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取舍之间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汉人女子果然金贵,放心本帅念在大家同为女人,下手时自有分寸,不会画你的俏脸蛋的,哈哈.”洪宣娇见清军阵中果然冲出一名银甲女将来,立时勒马向前,来到李素贞面前,好一阵打量。见李素贞银盔银甲,虽威武不凡却也娇俏可人不由打趣道。
  “莫要轻狂,谁画花谁的脸蛋还不知哩,看枪!”被洪宣一阵打趣,李素贞也不恼怒,娇斥一声,挺枪便往洪宣娇刺去。
  “来得好!”李素贞枪到,洪宣娇不敢怠慢,正色一呼,举刀迎去。金铁交加之声响起,两将顿时在战场之上枪来刀往,好不武风。两边将士顿时忘记了战场气氛,大声欢呼鼓噪起来。
  两女在马上往来驰骋拼杀,数十合难分难解,香汗淋漓。李素贞长在武器精良,银枪纷飞,枪枪都冲洪宣娇要害直刺,洪宣娇长在战场对阵经验老到,不但不乱,时而得空便挥刀逼进李素贞面前。但女子终是力弱,相拼数十合早已娇喘不已。
  “妖女果然有些手段。”洪宣娇横刀立马,却娇喘息息地道。起初时她自认为汉家女子多娇生惯养,自己久经战阵,怎么都不会比李素贞弱。到和李素贞交战几合之后,才知道此女枪法犀利,大出自己意料之外。
  “谁是妖女,你等祸国央民,你们才是真正的妖女哩。”李素贞立在马上娇也喘不已地道。听洪宣娇指自己为妖女,顿时柳眉倒竖,气愤不已。她对天军恨之入骨,自己本早已嫁为人妇的,不想还未过门便失了丈夫,使自己年纪轻轻便成了望门寡妇。
  “哼,官军凶残,民不聊生,我天国自为替天行道。”洪宣骄接过话着,毫不退让地道。
  “杀!”两女同时一振,只见两军不理自己正对战,同时如洪水般冲杀过来。
  曾国藩见李素贞与天国传为神奇人物的女帅打成平手,顿觉士气可用,与胡林翼对看一眼立时下令冲杀,那边胡以晃同样和他想的是一样,故两边竟同时出手,顿将两女置之度外,拼杀了起来。战场顿时喊杀声振天。两女倒成了局外之人,看两边杀得性起,同进相对无言苦笑了一下。两人虽针峰相对,心里却早已惺惺相惜起来。
  “有机会我两再战过!”洪宣娇首先拱手平静地道。打马往清军阵营里杀了过去。
  “下次莫让我画花你的俏脸。”李素贞冲远去的洪宣娇娇呼道,亦打马便退入自己人的阵中,率着李猛群手下一千余骑在场上驰骋冲杀起来。
  两大战从正午直杀至黄昏才罢兵休战,各自退回营垒之中。双方再次各损失上千余人,平手收场。天军虽人多,久经战阵,勇猛无畏,但是湘军与鄂都是私兵团练,训练精良,装备也比之清军官兵好。冲杀之中有时有退,队形不乱,故虽人少也堪堪敌住。此战顿让李素贞在湘军与天军之中名声大噪。
  湖口城下的一场两位女将的对决虽然是以平手收场,但是曾国藩还是很高兴。李素贞的出色表现让原本久攻湖口不下的清军开始低落的情叙又回复了过来。回到帅帐之中,曾国藩不住地赞扬着李猛群与李素贞兄妹。湘军众将更是欢喜异常。湘军出现这样一位英勇女将让湘军将士感到自豪。
  自天军在湖北吃亏之后,形势一直对清军有利。曾国藩与左宗棠各屯重兵于长江重镇之下,对天京形成了严重的威胁,若从水路顺流直下可直接攻击天京,也可从后路断去天军粮道,剿匪以来,清军还是第一次在战场上感到自己处于天军的上峰。曾国藩不久便收到了左宗棠要求湘军水师增援九江的消息,曾国藩知道九江的战略位置比之湖口更重要,便将水师全数交由左宗棠指挥,自己则率湘军与胡以晃等人继续相持与湖口城之下,牵制北上之天军。不管北上的石达开是增援九江也好,还是来援湖口,华中之危可解,更可借此机会重创天军主力,起到一举扭转整个剿匪战争的情势。
  江西九江,一直以来都为天平巩固天京安危的桥头堡,太平天国在此设立军师旅帅等官,镇压地主豪强。但由于天军镇压过巨,致使地主豪强全部站到了天军对立对面,地豪们连结兴办团练,屡屡抵抗天军,虽被天军镇压了下去,却给天军带来了一定的影响。此次天军西征有向西沿长江两岸建立屏蔽天京据点的目的,另一个原因便是由于经年战乱,天军占领区内赤地千里,而天国又实行大公社制,实行有饭同吃,有钱同花的公社制度。粮食消耗巨大,仅江宁群仓口每月便要发放口粮三十余万石。战乱不休,而又有地无人种,使得天国内部粮食严重缺少。西征军占产粮重镇宣城才将缺粮之况减缓。如今清军扼湖口九江之地,顿时将宣城粮道断去,使天国高层不得不重视这一情况而调整布置。
  九江城外,清军大营。
  左宗棠与手下一众将领相对无言。自攻九江以来,大军在城下已有月余而九江仍稳稳当当地在天军手上。虽这一招大大缓解了南昌的危机,使得天国将久攻南昌不下的主帅赖汉英调回了天京,但是围城之天军仍在,而且赖汉回天京之后,天军又派遣了林启荣与罗大纲两将率军万余增援南昌,若九江不能下,南昌依旧危机重重,能保住保不住还是问题,而如果南昌被克,则楚军危矣。到天军从南昌发兵,与九江之军两面夹击,再由水师从江面威胁楚军侧翼,楚军退无可退。
  “可恨咱们的新军人数太少,如若不然怎么怕发贼龟缩城内不出?”性子焦燥的鲍起起身叫骂着道。
  “明连长有何见教?”不理鲍起的叫骂,左宗棠将目光投向了新军教导连的连明理的身上。自新军在靖港大显神之后,左宗棠便将新军视为楚军的宝贝,作战会议也允许明理参加。
  “属下以为当集优势兵力速战速决。如此日久天长地屯兵坚城之下,我军必有疲惫,若发贼趁我军军心不稳之时,趁机而下,我军危矣。”明理起身,啪地立正敬之后道。
  “唉,新军人数太少,如若伤亡太大,本官实心有不忍!”左宗棠叹息道。原来左宗害怕新军在九江这样的坚城之下损失太大,一直将四千新军布于两翼用来防止天军从侧偷袭。
  “最怕就是发贼不顾北面战线而全力来解西线之危,到时我等月余付将如泡影。”罗泽南忧心地道。他这样考虑并不是没有根据,西线战场对于天军来说不可谓不重要。如西线战场全线溃败则天军政权不保。天军再不似以前的太平军了,有了南京这个托累,其灵活性再不是以前那般捉无可捉。罗泽南突然明白咸丰为什么要等到发贼攻克南京之后才下决心建立起江南江北大营来夹击发贼的用意了。
  “曾公的水师何日可到?”左宗棠突然插来一句问道。
  “明日便可到达。有各式战船近百艘。”罗泽南回道。九江实在离大江太近了,楚军时不时要受到天军水师的威胁,没水师牵制也许九江也不能撑到现在了。
  “明日起全力攻打九江,勿要大雪来临之前攻下九江。”左宗棠似是下了很大决心,击掌而道。众将轰声应诺,各去准备。
  九江城内却是另一番场景。北王韦昌辉连日来都没有睡过好觉,左宗棠对于攻下九江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扰军、引诱等手段都用上了,韦昌辉才会傻到去上左宗棠的当。谁吃饱了没事做去跟清军拼命呢,守着九江坚厚的城池,没事抱着自己最喜欢的小妾圈圈叉叉一翻,日子多滋润呀。今天难得清军没有攻城,韦昌辉在视查了一下城防之后便回到了府里。迫及待地便搂起小妾上了舒服的大床辛苦劳动去了。
  自随洪秀全起事以来,韦昌辉便事事都很如意了。看出了杨洪之间的矛盾之后,韦昌辉便借此机会向洪秀全献殷勤,起誓赌咒表明自己是站在洪秀全一边的,因此韦昌辉很得洪秀全的信任。为了能掌到兵权,韦昌辉好不容易说动洪秀全这个爱猜疑的天王陛下,才被调来江西主理军务。在韦昌辉的心里想来,不管杨洪之间是哪个占了上风都不是自己想要的,他想要的是自己登上那诱人之极的皇帝宝座。一边想幻想着自己登上宝座这后的风光日子,一边卖力的向身下美丽而娇俏的小妾冲刺着,韦昌辉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zaixianxiaoshuo(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