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三章 自养,自治,自传  乱清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朝内北小街,辅政轩亲王府。
  
      府里的人都有些奇怪了:这没过两天,阿礼国爵士又登门了——而且,又是晚上!难道,有什么话,是白天不可以说的吗?
  
      呃……这位英吉利驻华公使,到底有多少机密大事,要跟我们王爷谈的呢?
  
      当然啦,白天王爷未必在府里,不过,可以去衙门里谈啊!
  
      “衙门?你是说军机处?除了‘重大外事活动’——譬如,咱们皇上登基大典,八国使节中和殿觐见——好像,没有洋人进宫的规矩啊?”
  
      “呃,说的也是……那,东堂子胡同?”
  
      “外务部?那又不是王爷自个儿的衙门!王爷到外务部见人,那不是成了……借下属的地方办公了嘛!不成了……纡尊降贵了嘛!再者说了,阿爵士来拜王爷,自然是为了钱尚书做不了主的事情的!”
  
      阿礼国今天过来,是向关卓凡通报“中国舰队”将派哪几条军舰做中国援日部队的“护卫”——当然,仅仅“通报”的话,实在不必大晚上的跑这一趟,而是次行动,英中双方具体如何协调配合,也是“有关部门”的事情,并不必辅政王事必躬亲,则阿爵士是次造访,“通报”之外,当然还另有目的。
  
      “对于这份照会,”阿礼国说道,“各国公使馆的反应,都很正面!”
  
      顿一顿,“第一,反应迅速,出乎各国外交人员——实话实说,也包括我本人——之意外!第二,相关责任人,第一时间获革职处分——当然,这种案子,防不胜防,蔡总兵也有他自己的委屈,不过,这个姿态,还是很重要的!”
  
      再一顿“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这份照会,笔力千钧!直可以作为外交学校的教材使用了!不晓得是出于外务部哪一位的大笔?”
  
      关卓凡微微一笑,“这我就不晓得了——多半还是钱定舫亲拟的吧?”
  
      “我想也是,”阿礼国说道,“定舫先生斑斑大才,换一个人,未必有这般旋转乾坤的笔力啊!”
  
      这其实不是在捧钱尚书,而是在捧辅政王殿下。
  
      阿礼国晓得,这份照会,关节要害之处,如何落墨,一定事先得到了关卓凡的指示——只不过,这一层,彼此心照,不必点破就是了。
  
      “一言之褒,荣于华衮!”关卓凡含笑说道,“爵士的赞誉,我会原封不动,转给钱定舫的,想来,他亦深感荣幸的!”
  
      阿礼国笑了一笑,随即正容说道,“据我跟各国公使——包括俄国公使——的接触来看,各国政府都没有进一步追责的表示,照我看,这个案子,应该不会进一步发酵了!”
  
      顿一顿,“殿下可以放下心来了!”
  
      关卓凡微微颔首,“辛苦爵士了!爵士盛意,容当后报!”
  
      这不是瞎客气。
  
      “我跟各国公使——包括俄国公使——的接触”一句,虽然短短十几个字,可是,说明一天之内,阿礼国已经拜访了多国公使,在这个过程中,一定含蓄的表达了英方对此案“不为己甚”的意见,英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英国这个态度,对于此案的“不会进一步发酵”,当然是大有助益的。
  
      当然,这有一个前提,就是阿礼国方才说的“第一”、“第二”、“第三”——没有这三点打底,英国就想替中国说话,也无从着力。
  
      “殿下太客气了——我们是朋友嘛!”
  
      “是的!”
  
      “不过……”
  
      “有什么指教,爵士尽请明言。”
  
      “指教不敢当,”阿礼国说道,“我只是觉得,与罗马建立正式官方关系一计,固然是奇兵突出,攻敌不得不救,不过,想来,殿下亦是深知的,教廷仰法国鼻息,已非止一日了,目下,罗马更是在法军‘保护’之下,要教廷甩开法国人‘单干’,他们……怕是没有这个魄力啊!”
  
      阿礼国今天过来,“通报”之外,另有两个重要目的,第一,“南堂”一案,请功买好——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第二,就是关于中国的这个“奇兵突出”了。
  
      拿破仑三世自居于教廷的“保护人”,这是法国在欧陆乃至在全世界范围内扩张势力的重要凭藉,若法国果然失去了中国的“护教”一职,则可能发生连锁反应,动摇拿破仑三世的“教廷保护人”的地位,所关匪细,英国不能不多加关注。
  
      可是,就像阿礼国说的,教廷有求于法国者甚多,中国的这根橄榄枝,恐怕是不敢主动接了过去——在一层,英、法两国驻华公使的看法,是一致的。
  
      阿礼国想知道的是,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有没有什么后手?还是仅仅给法国人添点儿恶心就算了?
  
      关卓凡没有马上回答他,沉吟了好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
  
      “中国这个要求,是非常正当的要求,理由呢,都写在照会里头了,想来,除了法国,世上再不会有第二个国家——包括‘教皇国’,对之不以为然——”
  
      顿一顿,“于理于情,教廷都应该接受中国的要求,若果然未出爵士之所料,教廷迫于法国的压力,拒绝——或不正面回应——中国的要求,那么,说不得,我只好另作不得已之安排了!”
  
      再一顿,“无论如何,中国不能再接受敌国管理本国之教务——实在太荒唐了!”
  
      不得已之安排?什么不得已之安排?
  
      总不成是……禁教?
  
      如是,英国可就不能赞附了。
  
      不过,应该不至于吧!
  
      “请教殿下,”阿礼国盯着关卓凡,“什么样的‘不得已之安排’呢?”
  
      “爵士,”关卓凡说道,“有两位教徒,一位是你的同胞,叫做亨利?范恩;一位是美国人,叫做卢夫?安德生——这两位的事迹,不晓得你听说过没有?”
  
      阿礼国微微一怔,“亨利?范恩?卢夫?安德生?呃,恕我孤陋寡闻——请教殿下,这两位,今人、还是古人?”
  
      “今人。”
  
      顿一顿,关卓凡继续说道,“亨利?范恩和卢夫?安德生不约而同的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观点,叫做‘indigenous church’——中文或可译做‘本色教会’?”
  
      “‘indigenous church’——‘本色教会’?”
  
      “是的,”关卓凡说道,“所谓‘本色教会’,三个原则,曰‘自养’,曰‘自治’,曰‘自传’——”
  
      顿一顿,“因此,我以为,这个‘本色教会’,也可以称作‘自立教会’。
  
      阿礼国心中大大一跳。
  
      “若教廷不接受中国政府的正当要求,”关卓凡平静的说道,“中国的天主教,只能‘自养’、‘自治’、‘自传’——走‘自立教会’这条路了。”
  
      阿礼国的表情,虽然还称不上“瞠目结舌”,可是,也是一副不晓得说什么好的模样。
  
      这个“不得已之安排”,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一时之间,确实是“不晓得说什么好”了。
  
      过了好一会儿,“呃,那,请教殿下,”阿礼国舔了一下嘴唇,有些艰难的说道,“果然如此,这个‘自立教会’,同罗马的教廷,又是一个什么关系呢?”
  
      “还是奉罗马教廷为正朔的,”关卓凡说道,“譬如,中国的主教、大主教,自行‘祝圣’之后,还是要呈请罗马教廷批准,并由罗马教廷颁行正式的任命。”
  
      “啊……”
  
      阿礼国皱起眉头,思索片刻,又舔了下嘴唇,说道,“殿下,请原谅我做个不太恰当的譬喻——中国的‘自立教会’同罗马教廷的关系,是不是,呃,同中国和中国的藩属——哦,是某些藩属、某些藩属——”
  
      顿一顿,“呃,其实应该倒过来说——我的意思是,应该这么说,中国的‘自立教会’同罗马教廷的关系,是否仿佛于中国的某些藩属同中国的关系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