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温柔的慈安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钟粹宫里,一切自从咸丰重新回到了皇后身边变得与两个多月这前大不同了。宫外执事的宫女太监人人脸上都带着一脸的喜色,在他们的心里,只要主子好了,自己脸上便增光了,在宫里的地位自然也会要比其他的宫女太监们高上很多,这些与小桃儿的心思是一样。此时慈安正独自坐在梳妆台前,细细地端详着自己的面容,经过两天来的雨露滋润,慈安的脸色明显要比之以前更娇艳柔媚了不多少。一时连慈安自己也看得呆住了,傻傻地也不说话只是瞧着镜子中的自己发呆。
  “唉呀,我的主子,您都看了整整半天了,您到是说句话呀。”看着望自己发呆的慈安,心情大好的小桃儿不由出言打趣起慈安来。小桃儿可是慈安出嫁时娘家陪嫁过来的丫头,与慈安一起长大,感情自然不比其他的那些宫女,慈安待这个从小长大的小丫头也从不摆皇后架子,所以小桃儿才敢明目张胆地打趣自己主子。
  “你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小心赶明儿啊,哀家让皇上也把你打发出皇宫去。”被丫头打趣了慈安,才将目光从镜子上拿回来,对着小桃儿假嗔道。
  “哎呀,主子息怒,小桃儿该死。求主子饶了小桃儿吧,小桃再也不敢,小桃儿可是要侍候主子一辈子的。”小桃儿当然知道慈安不是真心生自己的气了,于是只是装作惊怕的样子向慈安求饶,不过神色里是一点怕意也没有的。在古代陪嫁丫头也被叫做填房丫头,意思是将来迟早要做男主人的小妾的。这小桃儿自小人小鬼大,自从陪着慈安嫁进这皇宫,看着这皇宫的气魄和宫里面主子们的做派早已心醉神迷了。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个填房丫头将来可能会成为皇帝的小妾的。
  可是做皇帝的小妾那不就是也成了女主子了吗?这是小桃日思夜想的事情。在心里存了这个意思,小桃儿更是着意讨好慈安,事事都为慈安着想,当咸丰的心思全被兰贵人抢走了之后,小桃儿又极力撺掇着慈安用皇后的威仪吓吓兰贵人,好让兰贵人知道好歹,不要和皇后争皇帝的宠爱。其实这之中多少有点为自己争取的意思。要是皇帝不来皇后这里了,那她又能被咸丰看上既然达成自己做女主子的梦呢。这些天,慈安终将咸丰的心夺回来了,小桃儿的心情也变得极好。于是这两天,她不但更加卖力地讨好慈安,更是有意无意地开始挑逗起咸丰来,期待着咸丰能早点将自己收入宫中,好过过当主子的瘾。只是一时对慈安着迷的咸丰一直没有发现而已。
  “扑哧,死丫头找打是不是?”被小桃儿装模作样的子样子逗得忍不住的慈安,不禁笑了出来。不过顾及到大家闺的仪表,忙用捏着银白色锦帕的玉手遮住了小嘴。做势要去追打小桃儿。
  “皇上架到!”寝宫里两个小姑娘(一个已经是少妇了)正闹着呢,外边小太监却用带着欣喜的尖细的声音向里面通传着皇帝到来的消息。
  “臣妾参见皇……”慈安正要叫皇上,可是突然想了咸丰对自己说的话,忙改口,“臣妾参见四哥哥(晕听起来怎么想死哥哥),四哥哥吉祥!”听到咸丰的到来,欣喜的慈安和小桃儿结束了打闹,迎了出来见礼。
  “奴婢参见皇上,皇上吉祥。”小桃儿也随后给咸丰见礼。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用眼角娇媚地望了一下咸丰。只是咸丰依旧没有看见,也没有心情去欣慈安见礼时优美的身姿就一把抓起慈安嫩滑的小手,坐到桌边。
  “小慈安,四哥哥今天要出宫一趟,可能有些日子儿不能来看你,宫中的大事,朕就全交你了。”咸丰对于既将要离开心中的小慈安几天明显有些不舍,心里更担忧慈安会不开心。他对于慈安叫自己“四哥哥”已经完全接受,而且觉得这样叫更好听,他自己则亲昵地称呼慈安“小慈安”。
  “皇上有大事就放心去吧,宫里的事本来就是慈安本份,皇上放心就是了。不用担心慈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咸丰突然作出出宫一些天的决定,但家教严格的慈安严守着“后宫不干政”这条原则,无论咸丰做什么她都不去追问。而且咸丰脸色上的不舍让慈安心里早已感动了。自己的丈夫有大事要去处理,所以才不得不来向自己道别,做为女人她还能要求更多吗?不,这已经够多了,够慈安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些心里的想法慈安自然不会说出来增加咸丰心里的苦恼。她要让咸丰没有牵拌地去做自己的事情。
  “四哥哥有很事情不得不急着去办,等朕将大清的江山稳固之后,四哥哥再来好好补偿我的好慈安。”咸丰虽然猜不到慈安心里的想法,但也知道慈安是舍不得自己的,虽然自己只是出宫一些日子,可是毕竟两人的感情真正的升华起来才是这两天的光阴,别人一般人家新婚还有个吧月的蜜月呢。咸丰心里感到愧疚,只能一把将慈安搂过来,抱在怀里,重重地在她的额头上吻一下,希望能减少慈安心中的伤感。
  “嗯,慈安知道。”慈安在咸丰的怀重重地点了点头,轻声嗯了一下。一行热热的清泪划落下来。她没有用手的擦,她怕咸丰看见。
  一场小小的离别,在咸丰与慈安之间却变得如生死离别一般,让在旁边的侍候两人的小桃儿看着觉得心里很纳闷,不就是皇上要出宫几天嘛,又不是以后都不见面了,至于这样伤感嘛。他自然不能理解咸丰的想法,这次出宫练军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以后自己肯定还要亲自去带兵打仗,他不放将这支自己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新式军队交给那些慵大碌无为,贪得不无厌的朝庭官吏去带。好样的话,再好的军队也会被带向灭亡的。这就意味着以后将让慈安为自己操更多的心,担更多的忧。
  在咸丰的心里一个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快乐无忧的男人是没用的男人,让自己心爱的女人为自己操心担忧的男人更是可耻的。可是他不得不去,这是上天交给自己的使命,不是吗?而慈安也能明白咸丰心里的难处。从前些年的洋人闹事,到前些日子听说的一些关于太平军造反的事,慈安心里知道大清的天下不安宁了,自己的英明的丈夫要去扫平天下,许多的大事他要去做,自己却不能帮上一点忙,这让她心里又痛又骄傲,为自己有一个这样英明的好丈夫而骄。
  “老奴图先叩见皇后,皇上。皇上轿子已经备好了,该出发了。”咸丰和慈安正静静的享受着离别前的温馨时候,图先已经找来钟粹宫了。看到眼前这样情景的图先本能得选择无视了。
  “嗯,你去外面等着吧,朕就来。”咸丰松开了慈安,对图先淡淡地道,等图先出去后,才抓着慈安的小手拍了一下接道,“朕要走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一句话包含着的是咸丰心里无限的不舍与无奈,更多的是亏欠。他不能回头,他刚才知道慈安哭了。他怕一回头看到梨花带雨的慈安他会再也舍不得走了,就此沉沦在这个温柔乡爬不出来。他相信善解人意的慈安是能明白自己那短短一句话中的深意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