁睁等着,自己还可以做些什么。咸丰想着,起身在帐内站定。“图先招新军将校来见朕!”图先不知道在得到洋人袭击清军的情报之后,在想些什么一时只得静静侍候在身后,突然闻咸丰要招集新军将校,不敢怠慢应了喳便去了。
  不一时刚刚回营帐躺下休息的新军营级以上的将校军官便迈着整齐的步伐来到了咸丰的帅帐,啪的立正敬礼,神情严肃地等待着咸丰的训话。虽然不知道咸丰为什么突然深夜招大家来训话,但是新军自成军之日便彻实地实行着“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这句不变准则。
  “少息!坐下!”咸丰回敬了一个军礼,命令道。虽然咸丰没正式参过军,但是对于军人作风咸丰去自小崇敬。在军营里,咸丰知道没有特权,一切以军令为最高指示的原则。所以在咸丰驻进军营的一刻起,他便把自己当成一个军人来看待,而不是所谓的九五至尊。
  数十员军官动作整齐划一地少息,坐定。摘去军帽,眼视前方,其间没有一丝杂碎的动作。咸丰很满意,几个月的强化训练并没有白费,四师和五师已经有点样子了,唯一欠缺的就是实战经验了。
  “此次会议!”咸丰同样地搞下军帽,厉声说道。下面全体将校再次啪的坐正身体,呈立正姿势,咸丰淡笑了一下,却不让人发现地挥了下手,示意全体军官少息之后,接道,“此次会议是为朕御架亲征作准备。朕刚得到消息,洋人袭击了我军江南大营.”
  哗!全体哗然,这个足够振惊在坐所有人的消息让这群军官仅有的一次开始在开议会上交头接耳地论讨起来。在坐的每一位军官有哪个不知道皇上训练新军不是为了跟洋人打仗而准备的,只是为了保秘,新军一直没有主动出击,咸丰一直在等待时机。终于洋鬼子自己动送上门来了,在坐的军官无不欣喜若狂,有点摩拳擦掌的意思。
  “安静!”咸丰并没有因全体军官的表现而起责备之意,很理解地舒缓了一下神色才道,“洋人两千余人袭击了英桂的新军大营,折损一千余人之后退回了上海租界之内。朕要告诉你们的是,洋人随之而来的报复将是骇人听闻的。所以,我们不能再等了,必需马上将太平天国对朝廷的威胁降到最低点,好便于我军跟洋人即到来的报复他周旋。”
  “请皇上下命令!”最首的聂士成第一个站起来发言道。自咸丰一把将聂士成踢到讲武堂进修之后,聂士成便变了个一样。不再像个小流氓样了。一身军装笔挺,目光深遂,棱角分明而青轻奂发的脸孔,透着阳刚与正气。
  “我命令!”咸丰看着由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面目全新的聂士成,微笑点头,之后再次回复正色。全体军官顿时腾身而起,啪的立正,昂首挺胸,等待咸丰的命令。“全体新军今夜子时起锅造饭,丑时整队出发,目标扬州!教导团继续留守京城!散会”众将校轰然应诺,依次退出了咸丰的帅帐。斗志昂扬地回去准备了。
  广东,大英领事馆内。
  明亮的烛光照亮了整个装修豪华的大厅。古色古香的中式建筑加上西方色彩缤纷的装饰,将中西两种格格不入的文华强行综合在一起。大厅之内,四名西装革履,各种发色与不同颜色眼睛的洋人正在回坐在一张大理石圆桌四周,举着水红色的美酒正怡然自得的谈论着,从他们的神态看去,完全看不出他们正在谈论如何在即将发动的侵战争之后分配彼此的利益。
  “各位先生们,各位绅士们,我们不能再忍受东方野蛮人的无理了。前几天我们的驻上海租界的士兵告诉我。那群野蛮的辫子猪袭击了我国和友好的美国,英勇的驻军队。”英国驻华领事巴夏礼神淡然地道,完全不像是在为英美联军差点惨遭覆灭而感到难过的样子。事实上他对于清军敢向联军开枪并重创了联军而感到兴奋莫名。
  来中国已经好多年了,巴夏礼一直在等待这种机会。一个小小的驻华领事之职完全无法满足巴夏礼的野心,他要在中国取得更大的政治资本,要迎头坐上更高的职位。这一切只有一个办法,而这个办法在他看来非常容易达到。那是向中国发动战争,从中国为大不列巅撷取更大的利益。现在机会来了。
  “是的,各位绅士先生。无耻的清国人打伤了鄙国与大英帝国向清军支援的联军一千多人。哦,我的上帝,这简直不可饶恕。”美国大使卫廉也一副愤愤不平,气愤难填的样子狠声道。而事实上他之所以愤不平并不是对于清军而发的,很大程度上是对英法两国而发的。自美国人发现中国这片新大陆以来,便一直努力向中国扩张,岂图在中国取得像英法,甚至超过英法的利益,可惜事与愿为。在中国站稳脚根的英法两国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第三者插足到中国这块鲜美的蛋糕上来分吃一口呢。
  “本人对于清国人无耻的行径表示强烈抗议,并代表鄙国人民向贵两受到的伤害感到痛惜。”俄大使普提雅廷在一旁说着不疼不痒的话道。普提雅廷在英国担任着俄国驻英大使期间,看到了英法两国在中国撷取的利益,一直不甘心俄国人在中国落得后手,于是极力建议沙皇与英法合作向中国扩张。
  咸丰三年普提雅廷见到英法准备向中国用兵之后,写了一封措辞严谨的建议,向沙皇阵叙着向中国扩张的好处,并建议俄国趁着英法两国向中国用兵,借机到中国来捡便宜。普提雅廷的建议得到了俄国沙皇的赞赏。事实上沙俄一直对中国东北虎视眈眈,只恨没有机会染指而已。普提雅廷的一封建义马上重到了沙皇的重视,将他调回国内,并任命为俄国驻华大使,全权处理与英法两国在中国的合作事宜。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