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情至深处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慈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回到钟粹宫中的,她的眼睛一直刻都没有移动的看着咸丰,就这样一直任他牵着把她带到自己的居所里。她不敢相信,自从咸丰开始宠幸兰贵人之后,这是两个月来咸丰第一次来到自己的宫中。当慈安看到兰贵人也出现在御书房里的时候,她有些迷惘。
  虽然自己心里是多么希望这个男人能和自己一起回钟粹宫来,可是她心里又明白咸丰之前咸丰对兰贵人的宠爱已经快到了“从此君王不早朝”的地步了。她也有妒忌过,也伤心过,但是从小受到的教养让她自觉得接受了现实。她是皇后,是大清国的一国之母,而他的丈夫是大清王朝的皇帝,自己要做的就是帮助自己的丈夫,治理后宫不让日理万机的咸丰有后顾之忧。
  这一切都因为咸丰的一场病而改变了,变得对自己那么好,变得开始宠溺自己了。慈安知道的,她能从咸丰的眼中看到一股淡淡的爱意。甚至她觉得咸丰在自己的面前有点像个小孩子,尽管咸丰比自己大了近六岁。慈安很喜欢这种感觉,这是一种从心底发出女性特的原始的感觉。女人总喜欢将自己深爱的男人当做自己的小孩子来看待。
  钟粹宫很大,装饰很华丽,也很精致,咸丰觉得这里面应该有慈安自己的改动。咸丰一路都没有跟慈安怎么说话,他不知道应该和这个痴心的,美丽的姑娘说什么。告诉她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咸丰了?哦不,这样会吓会这个忏弱的让人心疼的女人。而且一路慈安的眼神明显还没有从痴呆中回过神来,咸丰只好一直默默地牵着她滑嫩的小手,随着小桃儿来到慈安的寝宫里。
  慈安的寝宫很漂亮,鹅黄色的主色调,之中带着点点的粉色调。看来慈安的心境还是个少女的,咸丰心里淡笑着。香闺中带着丝丝的香味,飘散在空气里。中间的桌上有柄古琴,香炉里的余香还在袅袅绕绕从炉里升起。咸丰才知道慈安来之前是在弹琴。
  “皇后也会琴吗?”咸丰拉着慈在桌旁坐下,看慈安依旧还在看着自己只得出言打破心里的不安。
  “嗯,啊,臣妾刚学了几天,还不是很熟悉。”慈安终于从无尽的痴望中回过神来。发现咸丰正在看着自己,不由有些慌乱。一片淡淡的红霞飞上了俏脸。
  “哦,皇后为何突然想起要学琴了。”咸丰有些不解作为皇后,想要什么没有,如果想听琴乐,大可叫来宫中的艺人演给自己听的,为什么巴巴要自己去学呢。不过那带着淡淡红霞的粉脸却是真的很好看,咸丰不由痴了一下。
  “这个,臣妾是听说皇上那天吹的曲子可以琴萧合凑,所以.”慈安看到咸丰痴痴望着自己,一时更是娇羞起来,忙轻轻地低下了头,少女的羞怯表露无余。
  侍儿扶起娇无力,恰是新承恩泽时。咸丰不由想到这么一句词来。后世里的咸丰从来没有像现这样,这么仔细的看一个女孩子。深藏在心里的情愫又开始在心中重新萌芽了。咸丰望着慈安,一时竟忘记了去回话了。这使得慈安越发地害羞起来。她就像是个刚刚深陷****里的小姑娘,第一次面对心爱的人,在无人的月夜里悄悄的私会一样。心里又是甜蜜又是不知所措的娇羞。
  “皇上!”时间凝固了一会,咸丰依旧没有反应过来地陷入了当机状态,慈安只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轻轻的唤了一声咸丰,“皇上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虽然答案自己已经知道,但是少女心性的慈安还是故意这样问着咸丰。他想听他说出来,就像初恋的少女希望情郎嘴里说不喜欢男人随意地对自己海誓山盟,可是心里却是无比的喜欢听那些没有根据的话。
  “啊.朕,在想,在想。”咸丰一时无语,被小姑娘看透了自己的心思了,咸丰的老脸也是红了起来。不知道找些什么来答复慈安的话。显然后世里没有多少恋爱经验的咸丰是很不明白那种少女神秘的心性的,所以一时愣住了。
  “扑哧!”看到咸丰的那迥样,一直侍候在侧的宫女小桃突然忍不住笑了声。其她早就忍不住了,咸丰和慈安两个的刚才的神情一点不差的映在了她的眼中。这两个人哪里是结为夫妻几年的人啊,分明是刚刚情窦初的公子小姐嘛。只不过刚才碍于皇帝的威严与宫中的严规她不管造次而已,但是咸丰的表现却让她实在忍不住。笑完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忙跪了下来道:“奴婢该死!”
  “没什么,你下去取朕的萧来。”小桃儿的一笑却是解了咸丰的一时尴尬。忙借机下台。想起慈安为了能和自己凑一曲《笑傲江湖》以一国之母之尊亲自去学琴,不由得不让咸丰感动,既然她那么想和自己合凑,自己又怎么能抚了佳人的心意。对小桃儿吩咐,他又回过头对慈安道:“朕要与皇后合凑一曲《笑傲江湖》”
  小桃儿乖巧的退下了,她心里十分侥幸咸丰没有对他发火。慈安的眼里已经泛出了精光来,欣喜莫明。和咸丰合凑那曲美妙而少见的曲子,是这些天来慈安一直盼望着的,现在终于要实现了。
  “原来那曲子叫做《笑傲江湖》,实是太贴切了。”慈安像个小女孩(其实本来就还是小女孩)一样,控制不住心里的欢欣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又一脸羞红的回到坐上,有些讪讪地对咸丰道:“皇上,臣妾太忘形了,望皇上恕罪。”
  “哈哈,”咸丰大笑道,“朕爱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怪罪我皇后呢。皇后本来就还年轻,姑娘家家的本来就应该像刚才那样才最美嘛。呵.”这些都是咸丰从心里发出的。皇宫的规矩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也多多少少明白了很多。
  像慈安刚才那样的表现要是被一些老夫子看到了一定会认为这是有亏妇德的,何况是大清朝的皇后就更应该为万民之表率。不过从后世来的咸丰当然不会将这些放在心里,一个十六七的少女,要是被一些条条框框困死了,那和那笼中的金丝雀有什么不同。
  慈安再一次从咸丰的话语中读出了丝丝爱意,心里感动着,秋水双瞳里开始泛起了淡淡雾,还好小桃取了一支银萧正好赶到了,让慈安可以坦然地将那份铭心的感动悄悄地藏起来。
  “皇后还记得那天所吹的吗?”咸丰没有发现慈安眼中慢慢淡下去的雾色,只是神态自若的接过小桃儿双手捧上来的银萧。
  “嗯,臣妾记得,一直都记得。”慈安乖巧地的点着头,一语双关。
  “那就好,那个本来是有琴演凑的部分,皇后记得就开始吧。”咸丰感叹着,古时女子真是天赋奇佳呀,只听了一遍就能记下了,想当初自己学的时候可是发了整整一个月才勉强有点起色。
  慈安嗯了一声,端正了身形开始用忏忏玉指在那细细的琴炫上跳动起来,清新,轻快的旋律便开始在玉指的跳动下跳动出来。咸丰微笑着,深吸了一口气也开始附和起来。这曲子单一演凑时虽然也很轻快,只是那种游戏人生的感觉却会少了很多,此刻琴萧合凑,才将那无忧无虑,游戏人生的旋律恰到好处的演练出来。
  一时钟粹宫中,琴声悠悠,萧鸣欢畅。连挨近的宫殿里也都感受出乐曲中扬溢的感情。惊叹不已。侍立在咸丰与慈安身边的小桃儿更是跟着曲子还始摆动起头来。小桃儿心中是欢快的。皇上又回到钟粹宫了,又回到皇后身边了。皇后娘娘终于又成了名复其实的皇宫之主了。自己的地位自然了会随着皇后娘娘提高的,再也不用受那个原先储秀宫的小婢们的气了。
  咸丰脸上扬抑着笑,不时地与慈安对望着,欢快的乐曲被一便又一便的演凑着,紫禁城中原本有些萧条的气氛也被这欢快的曲子所感染变得生动起来。也不知道是第几遍将曲子演完了,咸丰将银萧拿开,不由自主地大笑起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肆无忌担地大笑。他只是觉得自从心里还开有了恨,心里总像有层挥之不走的阴云。
  闷着自己,有时候会不自觉得心里发慌,会想摧毁眼前的一切。现在他终于想通了。恨,有什么是值得一个永远去恨的。恨有用嘛,能让被自己恨的人知道自己心里有多痛苦嘛。不能,别人永远不会知道你心里的痛苦,别甚至会觉得自己这样的恨是可笑的,可悲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说快就快,转眼一瞬间而已,待到生命消逝,又能有什么带走什么呢?名?利?还是爱?
  什么都不能,哪怕自己的没有生命的躯壳也不能带走,沦为蛆虫的食物。那又何必去浪费大好的青春去做那些没有意义的事,又何必无谓地折磨自己。人生,只要好好对待自己才是最正确的。
  慈安看着咸丰放肆地大笑着,没有说话,只是温柔地看着这个男人,自己爱的男人,就在刚才她又将自己的快乐升级了一层。他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咸丰会这样的大笑,可以她从笑声里听出丝丝的哀愁。他,到底在愁什么呢?
  “皇上,为何如此大笑?”慈安走到咸丰身旁,玉手轻轻抚摸着笑的有些气喘的咸丰的背。
  “哈哈。。咳咳,没事朕,朕刚刚只是太开心了,所以才发笑。皇后莫怪。哈哈。。”咸丰喘着气,拍了拍慈安放在自己肩头的小手。因为笑的太大声而不由自主地咳了起来。
  “皇上小心龙体要紧,小桃儿快去倒杯茶来。”慈安有些担忧地道,“皇上,夜深了,还是早些歇息吧。”
  咸丰终于笑不出来了。最担心得事来了。他看着慈安有些担忧的脸,情愫在心中疯狂的滋长着。可是慈安不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她以前所爱着的人,自己要瞒着她吗,还是将一切都告诉她。如果不告她,这样一直瞒下去咸丰心里会愧疚地,可是告诉她的话,咸丰又怕慈安会承受不住。
  在这个古老的时代,自己说出来的话肯定是惊世骇俗的。一时咸丰犹豫起来,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面对。如果和慈安同床共枕了,却又对她无动于衷,会不会让这个惹人怜爱的小姑娘生出失望来?
  “皇上,喝口茶吧。”慈安没有感觉天咸丰心里正在激烈地争斗着。她心只装着咸丰,咸丰的安康,咸丰的喜忧。
  咸丰回过神来,再次看了看眼前的可人儿。她是这样的娇柔忏弱,可是却总是心细如发,痴情得将自己丢到世界之外。自己能让她失望吗?自己能让她受到惊吓吗?不,既原来的咸丰已经抛弃了她,去和另一个女人恩恩爱爱了,既然上天让自己从死亡的边缘来到这里,那就让自己来带给她真正的幸福,真正的快乐吧?咸丰想着,终于释然了,眼光也恢复了神彩。接过慈安递过来的茶,咸丰一口喝光。
  “皇后也累了吧,咱们歇息吧。”咸丰心里平静了,不再惴惴不安。
  “嗯,”慈安埋首在胸前,虽然早已经是皇帝的女人了,可是今夜的慈安心里却有了异样的感受,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是是娇羞万分地低着头任由咸丰将她带到床前坐下。小桃儿早已自觉地退下去了。
  寝宫里一下便只有咸丰与慈安两人了,下人都被小桃儿带下去了。静静地,咸丰直视着低着头的慈安,感受着她心中急速地跳动,禁不住伸手抬起她的头,品味着这个可人儿的娇羞。咸丰有些疑惑,慈安已经为人妻了怎么还会有少女一样的将经人事的紧张。咸丰自然不知道,因为他的到来,让慈安的生命完成了一次华丽的升华。
  “这些日子苦了你了!”
  “臣妾不苦!”慈安轻轻地摇着头。两个陷入迷失的年轻男女早已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只是随着感觉像自言自语一般地说着话。
  咸丰抚摸着慈安如绸缎一般粉脸,一颗心也开始颤动起来。在慈安羞涩而纯净地注视里,慢慢地靠近,慢慢地终于吻上了那娇滴滴,红艳艳的樱唇上。
  “嗯!”慈安轻嗯了一下迷失在咸丰的热里。
  夜,是美丽的;月色,一样是美丽的。他们彼此相存着,只有镶嵌在夜色里的月色才是最让人感动的,也是最完美的。少了哪一个,他们都会失去生意。没有月色的夜晚清冷而萧条,没有夜的月色,黯淡而单调。
  宁静的紫禁城,今夜终于抛弃了以往的世俗,完美地溶入了这夜色之中。当抛弃所有的伪装之后,她终于发现,其实不用那些虚伪的装饰她一样如此高贵迷人。平静的钟粹宫,所有的一切都已定格了,唯有缠绵迤俪,还在诉说着,这里世间的乐地。因为爱在这里留下了脚步。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