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六章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乱清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女王陛下在怀特岛‘隐居’,”阿礼国说道,“可不是一个人,她把能带上的儿女,统统带上了。”
  
  顿一顿,开始掰手指头,“海伦娜公主、露易丝公主、亚瑟王子、比阿特丽斯公主……当然,还有利奥波德王子。”
  
  再一顿,竖起右手食指,微微晃了一晃,“尤其是海伦娜公主这个女儿,是已经嫁人出阁的了,怎么好叫人小两口都跟着你做娘的窝在一个小岛上喝海风?嗐!”
  
  关卓凡不好臧否,只能微笑不语。
  
  “女王陛下既离开怀特岛,回到伦敦,”阿礼国继续说道,“这一班公主、驸马、王子,不也就跟着‘解放’了吗?他们……不也受了殿下之惠了吗?”
  
  呃,好吧……
  
  关卓凡依旧只能尬笑。
  
  “至于露易丝公主……”
  
  说到这儿,阿礼国略略清了清喉咙,觑着关卓凡,试探着说道,“不晓得在中国的时候,露易丝公主有没有跟殿下提起过……呃,她同女王陛下,这个,母女之间,其实是……呃,有心结的?”
  
  这就真的很尴尬了尬笑都不大尬的出来了。
  
  露易丝公主确实是跟关卓凡说过类似的话,但是,女儿非议母亲的话这位母亲,还是国王如何好入第三者之耳?
  
  阿礼国精熟人情世故,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何况,露易丝公主和关卓凡,一个英国公主,一个中国亲王,是次访华之前,二人从未有过任何形式的交集,可谓“人生若只如初见”
  
  初初相识,女孩儿便好像对待闺中密友一般,将最隐秘的心里话,对男方说了,这个,也太过……那啥了吧?
  
  这个阿礼国,今儿可真是古怪啊!
  
  可是,关卓凡又不能否认,只好:
  
  “呃……这……呃……”
  
  阿爵士察言观色,已窥究竟,于是,轻叹一声,“唉,是这样的”
  
  顿一顿,“利奥波德王子手上、腿上,时现青、紫,女王陛下看看到了,以为儿子调皮捣蛋,总是对其严厉斥责,而作为姐姐,露易丝公主却晓得利奥波德王子乖巧不过,以为母亲的言行,损害弟弟的自尊,深为弟弟不平,母女之间,多次因此发生激烈口角所谓‘心结’,就是这样来的。”
  
  再一顿,“而实话实说,利奥波德王子的性格,本就因体弱多病、不能参加较为激烈的体育运动而敏感、内向甚至自卑,在一定程度上,女王陛下的严厉,确实加重了利奥波德王子的这一倾向。”
  
  一边儿说,一边儿觑着关卓凡。
  
  关卓凡不能再不给一点儿反应了,不过,也不能顺着阿礼国说话,在维多利亚女王和露易丝公主母女之间,左女右母,只好说道:“这个……唉,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呃……是啊,是啊!”
  
  顿一顿,阿礼国继续说道,“露易丝公主回到伦敦的时候,女王陛下刚刚搬回温莎堡,露易丝公主从母亲那儿得知,弟弟已确诊为血友病;而母亲言语之中,非常自责,母女二人,抱头痛哭,多年心结,一朝而释。”
  
  “原来如此!”关卓凡感叹着点了点头,“嗯,令人欣慰,令人欣慰!”
  
  “亚特伍德爵士说,”阿礼国说道,“女王陛下非常感激辅政王殿下向她们母女提供的宝贵建议女王陛下说,只有最真诚的朋友,才会这样不避嫌疑、不计毁誉。”
  
  最真诚的朋友?
  
  好家伙。
  
  关卓凡微微躬身,“女王陛下奖谕逾格,我……惶惑的很。”
  
  阿礼国摇了摇头,“真不算‘逾格’有时候,这种话,就算说对了,都不一定落好儿;说错了,还不得给人骂死?哪怕是亲戚呢!”
  
  顿一顿,“女王陛下‘不避嫌疑、不计毁誉’八字,实在是的评!不论于大英帝国,还是于……露易丝公主,以及于女王陛下本人,殿下都确是‘最真诚的朋友’!嘿嘿!”
  
  好吧,看来,不承认我是某某某的“最真诚的朋友”是不成的了。
  
  可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呀?
  
  “女王陛下之金赏,我真正受之有愧!”关卓凡说道,“其实,我也就是……”
  
  阿礼国抢在里头,“朋友投之以真诚,女王陛下自然报之以真诚!”
  
  微微一顿,“譬如日本的事情,女王陛下做出对中国‘一边倒’之宸断,这个,宸断本身,自然是正确的,不过,嘿嘿,实话实说,这里头,若没有夹杂了些些个人感情的因素女王陛下若不视殿下为‘最真诚的朋友’,此宸断,大约也不能做的如此干净利落吧?呵呵!”
  
  呵呵。
  
  关卓凡听出味道来了:
  
  阿礼国兜来转去,拐弯抹角,是变着法儿拉近自己和维多利亚女王、露易丝公主母女个人的感情、关系。
  
  则所为何来?
  
  总不成是“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欢喜”要利奥波德王子做俺的小舅子吧?
  
  念头转到露易丝公主身上,只是出于关卓凡一贯的促狭想想而已,并未当真;他并不晓得阿礼国“改宗”的天才计划,自个儿也从未有过类似的想法,当然不认为做利奥波德王子的姐夫是一件可行的事情。
  
  然而bingo!
  
  而对于阿礼国来说,他的天才计划能否成功施行,宗教之外,还有一个极关键的关口要过血友病。
  
  血友病是家族遗传病,而且,还有一个“罹病”、“发病”的区别不“发病”,不代表不“罹病”,譬如维多利亚女王、阿尔伯特亲王夫妇,女方身体健康,男方也不是因为血友病去世的,他们两个都未“发病”,但是,其中必有一人“罹病”,不然,利奥波德王子不可能罹患此病。
  
  露易丝公主的身体,一向非常健康,登山、骑马,都是好手,她已经十八岁了,现在不发病,这辈子应该都是不会发病的了,可是,不“发病”归不“发病”,哪个敢保证,她没有“罹病”呢?
  
  即:哪个敢保证,她的子女,不会罹患血友病呢?
  
  辅政王殿下既然能够只凭露易丝公主的简单描述,就判断出利奥波德王子罹患血友病,说明他对这种病症有相当的了解,忽悠是忽悠不来的,既如此,又如何能够保证,他愿意娶露易丝公主为妻呢?
  
  因此,阿礼国一方面要在感情上拉近关卓凡同维多利亚女王、露易丝公主母女的关系,另一方面,要想法子套出关卓凡到底是怎么看待血友病之于露易丝公主的?
  
  而关卓凡的念头转来转,到底没有真把“丈母娘”、“小舅子”啥的当回事儿,只是认为,阿礼国反复强调“最真诚的朋友”云云,目的还是为了卖人情,而这个情,倒是不能不领。
  
  于是郑重说道,“爵士说的是,既如此,我亦不敢自菲了”
  
  顿一顿,“女王陛下视我‘最真诚的朋友’而我,将视此为今生最高的荣衔!”
  
  话说的漂亮啊!
  
  “好!好!”阿礼国连连点头,“既如此,我就不揣冒昧,向殿下请教一个……嗯,只有在最真诚的朋友之间才能够讨论的问题!”
  
  嗯?
  
  “请说。”
  
  阿礼国换了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毋庸讳言,血友病是家族遗传病,而女王陛下九个子女五女、四子,这个,殿下未曾谋面者就不述及了,我想请教的是,以殿下的睿见,维多利亚公主和露易丝公主两位”
  
  说到这儿,微微压低了声音,“是否有罹患血友病的可能?”
  
  关卓凡怔了一怔,说道:“这怎么可能?维多利亚公主不必说,露易丝公主也已成年了姊妹俩身体都健康得很嘛!”
  
  “殿下渊博,一定晓得,”阿礼国说道,“血友病有‘罹病’、‘发病’之分”
  
  顿一顿,微微加重了语气,“那……她们的子女呢?”
  
  哦,我晓得你的意思了。
  
  本来,在这个时代,这个问题,即便是最本事的医生,也未必可以回答,可是,架不住俺是穿越来的呀!维多利亚公主和露易丝公主当然没有“发病”,至于有没有“罹病”,嘿嘿,历史书上可都写着呢!
  
  好吧,既然你给了俺一个冒充旷世神医的机会,那,俺就勉为其难吧!
  
  关卓凡沉吟片刻,说道,“我不是医生,血友病一道,不过略知皮毛不过,以我的浅见,维多利亚公主和露易丝公主姊妹俩,神光守聚,血气和足,别的病,我不敢妄下断言,但血友病一定是无‘罹病’之忧的。”
  
  顿一顿,“她们的子女,一定是健康的。”
  
  “啊!”阿礼国眉花眼笑,忍不住搓了搓手,“好!好!”
  
  “神光守聚、血气和足”神马的,阿爵士自然是不懂的其实,关亲王也不见得就真懂;不过,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结论“她们的子女,一定是健康的”。
  
  甚至,露易丝公主是否“罹病”,乃至她的子女是否健康,也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你肯收货呀!
  
  这个货,收了之后,就算发现有什么瑕疵,难道,你还能退货不成?
  
  哼哼,可是你自个儿口口声声,说她们娘儿俩也许不止“俩”是“健康”的呀!
  
  “既如此,”阿礼国准备图穷匕见了,“还有一个问题”
  
  微微一顿,“殿下就当是朋友之间一个有趣的玩笑好了不入第三人之耳,不入第三人之耳!”
  
  “请说。”
  
  “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殿下未曾婚娶,而女王陛下以露易丝公主相许,殿下……何如呢?”
  
  啊?
  
  关卓凡愕然,张了张嘴,一时之间,不晓得说什么好?
  
  阿礼国紧盯着关卓凡。
  
  过了一会儿,关卓凡微微苦笑,“爵士,你这个玩笑,未免开的太过、太过……”
  
  “殿下,假如嘛!假如您未婚娶这个,男未婚,女未嫁,有什么过分的呢?”
  
  关卓凡快速的转着念头。
  
  阿礼国是臣,露易丝公主是君哪儿有这么开玩笑的?
  
  何况是对着我这个“当事人”?
  
  我方才还在想“丈母娘”、“小舅子”什么的呢
  
  这个阿礼国,到底想干什么?
  
  见关卓凡不说话,阿礼国的嘴角,露出一丝讥笑,“难道,殿下方才的话,其实言不由衷?其实,还是担心露易丝公主‘罹病’,因此,不堪为妻?”
  
  这个话,把关卓凡逼到墙角里了。
  
  “怎么会?呃,好吧,假如,假如这个,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好!好!”阿礼国满脸都放出光来,“既如此,我这儿还有一个小小的计划,要和殿下商量的”
  
  顿一顿,“这一次,就绝不敢开玩笑了……”
  
  话刚说到这儿,门外一声高喝,“报告!”
  
  下头的人,是晓得王爷正在见客的,此时插进来,自然是有极紧要的事情,耽误不得,关卓凡说声“抱歉”,站起身,打开门,出去了。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关卓凡回来了,面色微异。
  
  “爵士,”他慢吞吞的说道,“出了一件再也想不到的事情”
  
  顿一顿,“庄汤尼自杀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