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75 红顶商人

  事情谈定,咸丰再与两谈了一些关于派人去德国留学的事情。咸丰从1853年初就派人到处搜罗孤儿放到外语学院中学习,为的就是送这些孩子去德国学习技术,学科学,学军事。借着晚晏的机会,咸丰向马可夫提出希望他能尽快安排这批去德的中国留学生。这事本就是中国条约上有的,而且这样一来,将来的中国政治中心必定会有一批政治倾向德的人,这对德国决对是有好处的。作为出色的外交官,马可夫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晚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咸丰开始了他奖励援华德国军官与技术人员的仪式。咸丰之所这样当着马可夫以及德国来华商人的面做,是想让这些普鲁士人看看,看看中国人民对与给予他们帮助的友是怎么样回报,也是要让这些人看看来中国发展是值得的。
  “霍尔曼上校,乔那斯少校.”咸丰首先念出了一批援华德军的名字,“感谢各位一直以来对我大清的帮助,你们的付出,朕与全中国四万万百姓都会永远铭记在心里的。为表彰各位为中国新军作出的贡献,朕特授予各位帝国特别荣誉勋章——金质金鹰勋章。(继金龙勋章之后,咸丰又设计了金鹰勋章以表彰有战功的军人)”
  “啪”的一声,没有多余的话,在场的一百余援华德军以最标准的军姿来感谢咸丰对于他们的信任与鼓励。德国一直以来都在实行职业士官制度,可以说德国军人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军人。荣誉对于德国军人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奖励完援华德军咸丰再次念出了一长串人名:“克莱尔,德尔.为感谢你位为中国工商业作出的贡献,朕授予各位金质红星勋章。(红星勋章是为了奖励在工商业上及其他方面作出贡献的人。)”
  “感谢尊敬的陛下!”克莱尔等人手抚胸前,鞠躬为礼。
  侍者手持着银盘,铺着红布,将一枚枚金质勋章送上来,咸丰带着慈安将勋章一枚枚别在众人的胸前。雷动的掌声在大殿里不时响起,这一刻,没有国籍,所有人都对于这群受勋的德国人抱以热烈的掌声。德国不惭是做事最严谨的人,援华人员对于自己的职责毫无懈怠,认认真真地奋斗在自己的岗位上,可以说这一年多来中国的发展是离不开这群忠实的德国人的。
  晚晏的最后便是舞会了,咸丰和慈安都不会跳舞,但是西方的规矩是主人必须领舞的,无奈之下,咸丰只得拉着慈安在众目之下,在场中随意地转了几圈,带动一下气氛便,停下了。跟洋女人们打成一片的慈安,看样子还没有尽幸,刚停下便被一群女人托去聊天了,而咸丰则只是笑着投给慈安一个欣慰的眼神,自己悄悄吩咐了一下图先,先一步回到了御书房,他已迫不及待地想见见那位财神爷了。
  交待了跟随慈安的侍从几句话,咸丰便带着图先放心地回到了御书内。一向喜欢安静的咸丰,实在不习惯那样热闹的场合,要不是为了联络一下中外关系,咸丰宁愿陪着慈安一起安安静静地过这个中秋节。逃脱喧嚣的咸丰想起自己还要招见胡雪岩这个大财神爷。让财神爷久等,咸丰想即使自己是真的真命天子也受不起吧。于是向图先招了下手道:“图先去保和殿传一个叫胡光慵的人来见朕。这人穿着粗布长衫,好认得很。”
  “喳!呃,皇上奴才觉得这样将娘娘一个人留大大殿里不太妥当,您看是不是.”图先早就憋得不行了,咸丰的新玩意一套接一套。今天居让皇后穿着那样暴露出现在一群大男人面前,实在有伤风化。现在咸丰居然还把皇后一个人留在男人堆里。图先不能再忍了,觉得得劝劝皇上了。
  咸丰一听,大笑一声。这图先到是忠心不二,啥事都替自己担心着,不过咸丰是什么人啊。那可是来自二十一世纪,他为慈安设计的晚礼服算是很注意了。何况慈安现在也就十九岁的样子,还是少女心性,成天闷在后宫里,咸丰看着都心疼,能有这样的机会让她开开眼见,听听西方的新鲜事样也不错。想起后世里,明治那个小日本为了让日本接受新事物不也是带着皇后繁频参加各种各样的西式晚会吗,自己堂堂大清国的皇帝能比一个小矮子差?笑话!“你去办差就是了,其他的朕自有主张!”咸丰不以为意地道。图先无奈,只得领命去了。
  胡雪岩一晚上都觉得今天像是在做一场梦。莫名其妙的被皇上称乎为兄弟,这皇上的兄弟可不是一般人敢当的。最奇怪是皇上居然对自己的背景很了解。胡雪岩想不通自己有哪点能引起皇上的注意。不过能被咸丰看起也算是他胡岩的幸运之事,说不定将来在商场上这样提一下还能帮自己不少忙呢。胡雪岩正闷头算自己的变天帐呢,不提防一老太监起近自己,趾高气扬地冲他说道:“你就是胡光慵吗?跟咱家来,万岁爷要见你呢。”
  胡雪岩起初还觉得这老太监很可恶,趾高气扬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正没好气,一听是皇上要招见自己,忙把火气一收,老老实实地应了声是,跟随着图先出了大殿向御书房去了。
  那边咸丰一边等着胡雪岩的到来,一边在脑子里记着关于胡雪岩的历史资料。胡光慵,字雪岩,安徽绩溪人,初名顺官。初时寄居浙江,后入巡抚幕僚,为左宗棠筹办军饷,订购军火,同时借助左宗棠与湘军的权势大全国各地开设阜康银号,典型的官商,这也是他被人称为“红顶商人”的原因之一。胡雪岩经商有道,眼光更是了得。其友王有领曾为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小官的时候,胡雪岩就看出此人将来前途远大,当时还是一名小跑街的胡雪岩就借资五百两银赞助王上京求官。后来王有领官至浙江巡抚,对于资助过他的胡雪岩铭记在心,大力支持胡开办阜康银号。胡雪岩的事业也因此起步。后来胡雪岩更是大力支助左宗棠,筹办粮饷,采运军火,得到左宗棠的大力赏识。胡雪岩一生光明磊落,不欺不诈。其开办的馀庆堂的宗旨就是“戒欺”和“真不二价”闻名全国,与当时最大的商号同仁堂并称。胡雪岩的成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急公好义,左宗棠与天军大战与杭州,城破,杭州百姓饿死战死者众,尸体横阵大街小巷,胡雪岩主动提出义务为战死饿死的百姓安葬,更是出钱出力请医制药,防止战后出现疫情。而胡雪岩的失败也是因为他的急公好义,可谓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光绪八年,胡雪岩大感国内生丝价线低贱,生丝价权为列强所控制,毅然耗银2000万两高价收购国内新丝数百万担。拉开了历史第一次中外商战。但是很不幸,胡雪岩内有政见不一致的对手制肘,外有列强极力打压,最终以失败告终。胡雪岩在最后关头因意大利生丝突告丰收,又因中法战争失利,市场巨变。胡雪岩资金周转不灵,只得贱卖生丝,亏掉了1000万两银子。资金损耗去半,胡雪岩最后还被慈禧问罪抄家,实在令让叹惜。
  为了中国生丝外贸的利益,胡雪岩一个人担起了所有的重担,虽然最后他失败了,但是他的气节,不能不让所有中国人为之感到惭愧。如引真情真性的商人,咸丰怎么会舍得让他再步旧途,不说咸丰现在缺人才,就是有人才在手,咸丰也会大力支持胡雪岩的。试问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之下,有几个中国人能有胡雪岩那样的认识?
  咸丰正想得入神,不知几时图先已经回到了咸丰的身,看他想事想得入神,并没有打扰他。图先当然不知道胡雪岩是怎么样一个。对于咸丰突然从人群里招见像胡雪岩这样的一个长像平凡的小商人,图先感十二万分的不解。所以他并不急着回复咸丰。咸丰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为胡雪岩的生平感到悲痛不已,正想看看图先回来了没有的时候,突然发现图先早已站在身后了,于是有些不悦地道:“怎么早来了也不告诉朕?”
  图先原本对胡雪岩不发为意,哪想得到咸丰会因为责怪于他,连忙找躬请罪,咸丰很少对下人们发火,今天为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商人发火,图先这才将胡雪岩当一回事。咸丰也不太过分,见图先知错了,便挥手示意他招胡雪岩进来。
  “皇上有旨招胡光慵觐见!”图先长长地出了一口才立起身唤道。
  早已在殿外等候了的胡雪岩正奇怪皇上招见自己,怎么这么久也不叫他进去,这时突然招唤声传来,胡雪岩不敢怠慢整理了一下衣袖,恭恭敬敬地迈开步子随着小太监走进御书房。
  “草民胡光慵,参见皇上,万岁.”胡雪岩正要下跪见礼。
  “雪岩先生免礼,赐坐!”咸丰看着就要下跪行礼的胡雪岩,赶忙出口拦住,谁敢让财神向自己下跪啊,咸丰现在缺的就是银子,还指望着胡雪岩给自己多捞银子呢,于是满脸笑意地道,“雪岩,下跪之礼早已免除了,你就不要多礼了。请坐吧。”
  “草民不敢,皇上还是直呼草民贱名即可,先生之称草民实受之有愧。”胡雪岩早已受宠若惊了,当今天子称他为先生,还请他坐,这皇上面前可不是谁都能坐的。历代怕只有皇上最亲信的人才有此殊荣吧。
  “哈哈,雪岩随意就好。依朕看,雪岩此时应该在杭州为贵主上跑生意吧怎么会来到北京,还到了朕这中秋晚晏之上来?”咸丰见胡雪岩紧张,忙打了个哈哈,以此来缓解气氛。
  “回皇上话儿,”胡雪岩听得咸丰的话,心里更惊奇,怎么皇上连自己这个都知道,刚想站起身来回话,见咸丰摆手示意自己坐着回话,于是便又将抬起的身子坐回去才道,“草民早就来京城干事了,年初皇上办了拍卖会,草见机不可失便劝主人家趁机购些新式机器。主人家十分信任草民,便着草民来京交办,这才来的京城。”
  “哦,雪岩也觉得这西洋机器好吗?”咸丰笑着向胡雪岩问道。财神不愧是财神,眼光果然不是一般的独到啊。要是全中国的商人都有胡雪岩这样的眼光,咸丰觉得自己就可以少操一半的心了。
  “草民只是一点浅见,不及皇上高瞻远睹。”一记马屁拍得咸丰老脸通红,要不借了不知道是哪个神的光,咸丰可不敢肯定自己有胡雪岩的见识。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