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又见郝麟2  重生安安逆袭记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这希时间一直在找蝙蝠杀的人?”郝麟问的直白。
  
  “我没有别的办法。我妈妈是无辜的,我一定要给她洗清冤屈。”柴安安口气坚定。
  
  “柴安安,你虽然信认你妈妈。可是你能完全了解她吗?”郝麟这也是够冒险的,竟然在一个女人面前暗指她的妈妈有不能见光的一面。
  
  柴安安觉得和郝麟争这些也没有用。可是郝麟既然今天上了门,那她也要好好利用下番。
  
  于是,柴安安平息语气,问:“你知道我妈妈的现状吗?”
  
  “她还好,比你安静。”郝麟这意思是见过柴郡瑜呗。
  
  “我想见她,你能帮我见见她吗?”柴安安这时走到郝麟身边坐下。
  
  “这个不合规矩。虽然案子还没有定论,可是你妈妈身份不普通,领导说断绝她和外界的一切来往。”郝麟这是直接拒绝。
  
  “好吧,你可以走了。”柴安安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
  
  “安安。”郝麟也跟着站了起来,可是并不是要走的意思,而是对柴安安走近了两步。
  
  “你可以离开了,难道要打一架再走?”柴安安这是告诉郝麟,郝麟没有什么用处时,还直离开,那她是会动手赶郝麟走的。
  
  郝麟有些着急:“穆策都结婚了。安安,我就是想解释一下,我和水婉儿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从没有在决你和水婉儿会怎么样。只是你和我是不合适在一起的。你走吧。”柴安安尽量让自己情绪平静下来。在心里她都要问候郝麟十八代祖宗了。她家现在牵扯到命案了,她每天心神不定的就是要想办法救自己的妈妈,而郝麟今天来了,竟然是解释什么男女关系。
  
  “安安,你这段时间做的什么我都清楚。我就是想告诉你,不要想着你妈妈的事情了,想多了,涉及多了,你自己也会被套进去的。”郝麟语气有些沉重。由于柴安安现在的情绪,他没再靠近,就站在离柴安安一步远的地方。
  
  “我知道我做什么你都知道,你们在监视我的行动。我又没做什么违法的事情,我就是想迟早给我妈妈洗脱冤屈。”柴安安嘴里这么说,心里却转着另一种想法。是不是郝麟今天也看到了她的邮件,而且她回的邮件,郝麟也知道。
  
  想着想着,柴安安话题一转:“好,既然你知道我在做什么。那你说我的方向和我妈妈蒙冤的方向是同一方位吗?”
  
  “我也不能确定,不过,安安,你可以和我一起商量呀。”郝麟这是来干什么的?是告诉柴安安不要继续了,还是要掺和柴安安现夺要做的事。
  
  “我妈妈和陆阿姨是住在一个地方吗?”柴安安不正面回答郝麟的问题。
  
  “安安,你要面对的人物很危险。停止吧,如果需要,那些人我们自会对付。你一个女孩子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不要去招惹他们。”郝麟的眼神里有担忧。难道他说的是真的,他真的为柴安安担心?
  
  不过,现在的柴安安,如果说面对人情世俗,她是欠缺一些;可是真正面对下诱饵,找出要找的人,她还是自认为是比较有经验的。毕竟上一世她没有忘记,在上一世那二十六年里,有至少五年,她都在很专业的干类似的事。
  
  想到上一世的种种,柴安安对郝麟投去了一个不屑的眼神。
  
  见郝麟还想说什么,柴安安直接走到门口拉开了门,嘴里长长地说了一个字:“请——”
  
  “安安,让我陪你一会儿吧。你看,你现在的脸色这么苍白,心情肯定也极烦恼。我在这里呆着不说话,行吗?”郝麟这种乞求,看柴安安感觉有些熟悉。
  
  是的,可不就是那天从陆铖那回来做的恶梦呀。
  
  “不行。”柴安安冷笑一下,补充一句:“就因为你不说话,才让你滚的。”
  
  “我说话了。”郝麟赶紧为自己辩解,可跟着好像明白了什么,说:“你是嫌我把积善知道的不告诉你。好吧,我把知道的告诉你。其实我就见过你妈妈两次。因为平时审讯你妈妈的人和我不是一个组的。”
  
  “是穆策负责的?”柴安安猜的大差不差。
  
  “你知道的还不少。”与其说郝麟是在夸赞,不如说他在顾左右而言它。
  
  “我想知道的都不知道,要是以前多和我妈妈聊聊,就知道的多了。我还知道你们的领导让你和穆策在沧城,就是为了给你们俩扫清障碍,才不得不做一个大清查的,是不是所以和我妈妈联系的人都在被调查?”柴安安只有假装着知道了某些事,希望郝麟认为,既然她已经知道,再说给她听也无妨。
  
  “那是当然。因为从你妈妈那里一点蛛丝马迹都查不出来。做为了个女人不贪污不受贿不错案冤案。是真不容易。可是她那真没有,那就查不出来。”郝麟往厨房走,边走还说渴的快。又一杯水下肚之后,郝麟才又说:“女人不贪,那不是女中豪杰就是人中龙凤。我会秉公处理这件事的。当然,你也应该明白,如果在一个人的事业里看不到她了。那她肯定就在生活里。相反,你妈妈的同事们,都是警队精英,侦查与反侦查能力都很强。调查你妈妈身边的人,这也是排除你妈妈有没有利用公职拉帮结派。”
  
  “结果呢?”结果才是柴安安关心的。
  
  “结果没有完全出来。不过已经看出来,绝大部分人和你妈妈虽然走得近,那也是因为他们是她的属下。当然,也有极少数的人,和你妈妈走得近是为了自己的谋取利益。不过这些既然已经开查了,就是查的沧城一清二白。”郝麟这时像一个讲道的传教士。调查的初衷是好的,只是结果会怎么样,没有人真正能算出来结果。就如果开始,他怎么都不会相信,柴郡瑜竟然没有查出任何的贪污受贿。她从来没想到一个高高在上的女警司,和黑道上的关系扯不清白,会和钱扯的一清二白,那真是出乎他的预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