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009 赈灾1

  咸丰对肃顺的表现很满意,于是点了点头道:“朕这一百万两银子,明日就交由你送去河南等地赈灾。另你到了河南之后,朕令你全权负责赈灾事宜,再赐你金牌令箭,可先斩后奏。但你要记住这一百万两银子,到你手上是一百万两,到了河南等地也要一百万两。一个子儿也不能少。若有谁从中克扣,杀!”
  咸丰双眼直视着肃顺,顿是屋里的温度都在直线下降,肃顺不得不略低了低头。咸丰又道:“灾民数以万计,朕虽下旨开仓救济难民,恐难以为计,地方上粮食必然紧张。如有奸商敢囤积居奇,哄抬物价者,杀!切记!切记!另大灾之后必有大疫,你到了之后当招集郎中,仔细防备。好了,没有其它事了,你先退下吧。”
  肃顺忙站起身,抹了抹头上的细汗,告退而去。直到现在,肃顺只要一想起咸丰那双精光闪闪的眼睛,心里就会升起一股寒意来。在肃顺想来,皇上如今是发了狠心了,自己哪里还敢怠慢,再去逗鸟,听书。
  “万岁爷越发的有明君风范了。”肃顺在轿内长叹了一口气。咸丰的脾气他是最了解的了。如今肃顺却从心里升起一股无力感来。封建时代,在朝庭里当任官职的,有几个不是摸着皇上的心思办事,只有这样办事才让皇上高兴,肃顺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只是如今,咸丰的心思,肃顺是越来越猜不透了,这能不让肃顺心里感到焦虑吗?他虽然是咸丰倚重的臣子之一,可是保不住哪天,自己一个不好,让皇上不高兴了,这丢官事小,小命保不保得住还有是个事儿呢。
  “这差使得小心着办了,不但要办好,还要办得漂亮皇上才会高兴!”肃顺喃喃自语道。在他想来,如今咸丰下了狠心,那肯定是不容有失的了。只是如今咸丰开始有了一代帝王的架势,虽然对于大清来说是好,但对他肃顺来说却是个两难的选择。
  是继续过他的逗鸟听书的自在生活呢,还是做一个能臣。想到这里,肃顺心底里不由一阵激动。他肃顺曾经也是有过一番报复的,只是时至今日,眼见得满朝文武都是不堪入眼,心中也是越来越暗了。现在咸丰皇帝突然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这对于他来说不见得不是一个契机。
  “老爷,到了。”张成打起轿帘。
  肃顺缓步迈出轿来。只是眼中已不复平常那种浑浑噩噩,混吃度日的懒散了,取而代之的一双精明的眼睛。肃顺下得轿来,神情不禁一怔。打眼望去,肃顺府上,早已停满了车轿。府中早已有下人迎了出来。肃顺打听了一下,不禁释然。双后背在背后,脸上恢复了平日那种怡然自得的表情,迈开大步走进府里去了。
  肃顺府上早已官员云集了,不为别的只为今日早朝时咸丰下的那道圣旨。这皇上拨了一百万两内帑银赈灾,这对于他们做臣子来说,脸面往哪里搁啊。肃顺向来被咸丰皇帝器重,今天又被咸丰单独留下商谈要事。这些个大臣们早就不耐烦跑去肃顺府里来打探消息了。肃顺去了许久还没有回来,这些大臣在大厅里一个个急得打转呢。突然然听到肃顺回府的消息,早耐不住迎到外面去了。
  一群人,吵吵闹闹,七嘴八舌,你一语,我一句。这个说,肃中堂,皇上最为器重你,你得劝劝皇上啊,这拨内帑的事万万使不得啊;那一个又说,肃中堂,皇上招你到底何事啊.一时人声鼎沸。肃顺也不管他们说些什么,一直往大厅走。
  来到大厅,肃顺才高声叫道:“安静安静,你们这样乱七八糟地成何体统,这哪有我大清官员的样子。”如此一叫,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肃顺虽然在咸丰面有是唯唯诺诺的,但在这大清的百官之中还是很有威望的,尤其是今天到场的都是他肃顺一党的,都以肃顺马首是瞻。
  群官都看着肃顺了,见他说了一句又不说了,景泰首先耐不住了,从群官之中跳了出来冲着肃顺道:“我说老肃啊,我的肃中堂啊。你到底说说皇上找你去为了何事啊。”景泰虽然也是咸丰倚重的人,而且还是慈安的哥哥,大清的国舅。
  但是一来他脾气暴躁,性子急,不像肃顺沉得气,二来,他是靠着慈安的那层裙带关系才有今天的地位的,办事能力也确实不如肃顺很多。景泰自己也知道,因此凡事都看肃顺的眼色行事。
  “就是啊,肃中堂。皇上如此行事,我等做臣子(奴才)的岂不羞愧难当。中堂大人您一定要劝劝皇上收回成命啊。”群官也附和道。
  “胡闹!”肃顺见群官这样说,顿时脸色一沉,立身而起,双手朝北拱了拱了,“大清如今内忧外患从生。皇上心忧社稷,你等身为臣子,不思为皇上分忧,却只顾自己脸面,该当何罪。皇上爱民如子,这有何不对?”
  群一时无语。只有景泰,平时与肃顺关系密切,才又问道:“皇上招你去到底何事?”肃顺见群官一时语噎,沉下的脸才算好起来。见景泰问自己,才坐回坐位上,捧起茶碗细细地品了一口茶,才慢悠悠地说道:“皇上招我去,无非是为赈灾之事。皇上怕委别人去,有人从中克扣,奸商坐地起价,赐我金牌令箭使我可先斩后凑。皇上如今已有一代明君之范,你等当回去,各司其职,尽心办差,为皇上分忧,才不失臣子本分。今日就散了吧。”说起站起身来便要送客。群官还要说什么,被肃顺挥挥手打断了,只好纷纷告辞离去。
  待送走群官,肃顺才招来管家张成,吩咐他收拾即将起程的所需之物及随行的家将事宜。一切都做完了,天气差不多也快暗下来了,肃顺才回到内堂去休息,不提,一夜无话。翌日,咸丰亲押着灾银,在城门口为肃顺送行。肃顺自是感动万分,谢恩不已。咸丰还不忘嘱咐要肃顺从速办理,不要耽误了行程。肃顺忙弃了轿子换马车,带领了一千禁军,和随行家将急急往河南来。
  肃顺辞了咸丰,一路坐着马车不敢迟疑匆匆往河南,山东等地赶去。一路上,肃顺几乎没有停息过,即使路经通州也是入而不停。肃顺坐惯了轿子,而且一路来,道路崎岖更是让他受了不少的罪,然而肃顺并没有因此感到不满,反而心里还很兴奋。
  他已经做了决定要在这大清的的岁月上划上自己的名字了。肃顺从咸丰这些天的表现上已隐隐察觉出这大清的天下要有所改变了,这就是他肃顺的机会,一个留名青史的机会。肃顺不惭是一个老练的官场高手,从这一点来说他绝对是一个洞察力超群的人。
  马车狂奔,在崎岖的黄土路上颠簸着,尽管如此,依旧没有能打断肃顺的思绪。河南、山东,两淮水患波及的面积之广又岂止是这区区一百万两银子能赈得住灾的。肃顺在马车里双眉时展时皱。咸丰拨款一百万,最多只能安抚一个地方已经是顶了天了,肃顺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当着咸丰的面他却是不好提出来的。
  社稷艰难,皇上还有很多大事要用到银子呢,皇上的担子也不轻啊。既然自己决定要青史留名,这点点小事却是难不倒肃顺的,皇上不知道官场上的内幕,他肃顺可是一清二楚,了如指掌。想着想着,肃顺脸上不禁笑了起来。
  咸丰二年,黄河在河南、山东等地决口,两淮地区也是洪水泛滥,灾民无以计数。大水不淹没了大片的土地,数以十万计的百姓无家可归,流离失所。是年咸丰皇帝下旨免除三地三年钱粮之税,并下召责令各地州府收纳灾民,开仓放粮。
  从北京,直隶到这三地,远不过数百里地,快马加鞭不过一两日便到,于是各州府不敢怠慢,纷纷下令各地方开仓,搭投简易屋棚,开设粥棚救济灾民。虽然对那些流离失所的灾民来说意义已经不大了,但是总算还是让他看到了生的希望。人有了希望便有了生下去的勇气。
  且说肃顺一路紧赶慢赶,到达第一站河南开封的时候,也已经是数日之后的事了。河南巡抚,开封知府,以及开封各大大小小的官员闻知咸丰皇帝派了军机中堂肃顺为钦差大臣,全权负责这次赈灾事宜,不敢怠慢,纷纷出城十里相迎。要知道,肃顺是皇上最倚重的臣子,皇上如今派了他下来全权负责,可见得咸丰对这次赈灾有多看重了。
  远远的,河南大小官员便看到一队禁军纵马而来,而后面跟着的是一辆马车及十几大车装着木箱的马车,便知道是肃顺的队伍了,当即纷纷正了正衣冠,躬身而立,等待着肃顺的到来。
  那一队禁军见到前面出现一列官员,也缓下速度来,中间一个将官模样的人从队伍中勒马向后,向肃顺的马车奔了过去。肃顺的马车见前面慢了下来也随之慢了下来。肃顺正自奇怪,正好那将官来至马车外,在马上拱手道:“大人,前面有一群官员列队道中,请大人示下。”
  “嗯,知道了。无防待我去过去看看。”肃顺在车内回道,说完让车夫加速,越过禁军队伍朝河南官员们驶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