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北伐军覆灭2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北伐天军被清军新军包围了,看来毫州城是个陷阱,等着天军来钻的。要不然清军有如此战力为什么还是让北伐军轻而意举地就攻克了呢。这不是事先布置好的是什么?想到这里所有大堂上的北伐军将领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北伐军孤军冒进,原本是为了接应北方的捻军,没想到捻军这么快就覆灭了,还连带着自己也被搭了进来,现在援兵没有消息,大军却有缺粮之危,突围又是件可怕的事情,所有人一时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报,报将军,城外清妖派来信使指要跟大人说话。”当众人都沉默不语的时候,一名天军传令兵从堂外跑了进来跪道。堂上众人顿时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都搞不清清军这是要做什么,虽然想到可能是清军派人来劝降自己,但是天军与清军仇深似海,这种可能性所有都觉得危乎其危,但不管怎么样,对方派来信使找自己答话,如果自己不出去的话,那对刚刚受到打击的军事心士气产生巨大的影响。李开芳望了林凤祥一眼,眼中精光四射地拍案而起,带着一众将领起身往城墙上去了。
  僧格林沁对于刚才对天军冲峰部队的打击感到很满意,死硬的天军如今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占南京,建天国。两次打退江南江北几十万大军的进剿。凭着太平天国那群泥腿子能做到如此已经算是不错了。咸丰让自己活捉李开芳与林凤祥,不先给点颜色给他们看看,这劝降之事怕是无从谈起吧。看着天军狼狈地退回了城里,僧格林沁终于派出了信使去劝降李开芳等人。
  李开芳一行人,来到了城墙,就看到一个打着白旗的新军战士骑着战马立于城外一箭之外的地方,高昂的脑袋让李开芳心里一阵阵地不舒服。
  “大清武卫军第一军军长僧格林沁有请李开芳上来答话。”那新军信使一直在城外大声地叫着,也不管城上的天军正虎视眈眈地望着他,眼里都快喷出火来了。刚才那一仗虽然打击了天军的士气,但也让天军对清军恨之放骨。
  面对着骄傲的新军信使,仅管李开芳非常恼怒。但身为一军之将又怎么能落了下风,不等那新军信使再次开腔便冲着他大声喊道:“我就是李开芳,天军与你们无话可说,要打便打,哪来那么多废话。”李开芳这一叫,顿时引来城墙上众多守城天军的叫好。被新军信使耀武扬威了这么久,终于出了一口气了。
  远处的僧格林沁对于李开芳的表现很满意,在这种绝对劣势之下依然能保持为将者的风度,怪不得皇上对他们这样另眼相看了。等李开芳答完话,僧格林沁便跨着战马从阵地上出来。
  “李将军果然不愧是大将之才,在下佩服之至。”僧格林沁对于李开芳这种性格的大将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感,首先便对李开芳的情操表达敬佩之情,以此来缓解双方的气氛,玄又拱手向北方一揖道,“我大清皇上对李将军与林将军爱惜之至,希望两位能放下武器归降朝廷。”
  对于僧格林沁的话,李林两心头不由一振,咸丰妖头怎么会对自己生出惜才之心。虽然两才能不错,但比起翼王石达开,悍将阵玉城,李秀成这些人来,他在天军里的名气只能算是中等,咸丰又是从什么知道自己。两凝惑不解,但振惊归振惊,敌方来劝降自己要是有所迟凝,对军心影响很大,李开芳冲着僧格林沁便哼了一声道:“想让我们投降腐败无能的朝廷,做梦!你回去叫咸丰妖头洗好他的臭头等着我天军将士杀进北京城,将他的臭头割下来当夜壶吧。”
  “哈哈哈!”城墙上一阵哄笑声。
  “岂有此理,敬酒不吃吃罚酒!”僧格林沁终于大怒起来,自从新军创建伊始,都咸丰一手一脚带出来的,咸丰以天子之尊与士兵吃住一起,训练一起,早已在新军将士心中打下了崇高的铬印,如今被李开芳如此污辱,真是佛也有火了,说话,僧格林沁提马头,恶狠狠道,“给你等一个时辰的时间考虑,时间一到,我大军便要攻城了。到时别怪本军长手下无情。走!”说完便带着信使,头也不回地去了。
  望着远去的僧格林沁,李开芳心里不是滋味,虽然刚才一番话很解气,但是实力就是实力,如果新军不是想招降自己,怕是已经城破了吧。虽然刚才自己一席话为将士们出了一口气,捞回一点士气,但是要想守住毫州城池,无异于痴人说梦。无奈之下,李开芳只得带着手下再次回到衙门里。
  “没时间了,大家说怎么办吧?”李开望开门见山地望着众手下。
  “还能怎么办,突围吧,趁清妖还没有准备好攻城之前,我们从四门分别突出去,能跑多少是多少,难道真要投降吗?那城外死的弟兄岂不是白死了?”林凤腾地一下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其余众将也站起来附和。
  李开芳沉思了一会,思之再三也有分散突围一条路可走了。便拍案而起道:“马上组织突围,我就不信清妖能把我们杀个一干二净。”众将轰然应诺,纷纷下去准备了。半个时辰之后,毫州城门再奖大开,这次天军不等准备便向新军阵地冲了过去。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冲峰的队形分散地很开。四门大开之下,新军没想到天军还敢再出来迎战,一时有些手忙脚乱起来。李开芳率领着天军中唯一的一支骑兵部队八百余人,如炫风一般,冲了西门,这次他再也不想着怎么北上了,再要能将北伐军带出去,他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师长,发贼出城了,好多人啊就快到阵地面前了。”一名新军士兵急匆匆跑进了第一师的指挥部里。在西门防守的是由阿赤赫带领的一个团。由于不曾意料到天军这个时候还也出城突围,阵地显然有一阵慌乱,加上天军又视死如归,天军的部队已距离阵地不远了。
  “开火,终于捞到一把汤喝了。哈哈.”阿赤赫对于上午发生在北门的战斗早已手痒不已,偏天军就是没冲自己来,守了这么多天光晒太阳了。现在天军终于不知死活地冲上来了,那说什么,一个字——打。
  新军是训练有素的,一年来的训练造就的不仅仅是一支装备精良的绣花枕头,部队在忙乱了一阵之后,阵地上便响起了“突突突”地和炒豆一般的枪响。一时毫州城下,枪响连天,喊杀之声直冲云宵。
  “敌军五十米,手雷准备,投!”新军的军官们在战壕之内来回地视查着,不断调整火力。眼见着天军就快冲进阵地了,新军终于拿出最后一门看家武器,手榴弹。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炸,数百枚手雷在天军的队形里炸开,手雷集团爆炸的杀伤力决不逊色于火炮。
  李开芳领着八百骑眼见着就要冲过战壕逃出生天了,但是突然眼前一花,无数冒着烟的小铁**便四散在骑兵阵,李开芳不会傻到认为这些小铁**只是用一砸人的,心下一阵暗惊,连忙一提马头想加速冲出去,可惜时间太晚了,马儿刚刚要发力往前冲,骑兵阵里便响起了爆炸声,四处炸响的巨大声响,严重刺激了狂奔的战马,天军骑兵四处溃散开来,既而被新军机枪与步机一一消灭。没有骑兵,那步兵便只能是这些密集火力地活耙子。随着李开芳冲出西门的五千余人,在新军机枪与步枪,大炮的集射之中,死伤怠尽。当强悍的林凤祥最后一个倒在冲峰的道路之后,响彻天空的枪声,爆炸之声终于渐渐恢复了平静。
  僧格林沁无奈地看着前方,横七竖八的天军战死者的尸体重重地叹息了一声,他终于体会到为什么咸丰一再交代他对于叛乱的国人,能不杀便不杀的理由了。眼前倒下的是自己的国人,虽然和自己是不同的民族,但是大家生活在一起已经两百多年了,喝的是黄河水,吃得是大米小麦。同样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说得都是中国话。这种两军对阵的大仗,僧格林沁觉得就像一兄弟相残一样。僧格林沁默默地回到指挥所里,将打扫战场的任务交给了阿赤赫去安排。
  毫州一战,新军损受百余人,其中阵亡五十余,伤五十余人,全部为弓箭所受伤。天军北伐军三万精锐之师全军覆没,无一生还。主帅李开芳被发现倒在心爱的战马之旁,一块弹片穿过他的后背,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心脏。林凤祥全身上下数十处枪伤,基本被打成了塞子。经战之后,北方渐平,再不纷扰,咸丰得以专心进行他的新政改革。新军士气如虹,每战必竟全功,咸丰的威望也变得日重一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