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湘军威武3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人,末将不知道跟随哪位大人作战?”冯子才眼看打仗就要没他的份了,满脸通红,干巴巴地道,显见得对于曾国藩与左宗棠没有注意到他而有所不满。
  “哦,哈哈,倒是忘了南干兄了。南干勇猛可嘉,手下个个身经百战。围剿发贼自然不能少了南干兄的份了。”见冯子才的样子,左宗棠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战略既定,他也轻松了不少,拉着冯子才坐下又道,“南干本武汉三镇之总兵,此次便可随涤生兄北上,一举夺回三镇,再立新功,如何?”
  “谢大人!南干必不负大人所望!”如能回到武汉三镇,冯子才实是求之不得。他在湖北整训军务,已有些成效,此次回去便可招集旧部,声势立可大振。故大喜过望,起身行礼道谢。
  湘军在湘乡闷了许久,终于要出动了这可高兴坏了曾国藩手下一众大将们。曾国荃更是拉着一向臭味相投的澎玉麟欢呼起来。场面甚是欢喜。
  “报,报大人,发贼曾天养率部进逼岳州,岳州告急!”一名清军探子冲入堂上急报道。
  石达开率军西征,在他看来,湖北清军不过一盘散沙,天军到必可势如破竹,一举扫清湖北地区,于是便兵分两路沿长法两岸西进,以水师开道,陆路协同浩浩浩荡荡杀向两湖而来。曾天养受石达开之命攻取岳州,一为扼制湘勇北上救援武昌之这用,二为在其平定湖北之后,进攻湖南的桥头堡。
  “事不宜迟,涤生兄这就率军起程,救援岳州要紧。”收到消息,左宗棠腾身而起道。众人没想到天军居然早一步,先湘军进逼岳州,若岳州被克则鄂赣不保,于是纷纷起立,轰然应诺而去。湖南官兵将校则留下听候左宗棠的差遣。左宗棠扫视手下一众将校文武,抱拳向北正色道,“左某人蒙受皇恩浩荡,起于微没,今发贼猖獗,乱我国器,左某对圣上起誓必尽诛妖孽,以报皇恩,虽死无憾,众位乃国之重臣,愿各位助左某荡平贼子,为国尽忠。”
  “末将等领命!”众将轰然应诺。群情激荡。
  “各位各去准备,克日起兵。”左宗棠一挥手,起势如虹,虽是文人却经战事显出一番大将风范来。
  话说两头,单表一支。曾国藩受命左宗棠既日便离了长沙回到湘乡老家,动员三军整军备战。曾国藩自命为孔孟卫道之士,洪秀全在南京烧孔庙,毁圣贤之书早已令其不忿,唯见湘军刚建,战力不齐,士气不稳故没有急于用兵。但经半年之久,湘军如今早已枕戈待旦。
  曾国藩回乡,立时便写了一篇招虏檄文,痛斥洪秀全在南京的恶为人神共愤之举,发《讨粤匪檄》。发完出师宣言,曾国藩便以褚汝航为水师总统,湘军悍将塔布齐为陆路先峰,率湘军17000余人北上岳州。
  七日后,湘军水师抵达湖南靖港与天军水师相遇。自此天军最大的敌人之一湘军正式与天军碰面。
  靖港上空乌云密布,似在说明着即将发生的一场无法避免的大战。湘军水师一百余艘,以八艘长龙大船为先导,兴势旦旦地对着面前的天军水师战船。曾天养以水陆两路人马两余人在岳州城上与清军虏战数天。湖勇向来勇悍,坚韧不拨,虽天军猛攻不停,仍是无法越城池一步。连攻七日好不容易有望攻进岳州城了,曾天养却得到清军来援的消息,振惊之下忙令撤退十里,以防清军两面夹击。此时的天军早已是强弩之末,若清军里外合击必定溃败下来。
  天军水师于靖港之上与先一步到来的湘军水师相遇,双方各自展开阵形,严阵以待。天军虽战船备于清军,但大都是抢来的民船为主,且因没有长于水战的将领阵形散乱,如此阵形看得湘军水师总统褚汝航一阵大笑。
  “发贼不过如此嘛,命令长龙正面诱敌,其余大小船只向两翼展开。此一仗勿要打出我湘军的威名来。哈哈.”船台上褚汝航剑指指着天军水师战船大声笑着。
  湘军战船上备上前装火炮左右各八门,相对于天军水师来说可谓火力强劲。此时得了上司命令,各船立时展开阵形迎着天军水师冲了上去。湘军尚是第一次出战,对于天军散乱的队形人人都不放在眼里,虽然船少,但却人人奋勇争先,哇哇直叫着冲了上去。
  “开炮,火船装备。”天军水师主将见不清军水师首先发动,顿时也不甘示弱一面发令一面指挥人手。靖港顿时喊杀声振天。
  炮声轰隆不绝,船来船往,千帆竟技的场面,壮观不已。湘军水师长龙巨船首先开炮,巨大的黑色铁球在天军战船的阵形里落下,砸得水花四溅。褚汝航根本不把天军放在眼里,只是一面命令开炮一面让水兵加速向天军战船靠过去。突然从天军主力战船的空隙里钻出数十条小船,奔马般地向褚汝航的长龙大船靠了过来。
  “不好,快散开,发贼要用火攻了。一见那些小船其速无比,前仓堆满引火之物,褚汝航便知道天军的计策了,傻子也能想到天军那些小船上的引火之物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是船大虽然比小船更结实,但去是笨重难行。知道天军要用火船之计的湘军水兵纷纷转舵试图绕开冲过来的小船。但是却来不及了,小船的速度大快了,几近离弦之箭一般,在离湘军主力战船不到一箭之地远的时候,天军小船的士兵点燃了船上的引火之物,纷纷跳下小船,任那如快箭一般的小火堆撞向长龙大船。
  “完了。”在火堆撞上坐船的一瞬间,褚汝航哀叹了一声。八艘如小山般的长龙大船顿时被数十个小火堆包围起来。湘军水兵一见战船着火纷纷忘了敌人,混乱地四处奔走,有的干脆便跳下船来逃生。
  “杀!”见清军主力战船中计,天军阵中发出一声喊,摆准方向往冲过来的清军战船阵中杀了过去。天军船小,装备不如湘军却贵在人多势众,利于近战。湘军主力战船上才有火炮,其他船不过如天军一般。因此湘军要想胜出,主要得看长龙大船是否能牵制住天军战船。如今湘军长龙船被天军一把火烧的七荤八素,找不着东南西北,两翼战船见帅船有失,顿时混乱了起来。被天军一阵乱冲乱撞,将阵形冲得七凌八落的。
  天军水兵在靠近湘军战船之后,纷纷向湘军战船荡过去,顿时水战变成陆战一般。喊杀四起。被打落水和逃生者在清上炸起一个个水花。天军利用人多势众这个优点,杀得湘军水师溃不成军,纷纷跳船逃生。
  幸好总统褚汝航坐舰受创不重,又见机得早。见事不可为,褚汝航只得咬牙切齿地丢下一句“撤退”率着兴冲冲而来,去狼狈不堪的湘军水师,落慌而逃。湘军首战失利,士气为之一滞。狼狈而逃的褚汝航率水师退回宁乡与后续赶来的曾国藩部会合。
  “天亡我也,想不到我曾国藩首战便以惨败收场,何颜回见湘乡父老啊!”得知水师失利,曾国藩立感不好,眼睛一转便大声嚎啕大器起来,捶胸顿足。众将立时安慰,哪想到曾国藩并非因首战失利而伤心,实是因为湘军成军第一仗就让人打了个半死,水师主力仅余三艘长龙,还是带伤的,其余大小船只就列别说了,上千人的水兵只余一半逃了回来。如此败绩对于刚刚成军的湘军来说打击可想而知了。害怕因此军心不稳,曾国藩才有这一幕,其目的自然是收买人心。所谓做戏就要做全套,曾国藩并不理众将苦劝,作样朝四周看了一看,眼不闭,甩开众人直接就向船下冲去。众将这一看还得了,主帅要寻死,那大家也不用活了。慌得众将连忙一齐将曾国藩拉住,死扣着不放手,褚汝这败军之将当然就更不用了,第一仗就打成这样,还连累得主帅要以死谢罪,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大帅勿用灰心。胜败乃兵家之常事。我湘军不习战阵情有可缘,所谓吃一堑长一智,知耻而后勇才是真丈夫所为。”心腹幕僚郭松焘苦口婆心地劝道。不过其心里却是心知肚明,知道曾国藩在演戏给众将看呢,也不揭穿还顺着好友的路子往下演。旁边几乎全是武将,哪有这两个心机深沉的家伙厉害,听郭松焘说的有理,纷纷应和。
  “大帅息怒,末将愿再率水师前去与发贼分个高上。”导致事件的主角褚汝航被曾藩国的一番跳水秀搞得无地自容,愤身向前,声泪俱下地道。
  “非是本官灰心,实是为我损失的湘乡子北心痛不已。发贼奸计害我子弟,本官势不与发贼干休,还望众位助我。”效果已达,曾国藩才略略收住,但仍止不住地泣声道。说到最后,双眼泛红,双手紧握一副誓死如归的样子。众将更是被曾国藩的一番至情至性的话打动,人人怒火中火,涌跃求战。看到这种效果,曾国藩摸了一把脸,不知是汗还是真的眼泪,心里暗道一声好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