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26 银子的来源

026 银子的来源


  “是皇上,”祁隽藻整好以暇地拿出一本折子,“皇上前些日子着臣拟定条阵如下:一、各位省,地方官府将各地田地重新丈量,收归朝庭。再由官府登记造册;二、造册之田地,着各省地方接当地人口数平均发给,每户凡年满十岁周者均可获得田地若干,三十年不变,官府将各人得所田地数量,地方,所有人名姓登记造册上报朝庭;四、地方乡绅地主所有之田地由朝庭出银收购,一并造册统一发给百姓,乡绅地主所得田地与百姓一致,不得例外;五、百姓得地,每年按十税三的比例上交粮税与庭;六、朝庭每年派钦差大臣巡视各地,如有地方官府抗,定斩不饶。如钦差玩忽职守抄家,问斩;八、重新发给之田地,百姓不昨随意出卖租赁与别人,违者收回田地。”
  祁隽藻扬扬洒洒地在中间大声宣读着,而底下大臣却是一个比一个震惊。没想到这事皇上早有定论,怪得不祁隽藻有侍无恐。
  “皇上,此事虽然处理得妥当,但是恐怕乡绅仕族依旧会有议论啊。而且如朝庭国库空虚,前几日又免了河南等地的钱粮,恐怕再没有银子拿出来购买田地了。”黄维元一副担忧的表情。
  “此事朕只是先与各位爱卿们商量,实行之时还未到。而且朕已着恭亲王去找德国大使,意引进西方之先进工业,鼓励工商业。凡进城兴办工厂之乡绅地主,朕可以让他们免税一年。众爱卿以为如何?”咸丰微笑着看着众大臣,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
  百官一时无言,各自互望了一会儿。原来皇上并不是马上就要实行土地改制啊,那还是有机会的,以后再想办法劝谏皇上回心转意也不迟,省得今天触了霉头。于是百官一齐拱手道:“臣等无异议!”
  “好,此事就先定下了。”咸丰开怀大笑起来。他哪里看不出这些大臣心里的花花肠子,只是今天既然定下了决论,等到以后天下大乱的时候就由不得你们了。那太平天国可是对地方士绅地主憎到极了点了啊。看你们是想掉脑袋还是跟朕合作。跟朕合作至少还能保住命,还可以去办工厂,多划算啊。
  “第二件事,朕想在朝庭增开一个总理衙门,总理各国事务以及今后将要实行之新政。”咸丰高兴了一会,又抛出了第二个问题。
  新政?什么新政?除了刚才那个,皇上还想搞什么改革?一时大臣们一头雾水,不知道皇上今天想搞什么,互相望着彼此,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连祁隽藻也是一头雾水,这个新政到底是什么?他也不清楚啊,皇上就跟他提过土地的事儿啊。于是当所有人将目光投向他的时候,他也是一脸的莫然。
  “这是朕刚想好的。这朝庭如今内忧外患,不实行改革是不行的,万一要是洋人再打过来,然道要朕再拿这大清的土地去平安吗?”咸丰说到最后,话语就开始严厉起来。吓了大臣们一个个忙低下了头,咸丰看到效果不错,才又接道,“新之事朕自有主张,各们爱卿下朝之后推荐些可用之人给朕就是了。这个事儿,不须再议。再议下一个事吧。朕打算练一只新军,就像洋人那样的,不,要比洋人还强大的新军。只是如今朝庭国库空虚,众爱卿看有没有办法筹到笔银子?”对于钱这个事儿,咸丰想了很久了,可是把头想到好几圈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没办法只好拿到朝堂上来议议,集思广议嘛!
  一个一脸阿谀的官员忙走上来,大臣们也是个个奋勇,只见这个官员躬身道:“皇上自大行皇帝与英夷战而不利之后,赔了大笔银子,国库空虚也因此事而起。臣以为这战洋夷本是这大清臣民一体之事,不应由朝庭独自承担,应该再向百姓们增加一些…。。”
  “混帐东西,你是大清的官员,当为百姓着想,竟敢想出如此克剥百姓之法,来人,摘了他的顶戴,贬为庶民,永不叙用。”咸丰一听要是他加税的,不等这个官员把话说完就努不可抑的打断了他的话,“谁再谈加税之事,抄家问斩!”咸丰最后歇斯底里地吼道。
  这些堂下的官员说别的不行,捞钱却个个是好手。眼见着,咸丰为加税一事大发雷霆了,不禁好笑起来,笑好那个官员不知好歹。同时心里也寻思着怎么为皇上想出一个捞钱的绝招来,好讨好皇上,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被摘了顶戴的那官员是个汉臣,于是那些满臣们更是叫好不已。
  加税是不行的,当下也有一些官员纷纷出来出主意,说点子。有说跟洋人借款的,当问道拿什么作抵压的时候,这个人说一句“以关税做抵”。直接被咸丰叫人拉下去砍了头了。这个还不砍,谁砍?关税作抵,他*的,跟卖国有什么区别?之后是一个出的主意更绝——卖官。没说的,摘了顶戴,发配千里,永不叙用。还一些别的主意的,都是对民对国有害的,咸丰一个也没接受,出主意的人更是全被革职的革职,砍头的砍头,发配的发配。七七八八总有十几个大臣。
  大臣们见出去出主意一个也没回来了,于是便一起沉默起来了,搞不清皇帝到底想怎么样。还是别当出头鸟了,别讨好皇上没成,到是丢了官。
  朝堂里顿时沉静下来了,没人敢再乱了主意了,能合咸丰心意的主意他们也想不出来了。都借着头等着咸丰的训话。
  咸丰也是一脸怒气难平啊,看看这些当官,就这德行,清朝皇帝就是再起得早那迟早也午亡国。咸丰气极也不说话了,就看着众大臣。
  “皇上,臣倒是觉得肃中堂搬振灾之行可行。当年圣祖爷时,吴三桂造反,蒙古叛乱,朝庭也是无银可用。孝庄太皇太后便提意由百官捐银助朝庭平乱。”祁隽藻终于站出来打破的朝堂上静得可怕的沉静。
  此言一发,顿时如一粒不石子投进了无风无浪的湖水里,击起千层浪花。不为别的,这句话的意思明摆着是叫各位大臣们掏腰包拿银嘛。那怎么得了,这不是在割自己的肉吗,想反对吧,更不行,这可是圣祖爷时的事情,还是由孝庄想的法子,这一反对不是一巴掌打到孝庄脸上了嘛,不死都没天理了。
  咸丰到是觉得这个办法不错,这大清的官员们有几个是清官啊?有几个不是贪得腰满肠肥啊。自己还夸过肃顺呢,怎么一时没想到呢。不过回头一想也不好办啊。这得有人带头才行,不然谁愿意啊。
  “臣愿将一年之奉禄,加全部家私捐献出来,为朝庭为皇上分忧。”不等咸丰想出办法,祁隽藻已带头了。底下大臣们更是不得了,纷纷在心里暗骂祁隽藻,出了主意不说还带头将全部家产捐出来。这丫太毒了。他祁隽藻一个清官能有多少家私,全捐了也没什么,可是自己呢,想起家里那千万家财,心如刀一般疼哦。
  “嗯,祁爱卿果然忠心为国。朕心甚慰。朕便加封祁爱卿少保,一等忠勇伯,以彰其忠。”咸丰大乐,这祁隽藻太可爱了,要升官,要大大的升官。封完祁隽藻之后,咸丰又看像众大臣,意思是祁隽藻已经带头了,你们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吧?当然升官就别想了,谁叫你们舍不得钱财。舍不得孩子当然就套不着狼了。解决了困扰心头已久问题,咸丰心里别提有多舒服了。
  有人带头了,其他们也不能也不敢不作出点表示来。只得忍头肉疼往下说。这个银可不好出啊。祁隽藻是捐了全部家私了,可人家没说多少啊。皇上可不会理会你是清官还是贪官,他能知道清官家有多少家私啊,贪官,当然不能说自己是贪啊,那还不得马上被皇上抄了家啊。那可是皇上乐意的,正等银子用呢。吵吵杂杂,咸丰也听不清到底大臣们说出了多少来,只得命他们先想着,下朝以后再由人将各自捐的银子报上来。
  “今儿个就到这吧,大家先商议个结果来,让军机处报上来。退朝吧。”咸丰脸上笑意别提有多浓了,连说话都有点忘乎所以了,突然他又想起一件事来,对着准备下摇头叹息的大臣们道:“下旨招‘僧王’进京面圣。”说完便急忙带着图先溜出了太和殿,他真怕自己一时高兴地控制不住自己会在朝堂上笑出声来。
  一路上咸丰就哼着后世里歌,有点孩子气的往钟粹宫去了。有了一个温柔乡,他哪里还会老呆在那个冰冷的御书房里。
  银子有了,就等着奕忻回来了,就等着阿赤赫那边把军营弄好了,哦对了,不能等到德国大使回信了,等先准备搞搞步枪了,德国回信还不知道要到哪年哪月呢,而且能成不成也没个定数。嗯,步枪,后世看军事书的时候还是有一研究的,大清不是有个神机营吗?不知道告诉他们方法能不能造出好一点的步枪来。现在欧洲也才刚开始换装呢,先进步枪不一定会答应给我。自已动手才能丰衣足食啊。这是老大说的。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