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二章 生剥法兰西皇帝陛下之面皮  乱清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起火?地震?
  
      真的这么严重吗?
  
      是的,真就这么严重——不论对于教廷还是法国。
  
      如今的教廷,是王二小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想当年,天主教一统欧陆,神权凌驾于世俗政权之上,对于国王和诸侯,教廷颐指气使,呼来喝去,更拥有直辖的“教皇国”,领土广达四万平方公里。
  
      后来呢,新教崛起,天主教世界分崩离析,对于世俗政权,新教国家不必说,即便是天主教国家,教廷也失去了发号施令的能力,慢慢儿的,乾坤颠倒,教廷反得仰世俗政权的鼻息过日子了。
  
      如今,“教皇国”已萎缩至罗马一隅,若不是法国派兵驻守,替教廷撑腰,这个“教皇国”,早就连皮带骨头的被意大利吞下去啦。
  
      想那意大利,还是天主教国家呢,哼!
  
      欧陆尤如此,天主教国家尤如此,遥远的东方、特别是中国,就更加不必说了。
  
      在中国这种地方,若没有足够强大的政治乃至军事力量的支持,“牧羊大业”是根本成不了气候的——很明显,教廷自个儿是木有这个力量的,而能够提供这种支持的泰西国家,其实就两个,一个英国,一个法国,最多,再加上半个俄罗斯。
  
      可是,英国崇信的是英国国教,俄罗斯崇信的是东正教,在宗教层面,同天主教都是对头,不可能真心为教廷出力。
  
      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一个法兰西。
  
      这就是法国“护教”意义之所在了。
  
      因此,法兰西这颗大粗腿,教廷不能不抱紧了。
  
      而对法国来说,欲对相关国家予取予求,“护教”是最好的一个藉口。
  
      拿英、法做一个对比,情形就非常明白了。
  
      英国对中国发动的两次战争,一鸦以鸦片、亦即贸易为藉口,二鸦以“亚罗号”事件、亦即主权——中国侵犯了英国的主权——为藉口;而法国对中国发动的战争——也包括同时期对越南发动的战争,则皆以宗教为藉口。
  
      二鸦法国是以“马神父事件”而伙会英国侵华,对越南就更加不必说了——法、越百年恩怨,前文已有详述,在此不再赘言。
  
      还有原时空的“天津教案”,也很说明问题。
  
      “天津教案”一出来,法国立即一马当先,代表教廷和泰西诸国对中国严厉问责,进而引发法使丰大业被“义民”杀害事件,事情愈发不可收拾,若不是彼时刚刚好爆发了普法战争,法国不能两线作战,不得不匆匆了结“天津教案”,掉头专注欧洲一线,也不晓得,中国能不能吞的下高卢鸡的开天杀价?
  
      若终究不能餍其所求,则中法战争几乎必然提前一十三年爆发,而且,中国所对阵者,未必仅法国一家。
  
      更重要的是,原时空的一八七零年,可不是本时空的一八七零年,也不是原时空的一八八三年。
  
      原时空的一八七零年,洋务运动开展未久,远未到收获期,中国依旧是一个百废待兴的状态,彼时对阵法国,绝不可能有一八八三年的战果,较之二鸦,中国的命运,不会好到哪里去。
  
      话头扯的略略远了一点,但是,足以说明“护教”对法国的重要性。
  
      对于法国来说,利益之外,面子也是极紧要的。
  
      法国既有“护教”之责,则其在中国代表的,就不仅仅是罗马教廷,而是整个天主教世界;而且,一般的中国人,也分不大清楚天主教和新教的区别,许多时候,法国人便越俎代庖,连新教的事情也管了起来,于是,法国在中国,便隐然有“泰西共主”的赶脚了。
  
      你不给法国做中国的这个“护教”,岂非生剥法兰西皇帝陛下的面皮?
  
      谁不晓得,法兰西皇帝陛最爱的一样物事,就是面子?
  
      哼哼!
  
      博罗内猛地攥紧了手中的纸张,很想三下两下,将这份该死的“副本”,撕的粉碎——可是,不行啊。
  
      他将照会“副本”往桌子上一拍,背起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吐纳粗重,胸膛起伏——那头困兽,又回来啦。
  
      看着公使阁下来来回回十几次,克莱芒头都有点儿晕了,终于忍不住,试探着说道:
  
      “我看,‘南堂’这件案子,咱们不能再追究下去了!而且,还得想个法子,婉转的给中国人递几句好话……”
  
      博罗内本能的猛一挥手,粗暴的打断了克莱芒,“不!”
  
      克莱芒不说话了,可是,呼吸也变粗了,脸子也放下来了,心说,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地步了,你还在那里瞎犟,有意思吗?
  
      博罗内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态度的不妥,站住了,摆了摆手,微微放缓了语气,“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只说对了一半!”
  
      克莱芒用带一点讥讽的口吻说道,“哦?一半?哪一半?请公使阁下教我!”
  
      博罗内倒没在意克莱芒的讥讽,竖起一根手指头,摇了一摇,“我们不能给中国人递什么好话——不能示弱!”
  
      顿一顿,“非但如此,我们还得就这份照会,向中国人提出强烈的抗议!——抗议中国人对法兰西帝国的污蔑!”
  
      “呃……照会里,毕竟没有直接提法兰西帝国的名字,咱们这么做,岂非……对号入座了?”
  
      “就得对号入座!”博罗内咬着牙,“照会虽然没有直接提法兰西帝国的名字,可是,瞎子都看的出来,所谓‘某国’,指的就是法兰西帝国!咱们若缄口不言,岂非示万国以法兰西心虚理屈?——而若非做贼,何以心虚?何以理屈?何以不敢说话?”
  
      “做贼心虚”——好生刺耳啊。
  
      不过——
  
      克莱芒沉吟了一下,“这倒也是。”
  
      他不由有些佩服博罗内了——这确实是正大堂皇的做法。
  
      这个,领导到底是领导啊。
  
      想到这儿,原先的怨气,也就自然而然的消散了。
  
      “不过——”博罗内盯着桌子上皱巴巴的“副本”,叹了口气,“‘南堂’一案,确实是不能再‘追究’下去了——这一点,你说的对!”
  
      顿一顿,用极其遗憾的语气说道,“唉!实在是太可惜了!”
  
      克莱芒倒没有博罗内那样子的感慨,他关注的重点,已经不是找中国的麻烦,而是中国找法国的麻烦了。
  
      “那,以公使阁下之见,中国人对教廷提出‘建立正式官方关系’,中国的教务,‘由中国政府和教廷直接商办’,罗马那边,会不会……”
  
      “心动未必不会,”博罗内说道,“可是,行动——教廷是不敢的!”
  
      顿一顿,冷笑着说道,“在中国,若没有法兰西帝国的支持,单靠教廷自个儿,能够玩儿的转?——做他们的清秋大梦吧!”
  
      “这……也是。”
  
      “再者说了,”博罗内说道,“如果没有法兰西帝国的支持,教廷的老巢,都要被意大利人端了!他怎么敢在中国的问题上拂逆法兰西帝国的意愿呢?”
  
      “这……也是。”
  
      “所以,”博罗内说道,“中国人的这个球,教廷绝不敢接!若教廷过来试探咱们,咱们就给他来个……嗯,照中国人的说法,‘王顾左右而言他’!教廷那拨人,也不是傻瓜,也就只好识趣闭嘴了!”
  
      “不过,”克莱芒犹豫着说道,“在国际舆论上,咱们还是挺被动的——毕竟,中国人提出‘建立官方关系’的要求,呃,是正当的……”
  
      “正当?”博罗内一声冷笑,“真正的‘正当’是胜利——战争的胜利!等到咱们打败了中国人,他们还能够要求同教廷建立什么官方关系吗?——还有人管他‘正当’不‘正当’吗?”
  
      “这……也是,不过,万一……”
  
      “你是说,万一咱们打败了?”
  
      “呃,是……”
  
      “怎么可能?!”
  
      “我是说万一……”
  
      “没有万一!”
  
      顿一顿,博罗内觉得,自己这句话虽然说的斩钉截铁,但其实反而显得有点儿心虚,“退一万步——即便咱们打败了,教廷还是离不开法兰西!还是不敢接中国人的这个球!”
  
      咦,公使阁下好有自信心哦?
  
      事实上,对法国人有这份“信心”的,还不止法国人自个儿,还包括——英国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