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天机破日1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哼不知死活,下令炮火准备。一个不留!”看着捻军摆出的进攻队形,僧格林沁从嘴角里吐出一丝不屑,同时又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哦不,是屠杀感到兴奋。而僧格林沁内心里对于骑兵如今再不是当初纵横驰骋的洪流而感到一比失落。机枪加大炮,密集火力射击,再多的骑兵也会成为钢铁利器下的亡魂。
  “杀啊!”捻军发了一声喊,三万余呼啸的骑兵,催动了跨下的战马,急速向僧格林沁的阵地冲了过来。
  “标尽500,仰射,开炮!”炮兵阵地一连患的口令下达着,“嗵嗵嗵”的炮弹带着尖锐的呼啸声冲向捻军骑兵阵中。
  张乐行头皮再次发起麻来,那些在阵中炸开的炮弹,只要一炸便有一大片士兵倒下,一轮炮火下来,冲击队形已经被炸开了无数的大洞,成百上千的人成炮火下的飞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但是张乐行不能下令撤退,骑一但发起冲峰,半途撤退只会让骑兵来亡的更快,混乱的队形是骑兵的克星,所以张乐行忘记死亡,双眼血红的往前冲。
  “命令机枪开火,骑兵团在外围游动,不要放过一个敌人。”僧格林沁看着迅猛突进的捻军,看着在战场上炸开的炮弹,心里热血沸腾了起来。瞬间马克沁重机枪“突突突”的独有声音在阵地上响了起来,上百挺重机一齐开火,火药的振动,将战壕边的尘土都振了起来。密集的火力网,一片片收割的脆弱的生命。无论捻军多么勇敢,都无法冲过重机枪所造成的火力网,偶尔有唯数不多的人能冲过机枪的火力网也不会被密集的步枪打倒,被手榴弹炸倒。战场上一面倒的屠杀。
  钢铁利器的屠杀正在给落后,迂腐的新中国上堂血腥的教训深刻的教育课。不断消失的生命,将告诉人们,属于大刀长枪的年代已经一过不回了。落后挨打的下场是惨痛的,是血腥的。
  张乐行已经麻木了,一排排勇敢的手下,倒在了距离新军阵地两三百米的地方,却没有一个人能挨近新军的阵,新军阵上突然喷出的火龙,像下雨一样呼啸地将尖利的子弹撒进捻军人群。战场上到处是受伤的战马与人呼喊的声音,到和是支离破碎死难者的尸体与残肢。张乐行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三万余人的队伍不到半个时辰,便有一半人倒在了冲峰的道路上。
  “撤,往两边撤。”张乐行终于想到了往防御相对溥弱骑兵团撤退。可惜,命令下得太晚了,炮火纷飞的战场上,一个人的声音就算再大,也不无法传到高速冲击的骑兵耳中。张乐行顾不得那么多了,带着亲信手下,迅速穿插出了冲击阵形朝骑兵一团那边冲去。
  “举枪,开火。”骑兵一团团长坐在战马上一直观望着的步兵们的表演。巨大的伤亡在新军士兵们肯中如同无物,一直眼望前方。直到张乐行冲出冲峰队形,团长才有发话的机会。“砰砰砰”一阵枪响,张乐行带出来的数百样信便又倒了上百人。战马上开枪,准头是要比在地上开枪少很多了。骑兵团每个人都打完了最后一枪,将步枪上背,抽出了马刀,迎着少得可怜的张乐行亲信们冲了过去。
  张乐行的脱离,带动了列多人的脱离,纷纷有捻军脱离开那像征死亡的冲峰队形,向着两边骑兵团冲了过去。一时辰的之后,当张乐行被一名骑兵连长挥动着马刀砍下他的头之后,战场之上终于平静了下来。三万余从商丘城下逃下来的捻军无一幸免,在一个时辰的屠杀里,全部灭亡了。
  “抢救伤员,打扫战场。”枪声停止了,僧格林沁面无表情地下着命令。咸丰希望僧格林沁不要屠杀,但是捻军太顽固不化了,僧格林沁也是无奈。三万多人不到一个时辰便从自己眼前消失了,他的内心里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这让他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中英战争,清军也这样被一片片打倒在英国人的枪炮之下。
  新军士兵迅速地走出了战壕将战死的捻军尸体抬到一处,医护人员再寻找受未死的捻军伤员。不管是士兵还是军官,脸上都是麻木的表情。武卫军终于经过了第一次的洗礼。不是战术战略的洗礼,而是死亡的洗礼。无论多么勇敢的士兵,第一次上战场死亡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次漫长而残酷的礼,不管是自己的伤亡还是敌人的伤亡。只有真正经受过死亡洗礼的士兵才能算得上是一名真正合格的士兵。
  商丘歼灭战,新军以十四人阵亡,三十几人受伤的代价,彻底消灭了西捻张乐行一部五万余人,成就了新军的威名。此后新军的名望随着战斗的扩大传遍了河南山东等地,捻军闻新军多名而丧胆,纷纷逃之夭夭。新军一战成名天下。
  战后,僧格林沁将二师布在永城一带,防止两淮捻军入河南,将一师回师东进,围剿刘永敬与刘天台等山东捻军。两淮捻军由于张乐行的来亡,迅速落败,于咸丰三年六月在二师与琪善江北大营两面夹击之下灭亡,东捻也不过在七月分被僧格林沁赶至东胶河沼泽之地,一举消灭。突然而来的捻军起义,到声势浩大了不到半年功夫之后,瞬时被新军的消灭在萌芽之态。北方渐平。
  签于近日倭人又与我******海域生事,押我台湾渔民,扣我捕鱼船只。此将此节提前写来,以表本人对此事之愤慨,望我血性之在华儿郎与本人共勉。
  繁华的北京街道上,喧哗之声随处可闻。滩贩叫卖,顾客穿行。街道之上时有穿着简单的汉子拉着黄包车穿行在人群之中。自咸丰下旨鼓励工商以来,北京这座大清的帝都比之以前更加繁华,望有作为之人纷纷千里迢迢从各地赶来。或经商或办厂,给喧嚣的北京城再添新的繁华之气。
  “驾,快闪开,军机要事,商丘大捷,捻匪尺没!”城门大道之上一骑飞速驰来,骑马的官兵,一面急驰,一面大声叫嚷着,让前面拥挤的人群为自己让出一条路来。捻军起义之事,北京城已经人人知晓,由于河南离北京城很近,因此百姓们也对此事感到一丝丝担忧。突然听得传信的官兵传来“商丘大捷,捻匪尽没”的消息之后,大街顿时像掀翻了热油锅,欢喜的百姓纷纷知趣的让开一条大道给骑士,一边高兴地谈论着朝廷的胜利,欣慰着来之不易的新生活终于可以保住了。
  飞骑一闪而过,在大道上卷起一阵尘烟,扬长而去。喧嚣的大街顿时再次如被行船分开后的波涛再次合流一般。百姓们恢复了日常的生活,不同的是这些人口中多了一道谈论的话题了。咸丰知道,要强大中华,光靠自己一个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他需要所有中国人民的帮助。而如今大清百姓思想落后,不思变通,已经一位者利用扭曲了的儒家思想禁固了两千年。封建社会的中国人,就像《帝国》游戏里的农民一样,除了是一件工具之外,没任何价值。要想改变这种情况,咸丰知道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做到的。于是咸丰自发布了一系列的新政法令之后,再次下旨通告天下——允民议政,放民思政。以此来激励百姓们投入到国家大事上来,让百姓可以慢慢放开思想,开放民智。于是便有了今天的样子,百姓再不怕一句没说好家惹来官家的纠葛了。
  望着飞驰而过的骑士,人群之中突然走出一个身穿和服的男子。手捏着根本没有胡须的下巴,两眼陷入沉思之中。可笑的一点仁丹胡点在人中之处,矮小的身躯比身边来往的大清百姓显得矮得多。川流不息的百姓并没有因为眼前出现了一个日本人而感到惊讶,事实上此的中国人民一直将日本视作是大清的属国,是同类人。和服倭人,望着早已消失的飞骑沉思了片刻之后,便迈着可笑的王八步消失在人群里。
  紫禁城里,咸丰正和慈安一起坐在御书房的的御案前共同处理着政事。突然图先面带笑容的快速跑了进来,在地上深鞠了一躬了才高兴地道:“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刚刚军机处来人回报说,僧王在商丘大破捻匪了。”
  “哦,哈哈,僧王果是我大清的一员猛将啊。”听到这个好消息咸丰高兴地放下了笔墨道。一旁的慈安也开心地手舞足蹈起来,一边夸赞着僧格林沁的勇猛。这些天来她一直随咸丰在御书房处理政事,其中这乏军国大事的奏折,但令慈安伤心的是这些奏折之中没一本是来报喜的,大部分都是报急的。这让慈安第一次感到国家危亡在即,也让慈安对咸丰感到担忧,咸丰天天对着这些让人发愁的折子,不气坏身体才是怪事。今天终于有一件捷报了,而且还是咸丰亲手练出来的新军打了胜仗,这怎么叫慈安心里不喜,不为咸丰感到高兴呢。
  咸丰开心地丢下了桌上的奏折,拉起一旁的慈安道:“朕今日开心,突然想到好久没有出宫体察民情了,今天趁着高兴定要出我去看看。慈安快快回宫收拾一下,将女儿装卸下,莫要这样娇俏可人的出去,惹来狂蜂浪蝶,那朕就不好再专心巡视了,定会为我的小慈安大吃飞醋的,啊,哈哈.”
  “唉呀,四哥哥尽拿人家说笑,人家不理你了。”说完无比妩媚地白了咸丰一眼,唤在着贴身的仕女小桃儿去了。慈安跟着咸丰日久了,知道咸丰对于那些所谓的女子纲常不屑一顾,因此咸丰说出这些羞人的话来,她不但不伤心,反而心中一丝甜密。咸丰是真的当她是一名普通人家的妻子,宠着爱着。这是多少宫廷嫔妃一生所期望的啊。
  咸丰望着慈安娇小玲珑的背影远去之后,自己也进了内书房将宽大的皇袍换了下来,换上了一件富家公子的衣服,带着顶瓜皮小帽。时已入夏,北京炎热的天气,咸丰还要穿着厚重的皇袍,实在感到不适。他更是为慈安每天都要穿着宫廷服饰感到心疼,可是没办法,现在的女人,哪能跟现代女人相比,恨不得穿着三点式上大街才好。
  不一会儿,慈安便换上衣物重回了御书房,令咸丰吃惊的是,慈安也换了一件公子装,娇小玲珑的身体裹在衣服里,腰间的腰带将她的小蛮腰收束起来,明眸皓齿,面容俊俏,实足一个风流萧洒的公子哥一样。
  “兄台,小弟这厢有礼了!”慈安看着咸丰吃惊的表神,忍住笑意调皮地做足了男人的礼数,向着咸丰一揖道。
  “呵呵,小慈安这样上大街,可不知要害的多少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们得相思病了。”调皮的慈安惹来咸丰的一阵大笑。慈安顿时也忍不住笑意了,笑得药枝招展起来,假嗔着跑到咸丰的旁边,做意要打咸丰。咸丰被慈安突然又回到了小女儿情态开心不已,与慈安斯混了一会,便领慈安出宫去了。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