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91 急转直下3

  总理衙门总是不得人才加盟,这让咸丰感到一阵气馁,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得不好了,见奕忻低头不语还以为奕忻如自己一样气馁便出言安慰道:“此事不可操之急,六弟能有如此想法,朕便很欣慰了。”
  军机处的各位爷们只有一些日常政处上报,没有多大的事情需要咸丰操心的,唯一让咸丰欣慰的是陕山甘肃的旱灾没有弄出太大的问题,而新一年,一场大雪彻底解决了当地的旱情,陕甘有望在今年平定下来。
  待到众人再次坐定,咸丰便投下了一颗原子弹,轰得在坐的大臣们手足无措。咸丰于御案之后站起身,不以为然地向下面的大臣们道:“社稷危难,朕决意率军亲征!”
  “哧!”的声音顿时响起,军机处几位军机待咸丰话刚刚出口,便一齐跪下,叩头不止。他们早得到消息咸丰要御架亲征,他们原本还想以皇帝子嗣不继为借口向咸丰提出再次采选秀女,以此来迟缓咸丰的决意。不想他们前脚刚出皇宫大门,后脚宫里就传来消息说玫常在有喜,更不得了的是皇后娘娘同时被告之也环龙嗣在身。顿时让军机大臣们无言以对,将选秀女的念头打消。
  “皇上万万不可,北方刚定,许多大事还需皇上作主。若皇上亲征,奈社稷何?”众军机异口同声地求道。
  “朕自有安排,皇后可代朕除处政务,且尔等身为我大清军机大臣,然道些许小事还要朕事事亲躬不成?”咸丰冷然道,完全不将众军机的话当回事。
  众军机顿时语塞,人人眼眼对望无语。突然发现奕忻正襟危坐,两眼直视前方似对帐内所发生的一切豪不在意一样。他们顿时像落水之后真的看到有一根稻草浮上水面一样猛朝奕忻打眼色求助。
  奕忻其实内心也在冲突不已,咸丰御架亲征,京城之内便无人做主,以现在的人声来看,如果咸丰突然战死沙场的话.想到这里,脑子再次空白起来,赶紧坐直身体以免咸丰看出自己的异样来,突然看到军机大臣向自己求救,奕忻苦笑一声,起身道:“皇上,皇后娘虽不让人向皇上提起,以免惊扰了皇上的练军,但皇上既决意亲征,奴才就算违背娘娘懿旨也要向皇表明了。皇后娘娘如今身有不便,怕不能处理朝政了。”说完便将慈安那日招集群妃议事时发现班常在有身孕之时突然累倒,之后太医诊断慈安也怀有身孕之事说了出来。
  原来慈安因连日忧郁,加之操劳过度,又知道咸丰子嗣终有希望,一进太过激动导致晕死过去。待到传唤太医诊治之时,太医却把出喜脉来。称慈安身体虚弱又连日操劳所致。突闻喜讯慈安心中高兴之情自难以言表,但想起咸丰立志要振兴大清社稷,日理万机,她怕消息传去会影响咸丰,便下旨要宫内人保守秘密,不让咸丰知道。但皇后有孕的大事怎么能蛮住众人,一时满朝上下皆抚额相庆,只赖于慈安的皇后旨意不敢告诉咸丰而已。
  “此话当真?”咸丰一振,冲到奕忻身边一把抓住他的衣服历声道。慈安有了自己的孩子,而这事却只有他一个人不知道。慈安为自己着想,而自己却在这时候要上沙场打仗,咸丰觉得自己不配做一个好丈夫。
  “请皇上三思!”众军机见咸丰有被说动的现像,立即同声道。就连一旁的班书与祁隽藻也随声附和。在于他们来说,虽然天军肆虐横行一时,但还不至于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万事怎么比得上皇帝的香火继承之事来得重要呢。
  “哈哈哈.果然是朕的好皇后。”咸丰突然受到这样大的冲击,心内挣扎不已,觉得自己应该回去看看慈安,她那样的溥弱的身体显然已不能再承受日理万机的重担了,但是于国家社稷来说,自己亲征的事是在所难免的,这会影响到以后所有新实行的力度。挣扎一番,咸丰还是坚毅地下定决心,哈哈一笑道,“皇后都知社稷为先,尔等为我大清基石,连如此道理尚不懂耶?”咸丰说得大义凛然,其实底里却是如针刺般疼痛。
  想了想,又道:“既慈安不能理事,那朝政便交由六弟与祁爱卿共同掌理好了,朕累了,尔等跪安吧!”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退下。
  军机大臣们还要说什么,顿被奕忻一个一眼神吓了回去,唯唯诺诺地依次退出了帐外。咸丰在帐内来回走动着,心事重重。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对了,慈安会不会因为自己一意孤行而委屈难受。便是为了今后大计他又不得不这样去做,左思右想终觉得难以两全齐美,不胜感慨。帐外再次飘起了淅淅沥沥春雨,春雷阵阵滚滚而来。
  “皇上,上海出大事了!”人影一闪,一名黑衣汉子立在咸丰身后,面无表情地道。
  咸丰四年三月,英美等国列国再受不住英桂的托延战术,终于图穷匕见向英桂提出了正式警告。随即调动了租界之内的英美驻军两千余人向起义军发动了一次进攻。刘丽川率起义军奋起反击,虽损失惨重,也阻挡了列强妄图占领上海的意图。英美两国因怕起义军愤怒之下冲进租界之内,便改变方法将驻军开出上海。
  英两国大使联名向英桂发出邀请,以上海海关为代价,联同清军向小刀会起义军发起进攻。英桂再次以未得皇上最后的指示,予以拒绝,两国大使愤愤离去。
  上海南门外,驻扎着江南大营最精锐的一支部队。英桂为了以最快的速度平定小刀会起义调动了整个江南大营的主力围剿刘丽川,致使太平天国有机可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英桂苦心经营两年的江南大营彻底搞毁,英桂本人也被小刀会托在上海城内动弹不得。南门负的这支清军是英桂手上唯一一支装备了全部洋枪的新军,人数在三千人左右,步枪全部为克虏迫生产的后装单发步枪,如若这支部队没有被调来上海,也许天军也不能如此轻意地便达到摧毁江南大营的目的。但一切都已成过去,这支新军自驻扎上海南门外以来并没参与进攻上海的战斗,之所以这样,最终原因还是英美从中作耿,使得英桂不敢全力攻打上海。
  夜色迷漫之中,新军大营外的哨岗上,一名新军士兵隐隐听到了有节奏乐鼓之声向大营飘来。士兵立马打起十二分精神,细心地查看了起来。不一时,一队人数为祥,穿着鲜艳整齐的洋人军队便出现在大营微略的火光之内,士兵顿时吸了一口凉气,敲响了哨塔上的敬钟。
  “敌袭,敌袭.列队,准备战斗!”一声声口令之声,伴随着匆忙从营帐之中奔跑出来的新军士兵响彻了整个新军大营的上空。列强终于向清军动武了。
  整队完毕的新军士兵在将校的指挥之下,迅速到达指定位置抢占最有利的火力点,大营的大门口处,四挺马克沁重机枪严阵以待,气氛顿时凝固起来,没有人说话,只有火把在空气燃烧时发出的“毕波”之声。
  阿尔汉是教导营派往英桂处训练新军的连长。虽只是区区一个连长,阿尔汉在新军之中拥有崇高的地位。这不仅仅是因为阿尔汉是天子门生,更因为教导连出色的表现赢得了全体新军士兵的赞赏。
  “洋人?”潘士贵皱起眉头疑惑地道。潘士贵因为杰出的表现,经阿尔汉的推荐成了新军加强团的团长。见在营外列阵的不是起义军而是洋人的时候,心中泛起不祥的预感。
  “马上传报大帅,所有人随时准备战斗。洋人看来是死了心要跟咱们过不去了。”同样的不祥之感阿尔汉也感应到了。他唤来一名传令兵吩咐了几句便与潘士贵走到了最前沿。
  “前面的人听着,马上撤退,不然杀无赦!”新军里面一个军官模样的扯着嗓子向营列阵的洋人喊着话。新军自成军以来都接受着教导连的思想,那就是无论挡在自己面前的是什么,新军都会将其打倒。
  怀特上蔚是英军驻上海租界内的最高长官,他受英国大使的命令联合美国驻上海的军队于今晚向清军大营发动一次袭击,目的是在警告清军,之后英美便会强行接管上海海关。怀特是第一次鸦片战争之时来到中国的,对于清军的软弱无能他深有体会,对于今晚的袭击任务,几乎所有的联军士兵都报着玩笑的心态来的。
  “叫他马上放下武器投隆,联军不想伤害任务何人!”见清军大营里向自己喊话,怀特在翻译的讲解下才明白清军在向自己喊些什么。明白之后,怀感到不可思意,清军居然在威胁自己,怀感觉这是世界上自己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怀特不以为然地在马上冲着翻译道。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