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36 会操

  僧格林沁想的又不一样,他想的是如果真的如咸丰所说,用不了多久,大清的官兵就能强大起来,那么对付人也可以轻而易举了。要是自己能率领这么一支像武卫军一样的人马,他坚信能让南京条约不再发生。既他更期待咸丰能让自己带领武卫军去江南平叛,好建功立业。
  “皇上这样的洋枪可比洋人的好多了,要是能再多点,那就咱大清就能把洋人赶出去了。”僧格林沁欣喜地道,完全将刚才的不适丢到了脑后去了。
  “是啊,不过现在还不行啊。江南正乱着呢而且各地也有叛乱四起。内不安,怎么用有心力去攘外呢?”咸丰听了僧格林沁的话,一脸忧郁地道。
  “皇上,奴才愿亲领一军为皇上去江南平定发贼,还大清一个太平。”僧格林沁原本就为这个来的,听到咸丰这样说,马上下跪请旨,他就指望着咸丰能让他带着武卫军去和太平军一试长短。
  “僧王,快快请起,在这武卫军的军营里,咱不兴跪拜了,刚刚你不也看见了吗?呵呵,这个发贼的事,还不急,朕留着他们不这有用处。朕招僧王来另要事。”咸丰不得不再次扶起僧林沁,而且为免再次出现这种无聊的礼仪,咸丰干脆跟僧格林沁表明了武卫军的规矩。僧格林沁又是一脸的迷惑,留着发贼有用。这叛乱还能有用?那皇上不是招自己来平叛,又是为了什么?僧格林沁百思不得其解。
  咸丰招僧格林沁来,当然不仅仅是为了将来的林凤祥,李开芳他们的北伐之战了。这武卫军现在才有个样子,步枪才二十几把,手枪也不多,子弹更不多,哪能经得起太平军来折腾啊。僧格林沁是蒙古人,对骑兵应该很熟悉,将来的骑师可是要看他的了。而且僧格林沁用监视蒙各部的用处,将来的俄国岂图分裂外蒙的事情,咸丰是决不容许再次在自己手里发生的。他要好好的善待僧格林沁,让这位蒙古都统,科尔沁郡王将来率领新军扫平蒙古叛乱,驱逐俄国在蒙的势力。当然这些当前是不能对僧格林沁说的。
  “呵,僧王不用太急,如今武卫军才有个样子,武卫太少,弹药不足,怎么能上战场呢。以后有的是仗要僧王去打的。呵呵。”咸丰看出了僧格林沁心里面的想法,又不好直接说自己的找他来的目的,只能先忽攸着他。
  “是奴才料想不周,请皇上恕罪!”僧格林沁,哪有看不出咸丰的心思的,不过咸丰说的也对,这队伍还只这点枪枝,就是拉到江南去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要是把这些精锐都折损在江南了,那要是皇上怪罪下来也不是好得了的。
  “嗯,僧王能这样想朕就放心了。朕本有要事跟僧王商议的,不过僧王刚来,就先住在军营吧。明天便是这武卫军会操的日子,僧王也来看看朕的练兵之法有无成果。之后咱再来说说要事。”会操之日不远了,刚好僧格林沁来了,咸丰决定先让他看看这新式军队的战法,也后以后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不至于范一些小错误,提前为他打下新战法的思想。
  对于武卫军会操之事,僧格林沁比咸丰更热心,当即就答应了。他甚至还跃跃欲试地想去跟武卫军一起训练一下。咸丰也不反对,只是让阿赤赫先跟僧格林沁讲解一些新式训练的方法要领。然后就自己一个回帐去了。让僧格林沁自己去体会,将也好让他能独自抵当一面。不用再让咸丰自己去再跟僧格林沁多费心思了。骑兵他是没办法的,只得德国军官来跟他讲讲了。
  僧格林沁完全沉静在新式训练之法的喜悦里。连咸丰走了都不曾发现,还好这是在武卫军之中,没有人会觉得这样是无礼的,在军营里官兵都是平等的。这是咸丰费了一个月亲身和士兵们同吃同住得来的。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各团官兵都开始回到营中跟随咸丰之前请回来的一些教书先生学习识字。这让僧格林沁又吃惊了一回。当兵的只要勇敢就行了,还要学什么字啊?又不考功名。这皇上是一套一套的啊。心下对咸丰更是迷惑,也更是敬服了,对那些大臣们说的“风言风语”更是不屑。
  武卫军们边学着字,一些人更是在准备着明天的会操,他们心里都憋着一股劲,都看着那面早已飘扬在校场一个月的“天下第一军”眼热不已。精彩就在明天。
  低沉的号角打破了黎明前的沉静,瞬间整个武卫军大营就像煮沸了开水开始翻腾起来。每一个武卫军都知道今天是多么重要的日子。皇帝要看看武卫军人们这一个月来的表现了,还有那至高无尚的荣誉——天下第一军。咸丰与僧格林沁早已站在了点将台上看着下面正在集结的武卫军。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全体武卫军便已集结待命了。以连为单位肃立着,等待着咸丰的训话。“报皇上,全体武卫军集合完毕,请指示。”阿赤赫小跑着来到台前,立正敬礼。
  “嗯,稍息!”咸丰心里是相当满意的,大军集结的时间越来越短了。他不轻轻抬了抬手,示意阿赤赫归队,才道:“勇士们,今天朕便在这里看着你们,看着你们这一个月来到底谁更强,谁是脓包?”之后他用手一指那高高飘扬的“天下第一军”的旗帜,“能不能配得上这面大旗就要看你们自己的实力了。废话朕就不多说了,胜利者得旗,相饷一月,失利者也不要气馁,再接再励,当然以表惩罚要扣饷一月。明白了没有?”
  军人是好强的,军人天生就应该有股子不服输的个性,咸丰正在激发这个刚刚成形的武卫军涌出这股不服输的斗志。
  “明白!”响亮而齐整的回答。
  “开始!”
  咸丰的话一完,军队便开始自动分开留下中央一大块场地给即将上场操练的兄弟们。其余的人都矗立在四周。会操的第项便最简单的队更行进。这个项目咸丰觉得没有太大的难度,要注意的便是部队在行进过程中的气势,和指挥官的调度能力了。于是咸丰只是稍微看了一下便转过头去看僧格林沁的表情了。僧格林沁从早上起就一直处在惊讶当中。一万多人的部队,既使再精锐的人马集结起来也要将近半个时辰,可是武卫军却只有了一刻钟不到。时间,战场上往往争的就是时间,这多刻一钟的时间就可能多一分胜算,甚至改写整场战争的走向。太震惊了,何况还有那整齐划一的进军队列,自始自终都没有一个人慌乱,每个人都是严肃的。
  “僧王,这还只是刚开始,咱们还是先休息一会儿,这次会操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的。呵呵,来来,坐,坐!”早已偷闲坐下了的咸丰此时正自微笑着说着,将僧格林沁拉下来坐下。
  “皇上之兵当真可谓是天下无敌之师了!”僧格林沁被咸丰从震惊里拉了回来,不无激动地对咸丰道。
  “僧王只看到了武卫军平时的表现,就下此断论未免太早了?这军队能不能战,那得上了战场才知端底,不是?”咸丰有点小得意地说着,不过他知道训练场上士兵的表现和在战场上的表现是另一码事的。战场上瞬息万变,不是这样刻板训练能练出来的,那需要士兵有更多勇气,需要指挥官们有更多随机应变的能力。
  僧格林沁低头思索一会儿,不觉点头。也是,战场上可不比校场。那种瞬息万变的情况不是靠这些队列就能看出一支军队的强弱的。可是这是皇上的兵,自己总不好当着皇帝的面扫了他的兴志吧。于是便讪讪地拱手道:“皇上说的是,不过这武卫军纪律严明却是当世少有的。”
  会操的第项——队列,在第八团团长的高喝当中结束了。整场比下来,各团之间没有多少胜负之分,这更激起了官兵们的斗志,期待着在下面的较量中定要分出个高下来。接下来安排的是把耙比试。咸丰在昨天又着人从军械局将刚刚造出来的几支中不1式步枪也抢了来。现在整个武卫军有步枪三十五支,左轮五十支。手枪都是军官配备了。随着枪声的响起,打耙比度正试拉开序幕。分团,第一次三十五人各打五发子弹,最后视各团总得环数定胜负。记分的是阿赤赫派下去的各位参谋们。
  咸丰和僧格林沁都坐在点将台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台的士兵们一轮一轮的上前耙位,偶尔用手指点几下,说说这个下蹲的姿势,指指那个瞄准的动作。这是个漫长的比试过程,因为枪实在太少了,一万多人的部队就靠着三十五条枪,整下项目用时超过了将近半天的。条完耙,各官兵都回到各自的岗位等待着最后的结果出来。就连咸丰和僧格林沁也不例外。们格林沁是知道神机营的,那些兵痞子打枪,十发能中个一二发就算是老天帮忙了,有时候纯粹是在浪费弹药。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