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27 德国来使

  紫禁城,御书房内。原本打算回到慈安的温柔小窝的咸丰又半道上折回了这里。在路上咸丰决定找来神机营管理和制枪火枪的人来先试制一下自己画出来的步枪。虽然现在的中国练刚技术还很落后,但不试试怎么会知道能不能行呢。不过只能看一般的步枪制造了,半自动和自动步枪是不用想的了,那东西对钢材的质量很讲究。
  咸丰发了整整大半天才将一把相当于后世中中正式的步枪图纸搞出来。没有铅笔的时代真的很难过,这是咸丰心底里的最深的感触。看自己的的杰作,心里默念着这把仿自德国毛瑟24式步枪的数字参数。
  中正式,旋转后拉式枪机,德国1924年式毛瑟步枪的中国版,内藏式弹仓,弹仓容量五发,弹药7。92*57毫米。初速810米/秒,表尺射程:2,000米枪全长:1。110米枪管长:600毫米。这就是整个中正式的具体数字了,这种在抗日战争的中国第一种制式步,虽然性能不是最好的,但用在现在这个各国列强都才刚刚开始装备单发的纸底步枪的年代,技术已经是一流的了。当然还其他的中正式配制,像瞄准器什么的,都要一一带上。
  大作完成,咸丰吹了一下宣纸。然后对着站在旁边傻看了咸丰半天的图先道:“如今是谁掌管了神机营的火枪制造和火红配制啊。”
  “回万岁爷的话,是一个汉人,叫班书的掌着,不过这些年一直没动过神机营,这姓班都不怎么在神机营待着呢,估计这会儿还指不定在哪里呢?”图先这半天来一直看着咸丰在宣纸画着莫名其妙的画,突然听到咸丰问神机营的事儿,他更疑惑不解了。难道皇上这画跟神营有关?难道皇上画的这东西是火枪?嗯,像倒是有点像,可是那一排尖尖的东西是什么?
  “去找人把他约朕快点找来,朕有要事与他商量。”咸丰听说神机营的制造师傅居没有待在军营里好好的研究改良火器,却整天见不到人影,有些不悦。怪不得中国的火器自从发明了一以来就没什么长劲。中国人就是不重视火视啊,把这些东西看成是奇淫巧技。
  “喳!”图先应了一声快速地跑了出去。
  等图先出去后,咸丰又拿了一张宣纸快速的写了起来。这次不是画图步枪的图纸了,而是一张火药的提纯配方。中国现在还在使用黑火药,而西方国家早已开始使用威力更大的苦味酸了。咸丰虽然不期望现在就有人一下将黑火药变成黄色火药、TNT这样的巨爆炸,但是提纯一下黑火药使其威力再大点应该还是可以的。
  说到火药,红城是做什么的?烟花炮竹的,红城的小孩子从小就跟火药接触,玩火药跟玩似的。搞张吧提纯******还不是小菜一碟?
  “启禀皇上,恭亲王在殿外求见!”咸丰刚把配方写好,就有一个小太监匆匆忙的跑进来回禀道。
  “哦,恭王回来了,快请,快请。”咸丰一听,兴奋地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等待多日的消息终于回来了。太好了,中国能不能从此走出困境就在此一举了。
  在一长患“传恭亲王觐见”声中,咸丰便看到两个人走进了御书房的大门。一个清朝服的人走在前面,后面跟了一个明显是西方人打扮的人。咸丰大喜欢,猜想后面的洋人肯定是驻华的德国大使。虽然不知道奕忻为什么耽搁了这么些天才找到德国大使,但只要能找到,咸丰心里就看到了希望。
  看到两人进来,咸丰不等奕忻行礼就走下了书台迎了上去:“皇弟你可回来了,朕望你都把眼望穿了。”咸丰高兴地忘忽所了,正想给奕忻来个西式的拥抱礼,不想奕忻却抢先一步跪倒在地道:“奴才该死,耽搁了这么多天才回来,实在有负皇恩。”看得旁国的德国公使一脸的迷惑。
  “哪里的话儿?这大清如果有一日能摆脱洋夷的欺压,全是皇弟的功劳啊。”咸丰笑呵呵挽起了跪在地上的奕忻,又转过头对着那个一身西式穿戴的德国公使问奕忻道,“皇弟这位是?”
  “回皇上,这位便是德国驻华公使马可夫先。”奕忻忙躬身道。他可是还没有从咸丰的猜忌里摆脱出来,更不敢戴那顶所谓的“大清中兴第一功臣”的高帽子,谁知道这是不是大咸丰皇帝放的烟雾弹,还是低调点好。
  “马可夫。凯恩参见尊敬的大清国皇帝陛下!”马可夫恭敬地鞠了一躬,语气十分的正式。德国人的严谨是全世界都出名的,不论是大事还是小事情,德国人都会很认真对待。
  咸丰先没有回话,只是微笑着打量了起眼前的马可夫来。这个身高有180多公分的德国人,站在咸丰这个170公分的中国人面胶显得格外的高大。马可夫有一双漂亮的深蓝色眼睛,高高的鼻梁,嘴边蓄着浓密的胡子。不过头发却是黑色的。这让咸丰看着很舒服。在咸丰的眼里外国人,那种金色或者棕色的头发应该放在女人身上才是漂亮的,男人就应该像中国人一样全是黑色才好。
  “凯恩先生很高兴能在北京见到你,请坐!”咸丰在马可夫惊疑的目光中与这位德国公使先生亲切的握手致意,并大方地打了个“请坐”的手式。这一切看在马可夫眼里都是不可思意的。来到中国之前,他从英国人那里,从法国人那里听说中国是一个野蛮不开化的古老国度。
  可是眼前的这位中国皇帝显然不像传说中那样不知一点西方礼仪,他甚至知道自己的姓是凯恩而不是马可夫,而且他还没见怪自己并是像那些中国官员那样对他行跪拜礼反而是很有绅士风度地和自己握手。太不可意了,这在中国真的很不可思意。马可夫思索着随着咸丰的手势,坐到两旁的木椅上。而奕忻则在心里暗怪这个德国人太不懂规矩了,之后作了一个揖,谢过恩才敢将半边屁股坐到椅子上。
  “凯恩先生,不知道我的弟弟有没有告诉你,朕请你来的目的。”回到龙椅上的咸丰望向马可夫。
  “哦是的,不过本人更希望能和您,尊敬的大清国皇帝陛下亲自祥谈一下。”马可夫略微黥首示意了一下,才礼貌地回答道。
  咸丰赞赏的点了点头。德国果然是严谨,既使在大清的利益被英法美俄挤兑之下,依旧没有冒然地答应与中国进行合作的请求。历史上,德是在几十年后才慢慢地在中国占有了一席之地,但那也不过仅仅止限于治外法权和一个小小地胶洲弯。这些对于德国来说根算不得什么。而之所以是这样的结果,与英法联合挤兑德国是分不开的。
  德国人在统一的德意志之后就开始了疯狂的扩军,试图一解当年拿破时代法国人给德国人造成的耻辱。而迅速强大起来的德国也引起了法国人的重视,迅速联合了英俄进抵制,打压德在海外的利益。两国的仇恨是越来越深。在英法几乎完成占据了利益的中国,德国想要插进一只脚来,那是很困难的。
  所以现在的德国不是不想在中国占领一席之地,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基于这种情况,咸丰决定为德国人画一副具有巨大诱惑力的大饼,那就是利用在华利益来引诱德国人。当然这种利益不可能像英法那样的,有治外法权,不可能割地给德人。不过,仅仅这种利益对于正愁没有机会的德国人也是有很大的吸引力的。
  想想吧,中国现在市场有多巨大,没有一点现代工业。对于德国来说就意味着可以将无数的工业产品倾销到这里来,而且这个古老的国度的人民几乎对国外一无所知,那就意味着在欧洲可能很廉价的商品可以这里卖到很高价格。那将是数之不尽的财富。
  对于这些马可夫是深有感触的。自从英法在中国得到了巨大的利益后,目光深远的马可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他主动请求来中国。取得了当时的道光皇帝的许可,成为驻华公使之后,马可无更为自己的目光而欣喜若狂,事实证明他的观点是没有错的。中国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确认了这一点的马可夫曾写信通知柏林,希望正府能派遣一支军队华占据这座宝库,更能以此来制约英法在亚洲的利益。
  可惜的是尽管政府认同自己的观点,可是内阁却表示帝国正在准备可能发生的再一次普法战,没有力量来顾及到中国的市场利益。而且现在的德国可以说几乎没有海军,又怎么能在占领了中国市场来维护这个市场的利益呢。可怜的马可夫失望了,他是出生在一个小家庭,尽管他很努力地去争取,但总也无法在德国的上流社会占据一席之位。
  将所有希望都压在中国这个古老国度的马可夫无力地失望了,但是他不甘心,他坚信帝国总有一天会重新正视自己的建议的。于是他一直在等,终于他等到了。那就是被咸丰派去寻找他的大清国的亲王奕忻。他感到机会来了,虽然不知道这个古老王国的亲王殿下突然来找自己有什么事,但他的心底感到,自己前途正在变得一片光明。
  在与奕据点的一番交谈中,马可夫确定了自己的感觉。大清国的皇帝想要与德国合作,这是一个给德国的机会,更是一个给自己的机会。如果这次合作都成功的话,他将有可能成为德的英雄而受到国王的接见。于是马可夫在与奕忻交谈了几天之后,决定亲自去北京跟这个大清国的皇帝见见面。
  “凯恩先生你的严谨让我很敬佩,说句实话德意志民族做事严谨的做风都让朕忍不住对德国生出好感来。”咸丰毫不掩饰地说道。
  “哦,谢谢你对德国人民的赞赏,尊敬的陛下!”马可夫微笑着回答道。他的心里更是笑开了花,大清国的皇帝居然对德国如此有好感,那下面的话就更好说了。他稍稍坐直了一下身体接道,“不过本人更愿意听听皇帝陛下想怎么样跟鄙国合作。”
  “你真是个率直的人,凯恩先生。我相信你也应该知道英国人和法国人用强暴的手断迫使大清割让了许多土地给他们,还强迫我们赔了很多银子。”咸丰说到英法的时候有些愤愤似的说道。
  “是的,鄙人对两国如此不人道的方式也感到羞耻,对贵国人民受这样不公的待遇感到不平。”马可夫淡淡的说道。他是个德国人对法国人是没有好感的,不过说到为中国人鸣不平还是没有必要的。这个世界,国与国之间只存在利益利系,没有谁同情谁的。落后了就得挨打。
  “哦,朕很感谢公使先生的心理。”咸丰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对于马可夫的话,他当能是当他放屁的。来自后世的他自然知道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要不是目前德国人没有力量来中国占领市场,恐怕早就打上门来了。
  只有强大起来,才不会被人看贬。“朕是不会一直看着英法在大清的国土上作威作福的,朕正在积极的摧行新政还使大清强大起来。朕更在打算训练新式的军队,为将来把英法赶出大清做准备。所以,公使先生,朕须要你的帮助。”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