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湘军威武2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左宗棠对冯子才的印像是不错的,这个人作战勇猛,敢打敢拼,有勇有谋。最重要的是重情重义,爱兵如子。这些都是作为一名出色将领的先决条件。冯子材的到来让左宗棠着实的欢欣了一把。带着手下出城相迎。冯子才感动莫名,左宗棠对于自己一个败军之将如此看重,让他觉得自己的打算没有错。
  江南大营的崩溃,让左宗棠相当不安。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以他的见识自然不难想到。因此一收到向荣被困的消息之后,左宗棠便开始作好防范天军来袭的准备。等待着天军的来袭。中旬,左宗棠没有等来天军却等来了咸丰的圣旨,左宗棠再次升官,便咸丰委任为湖广总督,并将两湖财政之权交到他手里。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左宗棠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巡抚府幕僚一路青云成了实打实的一方大员,掌握了两湖军政。这么快的升迁几乎边左宗棠自己都不敢相信。
  怀疑归怀疑,但是左宗棠并没有因此而忘记身边的危险。果为出左宗棠所料的是,洪秀全命仅石达开率军进攻湖北,而韦昌辉却以赖汉为将率大军围攻南昌。由于少了江南大营的制肘,南昌很快被天军打得连连告急,不得不向湖南求救。
  “大人,冯子才愿率一部直出湖南,为南昌解为。”左宗棠府砥,接到南昌告急文书之后,左宗棠便招集了手下速来商讨大计。冯子才受左宗棠知遇之恩,第一个站起来发言道。
  “南干,勇则勇矣,但思虑欠妥。如今发贼势大,又有贼首石达开在武汉牵制我洞水师,要救南昌,还须另想办法啊。”左宗棠赞赏地看了冯子才一眼,既而担忧地道。
  “季高兄所言甚是,如今之计便是如何先将石贼赶出湖北要紧,如若因救南昌,而致湖北危急,实得不偿失。”一旁曾国藩出言道。自咸丰下令兴办团练以来,曾国藩便以其在湖南的声威,招募得大批湘勇称为湘军。更值得称道的是,曾国藩知八旗兵军纪腐败,兵将不知,素质低下。大量从文人仕子中间挑选人才,充任湘军将帅。曾国藩仿效明朝戚继光的《纪效新书》和《练兵实纪》中的”束伍”成法。陆军每营五百人(营官一员、哨官四员在外),十人为队,队有什长;八队为哨,哨有哨长,统以哨官;四哨为营,辖以营官;余为亲兵,直辖于营官。各队以抬枪、刀矛、小枪等长短兵器配合作战。水师每营五百人(营官一员、哨官三十员在外)。水师方面当时长龙八艘,每船二十四人;舢板二十二只,每船各十二人;每船为一哨,设哨官;哨官之上,辖以营官。船只各有火炮,但仍配小枪刀矛,以备近战。湘军营以上设统领,统领辖数营至数十营不等。其后又在统领下增设分统,以便于指挥。
  湘军成分主要由湘乡封建儒生组成,士兵则招募湘乡一带农民。曾国藩与一些重要将领既是同乡,又有同学、师生、亲友的关系。湘军的士兵由营官自招,并只服从营官,上下层层隶属,全军只服从曾国藩一人,由此曾国藩创建了新一代的兵为将有的制军理念,是后来军阀体制的基础。虽然湘军制军体制成了后来军阀的罪魁祸首,但是湘军不得不说是大清军队历上第一支拥有灵魂的军队。曾国藩制定了“辨等明威”的军礼,以儒家三纲五常的礼教、尊卑上下的等级制度与同乡共里的乡土观念维系官兵关系。这是一支以乡土情怀扭系的武装,也是湘军之所后来能雄居地方团练之首,屡创太平军的因由。
  左宗棠对曾国藩这位同乡加好友的话深以为然,如诺不是咸丰“慧眼识珠”,左宗棠最终便是曾国藩门下的一名幕僚。如今,左宗棠官位比之曾国藩还要高出很多,但对这位在湖湘很有威望的同僚还是惺惺相惜的。左宗棠沉思片刻,点头赞同。
  武汉三镇,武昌、汉阳、汉口皆位于长江与汉水出口处,是长江水路上的军事重镇。三镇之中,天军已占两镇,唯武昌城高墙厚,攻之不易。加之有前有江南大营在天京一带制肘所以天军一直没能对武昌发起重大的进攻。如今江南大营已破,天京周已无像样的军事存的威胁,因此洪秀全命石达开率军全力西征彻底占领武汉三镇以隔除清军对天京的威胁。
  由于汉阳汉口被天军所占,又集水师与此,至使湘军无法有效地对天京发起攻击,拨除汉阳汉口天军也成了湘目下最重要的事情。曾国藩一席话让左宗棠深表赞同,点头道:“涤生兄所言甚是,拨除占领汉口之发贼实是刻不容缓。如若发贼趁势夺取武昌,尽占武汉三镇,我水师必难对南京起到威胁作用。且发贼两路齐发,江西发贼有向我湖湘运的迹象,不得不防啊。”(曾国藩号涤生,以前见有人常以曾文正公称之,实是不妥,只因文正是曾国藩谥号,是其逝后追加的,怎么能用于生人?)
  “且发贼人多势众,我一路去援实如飞蛾扑火,杯水车薪难有成效,当从长再议。”曾国藩手下幕僚郭松焘也点头道。郭松焘本在江西为官听闻曾国藩在湘大办湘军于是辞官投在了这同窗好友的门下。曾国藩对其信赖有加,其才学生也无可比拟的。早年英夷入侵大清,打开了大清的国门,郭松焘便开始对西方文化开始研究,且有很深的造就。曾国藩看到新军战力强劲,认识到西洋武器的重要性,得到郭松焘之助,用其为外交使节,正与英国人商谈购买洋枪的事情,好准备用之装备湘军之用。
  左宗棠这人不愧姓左,在政见上时常与同僚不和。常常与人吵得不可开交,郭松焘便是与左宗棠吵得最凶的一个。此时见郭松焘发言,左宗棠却不像往常一样与其针峰相对与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现场气氛顿时沉重了起来。
  “一群泥腿子有么子有好怕滴咯,大哥咱们练兵快半年了也是时候拉出去跟那群泥腿子叫板的时候了。”见气氛沉重,曾国藩之弟曾国荃顿时不快起来。操着湖南口音嚷嚷起来。曾国荃不像其兄沉稳,性子火爆似张飞。曾国藩为公为私将其招揽入了湘军。
  湘自在湘乡练兵以来,以日渐成形只是曾国藩尚还觉得湘军不够精锐,且人数不过一万余人,与天军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的人马相比相差甚大,故曾国藩一直没有让湘军马上投到到战场上去。
  “莫吵,各位大人面前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见弟弟在大堂之上吵嚷,自命为孔孟门生的曾国藩立时拿出其当兄长的气势,骂得弟弟赶忙低头,旋又转向左宗棠道,“季高兄以为我等当如何处之,湘军也差不多成军希望能帮上季高的忙也好。”
  “如此便好办,我们只也兵分两路,一路出岳州,北上直逼汉口汉阳,便发贼不敢全力攻打武昌,一路出浏阳,经萍乡威胁饶州,断其后路粮道。此为围魏救赵之策也。如能稳住江西战线则可重建江南大营,湖北亦可保住。涤生兄以为如何。”左宗棠眼睛亮了起来,一直以来,左宗棠都为曾国藩练军而不出战之事,心中有些不满,以为其有拥兵自重之疑,今天曾国藩主动提出来,正好解了左宗棠心头之疑。
  曾国藩也深表赞同,点头问道:“北上只为佯动,起到威胁之用便可,故不需多少人手,便由湘军来当就好,兵出饶州之事就劳季兄谋略了。”
  湘军一万余人,虽比不上石达开兵马二十几万,但隔着长江天险,湘军又有水师相助,且湘军较之八旗绿营兵战力更是高了不止一个档次,故曾国藩对于牵制石达开之任信心高涨。
  有曾国藩的湘军牵制天军,左宗棠自然求之不得,于是两人一拍既合。分配妥当。一旁却急了一个人。冯子才本为向荣手上,是武汉三镇的总兵,自决定来投左宗棠之后,一直打算找个差事好建立其在湖湘的声望,一见两位湖湘首脑人物就如此分配好了任务,其中好像根本没有他什么事,顿时急了,一拍手跳了出来。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zaixianxiaoshuo(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