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一世唐人 > 第三百九十四章:有点飘的国公爷

第三百九十四章:有点飘的国公爷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点飘的国公爷
  李破军闻言也是拜谢道:“多谢父亲”。心里想着待会儿就过去蓝田,早间李君羡过去了,却是现在都没传来消息,当真是急得很。
  李世民笑罢了也是雷厉风行的,当即挥手说道:“现在不过酉时,傅奕应是未安睡的,不若现在便将这事解决了”。
  长孙无忌等人也是点头赞同,李世民见了便是喊道:“敬忠,传旨太史令傅奕进宫”。
  王敬忠闻言正要回身,忽的,李破军直喊道:“王公公且慢”。
  众人皆是看向李破军,王敬忠一脸懵懵的看向李破军,“殿下有何吩咐?”
  “王公公让人传旨之时,且善意提醒一下,便说圣人心情愉悦,应是有好事临头”。李破军直笑着说道。
  王敬忠一愣,看了看李世民,见得李世民面色如常,便将应着下去吩咐了,毕竟他身为李世民身边的太监总管,总不可能亲自去传旨的吧。
  长孙房杜几人听得李破军的话先是一愣,继而便是一脸想通了的表情,甚至脸上有着讪讪,房玄龄直俯身略带惭愧说道:“还是殿下心细,我等却是疏忽了”。毕竟他们可没想到这茬,李世民也是如此神情。
  反倒是尉迟恭呵呵的笑起来了,“呵呵,殿下倒是诓人了,还好事临头,不斩杀了他便将陛下的仁慈了”。
  程知节却是摸着下巴苦想,忽的,眉头一挑,似乎是想通了,直哈哈笑道:“殿下心细的很啊,跟辅机一样,懂得人心思啊”。
  尉迟恭见了环视一圈,好似全场就他一个黑炭头没有弄清楚啊。
  顿时老脸一红,不过脸黑也是看不清,直对程知节恼怒道:“程胖子,这……怎的回事?有什么道道可说?”。
  程知节见状得意的扬扬头,直说道:“哼,其中人心之术,思略之全,岂是你这黑子能理会的”。
  尉迟恭闻言一瞪眼,老脸直涨得通红,看来真的是恼羞成怒了。
  程知节见了也是好笑,没有在逗弄他,直说道:“你想想,那傅奕老头现在是不是很怕见着陛下啊?”
  “那肯定啊,哼就那反骨仔一般的腌臜就该斩杀了算蛋,也不知陛下留之何用”。尉迟恭听了直把头一昂说道,神情甚是倨傲。
  众人闻言眉头一挑,这尉迟恭说话忒不中听了吧,李破军闻言心中也是一挑,看着李世民,只见得李世民也是微微皱眉,继而又是疏散开了,直是说道:“敬德,如今你也去爵为国公,职为大将军了,这也是朝堂议事殿了,不似军中了,说话勿要如此粗鲁,成何体统啊”。
  尉迟恭闻言反而捋捋胡须,哈哈笑道:“哈哈,老黑就这性子了,陛下也知道,不过说来还是军中自在啊……哎呀,被陛下一说给打岔了,程胖子,你继续说,为什么要提醒那傅奕啊?说啥陛下啥啥啥的”。
  程知节面容无变,只是眼睛不自觉的偷瞄了一眼座上的李世民,眼底有些担忧,心里直叫道,这老黑……有点飘了。
  李破军见了也是叹道,这冲阵猛将一朝登大位,掌大权,又为皇帝心腹,这就有点飘了啊,说是居功自傲也是可以的,幸亏遇见的是李世民这般名君,若是遇上自矜功伐,刚愎自用的君主,怕是死的连渣渣都不剩了。
  房杜几人也自是知道,但是皆是都没有反应。
  程知节也是直接说道:“那傅奕既是心虚很怕面见陛下,但是现在陛下天都黑了还召他入宫,他会是如何反应?”
  尉迟恭闻言黑咕隆咚的眼珠子一转悠,憋不住笑,笑道:“哈哈,那老小子怕是吓的都要尿裤裆了”。
  众人闻言翻翻白眼,心里也是为尉迟恭提着,这老黑……当真是心大,陛下面前,也是敢脏言乱语的,也亏得陛下对他信赖有加。
  李破军见得这一幕,忽的心中一动,似乎历史上的尉迟恭在李世民登基后好像也是飘了,许多人弹劾他居功自傲什么的,这个时候尉迟恭还不是名将,只能说是猛将,猛将是冲锋陷阵的,武力超绝,但是脑瓜子不是那么的灵活。名将是双方面都有的,既有过人军事素质,脑子也是很好用的,就好比刘邦手下之韩信和樊哙,刘备手下之诸葛亮和张飞。
  后来尉迟恭实在是太飘了,都快是皇帝第一,他第二了,连往日一向敬重的房杜长孙都是不放在眼里,好像还打了李世民的一位叔叔。
  这样李世民才实在看不下去,容忍不下去了,方才敲打了一番,这才令尉迟恭惊起一身冷汗,自此举止有度,成为一代名将,晚年更是知道急流勇退,辞官退休后闭门谢客,不掺和朝堂,得了善终,可是比长孙无忌这个国舅爷的下场好多了。
  程知节见状,看着尉迟恭说话越来越没谱了,跟特么疯了似的,一句话一句脏,又是尿裤裆,又是老小子的,居然还埋怨陛下插话打岔你了,我天,你眼前这位可是天下之主,一国帝皇啊,不是你家的第八十八房小妾……
  忙是直接说道:“既然那傅奕害怕的很,而他为人又刚直,万一是怕极了,自杀了可咋整,岂不是弄巧成拙了”。一口气一溜说完,似乎是怕尉迟老黑继续口出不逊似的。
  恰好,没给尉迟恭说道的机会,门口王敬忠便是小碎步进来禀告,“大家,门外司天台监正,太史令傅奕应旨求见”。
  众人一愣,这么快?
  “怎的这么快便来了?”
  李世民直接问道。
  “回大家的话,傅监正在司天监未曾归家,正在夜观天象,接召便是来了”。王敬忠俯身躬腰回道。
  众人一听,这才明白,同时心里也在想,这傅奕名不虚传,盛名之下未有虚士啊。
  “宣他进来”。李世民直挥手道。
  王王敬忠出去带人了,而李破军看着一旁侍立的一个小宫女,直展开自以为迷人,也确实迷人的笑容笑着招招手说道:“过来”。
  “殿下,有何吩咐?”侍女脆生生的问道。
  “去取一个火盆过来,装炭点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