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87 浴火玫瑰2

  天军突然袭扰,不知道来的清军有多少人,只知道来者奋勇不已,一时间分不清局势,以为清军大队杀来,合围之势一顿,纷纷撤走。李猛群会合那女将见天军形势大乱,顿时士气大振,回军再次回杀天军阵中,一阵砍杀。得到援军的湘军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以为有后援,随着李猛群与那女将军也杀入天军阵中。秦日纲不想来将军如此悍勇也以为是清军主力到来,暗叹一声,只鸣收兵,撤军而走。
  李猛群率部冲杀一阵,知道是天军误认为自己大队杀才撤走的,也不敢过分追击只得率部退了回来。
  “素贞来迟哩,让大哥受惊了!”两将会合,女将军驰马来到李猛群身边道。此女不是别人,乃是李猛群之妹李素贞,年华不过双十年纪,从小不爱红妆,却酷爱枪棒。原本李素贞早已许了人家,不料那年正是太平军时入湖南之时,李素贞夫家合家被太平军镇压,合家不留一口人。李素贞悲愤不已,正好其兄长李猛群在曾国藩手下任湘军军官,李素贞便硬央兄长带上自己到战场杀敌。
  李素贞貌美如花,武艺高强,而且熟读兵法,治军有方,甚得湘军士兵的好感,李猛群也觉得自己这个妹妹有一手,便时时带在身边。李猛群自己本是才学平平,却得李素贞之助屡次立功,甚得曾藩的赞赏。
  “哈哈,吾家有好女!若非素贞,大哥命休矣!”李猛群迎上自己娇俏可人的妹妹痛快地笑道。自己一时贪功冒进,险些丢了性命。这时李猛群似有恍如隔世般的感觉。
  李素贞低笑了一下道:“大哥过奖哩!”偏偏女儿之态完全与那明光闪闪的战甲格格不入,却又似相得异章。
  两兄妹相揩而走,此时曾国藩才带着大队人马堪堪赶来。大帐中众将听得李猛群讲着适才惊险一幕与李素贞的英勇风姿,无不为之倾倒。
  “即如此何不招令妹来见?”曾国藩道。他自谓儒家卫道之士,对于女子上战场有所隔阂,但听得李素贞事迹,却又被其贞烈之性所动。
  “鄙妹未有品秩,不奉命不敢随意来见大帅。”李猛群谦逊地道,但双眼之中却为自己有如此一个英姿飒爽的妹妹感到一丝骄傲。
  众将听了无不大笑打趣着李猛群,叫他莫要将如此一个英雄了得的妹子藏着了。曾国藩更是马上令人去招李素贞来见。
  “素贞见过各位大人,见过曾公!”不一时,李素贞便穿着银色盔甲进了帐篷。灯光下,娇好的身姿,被紧身的战甲趁托得更加明媚照人。进得帐来,李素贞也学着男人们的样子拱手为礼,不卑不抗的道。
  众将见李素贞的风净卓越,都深感钦佩,这让李猛群小小的骄傲了一把。曾国藩更是奇道:“常闻发贼之中有大脚女帅,不想今天本官也见着我湘之中的花木兰了。呵呵.”曾国藩平时为人严谨,不想却说出这要的的话来,众将无不为之莞尔。
  众人在帐中商议了一番,突然手下来报,湖北布政使求见。曾国藩不敢怠慢,忙命人招了进来。湘鄂两军本商议于田家镇将秦日纲部发贼歼灭,却没想到秦日纲见机得早,趁夜便溜走了,还设下毒计险叫湘军吃了个大亏。胡林翼与湘军相距有些远,故现在才到,听到湘军在此地大破天军毒计,赶来祝贺,并想与曾国藩商议下一步对天军的作战策略。
  胡林胡随着湘军手下的传令兵走了进来,与曾国藩及湘军众将相叙见礼。胡林翼素来对湘军甚为仰慕,见过礼之后便拉着曾国藩钦慕地道:“曾公果然好手段,发贼眼我鄂境之内屡屡得逞,曾公一来便叫发贼,逃奔如丧家之犬,小弟实在佩服得紧啊。”
  湘军众将被胡林翼夸得顿时豪气大生,突然又想起在靖港之首战失利,瞬时不好意思起来,讪讪回谢不已。曾国藩想起天军在湖北境内如入无人之境,几进几出,杀得湖北官兵无不望风而逃的事情,对比湖南之况确是相差很远,正色道:“原向荣大人不是也练有新军三千之众吗,为何竞叫发贼如此猖獗。”说完便把左宗棠的新军在战场上的表现说了一个大概。
  胡林翼原本对于新军也很看好,只看他们的军纪严明,行军队伍丝毫不乱也能想到这是一支威武之师,却不曾想到新军拥有如此战力。顿时想起吴文容来,气不打一处来,愤愤道:“自向大人为国捐躯,骆大人被皇上迁任四川之后,吴文容便把持着湖北军务。新军多次请战都被吴文容这个胆小鬼以武昌位置紧要为由留在武昌。哼,明眼人谁不知他是害怕发贼打进武昌自己小命难保,故将新军留在身边保护自己。”
  曾国藩这才为之释然,暗想原来是如此。湘军到湖北只是客军的身份,曾国藩觉得自己不便插手湖北军务,便将话题转到别处道:“如今发贼连夜逃奔,我等当趁胜追击,不给发贼以喘息之机。不然待其休整得宜怕又要来犯。”曾国藩一向以痛歼天军的方法与天军作战,一但相遇便全力进攻,勿要最大程度的杀伤天军,以绝后患。天军多以游动作战为主,碰到清军大队来攻时,常常不战而走,待到清军溥弱之处时就凭着人多势众,一拥而上,让清军防不胜防。
  胡林翼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与湘军众将商谈一夜。次日两军合而为一向秦日纲撤退的方向追击而去。由于秦日纲撤得匆忙,在半壁山处的天军水师千艘战船得不到响应,被湘军水陆合击,将上千艘战船尽数烧毁,水师损失惨重。天军挡之不及,退回黄梅,受鄂湘军两军近三万余清军攻击再次撤退至湖口固守。至此清军终于将太平军第一轮西征战线稳固下来。
  湘鄂两军与燕王秦日纲的天军在湖口对峙,而再次出兵援南昌的左宗棠部两万余人却与天军对峙于九江之下,洞庭水师与天军水师在九江大战一场,双方各有损失。九江是长江要塞之地,城墙坚固,攻之不易,且水路纵横,左宗棠水师比之天军水师相差较,全以左宗棠的智计才堪堪敌住了天军水师。攻九江而又水师相助实在不易,于是左宗棠便让人支会曾国藩,让湘军水师前往助战。
  鄂湘两军围住湖口,不分日夜连日猛攻,试图打通湖口至九江之间的水陆两路,好与左宗棠之军合攻九江。九江重镇如被克,一可解南昌之围,二可威胁北伐之天军,三可对天京造成威逼之状,大有利于清军作战。
  大军连攻五日,湖口都稳如泰山般地矗立在胡林翼与曾国藩面前。天军胡以晃与秦日纲率部死守湖口,丝毫不退。双方各有损失,谁也奈何不了谁。战线再交相持。
  湖口城内,胡以晃与秦日纲刚刚迎来一队特别的天军将士。
  “洪帅怎的来此了?”秦日纲恭恭敬敬地向眼前一名大将道。虽然湖口战事坚险,但是他与胡以晃自信能够守住湖口,不叫曾国藩与胡林翼跨湖口半步。
  “呵呵,燕王不用疑惑,是我自请王兄而来的。”那洪帅娇声笑道。原来来者不是别人,却是天王洪秀全新结义的妹子洪宣娇。天军自有女兵这一说法,其主帅就是洪宣娇。天军女子不与清朝女兵相同。因为天军女兵多来自壮族,不像汉人女子一般有裹小脚的习惯,故百姓见到这些女兵之时都称之为“大脚女兵”。这洪宣娇原本为天京守卫将军,听得湘军之有一位李素贞,英勇不凡,故生了争强好胜之心,顿时向洪秀请樱要来与李素贞见个高下。洪宣娇为女兵主帅,故天军人人称洪宣娇为洪帅。
  “洪帅怕是听说了李素贞的事了吧,哈哈.”听说是洪宣娇自动请樱花来的,秦日纲顿时明白了洪宣娇的意图,大笑起来。
  “燕王兄为何发笑,哼是不是看不起本帅?”洪宣娇柳眉顿时倒竖,气哼哼地道。
  “哈哈,不是不是,燕王只是怕那清军女将不敢与洪帅对峙呢。汉人女子可是要比洪帅的女兵们娇贵地多哩!”一见洪宣就要发威了,胡以晃忙大打哈哈,为秦日纲解围道。
  “哼,她不出来,我就去城内骂战,看她有多娇贵。”洪宣娇不理胡以晃,说完便起身往门外走,胡秦两人大惊,拦之不及。再又洪宣娇为天王洪秀的妹子,在天国里哪个人不给她几分面子。只得无奈地令手下招集人手出城陪洪宣娇胡闹这一回。
  曾国藩与胡林翼连日攻城不果,在帐中苦恼半天。正商谈着呢,突一名亲兵跑进帐来报告说发贼出城骂阵,请战。两人稍一愣,疑惑不解。
  “曾公,这发贼演得哪出啊。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像三国大战一样吗?贼子就贼子。”胡林翼不屑地道。
  曾国藩也和胡林翼一样搞不清发贼到底耍什么花招呢,只得对着胡林翼报以苦笑,既而与众将出帐查看。到得战场之上,只见阵前一名天军女将,头裹红巾,脚踏绣鞋,一身短打妆扮,在战场上跨着马儿四下驰骋好不威风,一边高声叫阵,高呼李素贞之名。她身后更是令众湘军鄂军将领称奇不已,只见那女将之后一溜五彩短打妆扮的天军女兵,高跨战马,严阵以待。
  “贼将休得猖狂,李素贞来会会你。”不等湘鄂两军众将作出反应,清军阵里便一声娇呼之声,一员银甲女将打马冲出阵外,正是李猛群之妹,李素贞,身后千余骑都是李猛群之亲骑骑兵。两厢军兵见两员沙场对阵,顿起欢呼之声,各为各自女将贺彩不已。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