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捻军起义1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咸丰三年三月,皖北雉河集。集镇中心处有一处巨大而坚固的寨子。寨子由巨石坚木构巩而成,整体布局从战略意义上讲非常完美,各个方向都能有效的发挥防御进攻的作用。寨子的四周分布着高高低低的箭楼。
  此时正是午夜,可是在这处寨子的中心处一栋高大的建巩之中却是灯火通明,穿着各式衣服的壮汉在这栋建巩周围四处巡视,大门口一队神情庄肃的壮汉手持着明晃晃的大刀静立在两边,气氛显得非常严肃。建巩的大堂之上,一张四方桌边围坐着四五个汉子,为首一人穿着与其余四人非常难调和的锦衣缎子,下首四人均是一般的平民百姓的衣服,有的衣服上还打着补丁。不知道五人刚才说了些什么,此时各人都未有出声,只是望着桌上时而跳动的油灯出神。
  “砰!”的一声,左首一名穿白衣的精壮汉子拍案而起,一条腿搁在长橙上,撸起了袖子,扯着粗犷的嗓音嚷嚷了起来:“我说,张老大,你倒是放句话,也好给弟兄们一个准话不是。”其作四人明显被这白衣壮汉的举动吓了一跳,纷纷投来恼怒的眼光,但是听得他说完,下首的三个着平民衣服的大汉也将目光投向了为首的锦衣汉子。
  “不是我张乐行胆小怕事。年来这满清的皇帝好似换了个似的,不但强行减免了租子,还拨了巨款把水灾振住了。原本去年我们便可借势发难,可是如今,肃顺在河南、山东,两淮做的滴水不露,老百姓都称他作‘肃青天’了。这样也还算了,这肃顺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本教的事,防我们的人跟防贼似的,我们已经有好几个分陀被官府查抄了。”锦服汉子捏着细长的一捌胡须,神色忧郁的道。
  锦子汉子唤作张乐行,本是本地一处颇有声名的商贾,家资也算丰厚,平时也经常到乡里民间施舍些钱粮,救济一下贫苦百姓,于是本地的百姓多有叫他“张大善人”的。表面上这张乐行表现地慈眉善目,安于本份,而其内心其实却怀有巨大的报复。几年前,张乐行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一个叫做离卦教的组织,组织里多有在淮北等地贩卖私盐的趟子手与一些贫民,混混组成。这个离卦教的教义便是“除奸诛暴,救我残黎,以减公愤。聪明如张乐行者哪有看不出这是一支以造反为目的组织。想到心中的报复,张乐行兴奋不已,当即决定加入八卦教。由于张乐行在当地的名气,入教不久,张乐行便当担了教里的重要角色。
  入教后,张乐行回到家里,积极招揽会员,喧传离卦教的教义。由于张大善人的名气,很快张乐行身边就聚集了一批数目可观的会员。至咸丰二年,张乐行已经是教里实力最强大的地股势力。咸丰二年,河南等地突发大水,致使广大地区颗粒无收。八卦教认为这是一个好时机,纷纷动员人员走入各地灾民当中喧传教义,招揽人心。不想也正是这年,咸丰好死不死的附身到了奕宁的身上,从而改变了历史走向。
  由于咸丰救灾得力,****的民心很快得到的安定,而且由于咸丰的一再交待,钦差大臣肃顺,始终对于离卦教组织提防不已。一场原来本要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被肃顺的雷霆手段消失于无形。如果咸丰此时见到这几个人,一定会大呼呼“拿下”的,因为咸丰始终都未将太平天国这个注定要失败的农民起义看成真正的对手,而是将捻军,这股始终都在游离作战的起义军队伍放在心头。对于平乱,最害怕的事情就是乱兵四处游离,没有固定的攻击目标,让人防不胜防。可惜如果只是如果,虽然捻军起义被咸丰的到来被推迟一年,但是人心是无法改变的,该要发生的,一样会发生。
  此时油灯下,方桌下首四人见张乐行如此之说,也纷纷沉思起来。自从咸丰三年以来,太平军在长江一带连续击败了廷的进攻,到了三月更是一股作气,攻下了六朝古都南京城,大大了刺激了还躲在淮北大地上暗地活活的八卦教组织成员。听到太平军作战胜利的消息,离卦教中心的几个首领苏大福,龚得树,侯士伟等人雄心膨胀,纷纷于三月份来到了大头领张乐行的老巢皖北雉家集。
  “那张老大,你认为我们什么时候起事才是最佳时机。”四个穿平民衣服的人当中唯一个打了补丁的清瘦汉子,沉思了一会儿才用询头号的口气对张乐行道。此人是这群人里面比较性情稳重,而且唯一个真心实意想为百姓打天下的人,这个人便是苏大福。
  “苏老弟,不是老哥我说诲气话。如今这大清,大大不同于往日咯!”听到苏大福问起,张乐行不由叹了口气,摇头道。对此,苏大福也深有体会,他后下的一些会员们今年日子过得确实要比往年好得多了,时不时的都在称赞钦差大臣肃顺。由其今年刚开年,肃顺就开始组织官府,民兵四处修善水利,让百姓们又看到希望,期待着在新的政策下,在青天大老爷的领导下今年能得一个好年景。苏大福想,要是这样下去,百姓都过上好日子了,还有几个人会真实跟着教会推翻满清朝廷?
  “不同什么不同,还是当官的吃香喝辣,老百吃馍馍?我看啊,咱也别瞎担心了,趁着太平军把清廷的人马都拖在了南边,我们正好起事。带着大家杀土豪,吃大户。”看到气氛有点消沉,起初第一个起来发言的白衣大汉叫喊了起来。白衣汉子名叫龚得树,原本是个码头的工人,因为为人豪爽,力气大,被众人推做头头。龚得树自小仇恨朝廷官府,自从加入了八卦教后,便招集手下,网力罗了不少在码头当苦力的民工。这中间不乏一些当地的混混。于是龚得树成了自张乐行以下的一位声势颇大的首领。当听说太平军攻占了南京城之后,龚得树兴奋不已,忙约了其他几人来找张乐行,商量起义的事。哪想得到,到了地方,张乐行不但不赞成现在起事,还好像对起事颇为担心似的,于是一向急性子的龚得树便当真坐不住了。
  “是啊,怕么子,咱们也有上万人的教众了。只要咱们大旗一挥,附近乡里还是风闻景从啊。我看啊趁早****娘的。”最后位是侯士伟发言了。他跟龚得树是一类人,所以谈得比拢。
  “不是时候啊不是时候。”张乐行看了这些人的表现,不由仰起了他那略带白斑的脸,从坐上站了起来,摇着略微驼的背弯在大堂上走动着。
  “大头领,不好了,咱们在毫州的分坛被官府挑了,刘老大被抓起来了。”正在张乐行沉思着的时候,一名手下从寨子外急速冲进了大堂。众人听了不由一惊,纷纷猜测是不是官军已经发现了教会近期的动向。
  其实不然,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仅尽肃顺在三地大力整顿吏制,军务,但毕竟他只有一个人,哪能面面具到。这毫州知府这官原本就是用银子捐来了,到任以来就想着怎么快点从百姓身上把捐官用掉的银子搞回来,听说钦差大人正在查访离卦教的事情,计上心头,连夜动员衙役四处查询,终于被他找到了一处离卦教设在毫州的堂口。这知府也问什么清红便命人将这处堂口经抄了。堂口主事的刘老大给拿回了衙门,罪名是刘老大纠结流民,散布妖言。当然这不过是他的借口而已。
  “到底怎么回事?”张乐行气色凝重的问道。
  “大头领,那知府说咱们纠集流民,散布妖言惑乱民心。说如果要将刘老大弄出来,得让咱拿银子去赎人。”那报信的人道。
  “好嘛,张老大,你看看。这是不同了,还不是老样子。我看不用等了,借着这个机会,咱反了得了。”见这报信的人这样说,龚得树不由眼中发光,顿时站起来气愤得道。其中还带着许多兴奋之色。
  听了龚得树的话,张乐行依旧没有马上答话,只是一个人在屋子里转了几圈之后回到了坐上,顿时拍了下桌子道:“好,咱就借这个机会反他娘的。”
  顿时下首龚得树与侯士伟就激动的站起来大声叫好,苏大福也随之应和着。这刚还觉得无从下手,廷朝就送给自己一个大好的机会,几个人能不开心嘛。
  “几位马上回去招集人手,三天后咱们招呼混进城的弟兄们里应外合一举拿来毫州。”找到突破口的张乐行此时将他的领袖天复尽现无余。就这样,咸丰千担心万担心的捻军起义还是由于一个贪得无厌的毫州知府引发了。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