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七章 血瀑布  乱清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确实是“再也想不到”。x23us.com更新最快
  
      别的不说,基督教天主教也好,新教也好,东正教也好,都是禁止自杀的,而天主教尤其严厉,而庄汤尼还是神职人员
  
      庄某自杀,不但“知法犯法”,而且“执法犯法”。
  
      人既为上帝所造,其生命的所有权就是上帝的,不是你自个儿的,自杀,乃是对上主的权力的严重侵犯。
  
      另外,在教义中,人世的苦难,被当做上帝对你的历练和考验,因为不堪忍受而自行弃世,你就是对上主失去信心,等同“背信”,甚至“弃教”。
  
      早年的时候,天主教对待自杀者是异常严厉的,其罪甚至过于杀人。
  
      在法国,自杀者不管死成没死成都要被斩首,尸体不能埋入正经墓地,而要埋在十字路口象征钉上十字架,供千人踩、万人踏,以为赎罪。
  
      英国因为“别立一宗”,客气一些不斩首,而是判处自杀者“缳首”,即绞刑。
  
      当然,现在“文明”了,不这么干了,不过,教会对待自杀者的态度依旧严厉自杀者不能进天堂,不能被主拯救,要身负罪孽,在某处等待审判降临。
  
      没人给你办弥撒,不能入葬教会墓地,就更不必说了。
  
      以上是普通教徒的待遇,庄汤尼既然“执法犯法”,自然罪加一等。
  
      他会自杀?
  
      阿礼国第一个反应:不是“被自杀”吧?
  
      然而,确实是自杀,不是“被自杀”。
  
      得到关卓凡的首肯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军调处即再次来到“南堂”这一次,不止于陈亦诚、马丁内兹两个处长了,前呼后拥的来了一大班人马。
  
      不过,暂时未去再次“打搅”庄汤尼,表面上,将调查的重点,放在了阿历桑德罗神父生前的“人际关系”上。
  
      军调处的逻辑是这样的:
  
      关于凶手犯案的动机,暂时不能排除任何可能性除了凶手自行宣称的、外务部照会中提及的两种之外,也不能排除这样一种可能性凶手同受害者存在私人恩怨,出于泄愤或者其他的什么目的,必欲置致受害者于死地。
  
      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凶手的目标,当然不会是那个哑巴杂役;也应该不是文通译至少,文通译不会是第一目标。
  
      文某在北京是有家的,并不住在“南堂”里,只杀他一个的话,在外头动手就好了,根本没有如此大费周章的必要。
  
      因此,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凶手的目标或者说,第一目标就只能是阿历桑德罗神父了。
  
      不比庄司铎,阿副司铎只负责“南堂”内部事务,极少外出,因此,凶手要杀他,只能在“南堂”里动手。
  
      因此,凶犯才以“捐献”为饵,大费周章的大半夜诳进“南堂”来,并要求司铎之外,副司铎也要在场。
  
      “扶清灭洋,杀尽洋夷”云云,只是一个“障眼法”,用以迷惑办案人员,误导调查的方向。
  
      文通译,可能是凶犯的同伙,被凶犯杀人灭口;也可能上当受骗,真以为凶犯要捐献巨款。
  
      至于王杂役,就纯属遭受池鱼之灾了。
  
      阿历桑德罗神父既然只负责“南堂”内部事务,同外界甚少关联,那么,就不能排除这样一种可能性
  
      此案的主犯,亦存身“南堂”内部,甚至,就是阿历桑德罗神父的某位同事。
  
      啊?
  
      呃……如是,庄司铎怎么会……认不出该主犯呢?
  
      这个嘛
  
      第一,夜深之时,灯光昏暗,凶犯黑衣蒙面,分不出哪个是哪个,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嘛!
  
      呃……
  
      第二,主犯本人不一定出现在现场嘛没听说过“买凶杀人”这回事儿吗?
  
      呃……
  
      第三,这个咳咳,一切都还在调查之中,到底有没有“第三”,还不好说啊!
  
      啊?你的意思,岂非是
  
      我的意思?都说了一切都还在调查之中,一切都还言之尚早!嘿嘿!
  
      呃!……那,调查阿历桑德罗神父生前的“人际关系”,岂非就是调查
  
      这个嘛……差不多啦!嘿嘿!嘿嘿!
  
      我靠……
  
      没有人敢说“暂时不能排除任何可能性”是不对的,而军调处提出的这种可能性,逻辑严密,环环相扣,也没有人敢斥之为无稽之谈。
  
      于是,“南堂”所有“内部人员”,不论洋、华,从神父到仆役,统统成了潜在的嫌疑犯,一时之间,乌云压城,人人自危。
  
      军调处的调查,从早上八点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几乎是在搞“人人过关”了。
  
      庄汤尼是最后一个接受调查哦,接受“问询”的。
  
      在此之前,庄汤尼的情绪,就已经接近崩溃了。
  
      这十二个小时,对他来说,是一种可怕的煎熬,到了后来,他甚至出现了某种幻听:“南堂”好像一个巨大的蜂巢,到处在“嗡嗡”作响那是人们的窃窃私语,“看,他就是那个凶手!”
  
      在庄汤尼眼中,每一个人都在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他哪怕背对着他,目光也会拐着弯儿,投到他的身上“看,他就是那个凶手!”
  
      庄汤尼不止一次,想将中国人里头还有不少美国人统统赶了出去。
  
      他是有这个权力的,“南堂”是天主的地方,不归中国法律管辖。
  
      可是,那不是欲盖弥彰,更加启人疑窦吗?
  
      每一次,都是话到了嘴边,但最终还是憋了回去。
  
      就快憋炸了。
  
      陈、马两位处长亲自负责“问询”庄司铎。
  
      “神父,”马丁内兹首先发问,“据反映,您和阿历桑德罗神父两位,曾经就‘南堂’的财务问题,发生过激烈的争吵可以请教一下,具体的原因是什么吗?”
  
      庄汤尼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两下,“无可奉告。”
  
      “或者,”马丁内兹的语气,依旧非常客气,“给我们看一看‘南堂’的财务记录?”
  
      “不可以!”庄汤尼咬着牙,“你们没有这个权力。”
  
      “好吧,”马丁内兹耸了耸肩,“这个且放一放。”
  
      顿一顿,“另有一事请教经过对案发现场的进一步勘察,我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细节”
  
      再一顿,“在‘圣母山’圣母像的脚边儿就是阿历桑德罗神父最终倒卧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一个血写的‘z’这当然是阿历桑德罗神父临终之前,强忍剧痛,写下来的,我们相信,这是他在向我们指示凶手的身份”
  
      庄汤尼倏然睁大了眼睛。
  
      “我们都知道,不论英语、法语还是意大利语,‘z’都是您的姓氏的首字母”
  
      庄汤尼爆发了,大吼,“滚!”
  
      对于这个“滚”字,陈亦诚和马丁内兹似乎都不怎么意外,两人对视一眼,马丁内兹说道,“阿历桑德罗神父在天之灵……”
  
      庄汤尼完全失控了,一跃而起,带翻了椅子,“滚!滚!滚!”
  
      陈、马再次对视一眼,这一次,是陈亦诚说话,语气虽然一般的平静,却带着不加掩饰的讥嘲,“好吧,既如此,我们明天再过来打搅希望到时候,您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了。”
  
      “滚!”庄汤尼面目皆赤,跳脚咆哮,“再也不要过来了!”
  
      庄司铎的吼声,门外是听得见的;而出门之后,陈、马两位脸上的冷笑,旁人也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人们到处都在低声私语,巨大的阴云笼罩下的“南堂”,真有一点儿“蜂巢”的意思了。
  
      庄汤尼回到自己的卧室之后,就一直没有出门,里头也没有传出任何动静。
  
      他的不正常的状态,瞎子都看的出来,几个神父十分担心,又不好进去打搅,就叫一个仆役,以送晚饭的名义,进去“打探、打探”。
  
      仆役敲了两次门,喊了好几声“神父”,里头终于传来闷闷的一声,“进来。”
  
      门没有反锁,轻轻一推,也就开了。
  
      庄汤尼正坐在书桌前,两手抱头,插在蓬乱的头发里,前额都快接触到桌面了。
  
      仆役:“神父,您还没有吃晚饭……”
  
      庄汤尼缓缓的抬起头来,呆滞的目光扫过仆役手中的盘子,好像在看空气一样。
  
      突然间,眼眶中微光一闪。
  
      他慢慢的坐直了身子,开口了,声音低沉喑哑:“谢谢你,艾力克,放下盘子,你就出去吧一个小时之后,麻烦你来把它们收走。”
  
      仆役是中国人,“艾力克”是教名。
  
      艾力克出门之后,将情形向几位神父说了,大伙儿略略放下心来,不过,还是叫艾力克和一个年轻的修生一起,在门外“坐候”。
  
      所谓“修生”,指尚处于修道院学习、修行阶段,尚未混到神父的最低级别“执事”,大致可算是“实习神父”的神职人员。
  
      屋里开始传出些动静了,的,不过,不像是在吃饭。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屋里头的人,突然闷闷的“哼”了一声,像是撞在了什么地方,努力忍痛的样子。
  
      艾力克和修生都竖起了耳朵,不过,没有什么更多的声音传出来。
  
      之前的“”也没有了,变得非常安静。
  
      可是……不对劲儿啊!
  
      什么不对劲儿?
  
      味道……味道不对劲儿!
  
      艾力克一向在厨房帮佣,鼻子十分灵敏,他努力的嗅了几下,突然跳了起来,“这是……血腥味儿!”
  
      重重敲门、大喊“神父”,都没有反应。
  
      顾不得了!
  
      艾力克和修生破门而入,目之所及,齐齐失声惊呼。
  
      庄汤尼坐在书桌前,上身俯垂,但是前额并没有接触桌面一只餐叉插进脖颈,叉头已经看不见了,叉柄顶在桌面上,支撑着他一个硕大的头颅。
  
      鲜血汨汨,流过桌面,形成一条小小的血瀑布,将两只脚都淹没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