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湘军威武4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湘军被曾国藩一番跳水秀演下来,士气不降反升,众将士打着为战友报仇的旗帜怒腾腾杀向靖港。靖港小城哪经得起湘军如狼似虎又杀气腾腾的一番恶战。攻打靖港的石祯祥部见湘军气势如虹,不可抵挡,率部迅速撤出靖港退回岳州战线与曾天养全合。
  时曾天养刚刚与岳州清军死战七天,以巨大损失恰恰攻进岳州尚示站住脚跟便得知石祯祥部溃退的消息,一进惊怒交加。天军刚刚在岳州城下大战七天,现在兵疲将累哪还有力气与士气如虹,又趁胜来攻的湘军相抗,思之再三,虽然岳州重要但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大军休整一天,在城内搜刮一番之后,天军迅速撤回江西境内。
  曾国藩以一出跳水秀赢取了众将士的心,趁势一举打破了天军靖港之兵,顿时信心复增。不待休整便挥军直逼岳州,试图再胜一阵。哪想得当湘军浩浩荡荡喊打喊杀地杀回岳州的时候,天军早已在曾天养的率领下撤退多时。岳州不战而得,只是城内一片混乱,人心慌慌,哭声振天。许多被天军镇压了的当地乡绅地主,尚有亲人的纷纷跑到曾国藩的行辕内哭诉,要湘军为他们报仇。如此一番景况,让一心想趁机北上湖北的曾国藩无可奈何,只得在岳州整顿军务,恢复城内秩序。
  另一边左宗棠部率军两万余人,正起程赶往江西南昌救援,本定要从陆路浏阳穿萍乡再杀向南昌的,考虑到浏阳到萍乡一段全丘陵地带,不利于大军前行,便改为众湘潭走水路去岳阳与曾国藩取齐,不想退回江西的曾天养部与前来增援的林绍章部碰到一起。两人一商量,湖南主力现集结于岳阳,与一不做二不休两人合为一部三万余人绕岳州而起转道攻湘潭宁乡,兵围湖南首府长沙。
  左曾两人哪想到天军去而复返,一见长沙危急顾不得湖北江西了,急忙率兵回援。11月初1日,天军再克靖港,意图截断湘军与左宗棠所率清军回援之路,由曾天养率部扼守靖港,而林绍章去率军直往湘潭。
  急欲回师的湘军与左宗棠部见天军再占靖港,顿时对曾天养部发起猛攻,四万余清军在靖港城下与天军展开一场争夺战。刚一接战,吃过湘军一回亏的湘军不也大意,但仍没想到湖南清军战力大得吓人,顿时了暗亏。曾天养不知由于咸丰这个怪胎穿越时空,左宗棠手下早已有了一支人数为四千的新式武装,开一接战,急于顺师的左宗棠不待湘军冲峰便调上新军对着北门用小口径迫击炮一通猛轰(为咸丰派往两湖的一个教营,这个营被分成三部分,一部归向荣一部归左宗棠一部归英桂。一万条克虏迫后装步枪,左宗棠也分到了大头,四千条),天军不明所以,顿时被四门小炮爆得人仰马翻,这还不算,清南新军又用四挺机枪开路,冲着城墙一通乱扫,北门天军数百人基本被打残。
  “呸!呸!******这是哪门子大炮洋枪,炮弹一炸一大片,那洋枪居然打起来像下雨。”新军退了,曾天养从墙根下站起身来,吐了吐嘴里的灰尘,气冲冲地道。他一直在西线作战,故不知道僧格林沁的新军威力,突一见新军的厉害,简直不敢相信。他也见过洋枪,那是英国人文翰卖给洪秀全的,可那也是前装步枪打完一发还得发时间装药,哪见过马克沁那样打枪像下雨的洋枪。
  “大人,这清妖邪得很,我们是守还是撤?”石祯祥再一次为天军担忧起来。与林绍章合谋取长沙,却不想在这遇到新军一个教导连,机枪加迫击炮也够他们喝一壶的。
  “撤?那林大人怎么办。老子今天就跟清妖卯上了。”被打了一通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曾天养肚子一肚子气。
  城外,曾国藩与左宗棠匀看着由新军打出来的效,振惊不已。今次还是左宗棠第一次用上新军上阵。本还打算到了江西作为秘密武器用上的呢,谁知道会是这个场面。不过新军可怕的杀伤力太惊人了,连左宗棠都不看得瞪眼不已,两人骑在马上相觑无语。
  “季高既有这样法宝早该济出来了,如此下去靖港沫手可得啊!”愣了一会的曾国藩满眼羡慕地望着左宗棠道。
  “呃,实不相瞒我也是第一次用上新军,连我都不知道会,会有这么厉害。”左宗棠一时还无法相敢,顿了顿才将话讲完。
  “此物是何物,连松焘在英国人那都不曾见到?”曾国藩疑惑地道。湘军早在与英国人相谈购买洋枪的事情了,只是英国人根本没有意思卖给装式步枪给清军,别说机枪了。曾国藩暗里想,早知道左宗棠可以卖到那打枪像下雨一样的神物,那还找英国干麻。要是湘军装备那样的神枪,打起仗来那还不是喝清水一样?
  左宗棠知道曾国藩心里的想,他何尝不想多装备些到新军里头去,但是教导连的连长早跟他说了,机枪属于国家机密,连与正与中国人合作的德国人都瞒着,哪里能便宜了左宗棠去。于是神秘地向曾国藩靠近了道:“实话告诉涤生兄吧,听皇上派过来的人说,这东西叫机枪,连洋人都没有,是皇上梦里从圣祖爷那里得来的,精贵着呢。老兄以为小弟不想多装备些吗?”
  “哦,皇上竟得如此宝物?实在大清之福啊。哈哈,以后再不愁洋找上门来了。”听了左宗棠的话,曾国藩不由一惊,感觉咸丰那拿不上台面的编词太不可思,继而又面露喜色,哈哈大笑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林贼已向湘潭去了。”
  “哼,既有新军坐阵,今趟叫发贼来得去不得。”左宗棠愤然道,眼中充满了杀气,“我看冲一次发贼必败。等下就有劳涤生兄由其余三门发起进攻牵制发贼了。”
  曾国藩得计,只看新军的威力便知发贼撑不了多久,何况湘军念乡心切,打起仗来奋不顾身,顿时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标尺1000,高度六十,放!”四门小口径迫击炮弹带着尖锐的轰呜声再次炸开了天军的墙头,四声爆炸响起,吃过一次亏的天军士兵,听到响声纷纷自觉得的赶忙弯身躲到墙垛子下去。
  新军一打响,曾国藩便一声令下,一余万湘军配合着湖南绿营汉八旗军从三面喊杀着冲向城墙。天军见来的不是那些带着邪气的新军,顿时放下心来,严阵以待。清军是老对手了,天军自然不怕他们。
  “杀啊,杀一个发贼赏银一两,捉到匪首着官升一级。”曾国荃站在城墙下面声撕竭力地喊着。用银子给手下们鼓着劲。两边都不相让,湘军攀着攻城云梯往城墙上爬,不时有从墙上丢落的滚木雷石将他们砸下去,城上城下更是箭如雨下,一时间打得难舍难分。天军要死守城池以保林绍章后路,清军则想着老家要被端了,奋不顾身,期望着早日打回老家。
  “杀!”曾天养发了一声,一把明晃晃大刀将一名从云梯上爬上墙来的清军官兵砍下了城墙。他已不知道杀了多少个清军了,只知道看见一个爬上城的清军便跑上去挥刀砍杀,一把大刀早已砍出了多个卷口了,他的浑身上下也染满了鲜血,有他的也有敌人的。
  北门由左宗棠亲自率新军进攻,由于机枪、迫击炮太少了,左宗棠不得不调上新练的四千新军对着城上开枪,另外再着绿营官兵抢近攻城。北门进攻的人少但却火器犀利,天军一个个都被新军的步枪打下城墙,不时有迫击炮弹落上墙上炸倒一大片。四门都很吃紧,曾天养不敢从别处调来人手,只得亲自带着亲兵杀上城头,但如此能是杯水车薪,城上的天军越来越少,爬上城的清军却越来越多。靖港已不可守了。
  “大人带着弟兄们撤吧,我和带着手下跟清军拼了。”石祯祥满面灰尘的跑上城来拉住了两眼血红的曾天养道。
  “不,老子要给北兄们报仇。你带着人先走。”曾天养看着一个个跟随自己百死一生的精锐部在自己面前倒下,悲愤与伤痛早已淹没了理智,不顾石祯祥的劝告,一把甩开他道。
  “大人小心!”
  “轰!!!”
  “大人!”石祯祥刚想追上去把曾天养拉下来,去见一枚炮弹飞快地向曾天养身边落下,他急忙呼喊却是迟了一步,曾天养来不及回头,只呼轰的一声,炮弹在曾天养身边炸开了花。世界顿时一黑。
  石祯祥被炮弹的气波振开好远,撞到城墙上,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但他已顾不得那么多了,老战友就那样阵亡在自己面前,稍有点理智的石祯祥也失去了理智,拿起大刀,发疯一样的冲向源源不断爬上城来的清军。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