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新北京4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你不早说?”这回班书是听清楚了,吃了一惊。不知道皇上这时候来军械局做什么,同时他很埋怨铁老三没有早点告诉他。铁老三见班书这付表情,马上给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给班书,意思是不是我没早告诉你,而是你早干麻去了。被铁老三白了一眼,班书终于醒悟到是自己的错了,只得忙向铁老三递过去一个歉意的表情,带着铁老三出了车间,去接皇上的架去了。
  作为一个一心铺在发明上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发现新东西更让他着迷的了。这样的人一般都比较大大咧咧。班书自从担任了这大清军械局主事以来,一直就没把自己当个官看。平时都跟一些技艺超常的匠师们呆在一起讨论怎么样提高军械的产量。混熟了,这些老实本分的打铁汉子也都没把班书当官看,平时就管班书叫“头儿”,班书也不介意,于是所有人就这么叫开了。
  铁老三出身在一个铁匠世家,一家三代都是靠打铁为生。他也是这个军械局里技艺最好的铁匠师傅。到咸丰引进生产机器前,铁老三一直都是局里打得最好最快的人。见识了飞速运转的机器后,铁老三马上被这种新鲜的东西吸引,第一个报名要求去学习操作这种机器的方法。通过不断的努力与钻研,铁老三再一次成为了局里操作机器最熟练的师傅,他将自己的心得写出来,告诉那些学得慢的人带动了一大批匠师的进步。也是因为这样,班书很欣赏铁老三,将他提拔做了自己的副手。
  大清军械局关系到军事机秘,这里不像纺织厂那样随便找几个乡下汉子看守,而是实打实的有卫兵把守,而这些卫兵还是从武卫军调过来的。见到咸丰到来,门口的两上卫兵马上一声“敬礼”,随即两人同时“唰唰唰”的行了一个持枪礼。咸丰见到这些卫兵的军礼动作很连惯,也很标准,比自己教的还好,不由微笑着点了点头,自己也向两个卫兵行了个一个军礼。不过有一点令咸丰看着很别扭,那就是已经换装成新式军服的卫兵后面托着的一条长长的大辫子。咸丰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不纶不类的感觉。咸丰愣了一下,想着什么时候得在军中实行剪辫子了。
  咸丰刚想好,就看到班书带着几个围着围裙的中年汉子与几个洋人走了出来。忙笑呵呵迎了上去。如今引进了先进机器后,军械局的产量大大的提升了,现在加上从德国定购的一万条纸底单发步枪,武卫军第一师已经全部装备齐全了,而且弹药充足,这让咸丰很高兴。
  “臣班书叩见皇上!不知皇上圣架光临,臣罪该万死。”班书见着咸丰笑着像自己走来,忙远远得跪下道。跟在他后面的中年汉子们也纷纷下跪。只有从德国来的那些技术人员只是微微对咸丰鞠躬。
  咸丰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人成天价对自己下跪了,偏偏自己又一时忙不过来,没时间跟臣下们去解释那么多。见班书一行人跪在地上,忙上前抬手示意他们起来。
  “班爱卿啊,朕这次来可是有很多事跟你商量,咱们边走边谈。”对于班书这个发明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支后装步枪的大天才,咸丰是很喜欢的。也不管班书什么表情,拉起他主往里走着。
  咸丰想跟班书说的当然是机枪和迫击炮的设计问题了,这些东西咸丰还不想让德国人知道,不然被德人用来了普法战争上去了,那就没有什么神秘可言了,对将来中国的发展很不利啊。所以虽然现在德国人是朋友,而且咸丰个人也很喜欢德国人,但是什么也比不上国家重要不是。在借口有机秘要事与班书谈之后,德国技术人员识趣地下去了。
  “来来来,爱卿,各位大清的功臣,都过来,跟朕说说,洋人的东西你们都学会多少了?”待向个德国技师走了之后,咸丰就迫不及待得将班书和几个军械局里的骨干招到一起来。咸丰这一表现,班书还没什么,毕竟早已见识过了。只有那些中年汉子,一辈子都没见过皇帝,今天终于见到了,心里早已激动万分了,听见咸丰称他们是大清的功臣,慌得几个老实的汉子连声说,草民不敢。打千作揖。乐得咸丰大笑起来。连说让他们不用这样,放松就好。
  “皇上圣明。这洋人的东西果然奇巧,臣领着这几们高手钻研了几个月还是只有一点头绪。实在是愧对我皇。”还是班书最先从对咸丰感激中回应过来。想到自己接连向个月都没有弄清楚洋鬼子的东西是个什么原理,就觉得有愧咸丰的赏识。
  “这个不急,只要有心,总有一天爱卿会弄明白的,洋鬼子这东西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华夏五千年的文明难道还比不上洋鬼子的一台破机器?”咸丰看班书满脸的愧色,马上给他打气。
  班书想想也是,洋鬼子这机器虽然奇巧,自己身为鲁班的后来,还会怕这个。于是马上正色道:“皇上教训的是。臣一定尽心竭力,早日搞清楚洋鬼的机器。”
  见以班书恢复了信心,咸丰忙叫图先拿来文房四宝,画开了。一边画着一边脑子里努力地想着马克沁重机枪的原理和参数:以火药燃气为能源的自动武器。其口径为11。43毫米,枪重27。2千克,采用枪管短后坐(19毫米)式自动方式,水冷枪管;采用容弹量为333发6。4米长的帆布弹带供弹。画了大概一个时辰才将一挺马克沁重机枪的基本模形和各个部件的模形画了出来。
  “各位来看,这种枪依各位看能不能做出来?”画了画,咸丰便拿着图纸给班书与那些中国技师看。
  看过了咸丰给的图纸,这些刚刚了解了一些西方军火制造工艺的技师们纷纷啧啧称奇。感受最大莫过于班书了,研究了一辈子枪了,对于手上咸丰的图纸画出来的枪的功能他是再清楚不过了。班书眼睛充满了激动的神色。也不顾不得什么君臣礼仪了一把抓住咸丰道:“皇上,这,这,这真是神枪啊。要是有了这种枪,那,那,那敌人是来多少死多少啊!”由于太激动了,班书已经无法把话说完了。
  “那依爱卿看,能造出来吗?”咸丰看着班书激动的神色,不禁两脸通红。这可是偷窃了美国人的专利啊,不知道马克沁先生在天有灵会不会来找自己算帐。不过一想,按现在的时间推算,马克沁还活着的。咸丰心里稍稍平静了一点。
  “能,能,能,撞针的设计可能会麻烦一点,不过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这就去让人开始造。”班书激动的连说了几个能,恨不得马上就把这种简直是神物的枪做出来。
  “且慢,爱卿,这枪不能公开的造,得瞒着洋鬼子偷偷地造。”见一群人激动地马上就要去大干一翻,咸丰忙拉住了带头的班书说道,说完还用眼神打了个眼色神,里面说不出的狡猾。
  一看咸丰打来的眼色,班书在心里一体会就明白咸丰的意思了,忙讪讪道:“是臣考量不周,请皇上责罚。”
  朕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要交由你们去做呢。说着便又画了几张迫击炮的图形,还有马车,黄包的图形交给班书道:“这些东西,队了那些马车,人力车可以不用瞒着洋鬼之外,其他的都要偷偷的造。可以让洋鬼子帮忙打一些零件,你们找人自己组装。还有,班爱卿,你把军械局分一部分人手出来另建一个厂房专门制造马车和人力车,朕有用。人手不够的话,可以多招些人,只要是机灵的,聪明能干,肯学习的,都招进来。我们不能总是靠洋人,要发展自己的技术骨干班子。明白了吗?”
  “臣尊旨!”看着咸丰给自己的图纸,班书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表达自己的心表了。
  又交待了班书他们几个一些别的话之后,咸丰打发他们出去了,咸丰又接见了一下德的向个技术骨干和专家,慰问了一下他们的生活情况,看看是不是哪里不习惯的。在德国技师的一声声的道谢中,咸丰起架离开了边械局。本打算还要去军营一躺的,可是图先实在不希望咸丰再劳累下去了,苦苦地劝住了咸丰。无奈,咸丰只得下了道旨意,让图先第二天去武卫军那里传旨。剪辫子的事,咸丰是不容许武卫犹豫的。剪辫子仅仅是为了改变清朝人的形像,也是为了以后打仗中,头部受伤的伤员便于治疗。
  “皇上,留辫子可是咱老祖宗留下的规矩。皇上还请三思啊。”听了咸丰的旨意,图先就吓了一跳,皇帝结交洋人也就算了,裁剪了宫女儿太监的人数也算了,那都不算什么。可是这剪辫子可是违背祖宗的事,图先觉得不能让皇帝再这么胡闹下去了。
  “规矩是人定的,朕意已决,不用再劝了。”咸丰对于图先的劝阻很不高兴。
  “可是皇上.”图先不管咸丰的不高兴还是想劝,突然咸丰眼神恨恨的望了过来。把图先下面的话都吓了回去。图先估摸着自己要是再这么劝下去,说不定这小命就回不了紫标城。只得低下头去。想着等回到了宫里再想办法劝阻咸丰。
  结束了一天的视查,咸丰在天将要擦黑的时候才回到了皇宫之中。一路行来,咸丰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是一回到皇宫里,咸丰就感觉浑身不无力,眼前天旋地转,身子像风中的垂柳一样,摇摇摆摆起来。
  “皇上!.”见到咸丰如此,图先奋不顾身的奔了上来。之后咸丰便没有了知觉了。
  钟粹宫里,慈安安静地守在床前,两眼红扑扑的,正轻声地抽泣着。担忧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正昏迷着的咸丰身上。从外面回来的咸丰,刚走到太和殿就感觉有一只手一下从自己体内把力气全抽走了一样,眼睛一花便失去了知觉。图先被咸丰这一下,吓得浑身发抖,忙招来侍卫将咸丰抬进了钟粹宫。
  自从咸丰说要去城外亲自编练新军,将后宫的一切事务交给慈安后,她就开始招集后宫嫔妃贵人常在答应到钟粹宫议事。她是皇后,后宫之主,那些妃子们自然一招便到。慈安迅速将皇帝不在宫中的事情说出来,将这些时间里宫中要注意的事情一一向各嫔妃交待。之后,她便时常去各宫走动,巡视情况,可以说咸丰这些天在外面忙,慈安在宫里也不清闲。好不容易听到咸丰要回宫了,不想又被一些洋人托住了,这一托又是近三个月。慈安虽然急着想见咸丰,可是为了不打扰咸丰的事情,她只能按住自己的心情坚持着每天必做的事情。突然见图先急急忙忙抬着昏迷不醒的咸丰往自己这边来,顿时便哇得哭了起来。也顾不得平时的温婉贤淑了,大骂图先没有尽到做奴才的责任。骂完图先才想起要找太医,又一通声叫传太医过来给咸丰诊治,忙忙乱乱一整天,七七八八的来了不知道几个太医,咸丰依旧是昏迷着,而太医们的说辞也是一样——劳累过度好生休息便可。急得慈安也无法,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只得挥退众人,自己独自守在咸丰床前哭泣。
  迷迷糊糊地,咸丰好像回到了后世。眼前全是黑色,看不到边的黑色。咸丰仿佛听到有人再低声地哭泣,他甚至听到有眼泪滴落到水中的响声。咸丰发狂了,这个梦,这个梦,后世里他曾无数次出现在这个可怕的梦里。无边的黑暗,咸丰不喜欢黑暗,可是不论他怎么跑都跑不出这片黑暗。他害怕孤独,可偏偏这片黑暗里除了自己就只有那看见的低声哭泣的人。他迷恋温暖,却感到四周都冷得出奇。寒冷如血液一般,随着血管流尚进了他的心里,再从血管里流遍了他的四肢百胲。咸丰感动绝望。为什么自己穿越到了清朝了,还会梦到这个梦。他依旧绝望的向前跑着,拼命的跑,拼命的呼喊。
  “啊皇上!四哥哥……”守在一旁的慈安突然被咸丰强烈地争势吓了一跳。咸丰一直在拼命地喊着冷。可是他的眼睛却是闭着的。慈安知道他在做梦,可是却不知所措,只能一边呼喊咸丰,一边将咸丰抱进自己的怀里,为他驱赶梦的寒冷。
  好温暖,咸丰在梦里头不自觉得呻吟了一声,感觉有一团软软地暖暖的东西正将自己包围着,将自己拉同了那片黑暗与寒冷。咸丰慢慢睁开了眼,眼前出现了白光。意识慢慢回到身体里,他听到有人在哭泣,是女人的声。终于当全部意识都回到身体之后,他发现包围自己是心爱的小慈安。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zaixianxiaoshuo(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