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新北京1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咸丰二年十月,中德两国初步达成了双方互相交流合作义项。急急回国将在中国考察中得到的利益潜力的乔治在这个金秋时节在天津上船,带着从帝国来的宠大的商船队伍走了。同时带回去的还有在大清军械局供职的技术专家从中国发现的新式步枪图纸与新式火药配方。
  十月的北京,秋风送爽,由于黄河水灾被有效的控制住了,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接连效映。肃顺在灾区,四处奔走,严格地执行着咸丰的命令。三地官员纷纷收起自己趁灾敛财的想法,老老实实地下到各个州县,安抚民心,开仓放粮。原因很简单,原本还有着侥幸心理的几个贪官将手伸向振灾灾银,结果被肃顺很快就找出来,并坚决的处死了,那些贪官们不但没有捞到一点好处,连着原本历年做官所得也一并被肃顺抄了来用于振灾。肃顺牵记着咸丰所说的,大灾之后必有大疫的训话,在安定了民心之后从各地收集名医药材。发现有病情出现马上就赶覆当地,赠药施医,并千方百计防止疫情扩散开去。
  到得十月,经过将的半年地不懈努力,肃顺终于基本上控制住了灾情,并组织灾民重建家园。他“肃青天”名号在三地可谓是职雷灌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安排好各地事务后,肃顺打算起程回京向咸丰复旨。就当他刚要走,各地方官暗地里拍手相庆的时候,太平军攻下武昌,并顺流而下,随时有可能趁两淮民心刚定之机北上京城,危胁朝庭。
  于是在三地官员满心失望的眼神里,“肃青天”又在半道打道回山东了。而肃顺也很庆幸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他刚回到山东济南府,后脚咸丰的圣旨就到了,命他钦差大臣,整训三地军务,严守各省要地重镇,以防太平军北危胁京师。
  于是刚刚卸下振灾钦差的肃顺开顶个平叛钦差的职务,继续在三地恫吓着各地贪官。肃顺接到圣旨之后,立即收缩各地人马,严守城池。派出得力干将,整训军务。为了不让刚刚安定的民心再次动荡,肃顺更是派出自己手下亲信的家将去各地方严杳贪官污吏,凡有玩忽职守,欺压百姓的官兵一律处死。肃顺的这一手并没有对太平军起到什么作用,却实打实地恫吓到另一群居心不良的组织,使得他正策划中的起事不得不隐藏起来,等待时机。
  各地基本上比较安定,并没有出现历史上各地烽烟四起现象,这让在北京城里的咸丰略微感到一丝的安慰。强打起精神的咸丰皇帝带着大小文武百官隆重地送走了在中国考察结束的乔治一行。回到紫禁城开计划接下来的局部改革。
  咸丰二年十一月初,大清总理国事务衙门正式挂牌。为了此事咸丰特地从宫里赶到了新成立的总理衙门,为奕忻打气。
  马车在大街上“得得”前行着。自从那次去武卫军大营觉得坐轿子实在太慢之后,咸丰就决定下道旨意要求朝廷里的官员不许再坐轿子。这种低效率的交通工具,不但让朝廷办事的效率低下,而且轿子的舒适性,助长了官员的懒惰习气。咸丰要求各官员必须骑马,不会骑马的就坐马车。本来咸丰因为继承了原来的咸丰一些灵性是会骑马的,但这些日子他越来越感觉自己的身体虚弱,只得暂时坐坐马车了。
  吵闹的大街,颠簸的车架并没有打扰到咸丰。连续不断地忙碌让咸丰精神快要崩溃了。身体总是提不起精神来,软弱无力。可是太多事情太重要了,他必须自己亲力亲为才放心,于是不得不强打起精来。与此同时抓紧一切可以休息的时间,让疲惫的身体放松一下。随着车架的摇摆,咸丰的身子也随着车架有规律地动着,眼睛轻闭着,不经意间便进入了梦乡。
  “停车,”图先在马车外停信,摆了一下拂尘拦住了前行的马车,待到车马,侍卫们都侍立住了,图先才悄悄来到马车的车厢窗口向里轻声道,“皇上,到地儿方了!”一连唤了几声,不见里答话,图先知道万岁爷怕是睡着了。不感打扰咸丰的美梦,见到奕忻到带着一众侍卫与一些刚刚招过来的幕僚与师爷急急地往门口来,图先忙先一步迎了上去。
  今天是总理衙门挂牌成立的日子,奕忻昨儿个就收到咸丰的旨意说是今天要来总理衙门视查一下,奕忻不敢怠慢,早已招集了一群最近归附附自己的幕僚,一大早就守在衙门里等着咸丰的到来。自从和德国人签完条约之后,奕忻就迫不及待得开始整理,筹建总理衙门,一些有见识的文人士子,也从咸丰最近的一些举动看出了这总理衙门以后会不简单,纷纷来归附这个夕日被皇帝猜忌,今后将可能被皇帝重用的恭亲王爷,咸丰的六皇弟能看中自己的才华,以便能有朝一日飞上枝头。奕忻这些天也是风光无限,自从被咸丰抢走皇位之后,各官员纷纷避开自己,生怕被自己连累。今天总算可以出一口恶气了。
  见到皇帝的车架已经到了衙门门口了,奕忻忙走下台阶,带着众人就要下跪三呼万岁。不想却被迎上来的图先拦住了。
  “图公公这是何意,难道皇上有其他要事,今天不来了?”奕忻看着图先疑惑地道。
  “王爷息怒,非是万岁爷没来,而是……”图先说到这里望着安静的皇帝车架,叹了口气,接道,“皇上好些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刚刚儿的在车上打了个盹,现在还没醒过来呢。奴才怕王爷惊醒了皇上休息,所以才拦住,还请王爷不要跟奴才们一般见识。”
  “哦,图公公一片忠心,本王爷怎么会怪罪。本王也听说皇上日夜操劳,龙体不适。本王也是担忧万分啊。图公公身为皇上身边的人该好好劝劝皇上才是啊。”听了图先的解释,奕忻才释然。看到咸丰此时还是安静的没有一点声响,只得带着众人与图先一丐站在门口侍立等待着。
  过了半栈茶的工夫,咸丰的车上才响起一阵轻微的声响,机灵的图先知道这是皇上醒过来了,忙离开众人,小跑着赶到咸丰的架厢着面前轻声叫了一声,只得咸丰在里面问起为什么马车突然停了。图先才确定咸丰确实醒了,才又轻声请示道:“皇上,到地儿方了,王爷带着人都等着面外呢。”
  咸丰迷迷糊糊地在马车上眯着眼想趁去总理衙门的路中养养神,不想实在太疲惫的咸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地睡了过去。直到感到马车突然不走了,才迷离着双眼从睡梦里醒过来。听到图先在外面叫自己,才问了下图先停下的原因,这才知道到地方了。咸丰听说奕忻已经在外面等着了,估计着自己怕是睡了有一会了,才支撑着并没有好多少的虚弱的身子,强打起精神从车厢里走了出来。
  十月金秋的阳光虽然已经不再热烈,但是突然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咸丰还是被金色的光线刺得干涩的眼睛有些生疼,咸丰忙又将眼睛闭了一会,直接感到眼眼适应了光线才从马车上下来,在图先的搀扶下,来到奕忻等人的面前。
  “奴才叩见吾皇万岁,万万岁!”奕忻拍打了几下官服的袖子下跪道。
  “草民等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奕忻的幕僚们也随着奕忻一起跪下了,齐声三呼。
  “皇弟平身吧,其他人也起来吧。”咸丰看着眼前呼啦啦跪着的一片人,挥了一手示意他们起来。他心里暗叫晕,这些天忙得首尾难顾,居然忘了下道旨意将这自己早已觉麻烦的跪拜之礼,三呼万岁的礼节给免了。
  “谢皇上!”奕忻与众人忙恭恭敬敬地从地上爬起来谢恩。
  “朕刚刚不自觉得打了个盹,让皇弟久候了,皇弟莫怪才好。”咸丰见众人爬起来了,忙过去搀住奕忻,微笑道。
  “皇上言重了,奴才不敢。皇上日理万机,心忧社稷,百忙之中抽空来看望奴才等,实是奴才们的荣幸。只是奴才听说皇上这些日好都忙于国事,龙体微恙。奴才还请皇上保重龙体,大清的江山还等我皇的英明统率。”见咸丰过来搀扶自己,奕忻忙吓得了一步,恭敬地拱手道。封建社会,君臣父子,等级何其森严,哪里是咸丰这样的从后世自由民主世界穿越过来的人能明白的。在奕忻看来,自己虽然是咸丰弟弟,但是咸丰既已为君,那自己自然要严守那君之礼,怎么能劳动皇帝来搀扶自己呢,要是被那些老夫子,酸文人知道一定会大骂自己无父无君了。
  见奕忻这样敬谨,咸丰只得无可奈何地摇了一下头,苦笑了一下道:“朕与皇弟同为爱新觉罗,异母弟。哪有言重不言重之事,倒是皇弟如此倒显生分了。”顿了一下,见奕忻仍恭敬侍立,只得作罢,“罢,今日是恭王的总理衙门成立之日,朕特来为恭王打气助威来的,呵呵,既然都到齐了,恭王便带朕进去看看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