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65 天机破日2

  走在北京城喧哗的大街上,咸丰觉得到虽然以前的北京大街同样非常繁华,但是如今的北京大街上的百姓们脸上却流露出更多的生气来。咸丰为此感到欣慰不已。慈安与同样男子打扮的小桃儿随在咸丰的身后,时而追打打闹,时而跑到小滩小贩前玩看,甚至是学着市井百姓们的样子与那滩贩们讲着价钱。慈安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随咸丰出宫游玩了,但是元宵节的那次是在晚上,而且百姓们知道他们的身份,那晚根本不尽幸。今天他们刻意打扮过了,而且外面世界的热闹繁华永远对这些自小养在深闺的女孩家有着无穷的吸引力。只是令咸丰宛尔的是,虽然慈安穿着男子的衣服,却时常留连在一些脂粉贩前不舍离去。这让咸丰不得不感叹不感女人怎么改变自己,对于美丽的诱惑抗拒力都是为零的。
  一行人走走停停,不觉便到来了一家布庄的门口处。布庄的门上挂着一面巨大的牌匾,“马家老号”四个金色大字龙飞凤舞的映然于上。咸丰突然想去看看这些新兴的工业商人们们的情况,于是拉着慈安等人便往马家老号走。还未进门时,咸丰与迎面而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图先正待要发火,却见咸丰摆手示意了一下。那个撞了他的人正在一旁作揖打躬地陪着不是。咸丰听着他的话,觉得有些别扭,怎么听怎么不是个味,抬眼一看,顿是吸了口大气。只见那个穿着件和服,头上扎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丑陋的发型,正用古怪的汉语跟咸丰一行人道歉。
  日本人,别人还好,咸丰见了这个日本人,心里就像有个核桃梗住了一样浑身不舒服起来。想起后世里日本小矮子在中国犯下的滔天大罪,咸丰眼中就冒起精光来。对于日本人,中国人,在后世,咸丰想没有一个中国人会对他们有好映像的。这种白眼狼加赖皮狗的可耻民族,除了别有心机的美国人之外,可能不会有多少人会喜欢与这种人打交道的。看着眼前的日本道歉之后,匆忙离去的身影,咸丰顿时将满腔的热情全部抽走,狠狠地重哼了一声,一脸不善地回过头去,对着图先道:“回宫。”
  虽然为明白为什么咸丰突然兴致大减,脸上还有不悦之色,但是温顺的慈安还是随着咸丰匆匆地回到了宫中。在安慰一下担忧的慈安之后,咸丰便领着图先回到了御书房。咸丰想不通为什么现在的大清就有了日本,那些日本人现在到大清来做什么的。1853年的日本应该也像中国一样,被美国人开着军舰打开了封闭的国门,随之便有英国人,法国人,意大利人等等列强蜂拥到这个贫乏的小岛国。日本人不忙着对付列强却跑到中国来瞎逛荡什么?难道?想到这里,咸丰心中猛然一惊,在大殿上转起圈子来,咸丰想起了一件事来,这件事原本在历史上也有发生过,不过不是现在而已,但是由于咸丰的穿越而来,时间提前了也不是不可能的。想那件事,咸丰就再也坐不住了。
  自黑船事件之后,日本便被英法美何等西方列强入侵,与之签定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于是日本便同中国一样陷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危机之中。日本社会受大到了巨大的振惊,当时统治日本的德川幕府就怎么样应对这一危机产生了分歧。日本政局划分成了两派,一派便是以长洲番等地大名为首的改革派,一派便是德川幕府为首的保守派。
  两派之间对于政见不同产生了巨大的****,纷纷采取不同手段打击异己。改革派感于保守派当时的力量强大,于是便结成同盟,掀起了日本史上最有名的“尊王攘夷”运动。改革派们领袖人特一面与保守派德川政府对抗一面积极寻找救国救民,驱除列强的方法。之后便有日本各地大名派遣的人员前往了他们学了辈子的老师——中国的地方寻求救国之道。
  不过那是发生在1858年之后的事情,现在才1853年,咸丰感觉刚才看到的日本一定是改革派来向中国学的日本间碟。只是想不到日本人这么快就开始行动了。想着日本人自从唐朝开始便向中国学习礼教文化,经济等等方面的知识,却从没有尊师重道的好传统,对中国这个给了他巨大发展的老师从来就是一副逆徒的嘴脸。心里一心想着怎么样占领中国这片富饶的土地,抢夺中国人民的财产。自明朝以来,日本浪人武士便结队组成海盗在我沿海各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而日本人从中国学去的知识文化也是改得一塌糊涂。好好的方块字被他们硬是七拆八卸的变成了鬼画符,好好的发音变成了鸟语,好好的唐装变成了和服这种****的服饰。总之日本人纯碎就是一群野人,根本不懂得感恩,比之禽兽都不如,禽兽被人感化了还会报恩,他们除了有奶便是娘的无耻传统,一无是处。
  如今咸丰知道日本已经开始派人来学习了,而正好此时大清正在咸丰的领导下向着健康的方向突然飞猛进,看着今日大清的成就虽然还很小,但是要是日本将这种成就带回去,一向以好学闻的日本小矮子便会将之无限放大,从而再次威胁到中国的发展。只从日本从一句“师夷长技以制夷”上得到的启示便开始长足的进步便知道日本人的改革能力了。咸丰决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决不能在自己的眼中看到一个强大的日本出现。他要破坏日本人的这次行动,想到这些的咸丰急得在屋里直打圈,可是手里没有合适的人手,咸丰也无能为力。越想越急的咸丰气愤地重重将手拍在了御案上。“砰”的一声吓坏了一旁的图先。
  “皇上,是不是还在为刚才那个倭奴冲撞圣的事?”图先见咸丰自从见了那个倭奴之后,一回来脸色就越来越难看,以为是咸丰还在为了倭奴的事生气呢。因此小声地询问道。咸丰也不置可否,只是一心地生气。这下图先彻底地以为是了,便凑近咸丰耳边道:“不如奴才让天机处的人把那倭奴暗地.”说着两眼阴冷的向自己脖子上抹了一下。
  “天机处?”咸丰不理图先的动作,疑感地看着图先问道。他还从没听说到大清除了军机处之外还一个天机处的东西。
  “天机处便是利代万岁爷暗中练养的一批死士,善于收集情报,暗杀叛逆等事,皇上难不记得了吗?”对于咸丰突然而来的一问,图先只当咸丰近年来过于忙碌将这神秘的天机处给忘记了。事实上中国历代统治者都有一个专门监视大臣的部门。而最为有名的当然要属明朝的两厂一卫了。而天机处说白了就是清统者害怕手下大臣,特别是汉大臣们可能出现的不轨行为的监视部门。历来只有皇帝与身边最可靠的人知道。而咸丰突来,根本没有听图先提起过自就不知道这些事了。
  “哦,啊,是朕在忙了,把这事给忘了。”见图先有些疑惑,咸丰喧嚣忙抢救,同时眼光精光四射。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正想着怎么样将来中国的这批日本小矮子人不知鬼不觉的干掉,老天就给自己送来一个天机处。喜得咸丰立马就站了起来,拉着图先道:“天机处有多少人,现在在何处?”
  见咸丰如此着急,忙将手拍了三下,令咸丰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眼前一晃,不知道人御书房哪里钻出来一个身穿黑衣裤的汉子。这一惊大出咸丰的承受范围之内。咸丰来这个世界也快一年多了,从来不知道这御书房里还躲着个黑衣人,还好这是自己人,要是换成了敌人,咸丰都不知道自己死多少次了。
  收起吃惊的表神,咸丰才开始打量眼这个黑衣人。只见他双眼深逐,面无任何表情,刚才那一下,可见身手繁捷。咸丰从来不信想什么功夫之类东西,认为那些都些花拳秀腿的东西,中看不中用而已。可是今天事实却彻底改变了。那人的动作之快,咸丰连他的样子都没有看清,出处更别提了,出无声无息出现在自己面前。
  “安丰,还不快参见皇上?”图先冲着那黑衣人冷冷地道。图先是咸丰最信任的太监,一直把天机处交由图先打理。天机处有个特的方面,就是全人手从上到下,个个到是面无表神,说话都是冷冷的。
  “奴才安丰叩见皇上!”黑衣人半跪在地上。安丰是天机处身手最好的人之一,被图先安排在咸丰的身边暗中保护圣架的。一般情况下,安丰是不会轻意出来,要不是咸丰急着见天机处的人,图先也不会将安丰轻意招出来。这可是秘密。
  “壮士快快请起,如今我大清再不兴下跪了。”咸丰此时心里正乐着,早已经从天机处引申到了以后将要成立的情报部门了。见安丰跪着见礼忙要上前扶起。
  “喳!”安丰自小便是孤儿,被天机处看中之后收留下来,专门培养为天机处的杀手。安丰从来没有见人对自己如此亲切过,不由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争彩。
  “天机处有多少人手,现在可能调动的人有多少?”咸丰冲着图先问道。图先也不知道真实情况,他只是负责收集从各方传来的情报和保护咸丰的安全,其他都是天机处自己安排打理的。见咸丰问忙转头示意了一下安丰。
  “回皇上的话,天机处如今有近千人,都是好手,分布在各地收集情报。京城要地我们有三百来人手。”见图先示意,安丰躬身答道。安丰是天机处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更是全北京的总头目,对于天机处的情况了若指掌。
  “好,安卿家,你马上调集北京城的人手,手头的事全部放下,专门给我查现今来我大清的倭人小矮有多少,都在干些什么。查到之后马上回报给朕!”得知京城有三百来像安丰这样的人手,咸丰立马兴奋起来。立马下令道。
  安丰道了一声是,便一闪而没,不见了踪影。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