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长沙大战3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平军每一战他都认真观察,以便从中总结出失败与成功的原因,再找出其中的不足不之处。陈玉成是除赖汉英外另一个对洪秀全忠心不移的将领。前者与洪秀全有联姻,而陈玉成却是对太平天国的教条笃信不移。
  陈玉成领了将令,打马来到阵前等待着炮手们开炮。
  “开炮!”
  “进攻!”那边一声令下,炮声不断,这边陈玉成同时高举战刀,下令冲锋。这次冲锋的不再是少少的三千人马了,整整一万披散着长发的太平军朝长沙城冲来。喊杀振破了战前的宁静。陈玉成没有再像赖汉英那样将人马集中在一起冲峰,而是将一万人马分成了四个方阵,每方阵二千五百人,而且每一个方阵都是松散着。盾牌手冲在最前面,高举着盾牌,高喊着口号,不顾一切地冲向城墙。此时听到炮响的李开芳与赖汉英也挥武着战刀指挥着人马开始进攻东门和西门,长沙危在旦夕。
  左宗棠一面指挥着城上炮火还击一面,来回在城墙上奔走,提醒清军注意躲避太平军炮火。他的心里在打鼓,这次进攻的整整比前面多了三倍的太平军,虽然心里有准备还是吃惊不已。而更糟的是,探子来报,东门与西门也发现有太平军在进攻了。人手又不够了。他只希望援兵能早点到来。
  此时长沙派出去送信的人已经到了离长沙比较近的常德等地,知府县令们闻言纷纷不敢怠慢,援兵各出,正急急忙忙地朝长沙赶来。
  而在湘水边上吃了石达开大亏的向荣也在浏阳汇合了从江西得到咸丰命令的派来增援长沙的援兵,一起涌向浏阳,待突破浏阳这座长沙的东门户后,从东面夹击太平军。而从云贵,广西而来的援兵也在进入湖南地境,四川,安徽,湖北也已经离长沙不远了。援兵来的如此之快,咸丰应该庆幸自己为了以防历史改变而作的准备。太平军此时已有被围奸在长沙城下的危险。
  “呸!”鲍起站在有些残破的城楼上,看着远缓缓沉下去的太阳,向城外吐了唾沫。他的盔甲有些破烂了,脸有也有些血污,佩刀经过几日来的厮杀,缺口已经密密麻麻了。他手用力地抓住肩膀上的一枝穿透了的箭,向外拔了出来。
  巨大的疼痛感觉让这个孔武的湖湘汉子不禁闷哼了一声。五天了,一连五天太平军都在连番地进攻,再进攻。而鲍起只知道自己在不断地杀人,杀完一个又一个,仿佛太平军是杀不完一样。杀下去一批,过不了半天又会有一批更多的人疯狂地向城墙冲过来,然后就是放箭,厮杀。
  “鲍将军,你这里怎么样了。”来人是左宗棠。鲍起望着左宗棠有点失神。眼前的左宗棠完成不像一个读书人的样子了。官服有的地方已经成了丝条状了,官帽早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样子更是不用说了,满脸的血污,手里还提着把卷了口了刀。只是精神却是好得出奇。
  “没事,还顶得住。”鲍起忙松开了伤口,脸上恢复了平时的冷漠。左宗棠给他的震动太大了,这还是一个无用的书生吗,五天来,鲍起也曾和左宗棠并肩厮杀过,有好几次要不是自己拼命砍倒围杀左宗棠的发贼,恐怕这位新上任不久的湖南陆路提督就要去见佛祖了。但是这几天来,左宗棠的沉着冷静也是让鲍起折服不已的。现在看到一个书生都没有说累,自己一个堂堂武将自然不可以输给他。
  “没事就好,天快黑了,看来我们又顶过一天了。”左宗棠扶着残破的城墙,有些感慨。五天的厮杀已经让这个富有一腔报国之志的才子,变成了一个铁铮铮的将军了。而这五天的厮杀也让长沙的清军减少了一半。今天发贼差点就攻进了城门了。
  要不是有曾国藩组织了一批城里的青壮及时赶到,这长沙城怕早已经易手了。就在刚才,左宗棠亲眼见到长沙的东门外又来的一队发贼打着石字大旗,人数至少有五千之多,看来,浏阳是已经失守了。幸好,刚刚从常德,宁乡,望城等地赶来的援军已经到了,听说还有大批的援军正在赶来。这让左宗棠放心不少。
  “鲍将军,我再派给你三千人,你一定要将城门守住啊,长沙不容有失啊。”左宗棠语重心长地拍了拍鲍起的肩膀,他知道这些天来鲍起其实也很不容易,南城是发贼主攻的地方,鲍起承受的压力最大。
  “请大人放心,末将定不让发贼踏入长沙一步。”鲍起感受到左宗棠的心意,微微有些感动。
  左宗棠不再说什么,点了点头,陪同鲍起匆匆地清算了一下伤忙情况和守城器具就奔其他地方去了。发贼又来的援兵了,不知道会不会狗急跳墙,在晚上发动进攻。
  城外,洪秀全的帐内,灯火通明。刚刚赶到的石达开也在场。此时洪秀全正恼怒地在帐内走动着。整整五天了,五天来长沙城还是巍然地挡在自己的面前。挡住了自己成为九五之尊的道路。五天来,不但没有攻下长沙,还折损了近万的人马,今天好不容易差点就攻进城了,却又被人打了下来。洪秀全不甘心啊,只要能打进长沙城,便能振动满清的统治,到时候自己再登高一呼,前来投奔自己的人一定不会在少数。
  到时候便能拥兵数十万,只要自己手一指,千军万马就能踏平满清的江山,自己就能成为那至高无尚的皇帝了,想想这些洪秀全心里就会激动难安。可是眼看着就要到手的一切就那样的从眼前消失了,洪秀全的心里一下从云端掉到了地底,这叫他怎么能不恼。
  “大家说说这仗该怎么打。”洪秀全终于停下脚步开口了,眼望着帐内一群被封的王爷将军们。
  “天王,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再打下去兄弟们就打没了。”石达开刚到,不过也听说了攻打长沙城的事情了。见洪秀全问,也不顾不得杨秀清拉他,忙上前一步答道。他让想洪秀撤兵,并不仅仅是因为长沙城下的惨烈战事,而是因为在来的路上他得到消息清军正从几个方向向长沙围过。如果被围,太平军就有被全歼的危险了。
  作为太平军里少有的有文化的将领,而且从小好读兵书的他,战略思想方面要比洪秀全高得多了。在石达开看来,攻占长沙城实在是不智之举。湖南人坚毅悍勇,大难当前奋不畏死,况且湖南在巡抚骆秉章的治理下,并没有太大的民乱。
  湖南实在不适合太平军扎根。最好的选择就是撤围继续北上,渡过长江天险攻取民风较弱的湖北之地,到时候南可以靠长江天险阻挡江南之兵,北可以向西攻取民心不稳的江淮等地。以长江做后盾,积蓄力量再图江浙富庶之地,那样可以收民心,又可以得江浙之财富,何愁大事不成。
  “那以开袍之意,该当如何啊!”洪秀全不阴不阳地瞪了一眼石达开。这个石达开实在可恶,一来便要乱我军心。实在与杨秀清一样不可理喻。作为同样有着很好的家世背景的太军天国高层来说,洪秀全把石达开看作是将来最大的竞争对手,自然一样也没有什么好感。只是碍于石达开曾倾家资助太平军,洪秀全也不敢做得太明显了。
  “臣弟途中听探得,清妖正几路向长沙围攻过来。如果被围,我军难逃全军覆灭之灾啊。”明显感到洪秀全的不悦,石达开把探来的情报说了出来。
  顿时几个主要将领也是一片振惊,连日来只顾攻打长沙了,并没有在意其他方向的动静。因此石达开一说出情况,其他人顿时感到眼前的局面之艰险了。他们想不到一向胆小怕事的清军会主动来攻打自己。
  何况,太平军一向行军不定,清军很难猜到自己的行动方向,就算猜到也没有这么快的。他们自然不知道北京城里有个人早已知道他们的行动方向,而且连他们以后的行动方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那就个自然就是来自一百多年后的咸丰了。
  在太平军还在郴州修整的时候,咸丰为以防万一而下的圣旨早有大半到了目的地了。那些地方官员就算再胆小也不敢违抗圣旨吧,所以一接到对旨,便召集官兵不分日夜地往湖南境内来。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洪秀全虽没有读过兵书,但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对自己是十分不利的,马上收起那不快之心,换上了一副焦急的神情,“那依开袍之计,我等该如何是好?”情况紧急也顾不得刚才是怎么对别人的了,小命要紧。其他人只一起将石达开围在了中间。
  “臣弟以为,如今之计当尽快撤离长沙,趁清妖还未合围之时,快速渡过长江,攻取武汉,汉口,以长江天险挡住南面之敌,扼守长江。再取武昌以为根基。”石达开缓缓地将自己的一番打算说了出来。
  洪秀全此时也顾不得什么皇帝梦了,要是小命没了,还谈什么皇帝宝座啊。于是也不管石达开说得有没有道理便一声令下,命令全部人马马上趁夜悄悄撤离长沙城。几个将令称了一声“是”各自去整顿人马准备撤退不提。
  是夜,左宗棠没有等来发贼的进攻,心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只要等天明,定还会有援军断赶来的,到时候可以对外夹击彻底解决匪患。当天空渐渐泛白的时候,紧张了一整夜的清军眼前看到的除了城外遍地开始有些发臭的尸体之外什么都没有看到,才知道太平军已经趁夜悄悄撤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