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武昌陷落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咸丰二年六月,长沙之战之后的一月里。太平军于湖北清军增援到来之际攻下益阳,太平军于益阳收集到大小船只数千艘,于益阳城修整十日后再次出洞庭湖向岳阳进发,于六月十二日攻克湖南重镇岳州。新任湖广总督向荣大急,命左宗棠率部进剿,自己刚带手下广西兵与来援的云贵总督罗绕典,合兵一处次递而进。当左宗棠率部赶到岳州城的时候,太平军已攻下岳州城多日。
  由于岳州留有当年吴三贵军留下来的军械,火药使得太平军战力猛增,左宗棠急进之下,损失惨重,不得不暂时退后,等待其后到来的向荣部再进岳州。太平军将领认识到此时的岳州不是久留之地,于是在攻克岳州之后,修整二十日的太平军再一次于岳州搜集到大船六七艘,出洞庭湖而上等清军再次出现在岳州城之时,太平军早已离去多时,不日便攻克了汉阳、汉口与武昌隔江相望了。
  咸丰在得到湖南告急文书的时候,便是太平军准备攻打武昌之时。咸丰在武卫军林营紧急招见了军机处大臣们商议对策,一样的没有什么人给出合理性的回答,咸丰无奈,再次套取历史资料,下旨调动兵马。
  咸丰二年七月,太平军率战船数千,兵马数万攻打武昌。二十日后武昌城门在太平军自制的土雷之下,轰然倒塌,城墙缺口达到了二十余丈,无数头裹红巾的太平军士兵冲进武昌城。武昌陷落。得知道武昌陷落后,向荣急招两湖清军进围武昌,可惜的是满清八旗绿营,兵无斗志,将无攻心,各地援军只与太平军一接触便急退数十里,气得向荣大发雷霆,但又无可奈何,只得命手下两员大将左宗棠与冯子材率军过江进剿。
  左宗棠深知道清军战意全无,于是以鲍起之一部精锐为前峰,全军都为悍之湘勇,步步为营缓慢前进,而另一位勇将冯子材,在一场长沙之战之后就莫名其妙地被皇帝赏识,从小小的把总,升任了参将,可谓是连升三级都不只。一心要光宗耀祖的冯参将向向荣讨了个前峰的差使,带着自己从山塞里一起出来的三百多名弟兄与本部清军先一步过了长江。
  这里不得不说一下冯子材这位大清抗法名将了。冯子材字南干,号萃亭,汉人,广西博白县人,1818年出生在广东钦州一个小商贩家庭,父冯文贵,母黄氏早早的去逝了。年幼便独自入世的冯子材,生活处境相当艰难。依次做过木工,护送过牛帮,流落街头,备受欺凌。也正是基于此,练就了他嫉恶如仇,不畏强悍的个性。1850年,冯子材在广西博白聚众起事,之后广东天地会领袖刘八率部众树旗反清,进攻博白。冯子材趁机加入了这支义军。之后,刘八进攻博白失败,冯子材又率部降了清军,之后便跟随向荣镇压太平军起义。
  可以说前段时间的冯子材在人生的道路上还是对清朝政府怀有幻想的,一直渴望着能凭借着自己的一身勇武建功立业,改变自己的人生坏境。冯子材作战勇猛,在与太平军作战中屡次击退太平军的冲峰,而让人们最不能忘记的便是冯子材在镇南关与法军的战斗。冯子材在当时的情况下早已作了战死的打算。他将两个儿子带在身边,准备万一战死沙场好料理后事。
  当时清军情况不容乐观,前敌总指挥番鼎新临阵退缩,年已七旬的冯子材带领各方团练两万余人,进驻凭祥,在看准法军补给困难这个时机时挥而上与法军展开了一场声振中华的血战,最终冯子材以负出惨重待的代价赢得清朝的对外战争的第一场胜利。
  冯子材是有功名心的,不然他不会在投靠了天地会之后又投降了清军,不会对同是苦命人的太军天国伤战不修。但冯子材也是忠心为国的,在太平军几度击跨清军江南大营之中都没有再次率军投降,而是一个人率3000孤军镇守镇江,在面对外国侵略者的方面他更是一马当先不顾生死,以七旬之龄誓死杀敌。冯子材是真正值得我们敬重的汉子。
  咸丰二年七月二十日,太平军击破武昌之后,冯子材率部5000余人当先到达湖北境内与太平军汉口守军发生了战斗,冯子材不敌,率部再次退十余里待候援军。二十五日,与步步为营的左宗棠部会合再攻汉口。两万作清军在两位大清历史上有名的将领强攻之下,汲汲可危,而此时的太平军大部却在武昌城内大肆搜刮物资财物,传教布道。
  太平军将作战中抓获的清军降兵一律处死,并将城内青壮裹协进太平军,将牵内犯人不问缘由一律放出。有些地痞流氓便头裹红巾,打着太平军的旗号四处为祸,搜刮乡里。当地百姓见太平军与清军所为一样,甚至更有过之,纷纷称太平军为“贼”。太平军此时的人数已剧增至五十万,而太平军不分好坏的抓捕收留壮丁也成了太平军败亡的一个根本因素——军队素质低下。
  太平军传教之法更是将当代的文人仕子完全推向了满清这边。当有文士提出对太平教义的疑问甚至反意见时,太平军不分好歹便下令处死这些文人,失去了当时占绝大部分领导地位的文人仕子们的帮助。
  历史在这里又打了一个巨大的湾,由于左宗棠与冯子材进逼汉口的差曲,生怕退路被断的太平军匆匆在武昌劫掠了一个月的太平军于咸丰二年八月再次从武昌出发,顺江而下进逼南京。大军出发,大小船只数千余支,风帆遮天敝日。
  太平军大军撤离湖北之后,左宗棠与冯子材才攻占了汉口,然而此时为时已晚,五十多万太平军已经坐着船离开了湖北,目标不明。匆匆从湖南赶来的向荣,以及其余各地其实早已到达的援军又在太平军屁股后面吃了满脸的灰尘,望江兴叹。发贼顺江而下,去向不明,各清军将领纷纷猜测发贼下一站将会攻击哪里,可笑的是值到此时,这些将领官员们还不知道太平军将要攻取的是江南重镇——南京。
  各省来援之兵有的忙着抓捕太平军留下来之老弱,有的胡乱抓些平民百姓用来邀功之用,更有甚者干脆什么都不做,坐等朝廷的命令。只有向荣这个被皇帝信任,而且不怪罪他屡战屡败,还升了他为湖广总督。为报皇恩向荣对剿匪一事十分上心,听从了手下左宗棠与冯子材的建意,也收集了一些小船,尾随太平军而去。
  八月二十七日,湖北武昌巡抚重衙门。新任的湖广总督向荣收到了八百里加急从北京发来的皇帝圣旨。向荣招集了两湖大小官员将领在巡抚衙门里开始商讨对策。
  “各位,皇上已经发下旨调动兵马。皇上的意思是,发贼武昌败走(其实是战略撤退)之后定会顺江而下攻取江南重镇南京。不知道各位对此有何对策。”向荣摇动着有些肥胖的身子在大堂上四下的转悠着,所半年的争战,奔走看来并没有让这们发福的满清总督大人有瘦下来的作用。
  他在昨天收到了皇上发下来的调令圣旨,命他整训两湖军务,扼守长江水道并配合之前刚刚到达江南的钦差大臣英桂防守江南要地,组建江南大营。虽然对皇上如此“英明神武,未卜先知”非常怀疑,但作为一个忠实的满人,向荣对皇上的命令向来是不折不扣的执行的。
  “大人,依下官看,这发贼如今兵精粮足,聚众数十万顺流而下。气势不可同日而语啊。南京虽为重镇,且城高墙厚,粮草充足,但毕竟兵少将寡,恐怕皇上所言非虚啊!”第一个发话的是湖南智囊,陆路提督左宗棠。在此前救援武昌之战中,也就是只有他与冯子材略有斩获,其余各路人马匀是摆摆样子,根本没心思跟太平军作战。这让满腔报国之志的左大人心里非常不高兴。要不是看在向荣一心剿匪的份上,他恐怕也懒得说话。
  “大人,属于也以为左大人说的不错。我等当速做决断啊。”冯子材粗诳的声音也随之附合道。这几日来他和左宗棠两人合作,可谓是惺惺相惜。向荣听了也点了点头,用手捏着下巴上的胡须,在堂上转了一圈。他对左宗棠也是十分欣赏的,而且他不像其他的满人一样有着满汉之分的陋习。
  “嗯,那张大人,你们认为如何?”向荣把眼光投像了一旁的湖北巡抚张亮基以及湖北的大小官员们。毕竟人家是主,左宗棠他们是客军嘛,当然要听听人家的意见。
  湖北各官员们刚刚经过一场大劫,有些还没从惊魂未定回过神来,哪能拿得出什么主意来。大家伙凑一起,叽叽呱呱地商量了一顿,其实那也不是过摆摆样子,之后大家一致回答了一声:“一切听凭总督大人吩咐!”向荣一听心里火气就不打一处来,他*的,这都些什么人啊,没一点主见。自己是总督不假,可也不是万能的不是。想想还是自己带来的两员大将是人才,于是也不敢那些唯唯若若的湖北官员了,拿出一份皇榜来,那可是皇帝的调令啊,这时候向荣才知道皇上是多么英明了,把一切都分配好了,哪像这些没用的东西,临事屁都没一个。
  “从将听令!”向荣咳了一下,让还在一旁还在装样子商量的众人安静下来。众人一看是皇榜,急忙下跪接旨。向荣才清清喉咙继续念:“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闻发贼劫掠湖北,恐贼势大各地不可与之争峰。贼性贪,必不久占武昌,而顺江而下,意欲再掠江南富裕之地金陵。朕心甚忧,故命钦差大臣英桂,集江南数省之兵,把守各地重镇,以防贼再乱江南,另朕命云贵总督领兵守荆、襄之地,不可有失。命湖广总督总领两湖军务,整训八旗绿营,并助钦差英桂建立江南大营,并分一部人马尾随发贼。另湖南陆路提督左宗棠,击贼有功封湖南巡抚,迁湖南巡抚为湖北巡抚,张亮基守土不利官降三级。向荣挥下参将冯子材勇猛善战,升总兵……”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zaixianxiaoshuo(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