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89 急转直下1

  “报千岁,翼王千岁派人来有事向千岁商谈。”韦昌辉正做得入巷,被一名亲兵大声的报告声给搅得一塌糊涂。
  “叫他等着!”韦昌辉没好气地嚷道。积累了一天的成果就这样匆匆了事交差了,能不气吗。捏了一把身上的小妾柔软的乳房,韦昌辉心有不舍的起身穿衣。小妾似没有什么反应一样依旧如原来的姿态躺在床上。这是北王府里的一个女官,自天军入南京之后实行了一系列的新政策,其中便包括了准许女入学考取功名。有功名的女子都被分配到各王府里担任女官的角色,而其实不过是各王府的后备小妾罢了。韦昌辉的这个小妾是他强行污辱之后所纳的。
  韦昌辉穿戴齐整之后便一脸不悦地来到了大堂之上。他与石达开向来不和,两人经常因政见不和闹得不可开交。石达开是个纯粹的军人,统帅对于取悦天王洪全那一套并不放在心上,加上他常年在外打仗,军权大部他都在他的手里,这让韦昌辉很是忌妒,于是韦昌辉便利用洪秀全爱猜忌部下的心性,在洪秀全身边托托石达开的后腿。
  “翼王有什么事着你来跟本王汇报?”韦昌辉冷淡地对着来人道。
  “翼王殿下着小的知会北王千岁,殿下已与陈大人率北伐精锐陈兵黄梅一线,随时与千岁共击清妖,因此着小的来知会千岁一声,让千岁做好准备。”小兵跪地道。
  韦昌辉嗯了一声,心中更是不悦。九江现在虽然被左宗棠包围月余之久,但是还不至于马上就会陷落的地步,石达开派人还知会自己夹击左宗棠,韦昌辉不知道石达开是什么意思。在他想来,这是石达开看不起的表现。
  “本王知道了,你退下吧。”韦昌辉强忍着心中的不快挥手示意小兵退下之后,便腾的起身,冷然道,“石达开,你以为天国上下就你会打仗了?你凭什么来对本王指手划脚?”越想越气,在屋里转了一圈,不由喝道,“来人,让那群饭桶来见本王!”韦昌辉心里虽气,但是想到石达开在天军之中的形像地位,他不得不配合石达开的计划来实行。
  经过一天的调整布署,左宗棠决意将新军四千人调到正面攻城。一切都已准备就绪了。左宗棠亲自来到阵前观战。前排新军将士整齐的队列,火力的配置无不显示着新军强大的战力。
  “若楚军全部能像新军如此军容,何愁发贼不灭?”罗泽南来到左宗棠身边感慨地道。
  “今趟之后,我等当全力发展新军了。听闻皇上在直隶等地开展新政,收效显著,罗大人可有兴趣替本官到直隶走一趟?”左宗棠半带打趣地道。他早已对咸丰的新政情况注意了,但奈于战事不断,没空分身而已。今次新军发威,深振悍了左宗棠的心灵,他已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去看看北方的新政情况,是不是同样适于湖南,如若适合左宗棠将不遗余力在湖南大搞新政。
  两相视微笑点头。正要下发攻击命令之时,却见一骑飞来,一名探子滚落马下敬礼道:“报,报大人,发贼石达开部昨天日击溃黄梅一线我军,正向我军包抄而来。”
  左宗棠与罗泽南听了一惊,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新军战力虽不俗,但是对于像九江这样的坚城来说,没有几日也别想有什么效果。石达开突然弃北面战线而不顾,亲率大军来援九江,对于楚军不可谓不危险。
  “如之奈何?”罗泽南望向左宗棠道。
  “唉,能如何。若被发贼两面夹击,断我粮道后路,军心必乱,到时我军全军难保呀。”看着就在眼前的九江城,左宗棠不由悲叹了一声道。
  “若英桂大人能早点解决小刀会那群乌合之众的话,也许我们可有一线希望。”罗泽南眼带轻微不屑之色地道。对于英桂平定小刀会,湖南众将都有些不屑。认为是英桂无能,像小刀会那样没经过训练的蚁聚之众,凭着英桂手下精锐的数万清军居然数月不能克,实让罗泽南不耻,因此他说时故意加重了“乌合之众”四字的语调。
  “非英桂无能,实是洋人可耻。小刀会当然不足惧,却有洋人在后面搞鬼。不然以上海小城如何能当得住数万大军的围剿。”左宗棠知道罗泽南心中所想,摇头叹道。他受林则徐重任,誓要重兴中华,抗击洋夷,如今看到洋人在上海兴风作浪,心不无失落。
  “那我们就这样退回湖南去?”罗泽南不是笨人,被左宗棠一点便知。对于现在的境况,他有些不甘的地道。
  左宗棠眼中精光一闪,恨恨道:“不退,留一军在城下监视九江动静,我们急行军至南昌解南昌之危。只要南昌不失,九江依旧在我们的危胁之下。”
  罗泽南点头应是,拱手一礼便匆匆退下去了,吩咐后下去也。
  左宗棠大军见机得早,不让石达开有可趁之机便直转南下。配合着南昌城内的守军对屡攻不果的天军反动一次反冲击。天军在南昌城下强攻月余不下,军心早已疲惫,加上左宗棠与城内守军里应外合,林启荣、罗大纲两面受敌,损失惨重,无奈地退回了九江防守。
  石达开刚要对左宗棠发起进攻时却得到天军在南昌城下失利的消息,知道事不可为,于是改为沿大江两岸直扫而去。湘军在湖口城下也遇到了像林启荣与罗大纲一样的情况,大军屡次攻城不下,军心疲惫。石达开在重克黄梅之后便引军击曾国藩后路,湘军顿时阵脚大乱,进退维谷。而石达开并没有直接与湘军硬碰,首先设计用水师引湘军水师进入湖口之内,再以水陆两路配合火攻之术,尽毁湘军舢板快舰。湘军水师失去快舰,水师战船顿失去支应,一路败退,损失辎重颇多,不复成军。湘军后路被断,又失去水师支应,只得退回湖北梅家州,一线防守。石达开大获全胜,趁胜追击,湘军再次不敌,收复之地再次被天军攻克,战事一直牵延至咸丰四年初,湖北梅家州、田家镇,黄州,汉阳,汉口等重镇再次回到天军手中。曾国藩于败退途中再演跳水秀,终于将湘军于武昌稳住阵脚。两军回到原先状态。
  英桂是整个西线战线之外最焦急无奈的一个人。自小刀会与上海起义之后,率领江南大营主力进剿的英桂除收复了嘉兴等地之后,便一直驻军上海城外与小刀对峙。英桂不是没有能力收复上海,想上海不过一个稍大点的小村庄而已。之所以一直无法对小刀会面员形有效的打击重点还在于洋人。自天军趁着小刀会发动西征战事之后,英美等国列强便趁机武力要胁英桂,要求与清军协同作战,将小刀会消灭在上海城内,而洋人军队介入帮忙的一个条件就是要英桂向咸丰请意将上海海关作为“报酬”让给英美等国共管。英桂老奸巨滑,怎么会看不出洋人的动机。事态严重,英桂怎么敢自作主张,只得一面上书向咸丰请示,一面与英美两国的大使打口不仗,上海战事便一直托延了下来。
  最让英桂气馁的是,自己一手辛苦创建起来的江南大营不到一个月便被天军打得稀巴烂,在上海又不得寸进,还要受洋人的气,可是事关国际动态,他又不得不谨慎行事。
  咸丰四年二月,英桂没有等到咸丰的回复却等来了英美两国大使的书面召会,要求其七天内作出决议,不然两国将自行处置上海小刀会的事宜,并一面开始动员上海租界内的英美驻军向清军大营移动。英桂在心里大骂几声娘之后,只得无奈地再次上书向咸丰请示,一面调动人马防上洋人趁机发动对清军大营的进攻。
  1854年的春天不知不觉得到来了,北方境况一片安宁。一片片肥沃的土地上,无数老实而勤奋的农民开始在田间劳作,无数在度过了又一个平静而满足的新年之后的百姓,静了势闹了半月的心情,纷纷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工厂再度冒起浓烟,市面上店铺开始开业,拉黄包车的,赶马车的,男女老少都在为新的一年而奔忙着。平静的社会环境让人生出这并不一个正烽烟四起的国度,在南方那场激了数月的战事似乎被人们忘记,只有茶楼,酒店的说书先生们还在唾沫横飞地向围观的听众讲叙着那鲜血横流,战火纷飞地大战场面,当然其中自然有许多夸大其词的地方。
  1854年的春节,咸丰没有回去和心爱的女人们团聚,因为新军训练正处在一个关键点上,实弹演练,将是这批新军,五万多人第一次见识那炮火纷飞,枪炮齐鸣的振悍场面,只有经过那炮火洗礼,新四,五师才能算是及格的新军。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