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零章 地狱边缘,躯壳灵魂  乱清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案唯一的破绽,是阿历桑德罗神父会不会在“案发现场”认出桂俊?
  
      当然,桂俊在“南堂”的告解神父是庄汤尼,从来没有和阿历桑德罗神父直接打过交道,两人并不相熟,“南堂”信徒众多,阿历桑德罗神父不可能每一个信徒都记得,不过,桂俊的形象、气质毕竟异常出众,不排除阿历桑德罗神父对他留有特别的印象。
  
      而“案发”之时,桂俊不可以不在现场,别的不说,万一杀手认错了人,竟将那道“浅浅的口子”搁到了庄司铎的身上,如之奈何?
  
      虽然,庄司铎、阿副司铎的形貌差异甚大,可是,就像中国人在泰西人的眼中都生的一个模样,中国人看“洋鬼子”,大约也“脸盲”,所以,不可不慎啊!
  
      庄汤尼将这个顾虑说了出来,桂俊微笑说道,“我当然要‘与会’的,不过,请神父放心,阿历桑德罗神父不可能认出我来我可以化妆易容嘛!我和阿历桑德罗神父从来没有直接打过什么交道,他不可能单凭身形、声音就认出我是哪个的。”
  
      “啊……对!”
  
      庄汤尼放下心来。
  
      敲定一切细节之后,博罗内终究还是忍不住,婉转请问“艾翁”的身份。
  
      桂俊坦然说道,“绝不是敢信不过公使阁下和神父两位!只是隔墙有耳,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艾翁的真实身份若泄露了出去,我虽百死亦莫赎!而艾翁也再不能为法兰西帝国之奥援!所以还请谅解!”
  
      “哪里是我唐突了!”
  
      “不过,有一点,”桂俊说道,“我可以剖诚相告艾翁与‘山人’,不共戴天,此生以亲睹‘山人’之倾覆为第一快心之事,所以,请公使阁下放心,我们双方的利益,完完全全是一致的。”
  
      博罗内眼中灼热生辉,“啊……好!”
  
      “还有,”桂俊微笑说道,“大功告成之后,对于社稷朝廷,艾翁自然也要负起应负的责任到时候,艾翁的真实身份,自然就不必也不能再向两位隐瞒了。”
  
      博罗内揣摩桂俊话中之意,这个“艾翁”,是打算“趁你病、摞你命”趁中国大败于法国之际,发动政变,取“山人”代之,于是连连点头:
  
      “好,好!我代表法兰西帝国政府郑重承诺,一定对中国的新政府提供无私的、全面的支持!”
  
      就这样,各怀鬼胎,各打算盘,尽欢而散。
  
      *
  
      “进来五个人,”庄汤尼哭丧着脸,“桂俊在中间,披着斗篷,戴着风帽,帽檐压的很低,整张脸都掩在阴影里深夜之时,灯光昏暗,也看不清楚,他化了妆、易了容没有?”
  
      “其余四个,左边两个,右边两个,都是一身黑色紧身夜行服,且都拿黑布蒙着脸”
  
      “这些,同咱们的计划,都是一样的;而来几个人、做什么打扮、哪个是‘贵人’,也都事先给文通译交代清楚了,于是,他走上前,冲着桂俊鞠了一躬,喊了声‘艾大爷’,然后就一一的把我和阿历桑德罗神父‘介绍’给桂俊。”
  
      “‘介绍’过了,一个黑衣蒙面人对桂俊说了声,‘没错吧?’桂俊回了句,‘没错!’那个黑衣人就喝一声,‘动手罢!’”
  
      说到这儿,庄汤尼大大的喘了口气,“然后,然后”
  
      说不下去了,双手捂脸,放声大哭。
  
      这一哭大出博公使和克一秘之意料,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二人不由都有些手足无措了,对视一眼,齐齐耸了耸肩,咧了咧嘴,苦笑了一下。
  
      庄司铎佝偻在椅子上,一个庞大的身躯抽搐不止,一直哭了差不多半刻钟,方算“止哀”。
  
      抬起头来,只见一部尺把长的红褐色的大胡子上,沾满了眼泪鼻涕,一塌糊涂。
  
      于是,克一秘受累,出去端了盆水,拧了条毛巾,请庄司铎净一净面。
  
      庄汤尼道过谢,接过毛巾,嘴里嘟囔着,“这个活计,叫仆人来做就好……”
  
      博公使、克一秘皆微微苦笑:这个活计,怎么好假手下人?叫人看见你庄司铎痛哭流涕的形状,不成大新闻了?
  
      折腾过一轮了,见庄汤尼的情绪大致平复下来了,博罗内皱着眉头,问道:“会不会是……一时失手?呃,我是说”
  
      抬起右手,在自己左臂上虚虚的比划着,“本来,是想在这儿拉一道口子的,结果拿捏不准或者,呃,阿历桑德罗神父下意识的躲了一下,两下里一错,就……割到喉咙了?”
  
      “不,不,不!”
  
      庄汤尼把个脑袋摇的拨浪鼓一般,大胡子都甩了起来,一滴不晓得什么性质的液体飞溅到了克莱芒的脖颈上,他不由暗叫一声,“倒霉!”
  
      “绝对不是失手!”庄汤尼斩钉截铁,“阿历桑德罗神父也根本没有做任何躲闪的动作根本反应不过来!”
  
      顿一顿,“杀阿历桑德罗神父的,就是那个发出‘动手’命令的黑衣人阿历桑德罗神父中刀之后,撞撞跌跌的往回跑,一个同伙要追,他还说,‘不必追了!他活不了!’”
  
      原来,确实有人说过“不必追了!他活不了!”这句话,只不过,不是“艾大爷”说的就是了。
  
      “我百分百确定,”庄汤尼不晓得是咬着牙,还是牙齿打战,总之,嘴里“格格”直响,“那一刀,就是奔着要阿历桑德罗神父的性命去的!”
  
      博罗内不说话了。
  
      “我目瞪口呆,”庄汤尼继续说道,“脑子中一片混乱,那个黑衣人拿刀背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猛一哆嗦,才清醒过来”
  
      顿一顿,“他收回了刀子,就开始说什么,‘我们中国人,被洋人欺负的狠了,洋鬼子不论哪儿来的,我们是见一个、杀一个!’又什么,‘今儿个,之所以暂时寄下你的这颗洋狗头,是为了得有人替我们传话’”
  
      再一顿,“这些话,‘计划’里都是有的,可是,‘计划’唉,‘计划’是说给阿历桑德罗神父听的呀!现在,阿历桑德罗神父已经……咳咳!而他们……咳咳!咳咳!”
  
      说着说着,庄汤尼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眼泪鼻涕都咳了出来。
  
      好不容易顺过气儿来了,“他们……就好像从来不认得我这个人似的!我站在那里,听着那个黑衣人说话,那个感觉,就好像……就好像站在地狱的门口,听……听一个魔鬼说话一样!”
  
      博、克二人都觉得一股寒意从背脊上升了起来。
  
      “之后,”庄汤尼微微放低了声音,“他们说的话、做的事,同我接受问询时说的那些,基本是一样的”
  
      顿了顿,艰难的把下面的话说了出来,“包括……蘸了文通译的血,在墙上写了‘扶清灭洋,杀尽洋夷’八个字;也包括……离开之前,把我打昏。”
  
      说完,不晓得是哭是笑的咧了一下嘴。
  
      一时之间,屋子里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儿,博罗内缓缓说道,“也就是说,供词里‘艾大爷’说的那些话也即本该由桂俊来说的那些话,其实,都是那个黑衣人说的?”
  
      “是的!”
  
      “这么说,”博罗内说道,“这个黑衣人,应该是他们的头儿了?”
  
      “应该是的。”
  
      “这个黑衣人,”克莱芒插嘴,“不会就是‘艾翁’吧?”
  
      庄汤尼踌躇了一下,“这个我说不好……不过,‘艾翁’的身份既然十分尊贵,应该不会亲自来做这种‘湿活’吧?”
  
      “如果这个黑衣人不是‘艾翁’,”克莱芒看了一眼博罗内,“那就是说,在桂俊和‘艾翁’之间,还另有……层级。”
  
      “你的意思是,”博罗内眉头紧锁,“桂俊这个所谓的‘艾翁’的‘全权代表’的层级,在他们那伙儿人的内部,其实并不算高?”
  
      克莱芒点了点头。
  
      博罗内轻轻的咒骂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庄汤尼的眉头,皱的也很厉害,“桂俊自从说过那句‘不错’之后,好像,桂俊就再也没有说过话,甚至,好像,再也没有动作过似的?”
  
      说到这儿,庄汤尼的脸上,浮现出一种迷茫和恐惧混合在一起的古怪的表情,“我有一种错觉,好像,好像,说过了那句‘不错’之后,桂俊的灵魂,就进入了这个黑衣人的身体里”
  
      什么?!
  
      “或者这么说”庄汤尼继续说道,“藏在桂俊体内的魔鬼,钻了出来,化成了……这个黑衣人?”
  
      都什么鬼嘛!
  
      博罗内、克莱芒面面相觑。
  
      “我总有一种感觉”庄汤尼神色恍惚,“桂俊、黑衣人,就好像……一个人似的?”
  
      “神父,”博罗内勉强的笑了一笑,“你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出现一点点幻觉,呃,也是正常的。”
  
      庄汤尼不说话了,低下头去,把手插进乱糟糟的头发里,抱住了头。
  
      过了好一会儿,庄汤尼嘶哑着嗓子,闷闷的说道:
  
      “总之,打一开始,他们就定下来了这桩‘教案’里头,一定要有泰西人做‘牺牲’!同我们谈了那么多,其实都是虚与委蛇!都是为了将这个‘牺牲’诱了出来!”
  
      顿一顿,“这个‘牺牲’,若不是阿历桑德罗神父,那,就该是我了!”
  
      “呃……至于吗?”
  
      庄汤尼抬起头来,目光空洞,声音干枯,“公使阁下,我其实还不算什么我相信,只要有需要,他们也会请你去做这个‘牺牲’的!”
  
      *


Ps:书友们,我是青玉狮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