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嫡女锋芒之狂妃 > 第三百一十八章 采花大盗

第三百一十八章 采花大盗

<>江小鱼从衣橱的缝隙看出去,只见着铜镜前坐着一个女子,女子的样貌神态与自己一般无二。雅文言情.org
  
  这人是谁?难道是夸熊?他又逃出来了?
  
  赵凌会不会有危险?不会的,赵凌不会认不出自己的。
  
  “听闻你差点出事,我就赶了过来!”赵凌从后面抱住那女子,“幸好没事,可吓死我了!你这段日子都过得险象环生的,在事情尚未得到妥当的处理之前,你还是少出门,身边如果有人保护,我总归是要放心些的!”
  
  “嗯,听你的!”那女子笑了起来,“你也别担心了,我不是没事么!”
  
  这时候燕燕推门入内,说道:“小姐,我方才去问过了,那里的人说小姐的玉佩他们已经送过来了!”
  
  燕燕,那不是你家小姐啊!
  
  江小鱼眼睁睁的看着那女子在最熟悉自己的两个人面前丝毫破绽也没有露出来。
  
  “是啊,方才已经有人给我送过来了!”女子张开手掌,手掌之上正是躺着那一块玉佩,她抬眸望着赵凌,“可还记得?”
  
  “你我定情之物,如何不记得?”赵凌蹲在那女子的身边,“虽然没有受伤,你今日也受惊了,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如何?”
  
  “那郡王妃的寿辰?”那女子为难的问道。
  
  “我已经派人去跟她说了,差点在她这里出事,她难道还敢有什么意见?”赵凌冷声说道,“哼,这回子得事情她定然拖不了干系,我会将事情查清楚的,这件事情在我们成婚之前,必须解决了,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还没怎么生气呢,你倒是气起来了!好啦,你也别生气了,我们先回去吧!”“江小鱼”起身,顺便将赵凌给拉了起来,“瞧你着急的样子,那还有点贵公子的模样,待会儿叫那些小姐看到了,岂不是芳心要碎了一片了!”
  
  “少贫嘴了!”
  
  三人说说笑笑间离开,江小鱼的心却是一点点的沉了下去,这人不是夸熊,不然赵凌不会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的,那么那人到底是谁?与自己的神态如此相似,只怕观察了自己不少时间了!
  
  从马群失控到中媚药,再到这个奇怪的男人与假江小鱼出现,这根本就是环环相扣,自己即便是逃过了一环,还有下一环等着呢!
  
  “别挣扎了!”男人在她的耳后轻声说道,“这绳子是用天蚕丝制成的,你越是挣扎,只会越来越紧而已,你这一身冰肌雪肤,若是留下什么疤痕,岂不是不美了?”
  
  他自顾自的笑了笑,又道:“看着自己的未婚夫连自己都没有认出来,带着其他的女人离开了,不知道你这心里面是什么感受呢?都说你们两人感情笃厚,他居然连你都没有认出来,我看也不过如此而已,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你不如跟着我吧!若不是我兄弟现在还等我,真想现在就把你办了!”
  
  他说完之后,又触碰了一下柜子里面的一个机关,只见着这柜子背后居然是一道密道,他蒙住了江小鱼的眼睛,抱着她入了密道。
  
  江小鱼不管用什么法子都挣不开身上的绳子,眼睛看不到,听力倒是好了不少。
  
  这个男人一直抱着她似乎似乎走了很久,后来又似乎遇到了两人,但是三人之间并没有交流,但是三个人的脚步声都很轻,呼吸很慢,内力应该不错,没一会儿她感觉到了阳光,应该是已经走出了密道。
  
  “要不直接杀了她吧,带着好麻烦的,这个女人不简单,免得给我们带来麻烦!”终于有人说话。
  
  “杀了岂不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娘们儿不多见!”男人轻佻的说道,“让兄弟们爽爽再杀也不迟,就这么让她死了岂不是可惜!”
  
  “你看着办吧,要是上头怪罪下来,你自己扛着就是了!”
  
  “我什么时候让你们替我扛过?”
  
  紧接着江小鱼被抱上了一辆颠簸的马车上面,然后马车经过了繁华的街道,经过了城门守卫的盘查,然后出来京城。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看他们的行事风格,不是暗门的人,难道长孙家的人?
  
  在这一场针对她的陷阱内,北郡王妃必然是知情的,她背后的长孙家或许就是主导者,那么其他的人,兰朵与梓馨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或者自己凑巧出现在了这一个阴谋里面?
  
  自己又该如何脱身?赵凌是否能够识破那假江小鱼的面目,他是否会有危险?
  
  他们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
  
  江小鱼一边想着,一边解着身上的金蚕丝,所谓以柔克刚,这玩意儿越是使劲儿挣脱,缠绕的就越紧,只得用巧劲儿了!不能够着急,越着急反而越不得法……
  
  这时候马车停了下来,只听见那男子说道:“我憋不出了,现在应该已结安全了,先让我发泄发泄再说!你们两个在外面等着我!”
  
  只见着另外两人出了马车,那男子搓着*笑道:“听说你跟赵凌两人时间时常你侬我侬,毫不避人,不知道还是不是处子之身?”
  
  他说着,大手就朝着江小鱼摸了过去,就在他即将摸到江小鱼胸口的时候,突然之间一抦匕首横在了他的脖子上面,他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讶异道:“怎么可能!”
  
  与此同时,一道惨叫声从马车外传来:“你居然背叛我们!”
  
  紧接着只见着马车车帘子被打开,一个陌生男子上了马车,见到眼前的景象,吃惊道:“居然不给我英雄救美的机会!”
  
  被江小鱼挟持的男子大骂道:“老三,你居然重色轻友!为了一个女人,杀害自己的兄弟!”
  
  “谁他妈跟你是兄弟啊!”被唤做老三的男子一拳揍了过去,“我这个人征服女人,从来只靠自己的魅力,像你这么下作,居然对女人用强,真是丢了男人的脸!”
  
  “你不是老三,你是谁?”
  
  “你管我是谁!”男子朝着江小鱼扬了扬眉毛,“辛苦一场,居然没有我的用武之地!你很厉害啊,金蚕丝也能够解开!”
  
  “你是谁?”江小鱼手上的匕首依旧横在意图侵犯她的那男子的脖子上面,目光警惕的看着面前这轻佻的男子,不敢放松警惕。
  
  “我是专门来救你的啊!”男子笑了起来,“你再详细的了解我之前,先把这里的事情了解了再说吧!”
  
  男子顿了顿又道:“他们这些人是齐思远的手下,这回子可是专门为他报仇的,不过你也知道能够将你算计到这一步,凭他们几个男人是不可能做到的,必然是有人策划了这一切,他们不过是其中一环而已,你那把削铁如泥的匕首小心些,别把他杀了,他死了你可就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江小鱼反手将准备逃走的男人打晕了,又挑开车帘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会儿马车停在荒郊野外,此处更是四下无人,倒也没什么什么埋伏。
  
  “你是来救我的?你到底是谁?”江小鱼冷声问道。
  
  男子笑了笑,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露出一张十分清秀的脸,不过十八九岁的模样,这少年看上去干干净净的,不过笑容却是十分的轻佻,朝着江小鱼飞了一个媚眼,笑道:“是不是被我英俊的样貌迷住了?”
  
  “好厉害的易容!”江小鱼说道,“我方才居然没有察觉到你居然带着人皮面具,你莫非就是林轩的那位朋友,传说中的采花大盗,欧阳渠?”
  
  “什么采花大盗,说得那么难听,那些姑娘都是被我的风采迷住了,她们是自愿的!”欧阳渠拨动了一下一丝碎发,“不过我的确是林轩的朋友!”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江小鱼问道。
  
  “救你不过是一个意外!”欧阳渠说道,“我是在追查我师妹的下落,查到师妹跟这些人有联系,故而就混进来了,没有想到遇到了这一幕!”
  
  “你师妹?”江小鱼将眉头蹙了起来,“莫非对于易容术也十分的精通?”
  
  “对啊,在我之上!”欧阳渠说道。
  
  原来如此!
  
  “可能我知道她的下落!”江小鱼将匕首收回靴子里面,“虽然我不需要你救,不过你好意一场,我带你去寻她,算是报答你吧!”
  
  “真的?你真的知道她的下落?”欧阳渠高兴的问道,“我真是没有白交你这个朋友啊!”
  
  与此同时,赵凌将“江小鱼”送到了江府门口,问道:“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就送你到这里了,回去之后好好的休息!”
  
  “好,你也是,莫要太操劳了!”
  
  赵凌又对燕燕嘱咐道:“好好照顾小姐,以后不要叫她随意出门,若有什么事情,记得叫人来告知我!”
  
  “是,奴婢一点好好的照顾小姐!”燕燕垂眸说道。
  
  “江小鱼”与赵凌告别,回了江府,她顿了顿,眸子一转,对身后的燕燕说道:“不知道祖母现在的身子如何了?我心中有些放心不下,先去给祖母请安吧!”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