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60 一战成名1

  感到咸丰的严肃,僧格林沁不敢怠慢,郑重的敬个礼,眼神里充满了坚决。之前听说咸丰将让新军去平乱的时候,僧格林沁可是兴奋了好几天都没能睡好觉。不过虽然兴奋,这毕竟还是他第一次带着新军上战场作战,又被咸丰寄予了如此大的期望,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但是在新式思想的感染下,僧格林沁军人的一面还是显示出来了,坚定果敢,似乎面对一切困难都不会倒下一样的精神。
  “好吧,去吧,部队都走远了。”咸丰对于僧格林沁的表现彻底满意了。向僧格林沁还了一个军礼之后,便挥手让他下去了。
  僧格林沁也不说话,敬了礼便迈着坚定的步伐噔噔噔地下了城楼,跨上战马,一扬鞭急驰而去。几骑亲兵护卫也同进扬鞭跟了上去。灰色的身影不一会儿就消失在朝阳的光亮里。
  咸丰三年五月,咸丰终于派出了他亲自练出来的宝贝新军踏上了第一次的征程。纪律严明的新军一路由通州往河南境内赶,所到之地秋毫无范,高吭而新鲜的军歌一路惹来无数百姓的围观,当听懂军歌的意思后,百姓们无不自发地走出家门夹道欢迎着这支穿着奇特没有辫子的人民军队。大军的气势还未上到战场便已经高涨不已。虽然表面上军官们还碍于纪律表现的平堂,但是心里面却早已摩拳擦掌,心也早已飞到了南边战火纷飞的战场上面去了。
  河南永城,为商丘下属一个小县,因屡经大水冲而不毁固得名永城。永城位于沱水与浍水之间,素有豫中门户之称,战略位置重要。自捻军集大军攻打永城之后,肃顺一方面因为人手这够,二来因为捻军多为骑兵,游动性很大,不易围剿,时常大军进剿时,清军人马还在老远,捻军早已扯乎久矣。肃顺之所以将永城兵力收缩,一来有示敌有弱的想法,二来肃顺希望永城的丰富物产能够托住捻军,给清军围剿创造条件。且自肃顺将河南境内的捻军肃清之后,大军横梗在山东与安徽之间阻挡了东西捻汇合路线,此次西捻张乐行众转战进入河南境内,大有打通河南至山东的路线与东捻汇合的意图。肃顺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迅速收缩兵力与各要地坚守,不给张乐行以可趁之机。
  四月中旬,永城清军在像征性地抵挡了一下张乐行五万捻军之后,奉命退入商丘城内,捻军轻松夺取永城。入城之后,缺吃少穿的捻军队伍在永城之内大肆掠抢物资钱粮,所幸清军撤退之时受了肃顺之命迁走了大量永城百姓,而城内物资则是肃顺特意令人留下来的。自从肃顺下令清军坚守城池,坚壁清野之后,捻军虽在广大地区活跃,却大多数时候得到的地方往往是一片空地,根本无法得到足够的补给,至四月分以来起义将宾两月之久,五万起义军却个个,衣裳破败,面黄肌瘦,这也是张乐行等人杨攻打永城的另一个原因。
  捻军攻破永城之后,士气大盛,又得到了足够的补给,由于清军只是像征性地进行了一下抵抗就放弃了永城,所以攻城捻军队伍没有受天太大的损失,反而由于释放了牵里的犯人,龚得树部比之攻城前有所壮大,因为他又吸收了一批市景混混与牵里放出来的犯人。得到起义以来的第一次大城池,起义军几大首领都信心大增,大有与江南太平军一较长短的架势,唯独大趟主张乐行,对于永城胜昨并不怎么高兴,反而有些担忧。清军如此干脆地撤退,让张乐行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五月分,捻军五大旗主在永城县衙再次进行会晤,商论下一步的作战决定。以张乐行为首的两们原本家资不错的旗主主张在永城补充完物资之后放弃永城,继续进行游击战,由山西经黄河北上入保定直接威胁京师,待河南大军回援之时再次南下入山东与从河南逃往山东的河蓝旗捻首“饿狼”刘永敬以及“小白龙”刘天台部汇合。而以龚得树等人为首的捻首则认为清军不堪一战,根本没有与捻军正面决战的勇气,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意就放弃了要地永城,龟缩在商丘城内,与是一力主张西捻主力继续在河南活动,力争占领河南全境,与太平军一样建国称帝。
  永城会晤捻军内部再次出现分歧,最后由于龚得树等人势大,张乐行不得不听取龚得树等人的意见,在永城修整部队,以图再攻下商丘奠定西捻军在河南的声威。而此时,张乐行等人不知道是的,河南境内迎来了一支穿着奇特,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新式军队,这就是由僧格林沁率领的武卫军第一第二师。
  僧格林沁自四月在咸丰的检阅下,从北京出发历经十天的时间终于于咸丰三年五月初到达河南开封与肃顺会合,与永城会晤的同日,肃顺与僧格林沁于开封城内拟定了先消灭捻军西捻部的主力再调头肃清盘据在山东境地内的刘永敬与刘天台部的捻军有生力量,之后逐个将其余小股捻军消除的战略计划。
  河南开封,钦差行辕内。
  “僧王,肃某得您的到来,可是胆气更壮了。你可不知道这些日子肃某可是整天提心吊胆的啊。”行辕内,肃顺摇晃着有些与身体不入格的大脑袋一脸轻松地笑道。自从僧格林沁带着他那五万士气旺盛的新军进入开封之后,肃顺就脸上乐开了花了。肃顺一直在外,并没有见过传说的新军,当看到那一队队装备精良的士兵穿城而入之后,肃顺顿时觉得剿捻之事不过是小菜一碟。
  “哈哈,我也不是夸海口,要是十几年前,洋人碰到我的这支人马,那朝廷也不会丢了香港,赔了大笔的银子。”得到肃顺的赞赏,僧格林沁也很得意。天下间僧格林沁都觉得再没有一支可以与新军相比的军队了。
  “可惜啊,先帝爷没有当今万岁的见识和胆魄,不然这大清早太平了,哪有发贼与捻匪出现。”谈到第一次鸦片战争,肃顺心里不免有几分无奈。僧格林沁也有同感,一进场面有些尴尬起来。两人好一阵觉默。
  “僧王对于剿有什么看法?”最后还是肃顺老人精,圆滑将话题改到了捻军身上。如今捻军占了永城,正在积极布署,大有再下商丘的意思。这让肃顺有些着慌,原来还以为让出一个永城就能让这些土包子满足,就此留在永城享乐。
  “依我看,这事不难。肃中堂让出永城是对的,这捻军不比发贼,四处作乱,行无定踪,如今全部聚于永城,看样子还有下商丘的意思。我看这商丘就是消灭捻军最的好地方。”一谈到打仗,僧格林沁就兴奋起来,眼冒精光地说着。
  “哦,这仗到底怎么个打法,还请僧王与下官细细说一下才好。”听僧格林沁说得这么轻松,肃顺不免好奇起来。肃顺虽然精于政务官道,但论到打仗却确实不是好手。
  “这事还得请中堂好好配合我演一出戏。”说着,僧格林沁微笑着凑近肃顺的耳朵细语了起来。肃顺听说,不由脸上的神色也精彩起来,不时叫道“好”。
  捻军于永城修整了几日,张乐行派出大量探马,探查清军以及商丘方向清军的动向,一面在永城组织人手打造攻城器械。对于攻打商丘,张乐行其实非常不赞成的。先不说商丘是河南有数的几个大城,城墙高大坚固,且听得探马来报说商丘城内清军数量非常多,达到了一万余人。虽然捻军表面有五万余人,其实张乐行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五万多人之中大多数都是没有经过战事的农民与护送私盐的捻子。
  要是战事顺利的时候这些人还能士气高,但只要一遇到几场败仗定会如一盘散沙,特别是龚得树部的捻军几乎全是捻子与混混组成的。可是虽然张乐行被大家推为捻军的大趟主,但是自己真正能调动的人马不过是自己的黄旗军一万多人,于是这几日来虽然龚得树等人一再催促自己早日出兵商丘,张乐行还是以人马未修整齐备为由推拖着。
  “报,报大趟主,商丘清军退到了洛阳去了。现大商丘城内只有三千不到的清军。”一名探子急速地闯进了县衙报道。
  “哦,此事可探查清楚了。”此时张乐行正在堂内思考攻打商丘的对策,突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惊动,忙不迭地扶起探子问道。商丘撤兵,这对于急于攻打商丘的捻军来说无疑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不过多疑的张乐行还是觉得这事有些问题,商丘城高墙坚,又有一万多清军守城,为什么突然撤到洛阳去了呢。但是这样的好消息,张乐行又实在不能不为之兴奋,他最希望的是,清军统帅看出自己想北上威胁京师的想法将兵力集中在黄河一线防止自己过黄河北上。要是这样的话,清军撤退才说得过去。
  “查清楚了,肃顺听说咱占了永城,害怕咱挥师北上威胁北京城里的皇帝老儿所以把清军全部调到黄河地线去了。连开封城里的清军都有调往那一线。”探子激动地道。对于攻打商丘,捻军人人都非常兴奋,尤其是在永城吃到了甜头之后,这种想法更是普遍。
  “快去通知其他几位大旗主到衙门议事。”得到肯定的张乐行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下打商丘就容易得多了。迫不及待,张乐让那探子马上去请其他捻首来商谈攻城的大事。探子知道张乐行这时准备要去打商丘了,也兴奋地跑出了衙门去找龚得树等到人去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