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土改的议论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夜缠绵,咸丰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去的。只记得他在慈安绸缎般的肌肤上卖力地耕耘着,品尝着慈安羞涩而细微的欢吟。这个大家闺秀出身的女子,从小便被儒家思想熏陶着,哪怕是在自己最欢畅的时候,也只是默默承受着,任心爱的人在自己的身体内冲刺。
  睡梦里咸丰隐约听到一阵细细喧哗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外面还是一片灰色的。咸丰估计了一下时间,大概不过是早晨四五点钟的样子。因为已经知道不用每天都去上朝了,所以咸丰也没再每天这早就起床了。太早了,后世的咸丰从来也没有这么早起床了习惯,他是不知道清朝的皇帝是怎么走过来的,这么勤奋还能把个国家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看了看身旁,承受了一夜挞伐的慈安正安静地拥在自己的怀里,俏嫩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满足的微笑,时而还会轻轻地嘟哝一下小小的可爱的小嘴,也不知道她在梦里见到了什么。咸丰轻松地笑了,自从昨天夜里想通了一切之后,他的心里就轻松了很多。
  “小桃儿,你不要误了万岁爷的大事,百官都在等着万岁爷上朝呢。这是万岁爷早就说好的。”喧哗声还在继续着,这是一个有些苍老而尖细的声音。应该是咸丰的亲随太监图先声音。
  “唉呀,图公公,万岁爷和娘娘还没醒来呢。您老就担待点嘛!”一个略带些娇柔嗔,之后是嗲嗲的声,应该是小桃儿吧。自从昨天咸丰在钟粹宫中过夜之后,小桃就满心的欢喜,为她主子欢喜也为她自己欢喜。她是巴不得咸丰能永远都留在这钟粹宫呢,当然不想此时咸丰被图先叫走。
  咸丰仔细听着他们的争论,不由皱起了眉头,不是因为他们吵醒了自己的美梦,而是因为他记不起自己吩咐过图先今天要召百官上朝的事了。咸丰动了动被慈安枕在头下的手,不想却差点惊醒了还在美梦当中的可人儿。慈安感动一阵震动,头又往咸丰怀里缩了缩,引得咸丰无声地笑了一下。看来这个才十六七的小皇后,昨夜是真的累了。
  在咸丰几乎没有休止地索要下,一次又一次地痛苦而又欢喜地承受着咸丰的冲刺,没有怨言,没有哀求,只是轻声的呻吟着,用一双温柔地小手紧紧地抱着咸丰,隐忍着,让这个心爱的男人从自己的身体上得最美的享受。
  咸丰有些自责起来。他不是不知道慈安在最后痛苦地承受着自己,他也不是不怜惜这个忏弱的女孩子。在后世里咸丰也不过是个初哥而已,几乎从来没怎么碰过女人的他在吻上慈安那诱人的樱唇的时候,一股原始的冲动就瞬间淹没了他的理智。咸丰疼惜的将慈安滑嫩的身体往怀里紧了紧。
  “小桃儿,万岁爷大事你我都担待不起,还是快快去通传一声吧!”图先有些焦急了,眼下百官早已经候在宫外等着咸丰上朝呢。听咸丰曾说起今天有大事和百官商量,可现在咸丰还赖在温柔乡里没起来,外面又有小宫桃儿为了护着主子,百般叼难,一时也顾得许多,只好用恐吓的方法吓吓她了。
  “是些什么事,迟了这一会儿半会儿也没什么吧?”小桃儿也有些惴惴的,毕竟她只是个宫女而已,万一到时候咸丰真的有大事给自己耽搁了,那就算有自己的好主子护着也是难逃一死的。听说前些日宫里头儿有人再传呢,说什么发贼都打到湖南长沙城下了,虽然她不知道湖南长沙在哪里,但看别些人惊慌失措的,肯定离京城不远了。万一咸丰是和百官商量这个事儿,那……小桃儿不敢往下想了,可是自己的好主子好不容易才重新得回皇上的宠爱,自己怎么也得为主子着想啊。没奈何,图先的恐吓之计也没有成功。
  这里咸丰是想明白了,自己是曾说过找个时间会会文武大臣,把一些现在可以改革的提前做好一下准备,顺带宣布自己要新练一支新军,还得集思广议的想个办法弄点钱来。练新军可是个发大钱的行当啊。另外还得开始准备招揽新形人才,总理衙门得现在就开办起来,不能等到以后了。想到了原委,咸丰释然了,打算穿衣出去上朝。虽然很舍不得,但是,温柔乡虽好,但也得有命去享啊。眼下不是腐败的时候,等一切都上了轨道,自己再好好享受吧。咸丰心里一阵****的笑。
  刚低下头来想把怀里的慈安移开,让这个被累坏了小皇后再好好休息一会。不想却正迎上了一双秋水一般水灵灵的眼睛,正扑闪扑闪地望着自己呢。原来慈安在咸丰把她抱紧了的时候已经醒了,因为咸丰不但疼惜的抱紧了她,一只手还不老实地在她光滑的背抚摸着,然后更是得寸进尺地握住了她胸前的坚挺。就这样,敏感的慈安醒了过来,因为思想很传统,哪里受过来自后世的咸丰这样的挑逗。羞涩的她只能装作依旧睡着,把头深深地埋在咸丰的怀里。
  “醒了,”咸丰望着慈安略带羞涩的双眼温柔地笑道,“朕要去上朝了,本不想吵想你的。”说完便从慈安的头下拿出去有些发麻的手,准备起身。
  “哎,皇上,等等,让臣妾为皇上更衣。”慈安起初有点无措,被大胆挑逗后的慈安脸上已有了潮红。见咸丰要起了,才忙坐起身来,一把拉住咸丰。皇上要临朝了,为皇上更衣是一个后妃的责任。
  由于起得太猛然了,慈安的春光尽展在咸丰的眼前,胸前一对坚挺,深深的吸引的咸丰。咸丰将慈安又拉回怀里,双手开始肆意地挑逗起来。嘴又一次得吻上了慈安的小嘴。
  “嗯,皇上……”慈安又羞又急却已于事无补,只能任咸丰肆品尝自己的丁香小舌,娇美身躯。
  “你还是再睡会吧,朕又不是小孩子了,穿衣还用别人来吗?呵呵。”一阵热吻,让慈安有些喘不过气了。咸丰适时的停止了肆意的挑逗,今天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而且咸丰也知道现在的慈安身体很不舒服。安慰着越发娇羞的慈安,咸丰突然想起什么来,“哦对了,以后啊朕就叫你慈安了,这样显得亲切些,你呢也不要再皇上皇上地叫了,到哪里朕都是你的夫,不是什么皇上,知道了吗。你以后就叫我四哥。”说完,又飞快地在慈安脸上叮了一下。
  “皇……”看到咸丰有些假怒的眼神,感动不已的慈安收回了刚要出口的话,“四哥……哥,臣妾……”慈安显然还不能适应,在“四哥”后面又加了一个哥,不过这个称乎,咸丰更喜欢。看到慈安还要说什么,忙用手堵住了她的小嘴,摇了摇头。慈安的眼中,流出了一滴清泪,划过了她好看的面旁。咸丰低下头,疼惜地吻****的泪,里面有苦,有涩,最多的是甜蜜。
  ****是人类最原始也是最无法割舍的感情。尤其是刚刚陷入****里人,更是连一分一秒都不能分开。可是太多的大事等着咸丰去办了,他轻抚了一下慈安,为她重新盖好锦被,快速地整理好衣服,才回过头朝依然沉静在感动的中的慈安笑笑,快步出出了温柔乡。
  “皇上上朝,百官进宫。”太和殿外一长患尖细的声音传至宫外。正在议论纷纷的百官终于等来了咸丰,于是迅速地分开,排成两列,文左武右,齐刷刷地朝太和殿来。
  等到咸丰来到太和殿的时候,百官已经早来一步,侍立在殿下了。咸丰挥了一下衣袖,端着身体走上了龙台。刚一坐下,三呼万岁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朕今日招众位爱卿来,是有几件大事与众位爱卿商量。”咸丰傲视了一下殿下群臣,让他们免礼之后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让图先先来句“皇上有旨,有本早奏,无本退朝”的废话,就直接说明上朝的来意,“朕这几日与几位大臣就现今大清的出现的蔽病商量了一些对策,今天想听听众位爱卿的意见。有建议,直说无防,朕一律恕其无罪。”
  咸丰先打好预防针,咸丰是早已明了这些大清官员的习惯了——害怕说得话触怒皇帝,宁愿只说废话。为了节省时间,咸丰觉得还是早做准备好了。免得到出来一个,又要自己说一句“恕卿无罪”的话来。
  “臣等尊旨!”复读机开始唱响。
  “好,第一件,朕引拟将大清的土地都收归国有,之后再将土地按人头平均分配。”咸丰看了一下殿下大臣,听完他们复读机式的奏答。才慢慢说出第一件事来。
  咸丰刚刚说完殿下就起了一片议论之声,各各大臣交头接耳,有的一脸正色,有的一脸惊喜,更多的人是一脸担忧。还在众大臣未议论出个结果的时候,祁隽藻已经走出人群,站到殿中开口道:“皇上圣明,如今各方土地都被一些土豪士绅所据有,百姓无地可耕,或是为地主士绅们耕种,被剥走了大量收成。而如今岁赋又重,百姓无以为生,纷纷流离失所,此为大清祸乱之根源啊皇上!”
  “大胆,大胆祁隽藻,你这是妖言惑众,是危言耸听,请皇上下旨治他个祸国乱政之罪。”咸丰正准备说话呢。土地改革是咸丰与祁隽藻早已定好的,现在祁隽藻第一个站出来赞成,咸丰当然是知道的。不想自己还没来得及表扬两句,做个样子呢,就从文官队伍里站出一个瘦小,蓄着一撮山羊胡子的官员气乎乎地就抢在咸丰面前站也来说话了,还给祁隽藻安了个这么大的罪名。
  “黄侍郎这样说,就是在说皇上的决定是祸国泱民咯!?”祁隽藻根本不理会那个官员,直接给了戴一顶更大的帽子。吓黄侍郎连忙下跪,连称死罪。这黄维元自己家就是个大地方阶级,家里占着上千亩的好地呢,要是咸丰这个主意一下下去,自己还搞什么,喝西北风去吗。当然要抵死拒绝了。
  “啊,祁爱卿不必如此,朕早已说过,大臣们可直议此事,朕都恕其无罪。”咸丰心里直想笑,这祁隽藻真是名不虚传啊,果然有文才,见到露洞就不放过。
  “谢皇上!”黄维元颤颤地站了起来,他本来是户部左侍郎,祁隽藻是他上司。但由于祁隽藻禀性耿直,与下面一票下属都不是合得来。这黄维元平时就不怕他这个上司。这下被祁隽藻盖了顶大帽子,吓得可不轻,但是为了家族的利益,这理还是要争的,何况反对的只怕也不只自己一个人,而且皇上也没有怪罪自己啊,于是站起来的黄维元依旧对祁隽藻怒目相视,“皇上,臣所说句句发自肺。如果依皇上所言,天下士绅必定会不服,到时只怕会造成更大的隐患,请皇三思。”
  “请皇上三思!”底下的大臣们也有一大半都作揖,赞成黄维元。
  “众位爱卿,所言也有理。不过已想好对策了,祁爱卿….”咸丰抬手示意祁隽藻,希望他已经把自己和他议的拟下了祥细条阵。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