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18 向荣斗不过石达开

018 向荣斗不过石达开


  跟随自己的兄弟们在一个一个地倒下,此时的萧朝贵心里在滴血,眼眶早已通红了。他心痛的不仅仅是这些倒下的兄弟,更有对天国的心痛。出身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的萧朝贵,自小便备尝了生活之苦。自从在耕山认识了杨秀清,之后又经杨秀清介绍加入了洪秀全的拜上帝会之后,萧朝贵似乎为自己,也为天下百姓找到了一条摆脱贫困的光明大道。
  在洪秀全“众生平等,物归上主,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的理论熏陶下,萧朝贵成了“天兄”洪秀全、杨秀清的代言人,积极地发展拜上帝会。从金田起事以来,萧朝贵一直都奋战在第一线,每次都是奋勇当先,也因此成了太平天国的第一战将。
  太平军一路走来可以说是并不顺利的,首先被广西提督向荣兵围永安,经过一番血战终于脱出重围,之后一路北上又在湖南全州城下损兵折将,待要攻克永州,却因为湘水及萧水的阻隔而不得不转道向南攻岳州,还好当时已经有各地的天地会成员来加入太平军使得太平军从此开始一路势不可挡地攻下十几个城池,还一股作气攻下了湖南重镇郴州。
  终于太平军可以有些喘息的机会了。可是就因为这样,那些原本坚定的天国分子却开始有些争权夺利的倾向了,这叫他这个一心为农民着想的第一勇将心里好不伤心呢。这还是当初在金田一起起事的好兄弟吗?太平天国还是当初一心想为老百姓讨一个太平盛世的队伍吗?萧朝贵不知道,他也不想去知道。他只想将来有一天能真的将这个腐朽的朝庭推翻了,凭着自己的能力去真正为老百姓作点实事,那就尽到自己的本份了。
  不过萧朝贵现在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他甚至连去想想这个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一颗越来越变大的大铁球正奔着他的身体而来。萧朝贵想躲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带着自己的身体向后,向后,一直向后,世界再慢慢地变小,耳边的声响也在慢慢变小,终于他再也看不到也听不到任何东西了。他终于可以放心中所有顾虑,身上所有负担去向那他心中真正理想的“天国”。
  “千岁——”一千太平军这时已经进入了守军的弓箭的射程之内了,可是现在他们顾不得那如雨般射向自己的箭矢。因为他们心中爱戴的西王殿下,刚刚被一发实心炮弹击中。这一千壮家子弟早已对这个每次战役都奋勇当先的王爷千岁拜服不已了。而现在这位耿直而又英勇的太平天国第一勇将,已离他们而去了。
  “撤!”不知道是谁悲愤地喊了一声,于是一千汹涌而来的壮家子弟在丢下几百具战友的尸体后,抬着他们敬爱的西王殿下,匆匆地离去了。一场汹涌而至的战事,却这样草草地收场了。
  左宗棠终于看到发贼退兵了,心里吁了口气。刚刚上城楼的时候,发贼已经发起了进攻了,可是城里的绿营却大半站在那里发着呆,不知道要做什么,要不是他来得及时,这长沙南城会不会被发贼攻破都还两说。而就在刚才,那一千发贼的声势却很惊人,要是发贼全都有这样的声势的话,那湖南危矣,大清危矣啊。看来自己得向皇上上奏折请求整肃绿营、八旗了。左宗棠心里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发贼退了,在城楼上的守将不由自主地欢呼起来。他们却不知道要不是有左宗棠的到来,使了一招射人先射马的好戏,就只那一千太平军就够他喝一壶的了。而这一切唯有站一旁观战的长沙守将鲍起看得一清二楚。
  这个左季高果然有两下子,怪不得皇上会看重他,想不到一个儒弱的文人还有这番胆识,这是鲍起所不曾想到的。在他的心里也不禁对左宗棠的评价高了几分。
  击退了一千太平军之后,左宗棠就急急的招呼鲍起去其他城门查看防守,整顿防务,自己则在这南城门上开始布置起来。他知道这只不过是个开始,发贼大的攻击还没有开始,必须尽快做好准备,再不能像刚才那样,等到发贼开始进攻了守军还没有一点反应,都呆立在那里。
  “末将领命!”鲍起抱起双手,作了一揖,便去各门查看了。毕竟现在名义上左宗棠是他的上司了。湖南陆路提督,可是可以调动会湘的绿营、八旗军的职位呀。而且刚才就左宗棠的表现来看,也确实值得他敬佩了。
  十里坡,太平军大队人马才刚刚开到就收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太平天国西王千岁萧朝贵战死了。
  “萧胞啊,我的好兄弟啊!”洪秀全听到这个消息,马上便痛哭起来。只不过其中有几个真情实意就不得而知了。这个清朝道光年间的落地秀才,心中的野心是没有几个人知道了。在几次乡试都没有中榜的情况下,年轻的洪秀全灰心了,回到家中大病了一场了。之后他与一位好友去安南学习基督教义,当看教义所说的时候,这个屡试不弟的秀才公,心中开始动了,开始逢人便说自己是上帝的儿子。
  为此传教士拒绝为他洗礼加入基督教。一气之下的洪秀全回到了家乡并开始创建他的拜上帝会,宣传“人心太坏,政治腐败,天下将有大灾大难,唯信仰上帝入教者可以免难。入教之人,无论男女尊贵一律平等,男曰兄弟,女曰姊妹”而他自己则称自己是基督之弟,天父之次子,是上帝派来的使者,替天行道的。但是洪秀全的拜上帝会却与西方的基督教义相差巨大。从这些上看来,洪秀全是有野心的,其内心深处并不是真正为贫苦百姓着想的。
  因为,洪秀洪的家世还是很不错的,他的父亲担任着当地的保正。根本不像那些贫苦的农民一样整天为了吃食担忧。之所以创建太平天国,打起推翻满清朝庭的大旗,很大一部的原因是他对自己四次都没有能中榜而因此对朝庭生出来的怨气。
  “王兄不必如此,当下我们还当举起大旗,为萧兄弟报仇才是。”杨秀清也声带哽咽地道。与洪秀全相比,杨秀清与萧朝贵的感情就要深得多了,他是第一个认识萧朝贵的人,也是他将萧朝贵引入拜上帝会的人。萧朝贵的为人更是让当时还是比较正直的杨秀清敬服的。
  “清胞所言极是。”洪秀全闻言不禁正色道,“传令在十里坡修整一日,明日攻打长沙城,为萧胞报仇。”
  “遵命!”以杨秀清为首的底下将领纷纷抱手正色道。各自下去准备不提。
  此时太平天国的另一位大将,翼王石达开正分兵东进,意图攻克长沙东面门户浏阳。以阻断可能从江西而来的清军援军。二为可以引开从广西一路追击而来的向荣的追兵。
  向荣最近过得很不好,自从永安围奸发贼之事失败后他就一直在担心皇上会因此对他失去信任而不再重用他了。听说皇上因此大发雷霆,大病一场,当时就把向荣吓得不知所措。要是皇上因此有个三长两短,那自己的仕途也算是到头了,不被砍了肥大的脑袋算是万幸了。
  不过还好,所幸皇上没有事,至少小命是保住了。因此种种,向荣对追击发贼更是上心,一路紧追不舍,只是他带的官兵都是一些没用的东西,早被太平军打怕了,看到大队的太平军就一触即溃,杀都杀不住。向荣心里那个愁啊。
  “报!报大人,发贼兵分两路,一路由贼首石达开率领向东奔浏阳去了,一路由贼首洪秀全率领,已经到了长沙南门下了。”帐外一个军卒急急忙得跑了进来报道。
  “哦,嗯.!”向荣开始沉思起来。一直以来,他都只能带着几万人马远远地跟在太平军后面,生怕被太平军甩开了皇上怪罪下来,把自己办了,可是去跟太平军拼命又没那个胆量,于是乎快一个多月了向荣在后面灰倒是吃了不少,战果是一点也没有,还有几次太平军为了甩开这个讨厌的跟屁虫打了几次反击。
  向荣的人马差点就丢下他一个自己跑路了,向荣那个郁闷啊!不过现在终于有机会,太平军兵分两路,肯定有一路有便宜得。在帐内背着手走了几个回来,向荣笑了:“石贼那一路有多少人马,现在已经到了哪里了?”向荣头脑还是比较清醒的,也是有点见识的,毕竟是武将出身嘛。
  “回大人,石贼部人马不过万人,正在过湘水。”军卒大声回道。
  “好!传令下去,集结人马跟老子先去灭了石贼的那万把人,解除长沙被两面夹击的隐患,再去增援长沙。”其实是看石达开一部人少才敢往前冲的。不过这种话只能在心里说说,不能被人知道,要是被人知道他向荣只敢拣软柿子捏,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只是向荣不知道,他一直跟在别人后面吃灰,但是别人可没有把他忘记了,正在渡过湘水的石达开已经算准了这个胆小的清妖头会来打自己的主意,早就在湘水西岸为向荣准备了一个大的口袋,等着他来钻。
  咸丰二年五月十六日,石达开率部渡过湘水,准备配合天王洪秀全攻打长沙。这是在此之前就已经说好了的。渡过湘水的石达开知道向荣一向是个欺软怕硬的主,知道自己只带了不到一万人马的消息后一定会尾随自己而来,因此自渡过湘水之后石达开就命人在西岸修了许多保垒,还命一些老弱故意留下西岸装作惊慌的样子来引诱向荣深入,大部人马却躲在一侧,好将这条甩不掉的尾巴一举歼灭。
  果然不出石达开所料,向荣一来到湘江边上,看到岸上只有一些老弱的太平军,以为石达开已经兵发浏阳去了,留下这些老弱来抵挡自己一会而已。
  “笑话,以为这点老弱病残就能抵挡住本官吗?”看到对岸有些慌乱的太平军,骑在马上的向荣轻蔑地笑了,“马上渡江,追击发贼,活捉石贼赏白银千两官升三级。”向荣意气风发地下令道。
  “大人,不可啊,下官观对岸分明被人做过手脚了。只怕有诈,万一发贼趁我军半渡而击,后果不堪设想啊。请大人三思。”一个高大的中年军官模样的人向向荣劝谏道。
  “胡说,发贼现在正想攻打长沙哪会留意本官,冯子材你敢乱我军心,小心自己脑袋,还不快快渡江?”向荣本来的好心情,被冯子材一说,顿时少了不少。这个冯子材,虽然平时作战勇猛,好几次都是他拼死为自己杀开一条血路帮自己跑路,不过现在正是自己立功的时候,他现跑来给自己捣乱,真是气死人了。这里哪还有发贼啊,发贼跑去打浏阳了!
  几万八旗、绿营兵坐着早已做好的木伐开始渡江了,而对岸的太平军似乎也很慌乱了,开始往回跑,看到这样向荣更得意了,也更觉得自己的判断了。渡过湘水,向荣马不停蹄开始追击逃跑的太平军,突然四面八方涌出了无数的太平军,打着石字大旗,将向荣围在中间。向心里咯噔一下,暗叫又中石贼之计了,连连喊撤。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前有堵截,后有汹涌的湘江水。
  “杀啊杀了向妖头,王爷千岁重重有赏。”无数的声音向向荣袭来。
  “快撤,快撤。”向荣一拉马绳,也不管别人有没有听见自己说的,就向后跑去。
  “保护大人。”这时冯子材带着几百弟兄,向向荣跑了过来。护着向荣一路向江边杀了过去。这几百弟兄是冯子材当初投降向荣的时候从山塞里带出来。可以说是自己的亲信部下,勇猛强悍。
  好不容易,终于杀到江边,向荣也不管自己的马了,坐上木伐就跑。他一走清军也没有战心,纷纷开始抢占木伐跑路。那些跑得慢没有抢到木伐的不是被赶到水里淹死,就是被后面的太平军一顿乱刀砍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