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90 急转直下2

  咸丰依旧每天在校场上巡视着军队的演练,不管刮风下雨,风雪满天从不间断。这让咸丰与新军士兵与将校拉近了距离。新军经过数月来的艰苦训练终于从一支乌合之众渐渐走向了纪律严明,进退有秩的精锐之师,虽然还没有经过真正的战火洗礼,但是实弹演习的战场丝豪不逊色于南方西线战场上的硝烟战火。
  “皇上,英桂大人又来折子了。”图先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来到咸丰的身边抹着头上的大汗恭声道,双手程着一本折子递到咸丰的面前。
  对于英桂的折子咸丰早已接到了,只是一直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虽然暂时的紧急情况可由僧格林沁的新军解决,但是这样一来,新军的秘密也将暴露无遗,当时新四,五师又才刚刚走上轨道,所以咸丰一直托着。如今英桂再次上折,咸丰皱眉地接过奏折,看了一眼,果然不出咸丰所料到又是英美借口出兵介入上海事件,想趁机占夺上海海关衙门一事,只不过这次比上次更严重,英美看来已经沉不住气了,不再动嘴皮,而是实打实地武力威胁了。
  “哼,一群强盗。”咸丰冷然地将奏折摔在地上,“想的倒美,真以为老子怕了你们这群小杂毛了?”咸丰再也忍不住了,前段时间新编的两个师没有成军,如今却是枕戈待旦,随时可开赴战场,他再也不用怕那即将到来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了,英法不可能一下子从欧洲调来近十万军队吧,无论从利益和政治的角度去考虑,那都是不合列强利益的愚蠢行为,而至于俄国人,最多只会在东北两国的边境上耀武扬威一下,要想他们这么早介入那是不可能了,可况俄国与英法在欧洲,地区还有利益冲突,与英法联盟也不过是想捡便宜而已,现在的俄国不过只是一个军事强国,经济怕比之中国也好不到哪去,借他们一个胆子也不敢这么早陷进中俄战争的泥潭。
  当然这些都只能在咸丰这个穿越怪胎身上出现,如果还是那个爱新觉罗。奕宁的话,自然是听到列强来袭,便卷起铺盖卷跑回承德,搞一出所谓所的巡狞的笑话,让圆明园这国家的宝库毁在英法联军的铁蹄之下。
  咸丰望了一眼小心意意地将地上奏折捡起来的图先,甩了一下身后那条可恶的辫子正色道:“图先,你马上回城去将六王,祁隽藻与班书,还有一班军机大臣们给朕找来,朕有要事跟他们高谈。”说完便咬牙切齿地将尾巴似的长辫子盘在脖子上,自顾自地走了。要不是怕惊起满清权贵的剧烈反对,咸丰早想将那条可笑的长辫子一剪刀给绞了。咸丰一系列的改革已经开始触动亲贵们的利益了,据天机处的情报显示,已经有不少亲贵开始四下活动,甚至开始派人联络在建州的八大********,准备说动他们联名上京劝阻咸丰的新政,虽然不至于到逼宫的地步,但是在这个内外交加的时候,咸丰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辫子是满族人的像征,如果咸丰敢把辫子剪了,他敢保证,建州那八个********,也带兵进京逼宫。
  图先快马加鞭回到城内将咸丰的旨意传到各人手中,群臣不敢怠慢,放下手头的事务便随着图先一路急驰赶到了新军大营。咸丰早已在帅帐之中等着他们了。众人忙躬身施礼,分两更在地上站定等待着咸丰的训话。
  “时间无多,朕便长话短说。英桂传来话了,英国人和美国正集结兵力正备以武力强夺我上海海关之权,朕招你们来是想了解这几个月来,朕不在的时,各方面的情况。先从祁爱卿开始吧。”看着众人站定之后,咸丰便一口气,将此次开会的主要事情讲了出来。
  听说洋人又要打来的时候,首先开始慌乱起来的便是那八大军机大臣,几个人听得面面相觑,满面苦色,无言以对。奕忻面上稍微一动便再无表神地站着不说话了。祁隽藻与班书自从被咸丰委以重任之后,大志得展,对咸丰崇敬有加,尤其班书对于咸丰能得到机枪迫击,水雷等一些战略武器的设计,更是坚信咸丰对于洋豪无惧怕之情,听说洋人又要打来,顿时激动万分,就要站出来说话,不过咸丰点的是祁隽藻的名,他只得暂忍一步了。
  “皇上,自今年始,国库渐有收入。各地工厂商铺所缴之税收比往年多出五倍有余。据现在发展的势头看来,今后还有增加。劝减之策在所行之区内,开展顺利,北方人心安定,人民富足,都有赖我皇隆恩。新军数战皆捷,皇上声威日盛,百姓对皇上的信赖空前高涨。臣等敬服之至!”祁隽藻自咸丰说出英美将要对华用武之时,便知道咸丰心里想的是什么,便将以往的情况变化一一向咸丰述了一次。
  “嗯,如此朕便放心了,但是爱卿不可因此小成就而大意了,劝减之策全面展开之时,你还要发动地方组织基层监督队,监督巩固劝减成果。我们不可虎头蛇尾,大失民心!监督队可由地方工商农仕自选代表,上报吏部配案记录。各地方官府不得干涉监督队的工作,监督队有监督之权,如查有对朝廷班策阳奉阴违,虎头蛇尾的可直接上奏至朝廷,由朝廷直接派人查防。”咸丰嗯了一声道。签于后世,地方政府时常对中央班策大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腐败,咸丰一直在想怎么样才可避免此类事情的发生,想来想去都觉得只有将监督之权交由彻底交由民众才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此类事件,官督官的事情只能是一场笑话,就像有篇报道上说的一样,中国最大的贪官居然是反贪局局长,可笑吗?咸丰觉得那是可悲。说完一串的决定,咸丰想了想又加道,“监督队三年为一界,三年之后重选代表,凡有与官府勾结的监督代表,查出来的立即严惩。”说到最后时,咸丰双眼已经瞪得老大,显示着咸丰对于官员腐败的痛恨。祁隽藻沉声应了声是便退下。
  “班爱卿刚似有话要说,正好朕想知道你的军械局搞得怎么样了,你大体给朕说一下吧。”说完民生方面的事情,咸丰将目光转到了班书的身上。
  “回皇上,军械局这两年来发展快速,已经能自制军工设备了,现在军械局再次扩大,产量绝对可维持现有之新军的供给。再有皇上交待要制造的水雷已经试制成功了,正回大生产,另外臣还依皇上的设想将迫击炮的口径加大了120MM,其威力与洋人的155加榴炮不相上下,呵呵.”班书对于研发新物种非常上心,见咸丰来问自然情绪高涨,说起来便滔滔不绝,最后还傻呵呵地笑了一下。
  “班爱卿不愧鲁班的传人,做得很好,水雷要加大产量,朕不久的将来便有重用。材料方面如何,跟得上军械局的需要吗?”军械局取得了大的突破是咸丰最愿意听到的,回英美强横引来的水快也暂时消失了。
  “练钢厂那边似还要扩大,最近德国人的军工厂来人跟臣商量想跟咱们合办一个个大型钢铁厂,臣不敢直接答应,请皇上明示。”班书小心地道。矿产在中国一向都掌握在朝廷手中,故班书不敢对德国的要求作正面回复。
  “此事要从长计议,合办钢厂是可以的,但是矿场最好是由我自己人来搞。这样,班爱卿全权负责此事,发个告示看可不可联合民间工商代表一起开发在京矿场,分股份制,民间出资金,朝廷代为管理,出一半的资金占一半的股分。这样既可解决资头问题,也可解决管理不当的问题。”咸丰对于班书如此认真的态度感到欣慰。
  “六王的总理衙门办得如何了?”咸丰再次将话题转向了奕忻。总理衙门是咸丰将来用来代替旧式官制的体制衙门,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皇上,总理衙门现在已有些人手了,但奴才以为可用之才还是不多。至于新学方面,京城的新式学校很受欢迎,新毕业的学生早已被各大商行,工厂提前预定走了,奴才正在筹办新的技术学堂,好解决各工厂用人难的问题。”奕忻这段时间开始风光起来,咸丰不再对他起疑了,得到重用的奕忻的家门不再门可罗雀,相反的近来还有很亲贵上门,对自己谈起咸丰的新政不得不宜,发泄不满,奕忻从中似乎看到了什么。此时咸丰向自己问起总理衙门的事情,奕忻内心总觉得有什么亏欠了咸丰一样。因为那亲贵们话里话外都对咸丰的新政感到不满,大有联合起来反对咸丰的势头,要是.
  想到此处,奕忻没来由地背上冷汗直冒,轻微地抬眼望了一眼咸丰,迅而快速得低头不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