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76 始料未及

  “雪岩过谦了,我大清正是少有雪岩这样有远见的人才,不然也不会让洋鬼欺负到家门口来。朕很欣赏雪岩的见识,不知雪岩可愿为朕办事?”咸丰站起身向胡雪岩伸过去招揽的树枝。
  “这个,草民主家对草民不溥,草不敢见利忘义,请皇上恕罪。”胡雪岩为难地躬身道。说实在的胡雪岩也很希望能为咸丰做事,能得到当今皇上赏识,那就是祖上烧高香,但是胡雪岩的急公好义的心性却阻止了他的冲动。自小家贫的胡雪岩经人推荐才到了现在的主家做工,主家对他很信任,对他的主张一向言听计从,胡雪岩说什么也不能为自己的利益就这样抛弃了主家。
  “雪岩果然很重情义,朕果然没有看错。”咸丰对于胡雪岩的表现非常满意,也证明了历史也不全是假的,顿时不气反笑道,“其实朕不是要雪岩抛充贵主,而是希望雪岩能为朕筹办军资。不知道雪岩可愿意。”
  胡雪岩心里顿时一惊,为朝廷筹办军资,这里面有多大的油水,胡雪岩就是用脚去想也知道。皇上就这样相信自己,他不禁用疑惑的眼光征询着咸丰的意思:“皇上这话可是当真!哦,皇上恕罪,草民只是不敢相信,如此国家大事胡雪岩一介草民,怕担当不起皇上重望。”
  矛盾吧,明明心里乐开了花,嘴上还这样说,咸丰在心里暗笑着,筹办军资谁不知道是个金饭碗,以他胡雪岩的本事会怕担当不起?想想也是,要不是咸丰知道一点历史,任谁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穿着粗布长衫的不起眼的人会是个大神财神。
  咸丰心里乱想着,嘴上却道:“雪岩不必自谦了,以雪岩的才能胜之不武。雪岩重情重义这点就很让朕欣赏了,还望雪岩不要再推托才好。”
  “草民必当尽心为皇上办好差事。”胡雪岩哪里还会推托,再推托就是傻子了。没想到来一趟晚晏,拉了一笔大生意。激动是当然的了。
  得到了胡雪岩这个财神爷的承诺,咸丰心里也很高兴。只要把胡雪岩拉到名下,以后还是自己手里的宝贝。顿时心情大好的咸丰便拉着胡雪岩商量了一阵。咸丰决定先将新军的军资交给胡雪岩先办着,好好成果。而且新军现在可以说是咸丰的私家军队,军饷,军械,军粮都是咸丰的私房钱在撑着。咸丰可不想这些自己的私房钱被那些贪官污吏从中大吃油水,胡雪岩光明磊落,新军以后的军用物资,军饷交给他办,总好比过给那国驻虫贪掉好。
  谈了一阵,两都皆大欢喜。新军的军饷以后就存到胡雪岩的主家的银号里,以后就由银号拨饷给新军,反正现在僧格林沁在苏州,这样也容易,军用物资由胡雪岩组织运送。咸丰省了心,胡雪岩赚了一在笔,怎么能不欢喜。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咸丰便拉着胡雪岩再次回到了晚晏上。大厅里搂在一起跳舞的洋人还正跳得欢呢。两人又说了一气才,分开来。咸丰好不容易在一大群花枝招展的女人中间找回了慈安。见皇帝来找妻子了,女人们纷纷双手拉着裙角,轻轻福了福散了开去。
  小姑娘慈安,这晚可是大有收获。经过和一群洋女人们的谈话,她总算知道天下除了大清国之外还有那么多的国家,还有那么多好玩的东西和事情。欢喜的小姑娘一见到咸丰就开心地跳了过去,拉着咸丰好一通说。样子别提有多可爱了。咸丰看着欢喜不已了慈安,爱怜地抚摸了一下她的俏脸道:“这么多好玩的,等下咱回宫再说,晚了,晚晏要散了。”
  慈安俏皮地点了头,挽着咸丰的手走向场中。咸丰挥手场边的乐队停止,四周见主人到来也纷纷停下了动作。
  “各位,朕感谢各位今晚的到来,希望各位今晚都玩得尽幸。现在朕宣布今晚的晏会圆满结束。”咸丰高声宣布着。场下顿时响起响亮的掌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中外交流会在掌声中医落下了维幕。
  “四哥哥,你看臣妾这样好不好看,呵呵.”中秋晚晏结束,咸丰陪同着慈安回到钟粹宫中。谁料这小丫头自从陪那些洋女聊过之后,就再没有因为穿着太“暴露”而不适,反而一回到宫中就拉着咸丰看她翩翩起舞的样子,不时地在咸丰的周围游走。咸丰一时太感吃不住,女人们对美丽的诱惑当真是太低了。不过看着慈安在身边飘来飘去的样子还很饱眼福的。于是嘻笑着专心打量着神彩飞扬的慈安游走,不时加以点评道:“好看,朕的小慈安穿什么都好看,哈哈.”
  “四哥哥是怎么想出来那个的?连洋女人都没听过呢!”回过神来,慈安闪着迷的秋水双眸望着咸丰道。她嘴里说的那个自然是在她认为可以忽略不计的纹胸了,一个女孩子自然不好意思说出这样的字眼来。咸丰被他问得头大起来,只因一时忘了胸罩这东西现在还真没有,那不还不知道是英国人什么时候发现印度女人用布包裹乳房时得到的灵感才有了胸罩这东西。咸丰也是因为怕慈安老是穿着严实还有要穿个兜实在不好,时间长了可能会乳房下垂,而且现在虽是中秋了,但是秋老虎的威力实在不减夏日烈日,穿个胸罩即能让慈安身材更加完美,又可以让慈安不用太热。他哪想过这些东西,一时无语,只得吱吱唔唔地将难提交给周公。
  慈安毕竟小女儿心性,得了答案也不深究,再说这么羞人的话题,她女儿家的也不好过多谈及。咸丰这才支唔过去了。慈安离了咸丰又开始在屋子里自影自怜地欣赏起自己的妙曼身姿来,哪想咸丰连日忙碌,多日曾与慈安欢好了,此时见穿着西式衣裙的慈安与往日别有一番姿味,立刻被慈安勾得色心大起,趁慈安一个不注意一把将可人儿拉入怀里,肆意怜惜起来,一夜缠绵,春色满园。
  翌日,咸丰恋恋不舍地从慈安的温柔窝起身,去御书房处理政务,一夜挞伐,慈安自然被咸丰好言留在被窝内继续休息。一大早便有小太监来回话说德国人乔治求见。咸丰不知道乔治突然到来有什么事情,不敢耽搁了忙喧乔治进来。
  “早上好尊敬的陛下,一早来打扰陛下,还请陛下原谅。”御书房内,乔治很绅士地向咸丰鞠躬问好。表达着歉意。
  “克虏迫生先不必客气,不知道生先一早来见有什么要事跟朕商谈吗?”昨夜春风一夜,享尽慈安的温柔,咸丰此时都还是一副恰意的表神,并没有因为乔治突然来见有什么不满。而且德国经常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么早急急来见自己一定会有什么要事,咸丰当然不会怪罪乔治了。
  “谢陛下,国内突然来电报招我回去,我想陛下昨晚曾提起派人留学鄙国的事情,所以一大早便来请示陛下,看陛下这几日是不是能安排好,可以顺道跟在下一起回国也好。”乔治再次鞠躬答谢道。
  “嗯,这个没问题,朕这就吩咐人去办理。贵国有什么事急招生先回国?”咸丰说完便转头吩咐了图先几句,之后便兴趣盎然的向乔治问道。德国可能有什么事情发生,也许自己可以从里面得出一点什么对中国有利的消息也不一定。
  “在下也不太清楚,家族方面并没有明说。陛下人手安排要快点,在下这几日便要回国,还请陛下见谅!”乔治面带忧色地道,明显对于国内为什么突然急着招他回去很担忧。
  “哦,连先生也不知道吗?”咸丰摸着下巴上的小胡须沉思了一会,越想越觉得现在德法之间应该没什么事情发生吧,半晌想不出个头绪来,却被乔治一句话想起什么来了,眉开眼笑地接道,“人手安排方面不用操心,朕早作好准备了。刚刚听先生说到电报,朕倒是想起来了,这次先生回可否为朕弄些电报设备及相关技术来,不情之请还望爵士先生莫要推托才好!”中国的情报传递还是靠骑马,速度实在太慢了,在将来信息至胜的战场上,如此低效的传递方式,必定会给战争带来麻烦,所以咸丰才想到了电报这东西,在咸丰想来,最好是在全中国都铺设电报线路才,省得一个旨意传下去得几天甚至个把月。而且咸丰心里想的是等到相关人才到来,马上组织人手研究无线电报,这东西对于海战可是大大有用啊。
  “哦,愿意为您效劳尊敬的陛下。”乔治微笑着道,要电报还不是小菜一碟,又有一笑收入来了,乔治哪能不笑啊。谈论一番,乔治便起身告辞,动身去天津等待咸丰安排去留学德的人手。
  几天之后,被咸丰收养的第一批孤儿便被图先从各个外语学院内招集到了皇宫内。经过几个月的德语陪训,这批孩子都已经掌握了一定的德语基础。这批孩子被咸丰寄予了厚望,可以说中国的未来指望他们了。咸丰亲出来向这些孩子训话,阵叙着中国与世界的差距,交待着他们担负着担子。这些孩子原本便是在街头巷尾乞讨为生的,被咸丰收养可以说就成了咸丰的义子义女了,地位迥然不同了,更不同的是,从被收养起他们就被灌输着爱国的思想,民族主义思想,能审被覆于如此崇高的重担,人人都激动万分。不日,咸丰被安排地方官府将这批孩子安排送到了天津,由乔治授手从天津坐船去往德,开始他们的异国求学之路。
  与此同时,在远在千里之外的上海,这个大清第一关税重镇,发生了一件让咸丰始料难及的事情。咸丰虽对历虽有些了解,但是事务缠身,又被天军托住有些事情明知道会发生,但是还是被咸丰忽略了。
  咸丰三年的中秋节,上海。自从被英法用枪炮打开了国门之后,像上海这种沿海的优良港口成了中外物资流进出的重要地点。上海以其为长江入海口的重要地位在了大清沿海城镇中仅次于广州的外贸基地,上海也因此从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变成了今日的无论经济还是人口都是大清重中之重的经济重心区。从江南,中原各地源源而来的物资通过长江运送到此,再走海路出口到世界各地。加上上海租界地里的洋人繁多,造成了上海文化上的先进性与不多样性。
  中秋当日,咸丰在北京会集中外工商业代表,而在上海,市中心也是人山人海。上海县令袁祖德,上海道吴健章在当日,在上海市中收举行了隆重的祭孔在典。吴健章却不知道因为他日前作出的一个决定让一场暴风雨提前降临到了上海的头上。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