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赈灾3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原来这是一家米店,在当地颇有名气,是开封城里比较大的几家粮店之一了。
  王二黑是这家米粮店的老板,靠着手黑,心黑的,将王家米粮店做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了。王二黑原名王二白,是从安徽来的。王二白本是安微亳州一地的小混混。
  后来因为在当地得罪了一个很厉害的混混头目,那头目扬言要将王二白碎尸,王二不得已只能逃走他乡,刚逃到开封的时候因为没有依靠,又是人地两疏,王二白确实夹着尾巴做了一阵子好人。
  而王家米粮店的老板原来也并不是王二白,却是开封本地一个小生意人姓李。李老板原本见王二白可怜,于是一发好心便收留了他。王二白刚开始的时候还算老实,也肯干又有力气,渐渐地李老板便喜欢了他。
  这李老板有一个独生女儿,闺名叫做李秀儿,也长得有几分姿色。这王二白起初到李家也不敢太过张扬,每天也只是在店里帮着搬搬东西,其它的都不怎么挑,每天吃了就睡,睡了起来就帮忙干活。不想一天这王二白见了李秀儿,顿时心里便上了心只是碍于人生地不熟不敢造次,却也总是在语言上调戏李秀儿。
  李秀儿是个黄花大闺女,被王二白调戏了也不敢声张,不想却让王二白越发的得意起来。后不知道怎么,王二白认识了一个在府衙当差的兄弟,两人时常称兄道弟,横行街道。自从认得这个当差的兄弟之后,王二白觉得自己有了底气,对那李秀儿越发动手动脚起来。
  一日王二白趁李老板外面办事将李秀儿凌辱了,李老板知道后气愤交加有心要上官府告王二白,不料被王二白在府当差的兄弟恐吓了一阵,王二白又趁势说了一堆好话,李老板无奈只得将女儿许与王二白作妻。不几年李老板就一命归西,这米粮店也归了王二白所有。
  这王二白做事心狠手辣,手黑心黑。邻里背地里都叫他王二黑。此时王二黑正站在米粮店门口,趾高气扬地看下外面一群气愤不平的乡民。黄河大水,灾民无数,王二黑早就知道粮食肯定会短缺,已经暗地里从各个乡镇收买了大批的米粮屯积在仓库里,只等时机到来好大赚一笔。
  前几天,他从那个在府衙当差的兄弟那得到了消息,官府开仓放粮,粮仓已渐渐告磬。王二黑顿时觉得这是个大好时机。
  回来后就将米价涨了接近十倍,那些前来买米的百姓见昨日还是十几二十文一斗的米,今天就涨天了一二两银子一斗了,不禁都围在王家米粮店门口要向王二黑讨个说法。王二黑平日里横行惯了,哪会在乎这些百姓在这里闹事,要是事闹大了,自然有他兄弟帮他作主。
  “你都听说了,如今官府的粮仓快见底了,粮食缺,过些天你们就是有钱也买不到粮食了。还敢在这闹事?小心老子叫我兄弟将你们这些刁民统统抓起来。”王二黑站在台阶上,扬着下巴,哼了一声说道。
  门口的百姓见王二黑这样说,不禁都开始骚动起来。他们并不知道粮食短缺的事,一时不知所措,连为何而来的事情都忘到脑后去了。而此时肃顺恰好来到,正好听到王二黑说的,也不由心里一惊。
  如果这老板说的属实那事情就大了,如今城外灾民刚刚好抚好,要是出现断粮的事情必定会人心不稳起来。想到这,肃顺眼睛里不禁冒出了丝丝杀意。不管这老板说的属实不属实,这个人决不能留。而且此人竟敢借机哄抬粮价,实在当杀。肃顺当即越众而出,指着王二黑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在此妖言惑众,扰乱民心,来人与我拿下。”
  王二黑刚还在得意呢,想着这次自己肯定要大赚一笔时,心里不禁乐不可支起来。猛然见人群里冒出一个身体臃肿高大的中年男人说要抓自己,不禁一怔,即而大怒起来。对着肃顺怒道:“你是什么人,敢抓老子。老子说的都是事实,我兄弟就在衙门里当差的。”
  王二本想拿出他兄弟来镇吓一下对方。肃顺来开封时就没有穿官服,被王二黑看了,以为他也不过是个平民百姓而,虽然穿得华丽一点,最多也不过是个客商。他却不知道,这一说却是真的加速了自己的死期。
  肃顺听王二黑说得有模有样的,心里也七分肯定他说话,越发觉得此人留不得。对着家将一挥手喝道:“拿下!”顿时从人群里涌出几个身材健壮的大汉来将王二黑一把按倒在地。王二黑还想在挣扎,口里依旧喊道:“你们是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抓老子。”
  “本官是奉旨督办赈灾的钦差,你妖言惑众,借机哄抬粮价,罪无可恕。左右将此人与本官押到府衙依治办理。”肃顺也不管旁边百姓用惊奇的目光看着自己,当先开路向开封府衙而去。王二黑一听面前这个看起像个小客商的胖高个居然是钦差,顿时身子一矮,心里暗叫:“完了!”
  肃顺心里却是焦急万分。现在正是急需粮食的时候,而府库却已经快没有余粮了,这要是让灾民知道了,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一路急行,不一时便回到了府衙内。河南一众大小官员,此时正在大堂上清点各自从家里狠着心挤出来的银两,保见肃顺从外面押个人回来,一时好奇纷纷上前见礼,询问缘由。
  肃顺却是不管众,竟直走到大堂上坐下,对道众人道:“开封知府吴章之何在?”
  吴章之刚才已经从肃顺的家将那里了解了一些情况,此时见面色不善,不由忙从众人之中上前,跪下道:“下官在。”
  “我问你,府库还有多少余粮?”肃顺沉声道。
  “回.回大人,府库之粮最多可供灾民三天之用。”吴章之讪讪地回道。其实开封府库官仓内的存粮早在肃顺来之前就快用完了。要不是这几天将救济灾民的粥换成稀粥,怕早就没有余粮了。吴章之不由用眼睛狠狠地瞪了一下王二黑。就是这小子坏事,要不是他冒犯了中堂大人,又怎么会让自己现在这样。
  肃顺不由怒极,哗的一声站起来对吴章之大声斥道:“那你怎么不派人去收粮。要是因此乱出大事来,你小命难保。”肃顺实在气极,这群蠢祸,平时无能也就算了,现在这种关键时候居这样昏愦简直该死。其实肃顺这次却是错怪吴章之他们了,这样的大事他们怎么会不知道,早几天就派人四处去收粮了,只是那些粮食早就被那些奸商们抢先买走了,现在又是大灾时期,能收到的粮食本来就不多。
  众见肃顺脸色难看,一个个也噤若寒蝉,不敢出一声。吴章之更是已经大汗不止了,用袖子擦了擦汗才慢慢道:“回大人,下官等早几天便派人四处去收粮了,只是如今水灾,能收到的粮食本来就少,而且一些粮店见有利可图早早就将粮食收了去。有没收去了大多也是一些乡绅家的粮食,下官等也是没有办法,还请大人恕罪。”
  “啪!”肃顺顿时将惊堂狠狠敲在桌上,双眼圆瞪。今天要不是自己来的及时,恰好听到王二黑在那说的那些话,估计什么事都晚了。想到到时候灾民****,自己怎么对得起皇上对自己的器重。
  “你们现在就去那些乡绅家里去收粮。这群自私自利的狗奴才,要是出了什么乱子,本官定必禀报皇上,诛其九族。”说着转对吴章之道,“你马上招集衙役,看哪个奸商敢趁机哄抬粮价谋利,全给我拿下。”
  众人忙纷纷告退下去。各自去吩咐人手准备收粮。见众人都走了,肃顺还在堂上气愤不已。那个倒霉的王二黑早已被人押下了大牢了。
  各地乡绅地主,哪个家里不是粮满仓,只是这些地方乡绅都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在他们看来,那些灾民与他们有什么相关,自己是有粮食,但是这些粮食又怎么能给那贱民农民们,就算放在家里全烂了也不能便宜了那些灾民。
  地主们不卖粮,官兵也没有办法,人家又没犯法总不能强抢吧。而且官府这些当官有几个没有得个这些地主好处的。拿人的手短自然就能遮过就遮过去了。现在肃顺下了死令了,他们也不能再袒护了,否则性命难保。于是纷纷上门,一通讲理之后见那些乡绅地方还是不肯合作,只能用强了。那些乡绅地方也没有办法,自己虽然在当地有名有望的,但也斗不过官府啊。而且听说不交粮就杀头,尽管心里不愿意,到底还是小命要紧。于是不几天便收集不少粮食。
  吴章之心里那个恨啊,恨不得将那个王二黑顿时就杀了来泄。看中堂大人的样子,自己以后的前途就可想而知了。吴章之带着一队衙役,将火气全撒到那些奸商身上去了。开封城里最大的几个粮店,除了少数几个还算本分没有趁机起价的外,其他的都被吴章之抄了。这一抄不知道,就这几店里的粮食居然比官仓里的都要多得多。
  官府的作动让一些平民百姓当时也乱了一阵,在听官府讲是在查抄那些抬高粮价的奸商的时候,不少人顿时拍手叫好起来。两天的收粮查抄,官仓里顿时便堆满了粮食,而且还没发去多少银子,这让河南的大小官员惊叹不已,看来有时还是要用些非常手段的。
  第三天,肃顺请出了咸丰皇帝赐给他的金牌令箭,将一干奸商押到菜市口,申明其罪。将一干奸商就地正法,人头挂在城门中示众三天。满城百姓原本就对这些奸商抬高粮价憎恨不已,如今听说钦差大人为民除害,都到处传颂肃顺的事迹,又因为开封曾是包公的治地,因此都叫肃顺为“肃青天”,搞得肃顺哭笑不得。
  河南一地因为肃顺的非常手段,暂时安抚去了。那些没有被查抄掉的粮店,也不敢再抬粮价了,连原本只是微微涨了一点的价格也忙降了下去。谁还敢乱涨价啊,那城头上的人头就是榜样。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